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新學肇興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篆,正書體兼顏、蘇,書畫雄秀,當在石曼卿上;行草書備諸家體,時人以配党懷英小篆,號「黨、趙」。 吳激得其岳父米芾筆意,王庭筠在當時學米諸人中,造詣最深,其書法為元初子山諸人所不及。

一幅幅畫,一張張字帖被整理出來,這些作品出自完顏亮、完顏允恭、王庭筠、王邦基、徐榮之、杜錡、武元直、李山、王競、党懷英、趙、米芾、吳激、任詢等人。

這些人之中,也許有一些在歷史上不出名,普通人都不知道,但只要是喜歡古代書畫的,就應該知道這些一時俊傑。

金帝完顏亮能畫竹,完顏允恭畫獐鹿人物,王庭筠善山水墨竹,王邦基善畫人物,徐榮之善畫花鳥,杜錡畫鞍馬。

武元直、李山與王庭筠等山水竹石畫作,比起同時南宋院畫家的作品,似乎更顯出「文人」的品味。

金代書法家學自北宋書法,金章宗學宋徽宗的瘦金體,很有成就。

王競擅長草隸,尤工大字,兩都宮殿榜題都是競所書。

党懷英擅長篆籀,為學者所宗。

趙擅長正、行、草書,亦工小篆,正書體兼顏、蘇,書畫雄秀,當在石曼卿上;行草書備諸家體,時人以配党懷英小篆,號「黨、趙」。

吳激得其岳父米芾筆意,王庭筠在當時學米諸人中,造詣最深,其書法為元初子山諸人所不及。

任詢具有多方面的才藝,書法為當時第一,《中州集》稱他:「畫高於書,書高於詩,詩高於文。」。

可以說,這裡的書畫,絕對是集宋、遼、金三國書畫之大成者。

整理完了這些字畫,接下就是一些宋版書,裡面有《全真教祖碑》《道德清靜經》、《般若心經》及《孝經》,能夠在這裡發現道德經,韓孔雀還是很意外的。

不過,《般若心經》是佛教的經書,而《孝經》又是儒家崇尚的寶典,這儒釋道三教,卻全都出現在了這裡,不得不說,金國的文化就是包容萬象。

其實宗教是統治人類思想的工具,而金朝宗教大都主張順從和忍耐,這主要和北方漢族與異族統治者有關。

無論是金代的佛教還是道教,都主張以本教義為主的佛、道、儒的三者合一,如在佛教的理論發展中有很高造詣的萬松行秀和李純甫。

全真教創始人王,凡立會也必以三教名之,完顏的《全真教祖碑》:「足見其沖虛明妙,寂靜圓融,不獨居一教也。」

王從三教合一的主張出發,勸人們誦《道德清靜經》、《般若心經》及《孝經》等道、佛、儒三家經典。

佛教早在女真族時期即有流傳,金朝滅遼朝及北宋后,又受中原佛教的影響,對佛教的信仰更加發展。

佛教如華嚴、禪、凈、密教、戒律各宗都有相當的發展。

其中禪宗尤為盛行,這可說完全受了北宋佛教的影響,對金代的社會經濟、政治、文化和習俗都有重要影響。

女真族佔領中原后,也出現了很大一批著作,比如《示眾廣語》、《遊方勘辨》、《頌古唱贊》《頌古百則》《從容錄》等經書。

其後,韓孔雀有發現了很多醫書、道經、農書和曆法。

這些都算是十分少見的文化魁寶,都是不可多得之物。

通過這些宋版書,很容易就讓人了解金國的宗教、文化、醫學、農業科技和曆法方面的成就。

在宗教上,當時佛道兩門都十分興盛,當時的道詢,繼承凈如在靈岩寺弘法,著有《示眾廣語》、《遊方勘辨》、《頌古唱贊》諸篇。

汴梁則有佛日大弘法化,傳法弟子圓性於大定間應請主持燕京潭柘山寺,大力復興禪學,著有語錄三編行世。

萬松行秀尤為金代著名禪師,傳曹洞青源一系之禪,嗣法磁州大明寺雪岩滿禪師,雖治禪學,而平時恆以《華嚴》為業。

他曾在從容庵評唱天童的《頌古百則》,撰《從容錄》,為禪學名著。

他兼有融貫三教的思想,常勸當時重臣耶律楚材以儒治國,以佛治心,極得楚材的稱頌,說他「得曹洞的血脈,具雲門的善巧,備臨濟的機鋒」,一時傳為佳評。

道教到金朝出現全真教、大道教和太一教等三大新興道派。

全真教創始人是王,於1167年創建全真教,後由他的七位弟子輪流接任。

全真教除了繼承了中國傳統道教思想以外,更將符錄、丹藥等思想以外的內容重新整理,為今時今日的道教奠下了根基。

大道教創始人是金初劉德仁,於1142年開始傳道,他主張「守氣養神」,提倡自食其力,少思寡慾,不談飛升煉化,長生不老,並且把儒家思想納入自己的體系,此外,大道教有出家制度,這一點可不止是佛教要出家,道教也是有這種傳統的。

太一教始祖蕭抱珍,於1138年創建。以符籙道法為主,也有守柔弱的內煉之法,尊奉太一,太一教模仿天師道的秘傳原則,每代掌教人必須改姓「蕭」,其立教宗旨是「度群生於苦厄」,尊重人倫。

女真人信仰薩滿教,它是一種包括自然崇拜、圖騰、萬物有靈、祖先崇拜、巫術等信仰在內的原始宗教。

薩滿是溝通人與神之間的中介,在重大典禮、事件和節日的祭祀時都有巫師參加,或由他們司儀。消災治並為人求生子女、詛咒他人遭災致禍等,幾乎都成為薩滿的活動內容。

除了統治人思想的宗教,金國在科學技術方面的發展也不弱,特別是在醫學方面,產生許多學派,不同創新的理論與爭鳴,對元朝醫學與後世的醫學有較大的影響。

北方農業技術在比較落後的基礎上有迅速的發展;數學方面在金元之際發展出天元術;天文歷算方面修正大明曆使其精確;此外,建築方面也有很大的發展,興建盧溝橋、金中都、山西大同華嚴寺等建築。

而這裡面,又以醫術發展的最快,也許是因為從靖康之變後到蒙古時期,由於頻繁的戰爭和暴政,加上頻繁的自然災害,導致人民生活貧苦,疾病流行,所以使得醫學十分活躍,被稱為稱為新學肇興。

人民的苦難,國家的動蕩,催發了醫學的活躍,這可能也是一種悲哀。

不過,醫學有發展,總比沒有發展的好,在金朝時期,醫學發展出劉完素的火熱說、張從正的攻邪說與李東垣的脾胃說。

由於實踐的豐富,不少醫家深入研究古代的醫學經典,結合各自的臨床經驗,自成一說,來解釋前人的理論,逐漸形成了不同的流派。

劉完素開創了河間學派、張元素開創了易水學派,張元素的弟子李東垣又自創了脾胃學說,這三家與元朝朱震亨的養陰說,合稱金元四大家,對中醫理論的發展產生重要的影響。

當然,除了醫學,金國還在農業、曆法和音樂上有所作為,金朝吸收北宋的農業技術,使得東北金上京一帶的農業產量得以提升。

現今考古學家還在今東北地區挖掘許多金代使用的犁鏵、瓠種等鐵制農具,當時養殖蠶桑與園藝的技術也十分發達,例如利用「牛糞覆棚」將西瓜種植於較寒冷的東北地區。

當時金朝與西夏等地區,有名的農書有《務本新書》、《士農必用》等農書,這些在韓孔雀進入這座陵墓之前,都已經失傳,而現在,算是讓它們重見天日了。

歷史沒有偶然,只有必然,比如金國,他們強盛了一兩百年,也不是沒有原因的,比如韓孔雀現在手中拿的《測圓海鏡》、《益古演段》,這是數學著作。

在古代,只有全面發展的民族,才能夠強盛,如果再配合上武力,那麼就足以統治這個世界。

金國雖然是有女真人建立的,雖然很野蠻,但他們的數學成就也不低,當時數學最重要的進展是天元術的發展。

天元術即是古代中國建立高次方程的方法,其中「天元」相當於未知數。

1248年金元時期的數學家李冶在其著作《測圓海鏡》、《益古演段》中,系統地介紹了用天元術建立二次方程。

數學發展了,曆法肯定會跟著發展,而曆法研究的透徹了,農業自然也就跟上來了。

當時的金廷學習北宋建立司天監以觀測天文,因為當時的數學也十分發達,使得金朝士人熱中編寫曆書。

金廷於1137年頒布楊級編寫的《大明曆》。

而後趙知微於1180年修編成較精確的《重修大明曆》,其精確度超過宋朝優越的曆法《紀元歷》。

同時間耶律履也編出《乙未歷》、《重修大明曆》。

整理完了曆法,後面的一些書籍是關於音樂的,比如《西廂記諸宮調》和《劉知遠》,這屬於戲曲。

在戲曲方面,北宋流行的諸宮調到金朝成為主要的說唱品種。

當時只有董解元的《西廂記諸宮調》和《劉知遠》流傳至今,其中《西廂記諸宮調》的出現,有著元曲初步形成的意義。

所以,元曲肯定是在宋金兩個倒霉國家的戲曲基礎上發展而來的,要不然,單純依靠騎在馬背上的蒙古人,他們也能夠發展出極其輝煌的元曲?未完待續。

,無彈窗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