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金人外公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冷得出奇。 宋欽宗除了白天要忍受飢餓的折磨外,晚上還得忍受刺骨的寒風,輾轉反側,不能入睡。 囚禁中的宋欽宗度日如年,思歸之情溢於言表。 宋朝官員多次請求金人放回宋欽宗,金人卻不...

韓孔雀道:「怎麼可能認錯?宋代手工鑄造的錢幣,在中華錢幣文化中佔有獨特地位,這種鬼斧神功的藝術價值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就算到了現在,那些造假的人都只能望之興嘆,其工藝就可想而知了。

這種金錠的工藝肯定出自宋代,明朝後後人模仿均不成功,工藝已經失傳了,你看,文字製作每一筆一畫,均採用不同工具,每一個字都具有極高造詣和藝術價值,非凡人可仿。

這種金錠存世量十分稀少,有人甚至說存世唯一,所以這種宮廷遺珍,絕對不會是出自金國,或者是[email protected]古,這裡出現了這麼多,肯定就是金國當年從徽欽二帝那裡搶來的那批,這也算是另類的皇帝金錠,不過看到這些金錠」

說到這裡,韓孔雀說不下去了,這是漢人的恥辱。

不過想到最後這批金錠,居然出現在了成吉思汗的陵墓之中,韓孔雀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難道說是報應?

金人搶了北宋,而後又被[email protected]古人搶了?

這樣的報應,誰聽了能夠歡喜啊!

這次韓孔雀他們的見識到了,什麼叫黃金堵路,這裡的黃金就好像是無窮無盡一樣。

不停的裝箱,不停的收起來,最後,就連韓孔雀都不知道收起來了多少。

「這到底有多少金錠啊1黃山也算是見慣了黃金,特別是進入成吉思汗陵以來,更是見多了各種金銀製品,但是,一次性出現這麼多金錠,那也太誇張了。

先前出現如同山丘一樣的金幣,已經足夠驚人,沒想到現在金錠居然也如同金幣一樣,隨意的堵在了墓道之中。

「這裡很可能有超過幾十萬兩金子,如果我沒有猜錯,除了這些金錠之外,應該還有無數銀錠。」韓孔雀嘆了口氣道。

雖然發現了這麼多金銀,他應該高興,但知道這些金銀錠的來歷之後,他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這麼多?」就連木靈也十分驚訝。

「不算多了,宋代的開@封有多麼繁華,我們只是從記載的隻言片語當中就可以看到,而整個開@封城的所有財富是多少?」韓孔雀道。

「這真是從金國搶來的?難道這麼多金錠是金人從開@封搶來的?」金妖奇怪的問道。

韓孔雀苦笑道:「[email protected]古人搶劫了金國的寶庫,而金國人又洗劫了北宋的皇城,你說這些金錠是哪裡來的?」

「整座開@封城?」黃山一臉驚訝的道。

「不可能吧?就算他們攻破了開@封城,也不可能搶到這麼多金銀吧?」金妖也驚訝的道。

韓孔雀道:「如果有兩位宋朝的皇帝和無數大臣幫忙呢?他們可真是刮地三尺,而就算這樣,他們也沒有躲過被俘的命運。」

看到其他人不說話了,韓孔雀道:「加快點速度,也許我們選擇錯了方向,如果方向對了,應該先挖到銀錠,其後才會遇到金錠,現在居然先挖到了金錠,那肯定是哪裡出錯了。」

「剛才那一片全都是金剛牆,也許是因為選擇開洞的方向不對。」黃山道。

「其實這樣也不錯,如果直接開在宋代皇家禮器跟前,破壞了那些禮器,損失就大了。」韓孔雀道。

「當年金人真的搶劫了整個開@封城?」一邊整理金錠,黃山一邊好奇的問道。

「這個肯定是沒錯了。」韓孔雀再次嘆了口氣,宋代的經濟那麼繁榮,可軍事就太差了,而那個時期的宋國皇帝,更是窩囊。

公元1127年1月9日,完顏宗望、完顏宗翰與諸將攻下開@封外城后,金軍將帥並未立即攻城,只是佔領外城四壁,並假惺惺地宣布議和退兵。

宋欽宗居然信以為真,命何栗和齊王趙栩到金營求和。

宗翰說:「自古就有南北之分,今之所議,在割地而已。」

又「請求」太上皇到金營談判。

宋徽宗不敢去,宋欽宗不得已,以太上皇受驚過度、痼疾纏身為由,由自己代為前往。

閏十一月三十日黎明,宋欽宗率大臣多人前往金營,這恰恰中了金人的圈套。

宋欽宗到金營后,金軍統帥卻不與他相見,只是派人索要降表。

宋欽宗不敢違背,慌忙令人寫降表獻上。

而金人卻不滿意,並命令須用四六對偶句寫降表。

宋欽宗迫於無奈,說事已至此,其他就不必計較了。

大臣孫覿反覆斟酌,改易四遍,方才令金人滿意。

降表大意不過就是向金俯首稱臣,乞求寬恕,極盡奴顏卑膝之態。

呈上降表后,金人又提出要太上皇前來,宋欽宗苦苦懇求,金人方才不再堅持。

接著,金人在齋宮裡向北設香案,令宋朝君臣面北而拜,以盡臣禮,宣讀降表。

當時風雪交加,宋欽宗君臣受此****,皆暗自垂淚。

投降儀式進行完畢,金人心滿意足,便放宋欽宗返回。

宋欽宗自入金營,備感屈辱,於無奈之下做了金人臣子,回想起來,悲痛難抑,不知不覺間淚已濕巾,至南熏門,宋欽宗見到前來迎接的大臣和民眾,便嚎啕大哭。

畢竟還有眾多臣民惦記自己的安危,行至宮前,他仍然哭泣不止,宮廷內外更是哭聲震天。

宋欽宗初赴金營,歷盡劫波,三日後歸來,恍如隔世。

宋欽宗剛回朝廷,金人就來索要金一千萬錠,銀二千萬錠,帛一千萬匹。

然而,宋欽宗一意屈辱退讓,下令大括金銀。

金人索要騾馬,開@封府用重典獎勵揭發,方才搜得七千餘匹,京城馬匹為之一空,而官僚竟有徒步上朝者。

金人又索要少女一千五百人,宋欽宗不敢怠慢,甚至讓自己的妃嬪抵數,少女不甘受辱,死者甚眾。

關於金銀布帛,宋欽宗深感府庫不足,遂令權貴、富室、商民出資犒軍。

所謂出資,其實就是搶奪,對於反抗者,動輒枷項,連鄭皇後娘家也未倖免。

即便如此,金銀仍不足數,負責搜刮金銀的梅執禮等四位大臣,也因此被處死,其他被杖責的官員比比皆是,百姓被逼自盡者甚眾,開@封城內一片狼藉蕭條景象。

儘管以宋欽宗為首的北宋朝廷如此奉迎金人,但金人的要求仍沒有得到滿足,金人揚言要縱兵入城搶劫,並要求宋欽宗再次到金營商談。

宋欽宗嚇得出了一身冷汗,上次身陷金營的陰影尚未散去,新的恐懼又襲上心頭,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

此時,有不少奸臣也慫恿宋欽宗前往,宋欽宗終究不敢違背金人的旨意,不得不再赴金營。

宋欽宗到達金營后,受到無比的冷遇,宗望、宗翰根本不與他見面,還把他安置到軍營齋宮西廂房的三間小屋內。

屋內陳設極其簡陋,除桌椅外,只有可供睡覺的一個土炕,毛氈兩席。

屋外有金兵嚴密把守,黃昏時屋門也被金兵用鐵鏈鎖住,宋欽宗君臣完全失去了活動自由。

此時正值寒冬臘月,開封一帶雨雪連綿,天氣冷得出奇。

宋欽宗除了白天要忍受飢餓的折磨外,晚上還得忍受刺骨的寒風,輾轉反側,不能入睡。

囚禁中的宋欽宗度日如年,思歸之情溢於言表。

宋朝官員多次請求金人放回宋欽宗,金人卻不予理睬。

靖康二年二月五日,宋欽宗不得不強顏歡笑地接受金人的邀請去看球賽。

球賽結束后,宋欽宗哀求金帥放自己回去,結果遭到宗翰厲聲斥責,宋欽宗嚇得不敢再提此事。

金人扣留宋欽宗后,聲言金銀布帛數一日不齊,便一日不放還宋欽宗。

宋廷聞訊,加緊搜刮,開封府派官吏直接闖入居民家中搜括,橫行無忌,如捕叛逆。

百姓五家為保,互相監督,如有隱匿,即可告發。

就連福田院的貧民、僧道、工伎、倡優等各種人,也在搜刮之列。

到正月下旬,開封府才搜集到金十六萬兩、銀二百萬兩、衣緞一百萬匹,但距離金人索要的數目還相差甚遠。

宋朝官吏到金營交割金銀時,金人傲慢無禮,百般羞辱。

自宋欽宗赴金營后,風雪不止,汴京百姓無以為食,將城中樹葉、貓犬吃盡后,就割餓殍為食,再加上疫病流行,餓死、病死者不計其數。

然而,金人仍不罷休,改掠他物以抵金銀。

凡祭天禮器、天子法駕、各種圖書典籍、大成樂器以至百戲所用服裝道具,均在搜求之列。

諸科醫生、教坊樂工、各種工匠也被劫掠。

又瘋狂掠奪婦女,只要稍有姿色,即被開封府捕捉,以供金人玩樂。

當時吏部尚書王時雍掠奪婦女最賣力,號稱「金人外公」。

開@封府尹徐秉哲也不甘落後,為討好金人,他將本已蓬頭垢面、已顯羸病之狀的女子塗脂抹粉,喬裝打扮,整車整車地送入金營,弄得開@封城內怨聲載道,民不聊生。

就算這樣,這些對內強橫,對外軟蛋的傢伙也沒有落得好下常

靖康二年二月六日,金太宗下詔宋欽宗被廢為庶人,七日,宋徽宗等人被迫前往金營。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