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皇帝金錠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這一點跟野豬皮是沒法比的,而野豬皮也不過是繼承了金國的一些文化遺產,所以才會被成為後金。 「老闆猜的很准,看,這就是金國的武器。」木靈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一根狼牙棒,看起來十分威武。...

有了「公平心」的存在,就是說,每次倒酒都不能多倒,倒多了,酒就會從小孔流出,這就是「公平」。

「公平心」是古時人們飲酒的一種觀念,對飲用高度酒來說,這是一種約束和規範。

所以,西夏國雖然是一個少數民族建立的國家,但他們也曾經有著極其輝煌的文明。

雖然這段文明是建立在大宋的痛苦之上的,但是更加強大的元蒙帝國,卻又踩著他們的屍骨,建立起更加璀璨的輝煌。

而這種輝煌還在繼續,也只有打開了成吉思汗陵,當年元蒙帝國的輝煌,才會真正暴露在世人眼中。

當然,現在世人是看不到的,現在能夠看到這種輝煌的,只有韓孔雀等人。

看著堆積如山的銅錢,什麼時候,銅錢居然可以用來堵門了?

打開了金剛牆,沒有看到預料之中的墓道,而是看到的無盡銅錢,這裡的銅錢的海洋。

「這些全都是宋錢,難道這些都是從南宋掠奪來的?」木靈拿著一些銅錢,一邊查看一邊道。

韓孔雀對這些銅錢沒有多大興趣,因為宋朝極度繁榮,所以當年他們發行的銅錢超級多,現代發掘出來的送錢也很多,所以宋錢根本就不稀罕。

這樣,這裡出現再多的宋錢,也不值錢,甚至都沒有收藏價值。

當然,這麼多宋錢出現,還是給人極大的震撼的,也許用這些宋錢,建立一座銅山,也可以吸引一大批人去參觀。

「我們不是推測,現在應該遇到被蒙古滅國的金國寶藏嗎?怎麼會出現這麼多宋錢?」黃山有點疑惑的道。

「趕快清理出通道,這裡並不一定就是北宋的遺寶,也許就是金國的。」韓孔雀道。

「金國的?這裡明明都是宋錢。」金妖問道。

木靈解釋道:「當年金國雖然也發行了錢幣,但他們用的錢,絕大部分還是宋錢,所以出現宋錢,並不一定就是宋國人的,也有可能是金國的。」

「當年金國的冶金業十分發達,他們還是有點好東西的,好好注意一下,如果找到了金國發行的古錢幣,那可是很有價值的。」韓孔雀笑著道。

雖然金國是女真人建立的,但他們可跟努爾哈赤一家不同,當年的金國可是極其強盛的,不管是武力還是文化。

這一點跟野豬皮是沒法比的,而野豬皮也不過是繼承了金國的一些文化遺產,所以才會被成為後金。

「老闆猜的很准,看,這就是金國的武器。」木靈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一根狼牙棒,看起來十分威武。

「這就是金國人使用的武器?」金妖驚訝的道。

「我知道蒙古人使用的是蒙古彎刀,這金國人使用的是狼牙棒?」黃山也十分驚訝的道。

韓孔雀道:「女真族的士兵身體強壯,使用的兵器很重,就比如狼牙棒,這種武器使用起來很有氣勢。」

「製造狼牙棒需要的鐵可不少。」木靈若有所思的道。

「你們可不要小看了女真人,金國時期的女真人,其文明還是很發達的,比如冶金就很厲害。」韓孔雀道。

相比后金,金國的文明要強大的多,現在發現金朝中期鐵礦井10餘處,煉鐵遺址50餘處,礦井最深達40餘米,有採礦、選礦等不同作業區。

根據開採規模估計,從這些礦井中已采出四五十萬噸鐵礦石。

當時的金國,可不止是在冶金方面厲害,那個時候,他們佔據了北方絕大部分土地,所以陶瓷業因為有遼朝、宋朝的基礎,也比較發達。

特別是金熙宗時,原來的北方名窯如耀州窯、均窯、定州窯與磁州窯,都被他們佔領,也陸續恢復生產,所以,金國的瓷器也是頂尖的。

當然,金銀業和玉器業也相當發達,有許多珍貴的文物出土。

那個時代,金國的商業活動逐漸活躍,東北地區的金朝遺址和墓葬中,發現大量宋朝銅錢,可見與南方貿易的密切。

山西稷山的竹紙和平陽的麻紙,聞名一時,刻書蔚然成風氣,其雕板技術,可與南宋比美,當時雕版印刷業的中心在平陽。

其他東西現在韓孔雀還沒有發現,但是金國的錢幣,已經開始出現了。

掠過大批量的宋錢,金國製造的錢幣,被韓孔雀他們特意挑選了出來。

不過,金國發行的銅錢並不多,反而是一些紙幣充斥期間,幸虧這些紙幣全都放在一個個木箱之中,又被大量銅錢包圍,所以沒有受潮,也就沒有腐爛。

打開了一些木箱,查看了一下裡面的東西,裡面不是寶鈔,就是寶通,再就是寶券。

看到這些東西,韓孔雀感覺才正常,因為金國的銅幣真的不多。

金初,用遼、宋舊錢,以及偽齊劉豫所鑄錢作為流通手段,海陵南遷以後,開始鑄錢,但因境內產銅有限,所以同錢不足以供應商品交換之需,於是大量印製「交鈔」、「寶券」、「通寶」、「寶泉」等作為鑄幣的代用品,已作流通手段。

但「交鈔」之類的代用幣無限制發行,使其信用喪失殆盡,於是,金朝末年,伴隨政治統治日趨瓦解,金融秩序也逐漸崩潰。

哀宗時造「天興寶會」,同現銀流轉,面值分為「一錢」、「二錢」、「三錢」、「五錢」,凡四等。

由於毫無信用可言,所以不到一個月就完全行不通了。

韓孔雀還真不知道,蒙古人是什麼都搶,居然連這些垃圾也搶回來了,可能他們認為只要是紙就是好東西,所以全都帶回來,還用來陪葬。

發現了這些寶鈔,讓韓孔雀有了點期待,要知道不管是蒙古人還是女真人,都搶過宋國,那麼宋國的大量珍寶,也就有了可能出現在這裡。

當然,韓孔雀期盼的是書畫,而不是黃金、白銀和銅錢,因為這些東西他在這裡找到了太多。

既然蒙古人連廢紙片都搶來當陪葬品了,那麼宋代的書畫是不是也會出現在這裡?

不過,很快韓孔雀就失望了,因為木靈又找到了不少金錠。

「皇帝金錠?」拿過來一看,韓孔雀就認出來了,這是大金國時期的皇帝金錠,因為這個從其他古墓之中發掘出來過,而且還收藏在了大足石刻博物館。

這種金錠可有皇帝頭像,還有篆體字十分好認,所以韓孔雀一眼就認出來了。

這種大金國時期的「皇帝金錠」在巴渝地區首次發現,同時發現的還有大金國及女真族器物。

聽說發現也是意外,當地村民在挖土時,從地里掏出一個四四方方的「金塊」,正面刻有古時皇帝頭像、背面刻有篆體字,生澀難辨。

村民懷疑是從沒見過的「金錠」,很快向當地政府和文物部門彙報。

大足石刻博物館有關專家迅速趕往現場,經初步鑒定該物品為罕見的「大金得勝陀頌」鎏金紀念錠,重454克,質地為紅銅、表面鎏金。

正面刻有金太祖完顏阿骨打著鎧甲半身像,左、右側分別刻有「龍鳳呈祥」圖案,背面篆書「大金得勝陀頌」6字。

1114年9月,完顏首領阿骨打起兵攻遼,在今拉林河岸誓師,同年10月攻克遼國江洲。

阿骨打建國后,將誓師之地取名為「得勝陀」。

阿骨打死後,金世宗曾下令立碑紀念,刻成金國第一碑「大金得勝陀頌碑」。

結合史實推測,這種鎏金銅錠很有可能作為金國早期貨幣流通或作為金磚儲存。

「大金得勝陀頌」鎏金銅錠可能是當年,為紀念金太祖而頒行天下的紀念或獎賞性「金錠」。

所以說,把自己的投降印在錢幣上,並不是現代人的發明,人家九百年前,就把自己的頭像刻在了金錠上了。

所以,韓孔雀在看到這塊金錠的時候,也有了一種,總有一天,老子的頭像也會出現在帝國的金幣上。

不過,很快韓孔雀的臉色就變了,因為清理了皇帝金錠之後,發現了更多的長方形金錠、立方體金錠、橢圓形金錠、葫蘆形金錠。

這樣的金錠不像是金國鑄造的,等看清楚上面的銘文,韓孔雀的臉色就更不好了,因為他知道這是出自哪裡的金錠。

「怎麼了老闆?」感受到韓孔雀身上的氣息不對,黃山立即警惕的道。

不過,黃山怎麼查看周圍的情況,都不像是有危險的樣子,韓孔雀此時的狀態,倒像是生氣了?

看到了這麼多金錠,不是應該高興嗎?怎麼還生氣了?黃山百思不得其解。

韓孔雀苦笑道:「這些金錠應該是屬於宋國的,也就是北宋,它們出現在這裡,只能證明我們漢人曾經的儒弱。」

「北宋?北宋的金錠出現在這裡是很正常的吧?」黃山不明所以的看著韓孔雀,這有什麼好生氣的?被蒙古人搶劫的民族多了,沒必要現在還生氣吧?

「確定是宋代金錠?」木靈的臉色也不太好看的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