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章破六韓拔陵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拳頭上立得人,胳膊上走得馬,人面上行得人的人。 那比普通人粗壯一倍的骨骼,砂缽大的拳頭,如柱子一樣紮實的一雙大腿,走起路來好像地都在顫抖。 這樣一個人物,肯定是一個雄赳武夫,這幾乎是第...

韓孔雀今天天不亮就到了公司,等到上班時間,處理完了事情才回來。.

倉庫主管的話語還猶言在耳:「你以為你是誰?就因為你是老員工,我就必須聽你的?一個搬運工管的還挺寬,如果你有本事去做賭石師啊?趕緊的按照我的要求把那些原石重新入庫,真是的,公司不是你們的,你們就可以這麼邋遢,按照大小,顏色,全部給我排列整齊。」

韓孔雀搖了搖頭,那是翡翠原石,不是景觀石,還按照大小和顏色整齊排列?

見過不知所謂的,還真是沒有見過這麼無知的。

而韓孔雀更感覺悲哀,自己為了那個女人在這個公司默默的付出了十年,居然就這麼被輕易的掃地出門了,而原因就是自己提了幾點意見。

也許在這新來的周家主管的眼中,自己是不識抬舉的典範吧?

韓孔雀冷笑的看了一眼倉庫,鳳凰珠寶公司的倉庫主管可不是那麼好乾的,沒有他幫忙,再加上這新來的主管是外行,很快這裡就會亂成一團。

作為全世界最大的翡翠珠寶公司,鳳凰珠寶每天都是高效運轉的,只要作為源頭的倉庫稍微出點問題,就會引起大麻煩。

在韓孔雀即將走出倉庫的時刻,韓孔雀聽到遠處傳來倉庫主管的咆哮聲:「這是什麼垃圾?這樣早就淘汰八百年的古董電腦還能用?趕緊給我處理了。」

「主管,這裡面有小韓整理的所有原石的資料,要是扔了,以後想要查找資料可就麻煩了。」韓孔雀知道,這是自己的同事李典的聲音。

「還資料?我看是以權謀私吧?弄個垃圾電腦在這裡上網的吧?一個搬運工能夠整理出什麼資料?以為我還跟前任是一樣的白痴啊?趕緊給我扔到垃圾處理處。」

隨著韓孔雀走進電梯,身後的聲音戛然而止,主管的話韓孔雀一點也沒有放在心上,他有能力,異能在身他走到哪裡都不會餓死。

而在鳳凰珠寶公司的倉庫待了十年,最起碼他對翡翠原石的認識,就不是普通人能夠相比的,單隻依靠這個,他也能夠活的很好,所以倉庫主管的那些蔑視的語言,他是一點也沒有放在心上。

今天是他的大日子,十年了,該了斷的已經了斷,想到這裡,韓孔雀千種滋味上心頭。

走到出租房的大街上,這裡是魔都著名的古玩一條街,可這裡也是魔都矚目的棚戶區,貧民窟。

已經九點,但這條街還是一如既往的熱鬧,街上人來人往,小攤遍地,在這裡生活了十年,這條街上的每一個店鋪,每一個人,每一個攤位,韓孔雀都很熟悉。

「咦?今天又增加了一個攤位,難道又來新人了?」韓孔雀心裡想著,這傢伙不是為了慶祝自己辭職,特地前來祝賀的吧?

韓孔雀若有所思的走向那個攤位,就連剛才的傷心,也丟到了太平洋之中了。

從早晨六點,胖劉就等著韓孔雀過來,因為每天韓孔雀都是早晨六點出門的,可今天,他等了一早晨都沒有看到韓孔雀。

本來他以為韓孔雀回老家了呢,沒想到就要絕望時,看到了韓孔雀那高大魁梧的身影。

每次韓孔雀的身影出現在這古玩一條街上,都會給整條街的人帶來極大的壓迫感,因為他的長相實在太過懾人,要不是面孔柔和,眉宇間帶著濃濃的忠厚老實樣,他這樣的人,人們看一眼都會嚇著。

韓孔雀實際上並不是太高,他也不過一米八二的個頭,要說長相,也不算難看,甚至說還有點小帥。

白皙的皮膚,濃眉大眼,方正的臉龐,勻稱的身段,要不是衣服穿得寒顫了點,這絕對是一個風流人物。

可這些印象只能從臉蛋上得出,如果看到身材,你第一個想到的是狗熊,再想到的是打手,如果再深入想象一下,那就是暴徒,如果心思再複雜一點,也許你會認為這是一個國際殺手啥的。

這一切都是因為韓孔雀那傲人的身架,他絕對是那種拳頭上立得人,胳膊上走得馬,人面上行得人的人。

那比普通人粗壯一倍的骨骼,砂缽大的拳頭,如柱子一樣紮實的一雙大腿,走起路來好像地都在顫抖。

這樣一個人物,肯定是一個雄赳武夫,這幾乎是第一次見到韓孔雀的人的唯一想法。

所以,當韓孔雀走進古玩街的時候,胖劉第一時間就發現了:「來了,來了,小韓來了。」

看到韓孔雀過來,胖劉那肥胖的幾乎要把眼睛遮起來的肥肉,哆哆嗦嗦的好像地震一樣,此起彼伏,讓他那身肥肉看起來更加壯觀。

「小聲點,你就是沉不住氣,如果新來的這小陳沒有好貨,這次的熱鬧我們也看不成。」旁邊一把白鬍子修剪的很整齊,衣服也十分講究的一個老頭,壓低了聲音道。

「季叔,你說這小韓長的也太具欺騙性了,要是我有這長相,再有他那學識有多好。」胖劉抖動著臉上的肥肉道。

季叔道:「你拉到吧,人家小韓的年紀並不比你大,你要是有心,以你的家庭條件,現在學習也不晚,好了不要說了,小韓過去了。」

韓孔雀看著臉上略帶風霜的陳姓中年人,四十來歲的年紀,臉上已經有點周圍,不過眉目柔和,看著有點氣質,不像是粗魯不文之輩。

不過,只是簡單分析一下,這也絕對不是一個多麼博學的人,再結合他臉上的風霜,就算他年輕時學到點學問,恐怕現在也被歲月消磨光了,剩下的都是生活的刻痕。

韓孔雀走近他,發現能夠做這一行的,還是有點本事的,從他不時掃過人群的眼光,金三就知道,這個人還是有三分精明的。

韓孔雀一路走一路掃視周圍的小攤,雖然看的很快,但沒有落下任何一個攤位,等走到陳姓中年人的攤位之時,韓孔雀的身形立時一頓。

「這位老闆,看看我這些東西,全都是真正的好東西。」以陳騫的眼光,這個身形高大的男人,實在不像是買古董的文化人,不過看到了他的動作,要不問上一聲,還真是對不住自己的職業。

「你身邊的那是書吧?不知道是什麼書?我要古時候的書用來送人。」聽到陳騫的話,韓孔雀趁勢停住了腳步,立在了陳騫的攤位之前。

只是掃視了幾眼,韓孔雀心中就大體有數了。

這陳騫雖然是新來的,可東西都很眼熟,青花的瓶瓶罐罐,粗製濫造的大小玉器,間中還放了幾件薄皮青銅器。

這些一眼假的東西,韓孔雀當然不感興趣,所以他第一時間就把主意,打在了放在陳騫身邊的幾本書上。

雖然這幾本書跟前還有幾個精美的玉器和瓷器,但韓孔雀知道,這些東西最多也只能算是高仿,而好東西當然是要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

所以,怎麼也有幾件東西壓箱底的小攤販,身邊總有幾樣東西是他看重的,現在攤主看重的不是瓷器和玉器,那自然是書籍了。

「嘿,這位兄弟還真是來巧了,我還真有幾本古籍,小兄弟你看看,是不是你需要的。」陳騫說著就把自己身邊的兩本書輕輕的拿起,慢慢的遞向韓孔雀。

「您拿好了,下面還有一本摺子。」說著陳騫手一翻,露出下面的一個白色的紙摺子家譜。

「看,有戲。」胖劉看到韓孔雀結果了那兩本厚書,心中一喜,接著又是一陣懊惱。

每次有新來擺攤的,他們這些老攤主,都會過去逛逛,看有沒有什麼好東西。

可除了一些開門到代的出了名的東西,他們還真是沒有本事,從浩如煙海的所謂古玩當中淘出件寶貝。

而他們周圍這些攤主,都是知道韓孔雀的本事的,現在看韓孔雀接過了那兩本書,就直覺的認為,那是好東西。

不過他們都了解韓孔雀,所以也沒法過去截胡,只能在旁邊干看著。

看著韓孔雀毫不猶豫的接過兩本書,陳騫眼中精光一閃,看來真是個菜鳥。

如果是老鳥,是絕對不會從別人手裡接東西的,如果中間失手掉落在地上損毀了,那算誰的?

如果真是老鳥,也絕對不會在這種地方說買了東西送人,在這種地方,說買了送人,這是送給老闆宰。

韓孔雀看似隨意的翻著那個摺疊的很整齊的摺子,心中卻很不平靜,而眼角的餘光掃過另一本書,更是讓他眼角有點抽搐。

害怕被老闆看出端倪,韓孔雀只得先把注意力放在了手中的摺子上,這是一本家譜,而且是一份十分珍貴的家譜,特別是對韓孔雀來說,這東西可以說是無價之寶,『

韓孔雀還真不知道這樣的東西,居然能出現在這種小攤子上。

家譜一般是供奉在宗祠里的,特別是一些名門大姓的家譜。

而這本韓氏家譜,卻出現在了地攤上,看來他們韓家確實是沒落了啊!

韓孔雀翻了一遍,就把家譜又仍在了攤子上,雖然這本家譜很重要,但他也沒必要當寶貝買下來。

一般家譜都是以書本樣式記載家譜,而這部家譜用折在一起的方式來譜寫,非常獨特、罕見,目前全國發現的摺子型家譜並不多,而這本,更是罕見,因為他的歷史足夠長。

這部家譜名為《韓氏家譜》,呈摺子狀,整個家譜由許多張連接為一張的紙寫成,韓孔雀稍微計算,這家譜展開后,全長足有上百米,佔地數十平方米,上面密密麻麻的正楷小子,記錄了一千多年的韓氏家族的興衰。

「哎吆喂,小兄弟你可小心著點,這可是有一千多年歷史的韓氏家譜,你看上面,還有破六韓拔陵的名字,聽說過吧?沒聽說過不要緊,我告訴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