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巫師詛咒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水直流。 這種奇怪的病症,就好像瘟疫一樣地傳染,克拉維茲將這幾名考古隊員送往了烏蘭巴托的醫院,可是因為當地醫療條件的欠缺,醫生們還沒等弄明白他們患得是什麼病,這幾名考古隊員就在痛苦的呻吟中去世...

所以,當韓孔雀看到這面石牆的時候,心裡也有了警惕。

韓孔雀這也不是第一次見識帝王陵墓了,所以他知道,帝王陵墓之中,有著再多的惡毒設計也不稀奇。

這裡不要說出現毒蛇了,就算出現毒氣韓孔雀都不奇怪,當然,韓孔雀也能夠肯定,這裡肯定有這種惡毒的設計,就算當年沒有,經過了這麼多年,這裡也肯定積聚了一些毒氣。

這在千年古墓之中,實在是太過正常的情況了。

在這一點上,克拉維茲算是給韓孔雀做出了榜樣,所以他現在就有了準備。

當年克拉維茲雇傭的工人在挖掘石牆的時候,忽然從牆縫中,湧出了不少劇毒的毒蛇,所以韓孔雀每走一步都十分小心。

由於韓孔雀他們人少,可以減小目標,所以在他找到了一處隱秘的地方之後,直接挖了一個小型盜洞。

雖然韓孔雀從來沒有盜過墓,也沒有想要當盜墓賊,但是盜墓的本事他還是有的,只不過這次是他第二次實踐。

而第一次是在開封的地下城,那裡的情況可比這裡複雜多了,畢竟那裡是城中城,城壘城,那種複雜程度,可不是一些地下通道能夠相比的。

一條直徑一米的盜洞,深入地下四百米的通道,韓孔雀他們只用了三天的時間就挖了出來。

韓孔雀不想重蹈克拉維茲的覆轍,所以他直接進入了最下面的通道,至於上面的通道,自然是能夠避過就避過的好。

現在韓孔雀的靈識越來越敏銳,此時他已經不止是能夠感知到水源,他也能夠感知到其他物質,所以,地下的情況,他還是了解一些的。

作為人類當中最偉大的帝王之一,任何人都不能小看成吉思汗的權勢,而有了權勢,自然就會有無數奇人異事幫他做事。

而這裡,很明顯就有那麼一小捏人的首尾,這一點從上層那些蠕動的爬蟲就可以看得出來。

利用環境讓一群蛇定居在一定範圍實在是太容易了,不要說蛇了,蠍子、蜈蚣被吸引在一定區域,並且讓它們在這裡世代繁衍,也不是多麼難的事情。

而韓孔雀又不是沒有見過蛇窩,特別是在一些古墓之中,這樣的蛇窩更加容易形成,所以在這裡發現幾處蛇窩,實在是沒有什麼稀奇的。

當年的克拉維茲,不得不說他是個傻大膽,所以他的考古隊死了不少人,聽說當時的工人們,挖到蛇窩之後,嚇得怪叫連連,轉身便逃,逃得慢的幾名工人,全都成了蛇口下的死屍。

而捅了一個蛇窩還不是最重要的,通過一些蛛絲馬跡,韓孔雀發現,當時克拉維茲恐怕還遭遇了詛咒的攻擊。

當然,說詛咒太過玄幻了一些,如果說是毒氣,很特殊的一些人為製造的毒氣,那麼就容易理解的多了。

一座被封閉了八百年的地下迷宮,出現點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好像都能夠讓人理解。

所以,當年克拉維茲將幾名被蛇咬傷的工人,送往烏蘭巴托醫院的時候,又倒霉了。

當時司機和工人們剛剛上車,那輛停在山坡上的越野車,竟然自動滑向了坡下的一個深水潭。

越野車幾個小時后,被撈了上來,車上的人無一例外,全都被水淹死。

這樣的事情自然是不正常的,其實如果不跟詛咒什麼的牽扯上關係,現在想想,要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有著太多的可能了。

坐在車子上的人,如果出現事故,自然會自救的,而沒有人自救,那麼就說明,他們在車子出事之前,就不正常了。

而怎麼不正常?

最簡單的迷幻劑就絕對可以,讓人產生幻覺,自己開車沖入水潭淹死,一點都不奇怪。

其實只要讓人頭腦發昏,神志不清的毒氣,都可以讓人輕鬆出意外。

當年有人研究,說越野車停的山坡,因為連日降雨的關係,泥水路滑,那些工人和司機上車后,越野車便一路滑進了深水潭,這也可以理解。

但一個人都沒有跑出來,就不能理解了,所以韓孔雀相信他的推斷是正確的,當年克拉維茲肯定不止是遇到了毒蛇,恐怕他們還遭受了毒氣攻擊。

「都小心一些,我們頭頂上可是有著不少毒蛇,這裡陰暗潮濕,一些小蟲子在這裡生活也很正常,所以全都穿好防護服,我可不想看到你們鬼哭狼嚎的逃跑出去。」一邊挖著泥土,韓孔雀一邊提醒道。

「我們這樣挖什麼時候是個頭啊?」黃山有點抱怨。

他們已經在地下這種暗無天日的環境之中待了三天了,特別是在地下空氣沉悶,空間狹小,還沒有任何方向感,感覺特別壓抑,一般人還真是受不了。

「想想前面無數的黃金、珠寶,你們就有動力了。」韓孔雀笑著道。

金妖道:「就算給我們千分之一,我們現在也沒有任何勁頭。」

「不要這樣嘛!當年面對其他考古隊員欲打退堂鼓的聲音,不甘心的克拉維茲,就一個勁地用諾大的地下寶藏來給他們打氣,人家可是很吃克拉維茲這一套的。」韓孔雀笑著道。

「要不然我們也買一些驅蛇葯什麼的?」木靈好笑的道。

當年的克拉維茲是真不容易,不過,從一些記載之中,也可以看得出來,克拉維茲還是很有辦法的,要不然他也不會找到這座迷宮,也不會挖通了通向迷宮的通道。

「幸虧我們不用打通外面的石牆。」木靈道。

「這得感謝克拉維茲,他還是很有辦法,要不是他挖開的那個石洞,我們還真不容易進來。」金妖嗤笑道。

「幸虧他堅持下來了,要不然我們更加麻煩。」黃山也道。

「所以我們的感謝他,如果不是他最先打開了那道石牆,裡面的毒氣就不會消散,要不然我們還不能這麼輕鬆的進來。」韓孔雀道。

前人栽樹,後人乘涼,韓孔雀他們現在也算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所以他們很輕鬆的就深入了地下迷宮。

當然,這一點是建立在韓孔雀的敏銳靈識之上的,就是因為韓孔雀能夠看到地下的情況,他們才能準確的深入迷宮。

而當年的克拉維茲卻不同,他不知道地下是什麼情況,但就算這樣,他還是找對了地方,只不過他沒有堅持下來。

當年剛開始就遇到了那麼多事故,但克拉維茲還是沒有放棄,當時的考古隊員們都被口如懸河的克拉維茲給蠱惑了,他們買來了強效驅蛇的毒藥,噴到了石牆的縫隙里,毒死了幾百條毒蛇之後,蛇災就再也不能肆虐了。

按理說,沒有了毒蛇騷擾,接下來他們應該十分順利才對,但是,他們面對的危險,這才是剛剛開始。

就比如說,韓孔雀他們輕易就通過的那道石牆,當年克拉維茲他們可是用生命的代價換來打通的。

因為沒有準確的目的,在沒有了毒蛇騷擾之後,克拉維茲的團隊,用了一個多月,才把那道壘砌得極為結實的石牆,拆開了一個大洞。

可是他們在即將打通墓室的一刻,負責挖掘的幾名考古隊員突發怪病,身體浮腫,痛苦異常,一個個彷彿被充滿氣的橡皮人,用手一按,他們身體的毛孔中便黃水直流。

這種奇怪的病症,就好像瘟疫一樣地傳染,克拉維茲將這幾名考古隊員送往了烏蘭巴托的醫院,可是因為當地醫療條件的欠缺,醫生們還沒等弄明白他們患得是什麼病,這幾名考古隊員就在痛苦的呻吟中去世了。

克拉維茲看著手下一個個病倒,痛苦不堪的樣子,嚇得他也不敢再挖了,他當即命人開著一輛新雇來的推土機,將那個墓穴深埋填平,可是還沒等將工作完成,克拉維茲也病倒了,他全身也出現了浮腫的跡象。

克拉維茲急忙乘坐飛機歸國,他幾乎花光了所有的錢,終於在美國一家專治疑難病的醫院將這種怪病治好。

之所以說是怪病,而沒有被人認為是中毒,甚至還被人說成是詛咒,其實都是有原因的。

既然你那麼喜歡鑽洞挖土,以後就兩者挑選一個好了,是要命,還是要鑽地洞,想要命,有就不能鑽洞了,不想要命,那你就去盜墓好了。

之後,克拉維茲就面臨著這種抉擇,因為在他的並被治好之後,治病的專家告訴克拉維茲,他患得是一種極為罕見的過敏症。

一些人一聽,過敏症?這根詛咒有什麼關係?這不是扯淡嗎?

誰還不知道過敏是怎麼回事?這根本就是普通人也會經常遇到常見病,幾個小藥片一吃,什麼事情都沒有了。

但是,在克拉維茲身上,還真就跟被詛咒了一樣,就連他自己也是這麼認為。

要知道,一般過敏,是對花粉、病毒或者某一類不常見的東西過敏,而克拉維茲患得這種怪病,卻對最普通的土壤過敏,也就是說,克拉維茲以後絕對不能接觸土壤,否則就是死路一條。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