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章蔡倫紙(求收藏,求養肥)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跟「伏龍坪紙」的年代差不多,它們都是蔡倫紙。 「伏龍坪紙」是1987年9月蘭、州市博物館,在清理城gua區龍尾山伏龍坪東漢磚墓時,在一塊銅鏡的鏡囊中發現了三張作為襯墊物的圓形墨跡紙張,稱為「伏...

點開的兄弟,如果看著好,就收藏了吧,現在字數不多,先養著也好,點擊加入書架,很簡單的動作,卻是對瘋神最大的支持。.

感謝十里長楓兄弟的打賞。

韓孔雀由於身具異能的原因,讓他的記憶力很強,所以他了解記憶了很多別人記不住的東西。

雖然《醫略》他原來沒有聽說過,但裡面記錄的醫案他可是見過的。

韓孔雀具有過目不忘的能力,只是簡單的一翻,這本書裡面的內容,他就記下了不少,這是陳騫絕對想象不到的。

不要說他,就算認識他十年的鄰居,還有更熟悉的家人,都沒有一個知道他有過目不忘的本事,而唯一一個知道的,還失去了記憶,把他和跟他相關的所有事情忘了個乾淨。

所以韓孔雀的個頭和體型,都提醒人們,他就是一個傻大個,就算不說傻子,也是一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粗貨。

誰都想象不到,他這麼一副外表之下,卻有著一顆九竅玲瓏心。

這本《醫略》如果他全翻一遍,肯定會像韓氏家譜那樣,他能背個滾瓜爛熟,雖然這本書是用繁體字書寫,但跟現代的字體已經相差不遠,韓孔雀完全能夠看得懂。

現在陳騫拿出來的這兩本書,都有些來歷,特別是這本《醫略》,不說它是不是張芝抄錄的,只是裡面記錄的內容,就很有研究價值。

韓孔雀喜歡一些民間偏方,所以他曾經專門查找過這方面的古籍善本,這讓他記憶下了不少古今醫方案例,雖然這些幾乎都沒有用,但他還是喜歡,誰讓他的記憶力超群呢。

雖然知道藥方也不能夠實用,也不敢實用,但他還是背下了很多中醫典籍,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可是知道有一本《武威醫簡》的書簡,裡面記錄的內容就跟這本《醫略》的內容相同,但那《武威醫簡》是用木簡製作的,而且木簡也不多,還殘缺不全,所以記錄的內容很有限。

那是1972年11月,在甘、肅武、威旱灘坡發掘到的東漢早期墓葬,出土了木製醫簡92枚,體例為先記述病症,然後列出治療該病的處方。

除藥物療法外,還涉及針灸療法,由於是用木簡記錄,缺失損毀比較嚴重,所以那《武威醫簡》已經沒有什麼大用,不過是對於研究學習中國傳統醫學和文字,具有點價值罷了。

而現在這本《醫略》卻不同,它是用紙張記錄的,而且裝訂成冊,沒有一張缺失,也沒有一點損毀。

除了書皮,其他紙張全部是白色,紙面薄厚均勻,柔軟有韌性。

韓孔雀具有過目不忘的本事,所以他記憶的知識博雜,只要是他能接觸得到的知識,他都會記憶下了,而紙張的製造工藝,正好也是其中一項,因為這是鑒定書畫的必備知識。

韓孔雀通過紙張的纖維結構分析,其中所用的原料為麻、草和樹皮等植物纖維,迎著太陽,強光透視背面,有明顯的簾紋。

紙面較為光滑,似有二次加工的痕,它使用的植物纖維這些特徵,基本與蔡倫造紙的配方相同,與有關的文獻記載相符。

特別是跟「伏龍坪紙」的特徵更像,所以韓孔雀認為這是東漢時期的,跟「伏龍坪紙」的年代差不多,它們都是蔡倫紙。

「伏龍坪紙」是1987年9月蘭、州市博物館,在清理城gua區龍尾山伏龍坪東漢磚墓時,在一塊銅鏡的鏡囊中發現了三張作為襯墊物的圓形墨跡紙張,稱為「伏龍坪紙」。

這是我國所發現的最早墨跡紙之一,同時也是「蔡倫紙」的實物證據,現保存在蘭、州市博物館。那三塊「伏龍坪紙」被疊放在一面銅鏡中,直徑17.5厘米,這「伏龍坪東漢紙」被定為國家一級文物。

這真正的蔡倫紙,韓孔雀雖然沒見過,但他記在腦子裡的蔡倫紙生產工藝,和「伏龍坪紙」的特徵,卻提醒他,這本《醫略》是用蔡倫紙書寫的。

加上《醫略》後面的鈴印,如果真是破六韓常的印章,那這《醫略》可真是貨真價實的老古董,而且是足有一千八百多年的老古董。

這樣的東西不是古籍不是善本,那什麼才是?

這本《醫略》是貨真價實的國寶,只是現在韓孔雀分析出來的三點,就讓它作為一級國寶而綽綽有餘。

第一點,這是蔡倫紙的實物見證,有一千八百年的歷史。

第二點,這是張芝的真跡,雖然不是他的草書,但張芝正楷,也是難得一見。

第三點,裡面記錄的醫案和醫術,是《武威醫簡》不能比的,這上面更加全面,也更完整,更系統,可以說裡面記錄的一些古法醫術,絕對是無價之寶,不說它能不能用,只是其研究價值,就不可估量。

只是從這三方面來說,韓孔雀花多少錢買下它,都不吃虧,更不要說還有一本有著一千五百年傳承的韓氏家譜。

從時間上分析,這本《醫略》是被破六韓常收集到的,他收到這本醫書之時,這本書就足有三百年的歷史,那時的這本書就已經算是寶貝了。

要不然,作為大貴族的破六韓常,又為什麼要收藏這麼一本書呢?

一是因為這是一本醫書,因為古人醫療條件差,對醫術肯定很重視,不要說醫書,就算隨便一本書籍,在那時都是寶貝。

而第二個原因,就很可能是因為《醫略》後面伯英贈書四個字,要不是因為張芝很出名,就是當時接受這本書的人跟張芝是朋友,要不然那伯英也不會手抄這麼一本厚厚的書籍贈送,這樣的書籍,在那時絕對價值千金,也就是有這幾方面的原因,所以這本手抄醫書才有資格被破六韓常收藏。

這也是最合理的解釋,要不然破六韓常或者是他的子孫,不可能會這麼珍而重之的把這本《醫略》跟他們的家譜放在一起,而且保護的這麼好。

韓孔雀把這兩本書的來歷研究了個透徹,才裝模作樣的收回手機道:「我詢問了一下,這兩本書還算有收藏價值,不過價值不大,不知道要多少錢?」

看到韓孔雀的樣子,周圍注意到他們這邊的攤販老闆,全都差點把眼珠子瞪出來,尤其是陳騫,極品他不是沒見過,但這麼極品的還真是頭一回見。

有收藏價值,這不是明明白白的告訴他,韓孔雀看好他的兩本書?

遇到了這樣的凱子,他要不把刀磨得快一點,還真是上對不起天地君親師,下對不起中華十三億人民。

而旁邊的胖劉他們,也是吃驚不小,這次這小韓廢了這麼大的功夫作秀,不是真遇到好東西了吧?

韓孔雀在這條街上住了十年,雖然三不五時就會揀點漏,淘到幾件寶貝,但真正的好東西他也不可能弄到,所以到現在韓孔雀也沒有發大財。

這世界上聰明人多了,是好東西,又深藏功與名的寶貝可不多,就算多,全世界七十多億人口,也不一定讓韓孔雀碰到。

所以這些年,韓孔雀雖然淘到過十幾件真品,可價值卻不大,最值錢的也不過幾十萬元而已,其他的不是三五千,就是幾百元的小玩意,所以他雖然有滿肚子的知識,卻也沒法換成錢。

「看小兄弟你也是明白人,知道這是好東西,所以我就當交個朋友,三十萬,只要三十萬你就拿走。」陳騫看著韓孔雀那怎麼也掩飾不住的欣喜,本來即將出口的三萬,瞬間變回了三十萬。

這個價格,在古籍當中也算是貴的了,雖然有「一頁宋版一頁黃金」的說法,但宋版的古籍,他卻沒見到過,而這本,如果真是一千多年前的古籍,賣個三十萬也不貴。

這本來就是陳騫設定好的最高價格,剛才被韓孔雀問道了幾個關鍵點,讓他心中猶豫了,本打算差不多就賣了,可現在看到韓孔雀欠宰的模樣,他直接把這個價格說了出來。

「三十萬?」韓孔雀摸著手中的書,有點戀戀不捨的遞向陳騫。

陳騫一看韓孔雀的動作,有點傻眼,這是個什麼情況?

我出價了,你到是還價啊?

這怎麼不還價,直接把書還回來了?

「對不起老闆,這東西我買不起,我就是買個千把元的東西送上司,這東西太好了,你這裡還有孬點的嗎?」韓孔雀十分憨厚的道。

「太好了?買不起?」陳騫的嘴角不可控制的抽搐了起來,這不是又搬起石頭砸到自己的腳面子上了吧?

這已經十點多了,自從來到魔都,他還沒開過張呢!

這不要說發財了,每天吃喝住宿的錢也不少,要是再這樣坐吃山空,他可就在這裡混不下去了。

現在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優質客戶,沒想到還讓自己嚇住了,看來自己的忽悠功夫見長,可現在這時候,可不是表現忽悠功底的時候。

「你有多少錢?我剛才說了,我看你人忠厚,就跟你交給朋友,再說這事關你前程的東西,可不能馬虎。」陳騫想了一下道。

陳騫還是不忍放棄這麼好的客戶,所以他打破了這一行的禁忌,自己開始主動降價,想來這傻子也不可能看出,他十分想賣給他的意圖。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