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牽羊之恥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所以很多書籍也腐爛了,不過,這裡圖集太多,也許裡面還有完整的。 宋版書可是十分珍貴的,所以這個需要更加仔細的整理這樣速度就更慢了。 不過,接下來的發現,讓韓孔雀他們充滿了驚喜,他們再也...

?歷史上軟弱的帝王,從來就沒有好下場,其中又以徽欽二宗為最。

當金人逼迫徽、欽二帝脫去龍袍時,隨行的李若水抱著宋欽宗,不讓他脫去帝服,還罵不絕口地斥責金人為狗輩。

就是這個勸說宋欽宗進入金國軍營的傢伙,難得的硬氣了一把,不過,他的下場也並不是那麼好。

完顏宗翰初時想招降李若水,過了幾天看看無效,就隨便讓手下處理他,李若水罵不絕口,被宗翰的手下割裂咽喉而死節。

1127年4月20日,金人冊封一向主和的張邦昌為帝,國號「大楚」,建立了傀儡政權,金人在扶植張邦昌的同時,再次搜刮金銀,即使婦女的釵釧之物也在掠取之列。

而這個時候,開@封府擔心金銀不夠,金人無端挑釁,便在開@封城四周設立市場,用糧食兌換金銀。

由於京城久被圍困,糧食匱乏,百姓手中的金銀也無所用,便紛紛拿出來換米。

這樣,開@封府又得金銀幾萬兩,然而,開@封城已被搜刮數次,金銀已盡,根本無法湊齊金人索要的數目,金人只好作罷。

此時,金軍統帥得知康王趙構在[email protected]北積極部署軍隊,欲斷金人退路,又擔心兵力不足,不能對中原廣大地區實行有效統治,因而,在立了傀儡政權之後,準備撤軍。

在撤退時,金人還燒毀開封城郊的房屋無數。

「東至柳子,西至西京,南至漢上,北至河朔」,在這樣一個廣大的地區,金兵「殺人如刈麻,臭聞數百里」。

這給廣大人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罪行滔天,令人髮指。

四月一日,金軍在擄掠了大量金銀財寶后,開始分兩路撤退。

一路由宗望監押,包括宋徽宗、鄭皇后及親王、皇孫、駙馬、公主、妃嬪等,已於前三日沿滑州北去。

另一路由宗翰監押,包括宋欽宗、朱皇后、太子趙諶、宗室及孫傅、張叔夜、秦檜等幾個不肯屈服的官員,沿鄭州北行。

到了此時,這次搶劫才算完成,整個搶劫過程,金人在宋朝滿朝文武的幫助之下,到底搶了多少金銀財寶,沒人知道,就算有人知道,也沒臉記錄下來。

不過,現在韓孔雀可是有了一些數據,看著一枚枚金錠,韓孔雀知道,這些都是金國壓庫金錠,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皇帝金錠,另外一部分則是宋代精緻金錠。

「不是說當年沒有搶奪那麼多嗎?現在出現的金錠絕對超過一百萬枚了。」搬運金錠的時間長了,也是會煩躁的,此時黃山就已經干夠了這個活。

每一枚金錠,都需要仔細碼好,放在箱子里,裝滿一箱,韓孔雀才會收起來。

一箱子最少要裝入一百枚金錠,現在他們絕對整理了超過一萬箱了。

「剛才只是提到了搶劫,還有勒索啊1韓孔雀苦笑道。

韓孔雀也沒有想到,金人居然那麼會過日子,居然把這麼多金錠都存了下來,他們不是應該窮極奢侈,浪費無度,最後國家財政破產嗎?

可事實完全不是這樣,這裡的這麼多金錠,足可以說明,當年的金國還是很富有的。

不過,有時候富裕也不是好事,也許就是因為太有錢了,太懂得享受了,所以才會滅國吧?

宋朝是這樣,金國恐怕也是這樣。

「打通了,前面不是金錠了。」就在韓孔雀苦笑的時候,金妖那邊好像出現轉機了。

「呃!這是什麼書籍?可惜了,全都腐爛了。」木靈可惜的道。

韓孔雀走了過去,果然是很多書籍,準確的說是圖集,不過,本來裝載圖集的箱子已經腐爛,所以很多書籍也腐爛了,不過,這裡圖集太多,也許裡面還有完整的。

宋版書可是十分珍貴的,所以這個需要更加仔細的整理這樣速度就更慢了。

不過,接下來的發現,讓韓孔雀他們充滿了驚喜,他們再也不用千篇一律的整理金錠了。

此時他們遇到了,當年被金人擄去宋朝廷的各種禮器、古董文物、圖籍。

「老闆,你看看那是什麼?」就在韓孔雀整理一件青銅盤的時候,金妖又又發現。

「什麼?」韓孔雀問道。

「好像是兵馬俑?」金妖道。

「兵馬俑?青銅人?」韓孔雀順著金妖所指的方向,立即看到了一些人像。

「外面是黃金怯薛,難道這裡這些也是?」木靈奇怪的道。

而此時韓孔雀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這根本不是守衛,而是殉葬品,這裡的所有銅人,全都是殉葬品。

之所以認出是銅人,是因為這些帶著銅綠,而不像黃金一樣閃爍著金光。

「這是熔煉了大量銅錢之後鑄造的銅人,看樣子像是宮廷侍女?」韓孔雀走進人群,這些確實是侍女。

「難道是當年從宋宮之中掠奪來的宮人、內侍、倡優和工匠?」黃山道。

「當年被驅擄的百姓男女不下10萬人,加上北宋王朝府庫蓄積,難道全都堆積在了這裡?」金妖咋舌道。

「不會這裡真的熔鑄了十萬銅人吧?」韓孔雀也十分驚訝。

他一邊走,一邊收取這些銅人,跟真人一樣大小的銅人,每一尊都有上百斤。

童男、童男各六百,侍女三千,力士八千,樂戶五千?

「這些不會是皇帝的大小老婆吧?」越是向里走,看到銅人服飾越是精美,此時韓孔雀收取都已經是宮娥,接下來的會是妃嬪?

「這些人不會就是當年被金國人掠去的徽欽二宗的大小老婆吧?」就算黃山沒有多少文化,此時也猜到了這些人的身份。

「如果看到了那兩位偉大帝王的銅像,就不會錯了。」韓孔雀再次苦笑道,這兩個皇帝,可是把人丟到了幾百年之後了。

「這是露上體,披羊裘?」走在韓孔雀身邊的木靈,此時臉色十分蒼白。

此時在木靈面前的是一些模樣十分精美的女人,就算是銅像,也能夠看得出,她們當年的卓越風姿,不過,這種帶著明顯古典婉約美的女人,決半裸著上神,撇著羊皮。

這樣的女人不是一個,而是偶很多,她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十分美麗。

這樣的女人,根本不可能是少數民族,她們一看就是中原美女,可此時的她們,卻全都一個個半裸著身體,披著少數民族的羊皮。

韓孔雀呵呵笑了起來:「這是牽羊禮,真是長見識了,趙宋不亡,天理難容啊1

金妖和黃山一臉詫異的看著韓孔雀,此時韓孔雀笑的十分嚇人,那是笑容?看著倒像是獰猙,無與倫比的獰猙。

「什麼是牽羊禮?」金妖和黃山一臉懵懂。

讀史可以讓人明智,這次韓孔雀可是明白的太多了,如果真是讀書,也許還不會是這麼憤怒,最多也就是有點悲哀,但是看到這裡的著無數銅像,韓孔雀感覺到的只有心疼。

落後就要挨打,可這些女人何辜?

此時韓孔雀到是明白了,為什麼現在網路上那麼多憤青,他們恨不得自己回到歷史上的各個節點,去屠滅一些禽獸。

在歷史上、女真人絕對是比元蒙還要禽獸的禽獸不如。

韓孔雀讀書多,所以知道很多史書,也看過很多史書。

比如《靖康稗史箋證》對靖康之難就記錄的很詳細,書中所記因為非常恥辱,正史多無法記載,故參考價值頗高。

其中《瓮中人語》記載:靖康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開寶寺火。二十五日,虜索國子監書出城。」

次年正月,「二十五日,虜索玉冊、車輅、冠冕一應宮廷儀物,及女童六百人、教坊樂工數百人。二十七日,虜取內侍五十人,晚間退回三十人。新宋門到曹門火。二十八日,虜索蔡京、王黻、童貫家姬四十七人出城。」

金兵攻陷汴京前後,燒殺擄掠,**婦女。

除金銀財物之外,大量擄掠宋朝官員和百姓,其中女性尤多。

金人特意索要「女童六百人」,卻沒索要男童。

靖康元年閏十一月,「二十七日,金兵掠巨室,火明德劉皇后家、藍從家、孟家,沿燒數千間。斡離不掠婦女七十餘人出城。」

據《南征錄匯》載:靖康元年十二月初十,宋臣「吳開、莫儔傳宋主意,允以親王、宰執、宗女各二人,袞冕、車輅及寶器二千具,民女、女樂各五百人入貢。」

金軍守城千戶陸篤詵殺死其兄尚富皂,原因是尚富皂「踞大宅,淫及陸所掠女」。

靖康二年正月二十二日,「原定犒軍費金一百萬錠、銀五百萬,須於十日內輪解無闕。如不敷數,以帝姬、王妃一人准金一千錠,宗姬一人准金五百錠,族姬一人准金二百錠,宗婦一人准銀五百錠,族婦一人准銀二百錠,貴戚女一人准銀一百錠,任聽帥府選擇。」

「自正月二十五日,開封府津送人物絡繹入寨,婦女上自嬪御,下及樂戶,數逾五千,皆選擇盛裝而出。選收處女三千,余汰入城,國相自取數十人,諸將自謀克以上各賜數人,謀克以下間賜一二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