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章武威醫簡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給了陳騫,陳騫一看,臉色更加綠了:「你什麼意思?」 韓孔雀道:「我是真想買,不過我朋友說了,如果想要買,就買那本韓氏家譜,畢竟我姓韓,買下自家的家譜還有點用,這本《醫略》,我朋友說讓你送給我當...

韓孔雀貌似忠厚的道:「我真買不起,這個月我就剩下了三千塊錢,所以我打算買本便宜的古書,而且我朋友告訴我了,說買這本張芝的書,還不如買張伯英的書呢1

「哈哈,你的朋友也是個傻得,張芝和張伯英有什麼區別?不都是一個人的嗎?」陳騫雖然笑的大聲,可心裡卻是咯一下,感覺壞事了。.

果不其然,很快韓孔雀就接著道:「我的上司正好是黑、龍江人,他說,古時候有個人叫張芝張伯英的,他的書本都是天價,而清朝時候,也有一個大官叫張伯英,提起他來,黑龍、江人都知道。」

看著韓孔雀一連認真的模樣,陳騫的臉都綠了。

此時原本看著憨厚的臉孔,現在怎麼看怎麼都帶著點諷刺。

陳騫功課做得也比較足,在看到伯英贈書四個字的時候,他就一連做了七天美夢,每次都是因為被無數軟妹子活埋而驚醒。

最後就連他也感覺,經常做這種美夢有傷身心健康,所以他忍不住,花了兩塊錢,上了一次度娘。

沒想到上了一次就有了,而且是兩個,一個張芝,一個張伯英,而這兩個名字的差距有點大,一個是東漢,一個是清末。

所以,現在他一聽到韓孔雀的話,自然是滿眼的辛酸淚,不過這不得不說,這是他學問太淺了,如果他知道國內曾經出土過一個叫武威醫簡的東西,就沒有辛酸淚了,不得不說,沒文化,有時候還真是很可怕。

他自從上了一次度娘之後,就很害怕聽到黑龍、江,張伯英幾個字,因為他害怕這本《醫略》不是出自東漢張芝之手,而是出自清末張伯英之手。

清末張伯英有點名氣,特別是在黑龍、江,這是因為,記載黑龍、江省清朝以前歷史的《黑龍、江志稿》,是由張伯英主持編纂完成的。

但這麼一個官員書寫的手抄本,實在是不值多少錢,因為他不是書法家,也不是歷史名人,這麼一個普通官員的手抄本,雖然是清末的,也不值幾個錢。

現在他是越害怕什麼,就越是來什麼,此時陳騫心中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心中不斷嘟囔,他怎麼就這麼倒霉,碰到個傻子,居然還能讓他找朋友問到自己手中古籍的出處,這是怎麼一個倒霉了得。

被韓孔雀連番打擊,陳騫對他手中的兩本書也失去了信心。

他一狠心,一跺腳道:「既然我說交個朋友,那我也不說這是草聖張芝的手書了,這本書就算不是東漢的而是清末的,也是好東西,今天我賠本賺吆喝,拿著本書開個張,三千塊賣給你了。」

說著,陳騫一連肉痛的把那本《醫略》塞到了韓孔雀手裡,因為他實在沒多少信心了,再說連他自己也不敢相信,一千八百年前的書本還能保存的這麼新,甚至連發黃都沒有,當然伏龍坪蔡倫紙他顯然也是從來沒聽說過的。

看到他的表現,韓孔雀心中也嘆息,沒文化真可怕,所以韓孔雀表演的更起勁。

「這」韓孔雀好像有點手足無措,可他的手卻穩穩的抓住了書本。

韓孔雀臉上不動聲色,嘴上卻沒閑著:「我朋友不讓我買這本書,你看這是他發給我的簡訊。」

韓孔雀狀似不好意思的,把手中的老直板手機,遞給了陳騫,陳騫一看,臉色更加綠了:「你什麼意思?」

韓孔雀道:「我是真想買,不過我朋友說了,如果想要買,就買那本韓氏家譜,畢竟我姓韓,買下自家的家譜還有點用,這本《醫略》,我朋友說讓你送給我當搭頭。」

「你朋友就這麼有信心?」陳騫差點氣死,寄託了他一個月美夢的寶貝,現在居然就淪落到搭頭的地步了。

不過,形式比人強,剛才韓孔雀手機上的字雖然不多,可這些字,偏偏把《醫略》上的不少篇醫案的開頭寫了下來。

「我朋友說這本《醫略》流傳的很廣,特別是裡面記錄的那大黃丹,只要上網一搜索就能搜索到,要不是清末距今也有不少年月了,我朋友說用來點火,還害怕點不著呢1

陳騫直接氣了個仰倒,可生意不成仁義在,他也不能當著韓孔雀的面罵他的朋友。

所以他咬牙切齒的道:「那你到底想出多少錢買?」

「我出一千塊錢買韓氏家譜,你把這本《醫略》送我當搭頭,要不然我不買。」韓孔雀面忠心黑的道。

「不行,我賣《醫略》,這本韓氏家譜當搭頭,價格也不能是一千,最低三千。」想到剛才自己意氣風發的出價三十萬,沒想到現在連三千都賣不上了,陳騫感覺十分苦逼。

剛聽到不行二字,韓孔雀還嚇了一跳,可一聽後面的話,他差點笑出聲來,努力著面孔,深怕笑出來功虧一簣。

總算把這傢伙繞進去了,不管哪本當搭頭,都是他賺,既然陳騫這樣說了,那他肯定是心虛了,心虛了好,只有這樣他才不能拿這東西當寶,只要不當寶貝,這東西就能撿漏。

韓孔雀實在是憋得難受,所以趕忙道:「不行,我朋友說了最多一千塊,不管你賣哪本送哪本,我就只出一千塊,我們保安隊的主管,也就值一千塊。」

「你這麼大的個子,怎麼這麼聽你朋友的話?虧你還是個爺們,怎麼這麼不痛快,兩千八,就這麼說定了,我給你留兩百買瓶酒喝。」陳騫果決的道。

韓孔雀無語,但他的手卻不由自主的,從錢包之中摸出來一沓錢。

這是今天他剛剛發的工資,只有三千元,到現在還沒有捂熱呢!

「來,我點點。」陳騫快刀斬亂麻,一把從韓孔雀手裡把錢接了過去。

韓孔雀獃獃的看著自己空空如也的手,這是他最後一次從公司領錢,雖然每次的工資他都落不到手裡,但這總是她的錢。

看到韓孔雀沒有反對,陳騫放下心來,他這可有點強買強賣的意思了,他還真沒想到自己居然這麼大膽,竟然敢從這壯漢手裡搶錢,要知道人家可是保安,只是看這體型,也應該不是普通保安。

「說好的兩千八就是兩千八,這是兩百您拿好了,還有這本韓氏家譜也送給你了,我們可是兩清了。」陳騫點好了錢,三千正好,直接把那兩百還給了韓孔雀。

這大個子還真是個實在人,他剛才可是看得清楚,韓孔雀的錢包之中,就這麼點錢,他全都掏出來了。

韓孔雀接過兩百塊錢,還有那本韓氏家譜,小心的拍了拍上面的灰塵,同那本《醫略》放在了一起。

「是兩清了,老闆你錢點好吧?點好了我可走了。」韓孔雀看著一沓錢只剩下了兩張,心情十分不好。

雖然用那些錢換到了兩本無價之寶,但他的心情還是十分低落,十年的等待,十年的期盼,就這樣結束了?

看著韓孔雀神情獃獃的向自己走來,陳騫心中一驚,他不是剛完成交易就反悔了吧?

「小兄弟你幹什麼?這光天化日之下的,我們可不能找事,再說我也沒有強賣給你,剛才可是你自願交易的,我這裡可不興退貨。」陳騫看著一走路,地面都要晃悠一下的韓孔雀道。

「退貨?我不退貨,我回家,你擋住了我家的大門。」韓孔雀指了指陳騫身後的衚衕,從這裡通向街道兩旁店鋪的後面,那裡是住宅區,韓孔雀的出租屋就在這後面。

「你住在這條街上?」陳騫一愣,他腦子有點亂,這好像有點不科學。

「我是住在這後面啊!還有,以後老闆再來擺攤的時候,記著跟兩邊的老攤主商量一下,讓他們給你騰點地方,不要把我們家的門全部堵上了。」

韓孔雀此時已經完全沒有了表演的**,此時已經是他的本色演出。

「真住在這裡?這裡是魔都最大的古玩一條街?」陳騫走到街上,看了看兩旁的店鋪,疑惑的道。

門面最好的是拍賣行,古樸大方的是古董店,雜亂無章的是小攤,這裡是古玩街啊!怎麼在這種地方還出棒槌?

「這裡是古玩街,我在這裡住了十年了,絕對不會錯。」說著,韓孔雀已經繞過陳騫的攤子,走向了後面的小衚衕。

「小韓。」

「韓哥兒1

「等等啊1

正當韓孔雀要回家時,就聽到有人叫他,而且還是兩個人一同叫他。

韓孔雀停下腳步,看向胖劉和季老頭,這兩人都是韓孔雀的熟人了,平時沒事,韓孔雀經常坐在他們的攤位上跟他們聊天。

「怎麼?季老和劉哥有事?」韓孔雀明知故問的道。

看到他買了東西,他們不好奇才怪了。

不過,他可沒有現場解說的**,因為這實在不太好,特別是對陳騫,要是他真那麼幹了,那就是在**裸的打他的臉了。

「韓哥兒又收到什麼好東西了,不如拿出來給我們看看?」季老頭直接道。

聽到這話,陳騫的臉色頓時變得極其難看,韓孔雀掃了幾人一眼沒有說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