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章張芝的楷書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是文盲吧?要真不認識這些字,我還不成睜眼瞎了?」 韓孔雀心中很明白,可卻故意曲解著陳騫的意思,怎麼給他添堵怎麼說。 聽到韓孔雀的話,陳騫鬱悶的不行。 他當時收到這兩本書的時候,...

陳騫這兩本書到手之後,可是研究了很長時間,這兩本書怎麼賣出高價,他是經過了仔細設計了的,所以說起這兩本書的典故,可是順口就來。..

可韓孔雀並沒有給他機會:「破六韓拔陵,亂世獵人的主人公?練得是小無相神功吧?這家譜上有沒有記載蔡風?我看你是小說看多了吧?就這東西還是古籍?你就不要在這裡搞笑了,要他是古籍,那亂世獵人這本小說也肯定是古人寫的。」

「咳、咳。」本來順口說出來的話,頓時被韓孔雀堵在了嘴裡,陳騫訕訕的道:「話可不能這麼說,小說取材於現實嘛!誰也不能說小說里的東西,就一定是作者胡編的,要知道,破六韓拔陵這個人可真是歷史人物,他是真實存在的。」

「我知道,我也沒說你這韓氏家譜是假的,真假我還不知道嗎?我也姓韓,小時候,我爺爺就是用這東西來給我啟蒙的,要不要我給你背一遍?」韓孔雀似笑非笑的道。

「用來啟蒙的?」陳騫一愣,沒有反應過來。

韓孔雀道:「雖然從小我不愛讀書,長大了也只愛看武俠小說,但我們家的家譜我還是背得過的。」

韓孔雀心中已經笑翻了,沒想到今天還真是自己的新生日,剛剛斬斷了情絲,就交好運了。

「什麼?你說這是你們家的家譜?不要開玩笑,這東西可是有一千多年的歷史了。」陳騫嘴角抽搐著道。

他到是信了韓孔雀三分,畢竟這韓孔雀怎麼看都不像是文化人,他不可能隨意翻一遍就能背過這麼一本長長的家譜。

韓孔雀看陳騫不信,他立即道:「那我就給你背兩句:右谷蠡王潘六奚沒於魏,其子孫以潘六奚為氏,後人訛誤,以為破六韓。

破六韓孔雀,匈奴單于之後,生卒年不詳,世襲酋長,少驍勇。

北魏孝明帝正光四年,時宗人拔陵為亂,以孔雀為大都督、司徒、平南王。

破六韓拔陵六鎮起義后,破六韓孔雀受封為大都督、司徒、平南王。

破六韓拔陵起義失敗后,與子破六韓常率領一萬人附爾朱榮,詔加平北將軍、第一領民酋長,后被柔然頭兵可汗阿那鑲殺死。

還要不要繼續?其子破六韓常」

「哈,還真背過了?你怎麼能背過了?」陳騫有點傻眼。

他一個月前從一個村子里淘到了這兩本書,後來經過查證,認為是古籍,而且是一千八百多年前的古籍,其最重要的證據就是這本韓氏家譜。

「這有什麼?要真是古籍,上面的字我能認識?雖然我學歷不高,但這正楷從小我們就學,你不會認為我是文盲吧?要真不認識這些字,我還不成睜眼瞎了?」

韓孔雀心中很明白,可卻故意曲解著陳騫的意思,怎麼給他添堵怎麼說。

聽到韓孔雀的話,陳騫鬱悶的不行。

他當時收到這兩本書的時候,就懷疑是仿得,或是後人臨摹的,只是因為這兩本書他沒有花多少錢,所以他才會認為可能是真品,畢竟他買下這兩本書並不是上了別人的圈套。

但因為這兩本書用的字體都是楷書,而且是跟近代簡體字很相似的楷書,就連他這種高中畢業的人也能認出一些,所以他也一直心中打鼓,不敢確定這是真的古籍。

要是真古籍,距今可足有一千八百多年了,這麼長的時間,再好的紙張也爛成灰了吧?

就是因為這點,所以他沒有認定這兩本書是真的古籍。

就算這韓氏家譜記載的東西十分靠譜,他也沒有真的認為是從南北朝時期傳下來的。

畢竟韓氏家譜肯定不是一個人書寫的,所以另一本的身份也不太好確定,反正他認為後人臨摹的可能性要大的多。

楷書也叫正楷、真書、正書。

為什麼叫楷書?《辭海》解釋說它形體方正,筆畫平直、可作楷模,故名。

楷書始於漢末,通行至今,長盛不衰,其根本原因,就在於它的楷模作用。

橫平豎直,就是楷書的特點,這樣的字體,容易記,容易寫,易於傳承。

遵循其規律,將中國楷書的發展史分為四個時期:即楷書的萌芽期——兩漢,楷書發展期——魏、晉、南北朝,楷書繁榮期——隋、唐、五代,楷書守成期——宋、元、明、清。

兩漢時期就出現的楷書,可是地道的古字,所以古書,也是可以寫出現代的感覺的。

當然,韓孔雀是絕對不會告訴陳騫這些的,他現在要的就是打擊他的信心。

陳騫剛才就說了,他一次收了兩本書,如果這本是近代的產物,那另一本也就不可能是古籍了。

「哈哈」陳騫眼珠子轉悠了兩圈,感覺這次生意要黃,可遇到這麼一個菜鳥不容易,他又不甘心放走。

「小兄弟不要看這本家譜了,你送禮也不能送家譜啊!還是看看這本吧,這本《醫略》可是正宗的古籍,東漢時期大書法家張芝的手跡,絕對的國寶。」陳騫口沫橫飛的誇獎著自己的寶貝。

不過,韓孔雀並沒有讓他繼續下去:「國寶?國寶我可買不起,再說,你不會認為我是傻子吧?要真是國寶你還在這裡擺攤?」

看到韓孔雀鄙視的眼神,陳騫瞬間漲紅了臉,他知道牛皮吹破了,如果真是國寶,他還用在這裡跟韓孔雀浪費口舌?

不過陳騫畢竟久經考驗,臉皮還是比較厚的,所以他沒有絲毫猶豫的道:「如果你不信,你看後面,後面可是有印章,有留款,特別是伯英贈書這四個字的留款,更是說明了這本書的身份,伯英知道是誰吧?

不知道?沒關係,伯英就是草聖張芝的字,草聖知道吧?也不知道,這也沒關係,他很有名,你要是不信可以上網查查,一搜索一大堆,這個我可沒法騙人。」

陳騫轉移話題的速度很快,此時他也顧不得鄙視韓孔雀的文化程度了,被韓孔雀有意無意的那麼一問,他現在對自己手裡的兩本書已經失去信心,既然遇到了這麼一個文盲,還是趕緊忽悠著賣了好。

「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要是你騙我怎麼辦?再說,我怎麼看怎麼感覺這本書上的字和那本家譜上的字差不多呢?」

韓孔雀翻弄著這本《醫略》,雖然看著漫不經心,可他的動作卻不可思議的輕柔,但這份輕柔,在他粗狂的表情動作遮掩下,卻是誰也看不出來。

這兩本書是陳騫從一個人的手裡收購的,當時花了他十塊錢,每本五元,雖然價格不高,但買到真東西和買到大路貨的感覺是截然不同的。

加上他回來之後認真研究過一個月,自認為能夠忽悠住一些半瓶子醋,可沒想到人有失手,馬失前蹄,在一本家譜上失了風,這讓陳騫感覺很晦氣。

現在要想把這《醫略》賣出高階也不太容易了,這主要是因為,那《韓氏家譜》的字跡和這《醫略》的字跡實在是太像了。

就算是不認識字的文盲,也能輕易看出這一點,這時他到是後悔把這兩本書放在一起賣。

可先前他卻是打著用韓氏家譜的歷史沉澱,來提升《醫略》的真實性和價值的,沒想到現在卻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我們做生意的以誠信為本,我又不是做一鎚子買賣就走了,如果這不是真東西,你回來找我好了,我每天都在這裡出攤,再說你要不相信,你可以回去查一下資料,等你確定了再回來買,不過,要是時間長了,你不來,我這古籍可不會留下。」陳騫以退為進的道。

「我再好好看看,等我上網查查,如果是真的我就買。」韓孔雀直接把書翻開,看了一下陳騫說的印章。

這書上還真有印章,不過印章在書的結尾處,在伯英贈書四個字之後,正楷的小型印章,字跡很清楚,上面寫得是附化保年,一看這幾個字,韓孔雀直接無語了。

伯英這兩個字就不說了,只要是混古玩行的,就應該沒有不知道草聖張芝的,他的字就是伯英。

而附化保年四字,可就沒有幾個人知道是誰的鈴印了,而韓孔雀卻正好知道。

剛才他背誦韓氏家譜,背了一個開頭就停住了,而後面的幾句是:其子,破六韓常,字保年,附化人,匈奴單于之裔也。

破六韓常沉敏有膽略,善騎射,累遷平西將軍。高祖起義,常為附化守,與万俟受洛干東歸,高祖嘉之,上為撫軍

世宗納其計,遣大司馬斛律金等築楊志、百家、呼延三鎮。常秩滿,還晉陽,拜太保、滄州刺史,卒。贈尚書令、司徒公、太傅、第一領民酋長,假王,謚曰忠武。

只是這麼一段簡單的記載,就讓人明白,破六韓常是一位王爺,而且是匈奴單于之後,這樣的家底,才有可能留下一些寶貝。

這幾段,記載了韓式一支的起源,說的是韓家的兩位老祖,一個是破六韓孔雀,一個是破六韓常,而破六韓常的字就是保年,而他正好是附化人。

所以這裡的附化保年,很可能就是破六韓常留下的。

這兩本書的字體大致相同,就更好解釋了,韓孔雀只是看了幾眼,就看出來了,韓式家譜上的字跡,很明顯是臨摹的《醫略》上的字跡。

至於《醫略》上的字跡是不是草聖張芝的,那就有待商討了。

畢竟誰也沒見過張芝寫的楷書,他流傳下來的大多是草書,不管是什麼書,只要是張芝寫的,就是隗寶。

在東漢時,張芝草書就風靡一時,但其書法作品,流傳於世的極少。

其實早在晉代,張芝的書跡就已經很少見到。

西晉的衛恆曾慨嘆張芝書跡是「寸紙不遺」。

由於連年戰亂,將張芝草書十紙丟失,到了現代,流傳下來的更是少見。

到了唐宋,連絹本也稀如星鳳,只有《書斷》只載有他的章草《金人銘》、草書《急救章》兩種。

宋《宣和書譜》載內府所藏,有張芝草書《冠軍帖》、章草《消息帖》兩種。

現在,我們所見的張芝書跡都是刻本,收藏在《淳化閣帖》中,共五幅,三十八行。

當然,這本《醫略》就算不是張芝寫的,這也是一本流傳了一千八百多年的珍寶,要知道張芝可是距現在一千八百年多年了。

不說《醫略》上面記載的醫案,只是這份傳承,就是無價之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