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文化瑰寶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這些人的最終目的地是[email protected]古都城和林今[email protected]古哈爾和林。 當然,並非所有的人都能有命活著到達和林,一行人剛剛出城不久,[email protected]古攻汴的主帥速不台,就已經高高踞坐於汴京城外五里的青城高台之上。 ...

可以說天道循環,報應不爽,金人遭受了報應,金奸自然也不會有好下場,這就好像當年北宋的那些奸臣一樣,他們的家人也不會有好下常

當年,[email protected]古兵入城后,恰值崔立在城外為[email protected]古人催迫金室皇族上路。

不料想蒙古兵「先入其家,取其妻妾寶玉以出」,崔立「聞訊大哭」,也無可奈何,真正的立時報應!

不久,崔立自己也被屬下李琦、李伯淵等人斬殺,汴京軍民「爭剖其心生啖之」。

「金國俘人之主,帝人之臣,百年之後適啟崔立之狂謀,以成青城之烈禍。曾子曰:『戒之戒之,出乎爾者,反乎而者也』。豈不信哉。」

蒙元史官估計是南宋漢人之後對於金朝之國,也有幸災樂禍之情,故有上述概嘆。

公元1233年金開興二年,南宋紹定六年五月,金朝「[email protected]京」汴梁的煙焰漸息,士兵衝鋒的喊殺聲也漸漸沉寂下來,只有昔日堅城殘破的樓櫓,和充鼻能聞的腐屍味道提醒活著的人們:這裡剛剛經歷過一場地獄般的浩劫。

初夏,本來應該是北方大地最怡爽的季節,微風拂面,陽光溫暖而不灼人,天空往往藍得讓人有身處夢幻之感。

忽然之間,汴京的開陽門轟然大開,沒有平素森然的羽儀,沒有金帝出行的喝呼清道之聲,但見一輛又一輛的象輅、革輅、耕根車、重翟車、金根車魚貫而出。

此種禮儀用車,明眼人一看就知是皇族的專用車輦。

各輛車輅均簾蓋緊閉,全無往昔的莊嚴和威赫,不時有男男女女壓抑不住的悲泣聲從車中傳出。

車輅的前後左右,站滿了[email protected]古兵士,他們神情緊張而興奮,扁平的大臉黑黝黝地發亮,手中的兵器,不自覺地握得很緊。

金朝皇族專用的十數輛大車過後,又有二十多輛新造的大敞蓬車,每輛車中均有數十人,從他們的穿戴上看,都是金朝宗室男女。

再往後,就是一大群步行人,大多是釋、道、儒三教的掌門人、醫官、卜士、工匠、女,他們失魂落魄,深一腳淺一腳的被[email protected]古兵一路驅趕前行。

所有這些人中,包括金朝的太后王氏,皇后徒單氏、梁王完顏從惲荊王完顏守純金哀宗的二哥以及金朝皇宮內有位號的嬪妃美女,共有車三十七輛,宗室男女五百多人,三教、宮匠、女無數。

這些人的最終目的地是[email protected]古都城和林今[email protected]古哈爾和林。

當然,並非所有的人都能有命活著到達和林,一行人剛剛出城不久,[email protected]古攻汴的主帥速不台,就已經高高踞坐於汴京城外五里的青城高台之上。

他命人從車輛中一一認真甄別出梁王完顏從惲荊王完顏守純等所有金朝宗室皇族男子,點數驗身後,大金王朝的男性金枝玉葉們,均被像宰殺雞鴨一樣,在路邊全部集體屠殺,一個不剩。

然後,[email protected]古各級將領踩著遍地的鮮血,嗷嗷狂叫著,沖入已經嚇得沒魂的金國后妃美女所乘的車輛中。

習慣成自然,把剩下的女人作為攻城戰勝的獎賞,數人抓持一個,剝光脫凈這些面無血色的美女,在光天化日之下開始了駭人的************暴行一直持續到轉天早晨,有幸捱過殘虐****留下條性命的金朝皇室婦女和女們,才被押送上路送往和林。

「在道艱楚萬狀,尤甚於宋朝徽宗、欽宗之時。」

從公元1128年到公元1133年,時光流逝了105年,僅僅一個世紀多一點,在同樣的地點,竟然又上演了同樣悲慘的一幕。

只不過,一百年前的悲劇主角是北宋皇族,而現在的悲劇主角,正是當年勝利者女真皇族的後代。

女真皇族前後左右,持刀林立的扁臉兵將,是來自更北面大草原的[email protected]古人。

歷史驚人地相似!

歷史真是一出離奇的大戲!

曾幾何時,「茹毛飲血、殆非人類」的女真人,經過百餘年的漢化、文明化,終於成為有秩序的、崇尚儒家理念的、文明世界的一份子。

如今,當與他們的先輩類似的,更加野蠻的[email protected]古人縱馬而來時,文明化的野蠻人,只能向比他們更野蠻的[email protected]古人俯首稱奴。

來之不易的文明,在鐵火的碰撞下,登時化成了碎片!

在金國覆亡后七八百年來,諸多議論金亡的詩文中,「青城」這個地名頻繁出現,令人關注。

青城在北宋汴京今[email protected]南開@封南,金初天會四年1126,金兵攻破汴京,許宋議和,將宋徽宗、欽宗及后妃、皇族解至青城,押往金國。

事隔107年,金國[email protected]京汴京留守崔立以城降敵,[email protected]古軍也以青城俘虜金國后妃、皇族北去,解往和林。

歷史是多麼無情,又如此耐人尋味。

金元之際有人詠汴京青城詩云:「百里風霜空綠樹,百年興廢又青城。」

元初郝經《青城行》詩云:「天興初年靖康末,國破家亡酷相似。君取他人既如此,今朝亦是尋常事。」

明清之際,貳臣錢謙益論及金亡時說:「嗚呼!金源之君臣崛起海上,滅遼破宋,如毒火之燎原。及其衰也,則亦化為弱主諛臣,低眉拱手坐而待其覆亡。宋之亡也以青城,金之亡也亦以青城,君以此始,亦必以此終,可不鑒哉!」

所以說,天道循環,報應不爽,你加之別人的痛苦,別人也會加祝在你們的身上。

在那個年代,就是一個比野蠻的年代,更加野蠻,戰勝野蠻,野蠻戰勝文明,直到文明更加文明,不給野蠻留下一絲餘地,這個時候,野蠻就是野人,就讓他們一直野蠻下去好了。

黃山突然開口道:「怪不得到現在,周圍幾個大國,都不待見[email protected]古人。」

看到了成吉思汗陵的陪葬品,就可以知道,他們當年到底有多麼野蠻,現在報應到了他們的頭上,就讓他們一直野蠻下去好了。

此時韓孔雀也想到了,[email protected]古人的下場,從進入明代之時,[email protected]古人就沒有好過多少。

女真後裔需要他們,但是到了白俄時代,他們一批批的被屠殺,直到現在雖然建國了,但還是窮困潦倒,這就應該是他們最好的歸宿。

「此時我倒是了解了,為什麼國家強盛了,也沒有想著要把外蒙弄回來,讓他們回來幹什麼啊?就這麼圍著他們,讓他們一直窮困下去,讓他們一直過著野蠻人的生活好了。」金妖也感嘆的道。

金國搶了北宋,而他們又被[email protected]古人搶了,現在只留下了這裡的一堆堆遺物。

「當年確實是野蠻戰勝文明,你們看看,這些都是金國的文化藝術瑰寶,可最後,還不是落入了成吉思汗的手中,進入了他的陵墓?」韓孔雀看著遺留下來的書畫,有點感慨。

金代藝術的發展,也在各方面取得很高成就,比如在這裡,只是一堆廢紙堆裡面,韓孔雀就發掘出來了五百多幅畫卷。

只是稍微查看,韓孔雀就知道,這是金章宗時代,設書畫院收集的民間和南宋收藏的名畫。

其中帶著王庭筠與秘書郎張汝方印鑒的書畫,就超過550卷的,當然,帶有金章宗鈐印的書畫更多。

1127年金兵攻破北宋京城汴梁,就掠奪宋廷藏畫、俘擄畫工北去。

金代宮廷講求書畫名跡的收藏,以所獲北宋和內府藏畫為基礎,復從民間徵集加以充實。

金朝繪畫在漢文化影響下,比遼朝繪畫更為隆盛,特別是金世宗至金章宗時期,繪畫活動益趨活躍。

金章宗善詩文書法,又愛好繪畫,他在政府秘書監下設書畫局,將藏畫加以鑒定,又效宋徽宗書體在名作上題籤鈐櫻

《飛駿圖》、《枯木》、《神龜圖》、《昭陵六駿圖卷》、《文姬歸漢圖》,一幅幅名畫出土,讓韓孔雀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這些名畫每一幅都是珍品,每一幅都是流傳千古的名畫,但見過的人卻寥寥無幾,就算韓孔雀,也只是讀歷史才能知道這些畫卷確實存在,他沒想到,居然在這裡全都見到了。

此時,韓孔雀也不得不感嘆,金國的幾個皇帝,也做了點好事,比如搶了北宋皇室的收藏,當然,[email protected]古人也算做了好事,他們搶了金國的皇室收藏。

不管對與錯,不管野蠻還是文明,這些書畫能夠保存下來,當年的搶劫犯,也是有一定的功勞的。

當年的金朝在少府監下設圖畫署,「掌圖畫鏤金匠」,當時有名的畫有虞仲文《飛駿圖》、王庭筠《枯木》、張圭《神龜圖》、趙霖所繪《昭陵六駿圖卷》等,其中以張瑀《文姬歸漢圖》為最佳。

其他作品出自很多名人,比如宋徽宗,他雖然做皇帝不咋地,但是他的瘦金體就是一絕。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