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章紙壽千年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然能夠收到這兩本,那從賣書人那裡,沒準還能收到一些,要知道這樣的藏書肯定不止兩本。 這兩本就當你交給我的學費了,既然收了學費,那我就多說兩句,今天這兩本,一本確實是從南北朝時期的北魏時代流傳下...

跟在季老頭身後的胖劉此時介面道:「小韓不要藏著了,我們做了快十年的鄰居了,誰不知道誰?如果真是好東西,只要說清楚了,你劉哥就大出血一次,不管多少錢我都要了。..」

「就是,韓哥兒啊!反正小陳以後也在我們這條街上混了,他既然失了寶,早晚都會知道,乾脆你現在就給我們說說那兩本書的事情。」季老頭不管陳騫那難看的臉色,直接把事情挑明了。

胖劉也不斷增加一邊挑唆,讓韓孔雀跟他們說說,好讓他們增長些見識。

平時,他們就算生意再忙,也願意跟沒有事情的韓孔雀聊天,就是因為韓孔雀不時會說起一些他對古董的看法,極其鑒定方法。

特別是他們的攤子上有的東西,韓孔雀興緻來了,就會點評一下,這讓他們都有一種茅塞頓開的感覺,就算因為這個,他們這些年還真是沒少掙錢。

這次韓孔雀明顯是得了好東西了,這讓他們怎麼不心癢?

但這次他們做的事情也太出格了吧?

韓孔雀怎麼看怎麼不正常,平時他們的關係還算不錯,他們現在這麼做,可是讓他得罪死了這個陳騫。

「小韓,陳叔的那兩本書我們都看了,也沒看出什麼花樣來,難道真像他說的那樣是北魏時期的古籍?如果是,你不用顧忌說出來就是了,要是真這樣,陳叔雖然失了寶,但他還能有機會彌補一下。」胖劉道。

韓孔雀看了他一眼,這小子雖然大聰明沒有,小聰明還是不缺的。

只是看到韓孔雀的表現,他居然就想到了這個,能夠在古玩行里混跡長了的,就沒有一個笨蛋。

韓孔雀再次看了一眼陳騫,發現他確實沒有太過悲憤,這說明,他也是很想知道剛才的兩本書到底是什麼來歷,這讓韓孔雀也好奇起來,難道他還能收到這樣的寶貝?

「韓哥兒,那兩本書不會真是南北朝時北魏的吧?要真是你可發了,只是這宋版書就價比黃金,這南北朝時期的應該也不便宜吧?」

在清代就有「一頁宋版一兩金」的說法,宋版的古籍,其價值是不言而喻的。

胖劉兩眼使勁瞪著韓孔雀手中的兩本古籍,道:「要知道一頁宋版,一兩黃金啊1

宋版書每頁「底價」至少一萬元人民幣,恐怕這三百來頁的一卷古籍,至少也得百萬以上。

那本韓氏家譜胖劉沒有太過重視,就算這是從南北朝時期傳承下來的,它也總是一本家譜,沒有多少價值。

可那本《醫略》不同,如果真是一千多年前的古籍,應該是很值錢的,也許比宋版書籍還要貴,宋版的貴雖然有各種因素造成,但只是一個時間問題,就能讓東漢的書籍價比天高。

胖劉問道:「這一本有三百多張吧?這得多少錢?最少也要三百萬吧?每一張最少也值一萬元啊!先前我怎麼沒有把它買下來呢!書中自有,古人誠不欺我。」

胖劉的眼睛都快嫉妒紅了,不過他沒有那份底蘊,自然也就有目如盲,不能識寶認寶。

韓孔雀皺了皺眉道:「沒有那麼貴,宋版書跟其他朝代的書不同,並不是歷史越長,古書就越貴。」

「為什麼偏偏宋版書如此珍貴呢?」胖劉笑著道。

季老頭介面道:「主要原因還是宋版書流傳不多,極為罕見,加以宋代刻印的書籍內容近於古本,刊印精美,裝潢考究所以才有一頁宋版一兩金的說法。」

「還是啊,因為流傳不多,極為罕見,近於古本,刊印精美,裝潢考究。」

胖劉轉頭重重的看了一眼韓孔雀,才再次開口道:「這本《醫略》先前我們都看過,它絕對流傳不多,說極為罕見一點也不為過,近於古本就更不用說了,它就是古本。

雖然它不是刊印的,但東漢張芝的正楷,誰也不能說他寫的不好,用精美來表示也沒有人有異議。

至於裝潢,一千五百多年前的古籍,到現在紙質還這麼潔白無暇,不用考究這個詞來形容它,還真是傷天害理。」

胖劉一條一條的分析著,就好像這本書是他的一樣,說的是那個慷慨激昂。

「這麼說很值錢?多謝劉哥給我解惑了,我要回家了,早晨沒吃飯,早就餓了。」韓孔雀今天實在沒興緻跟他們侃大山,所以很乾脆的敷衍道。

「不要啊!你還沒告訴我們,這書本怎麼可能傳承一千多年沒壞。」胖劉不想放過韓孔雀。

季老頭也道:「今天我請你吃飯,就當交給你的學費了,你就給我們講講這古籍的奧秘好了。」

這本書韓孔雀剛剛拿到手的時候,也沒想到會是東漢張芝手寫的,他只是以為是後人另抄的。

畢竟歷經千年風雨,還能讓這些書保存如此完好,實在讓人驚嘆。

韓孔雀看著臉色難看的陳騫道:「陳叔是吧?這兩本書確實有年頭了,你既然能夠收到這兩本,那從賣書人那裡,沒準還能收到一些,要知道這樣的藏書肯定不止兩本。

這兩本就當你交給我的學費了,既然收了學費,那我就多說兩句,今天這兩本,一本確實是從南北朝時期的北魏時代流傳下來的,就是那韓氏家譜。

而另一本,應該不是北魏時代的,它應該是東漢時期的書籍,至於是不是張芝手抄的,這個就需要經過研究考證了。

要想明確它的身份,最好的辦法,是找到張芝楷書真跡比較一下。

不過,這很難,再說我也沒打算把這本《醫略》賣了,所以我也不打算浪費功夫去考證。」

陳騫道:「我看這兩本書的紙都很白,看著就很新,你確定這是古籍?」

陳騫做古玩這一行也有十幾年了,他撿過漏,也失過寶,做的時間長了,自然心態調整的就比較快,要不然做這一行,早晚要鬱悶死。

雖然今天這事堵得慌,但想到這是自己硬賣給韓孔雀的,現在他也不敢說反悔的話。

「紙壽千年,只要保存適當,不是遇上『水火蟲兵』四厄,古書是可以長久流傳下來的,而由於造紙工藝的不同,今天的機械紙只有1年的壽命,而古時候製造的紙,可就不好說了。

所以,能夠順利保存下這麼兩本書,還能保存的這麼好,肯定是一個得天獨厚的地方,而裡面還有韓氏家譜,只能說明,這是一座修建的很好的書房,要不就是我們韓家一支的宗祠,但不管是在什麼地方,既然有這兩本,就肯定還有其他的。」

韓孔雀可是說的很明白了,如果陳騫還不懂,那隻能說明他傻,不過,這種可能應該沒有,要是沒有其他好處補償,誰失了這種重寶,都會鬱悶的吐血,絕對不會像現在陳騫這麼平靜,現在他這種情況,只能是說明,還有一個巨大的誘惑在支撐著他。

書籍的保存,外在條件很重要,不能保存在密封的環境當中,不能讓太陽直射,不能溫度過高,不能溫度過低,不能潮濕,要防蟲,防火,防破壞,可以說要保存上千年,是十分不容易的。

就是有人愛書如命,一代代的傳下來,也並不一定能夠保存好,現在出現這麼兩本品相完好的古書,只能說有一個得天獨厚的地方。

這個地方,必須所有保存書籍的條件它以才讓這麼兩本書保留在了現在。

這種地方是很不好找的,如果韓孔雀想要繼續保有這兩本書,以後他也要想辦法做到上面的條件。

陳騫驚嘆的看著侃侃而談的韓孔雀,此時他哪還有一點菜鳥的樣子,只是簡單的幾句話,就讓陳騫產生了一種錯覺。

這哪是凱子,這分明是只狐狸,他先前是怎麼會認為他好騙呢?

陳騫看著韓孔雀心思複雜,而季老頭跟胖劉的心裡也不平靜,這陳騫看來交好運了,如果他還能淘到寶貝,那連鑒定都省了。

兩人雙眼放光的看著陳騫,而陳騫則看著韓孔雀,這小子長的這樣,也實在太具有欺騙性了,還真是吃這碗飯的好料。

季老頭好像知道陳騫心裡正在想什麼:「這小傢伙在這裡住了十年了,我們後來的,誰沒有交過學費啊!以後你就知道了,你認識了韓哥兒,絕對吃不了虧。」

「好了,該說的不該說的我全說了,現在我要回家了,以後幾位有空進來找我玩。」說著韓孔雀就要走進小衚衕。

「等等,韓哥兒,剛才我說了要請客,怎麼?不給面子?」季老頭再次拉住韓孔雀道。

韓孔雀疑惑的看了一眼季老頭,再看了一眼胖劉,看胖劉的意思,也是不讓他回家,他的心思只是稍微一轉,就猜到了什麼。

「謝謝季老的好意,我還是回家看看吧,現在才十點多,就算我中午不回去,晚上也得回家,再說這個時候去吃飯,也太耽誤你們的生意了。」

韓孔雀有點感激的看著季老和胖劉,他們肯定是看到他爸爸去他的出租房了,在這裡生活了這麼多年,最大的收穫就是認識了這麼多鄰居,他們不讓自己現在進去,也是為了自己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