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花明柳暗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腰時,探險隊的馬就再也不往上走了。 最後,探險隊成員坐上直升飛機登上山頂,但並沒有任何值得欣喜的發現。 第二個地點,被克拉維茲命名為「穆里」,因為這是他自己研究的結果。 探險隊...

看到這裡的石牆,韓孔雀就知道他找到了地方,當然,這個地方距離真正的陵墓肯定還有一段距離,但是,看到這條全部用石頭壘起來的石牆之後,韓孔雀就知道,他沒有找錯地方。

先前韓孔雀就有猜測,成吉思汗陵的大體位置,應該在曲鄰居山起輦谷三十里範圍內的大禁地。

不過,這個範圍就太大了,而且還不能確定起輦谷的位置,確定了位置,還要尋找大禁地,找到了帶禁地,才能在這片地方鎖定三十公里範圍。

韓孔雀現在所在的位置,是曲鄰居山和賓德爾山脈的中間地帶,所以說,這裡是一條山谷也不算錯,只不過這片山谷太過寬闊了一些。

而這條石牆,更加靠近賓德爾山,所以誰也沒有想到,大禁地居然會在這裡,當然,也更加沒有人想到,這裡居然就是起輦谷的一部分。

「這麼明顯的地標,怎麼會沒有人發現?」看著雖然不算雄偉,但在草原上也算奇的石牆,木靈百思不得其解。

草原上缺乏石料,而能夠修建這麼長一道石牆的人,肯定不簡單,要知道,這可不是城牆,在生產力低下的古代,做這樣的事情更加困難。

「你怎麼知道沒有人知道這裡?」黃山笑呵呵的道。

金妖道:「如果有人知道,怎麼可能還找不到成吉思汗墓?」

「你現在知道了,這一片之中肯定有成吉思汗墓,但是,讓你找,你怎麼著?」黃山道。

韓孔雀此時道:「黃山說的對,就算知道了這裡是禁地,也不容易找到成陵,這一點看看克拉維茲就知道了,你們知道這個人吧?他雖然不是最先找到這裡的人,但他卻是最先確定這裡是成吉思汗陵的人。」

「他知道這裡的成吉思汗陵?那怎麼成吉思汗陵還沒有出土?」金妖問道。

黃山笑著道:「這一片那麼大,他肯定是找不到了。」

「肯定有原因,但是我們不清楚,當年小日本用衛星遙感技術之後,這個克拉維茲也用過,但他卻沒有發現,真不知道是為什麼。」說到這個,韓孔雀還是有點擔心的,他不知道為什麼克拉維茲鎖定了這裡,怎麼還沒有找到真正的成吉思汗陵。

當年日本人的失敗,絲毫沒有削減人們對成陵之謎的興趣,2000年,另一支航空遙感考古勘察隊重新進入[email protected]古草原,利用美國製造的精確gps衛星定位系統,和清晰度更大的衛星遙感影像,大有不找到成陵絕不收兵的雄心壯志。

這批人的領頭者,就是克拉維茲,穆里克拉維茲是一位律師,也是一位億萬富翁,當年,他的私人財產估計有5000萬至1億美元,都是在成為律師前靠黃金掙的。

20歲時,克拉維茲在駐德美軍服役,一個偶然的機會,看了哈羅德蘭姆所寫的《成吉思汗,全人類的帝王》,從此,他便迷上了成吉思汗。

蘭姆的傳記體小說讓他熱血沸騰,他感覺成吉思汗的一生實在太神奇了,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克拉維茲開始收集並認真閱讀與他有關的書籍,到了如饑似渴的地步,永遠也得不到滿足。

有人說他上癮了,但那時事實,他甚至非常自信地向全世界聲明,世界上可能沒有哪個人,能比他更了解成吉思汗!

2000年初,69歲的克拉維茲宣布了自己的探險計劃在3年的時間裡找到成吉思汗陵!

他組建的探險小組由15人組成,包括芝加哥大學野外博物館亞洲人類學館長貝尼特布朗森、芝加哥大學中東歷史系教授約翰伍茲博士和[email protected]古國科學院院士沙格達倫比拉,基本都是世界上頂尖的科學家。

儘管雄心勃勃,克拉維茲的這次探險卻走得極為艱難。

[email protected]古人對成吉思汗非常尊重,當克拉維茲首次把探險計劃,向外蒙國政府提出來時,外蒙國政府不置可否。

為了贏得同意,克拉維茲幾乎拿出自己的全部積蓄,到外蒙國生活了6年,想盡辦法取悅外蒙國人。

為了去除外蒙國百姓對自己是「淘金者」的猜測,他一有機會就與外蒙國學者和官員舉行面對面會談。

順利度過第一關后,克拉維茲的考古探險隊進入第二階段:確認蒙古歷史上的重要地點和尋找殘存的文物。

他們將在《蒙古秘史》中出現的200多處地名和道路名稱標在地圖上,並將該地區發生的所有事件加以整合,以時間和空間聯繫的方法繪製了《成吉思汗歷史地理圖集》,按圖索驥。

2000年末,探險隊將考察範圍縮小到三個地點。

第一個地點,是一座傳說中埋葬成吉思汗的山。

但爬到半山腰時,探險隊的馬就再也不往上走了。

最後,探險隊成員坐上直升飛機登上山頂,但並沒有任何值得欣喜的發現。

第二個地點,被克拉維茲命名為「穆里」,因為這是他自己研究的結果。

探險隊在這裡發現了150座不同時期的古墓,但無一是成陵。

第三個地點,是最為神秘和曲折的一個地點,也是令克拉維茲和美國媒體欣喜若狂的一個地點。

2001年7月,探險隊在途中偶然結識了一位76歲的牧羊人,他說自己接受父命,幾十年來一直在看護一堵石牆,而石牆的背後,埋著一位重要人物。

牧羊人一族已經在這個地點守護了40代,但為什麼守在這裡,也不是很清楚。

這個地點,就是賓得爾山北面的烏格利格其賀里木,據《蒙古秘史》載,賓得爾山曾是成吉思汗祭祀、朝拜的地方,山上除了有蒙古400多個氏族的牌位外,還有用各種文字寫成的碑文。

所以,有傳說認為,成吉思汗父親的遺體就安葬在那裡。

探險隊認為,這個墓穴群,很有可能就是他們要找的成陵!

在牧羊人的指引下,探險隊終於來到了這段石牆。

它長達三四公里,全是由石頭壘起來的。

在石牆內的山腳下,他們找到了60座尚未被發掘的墳墓。

通過對地面找到的瓷片進行年代分析,探險隊發現,它們都與成吉思汗生活的年代相吻合。

又經過一段時間的考察,克拉維茲向全世界宣布,他找到成吉思汗陵了!

但是,克拉維茲他們卻虎頭蛇尾了,很快他們就撤退了,走的莫名其妙。

有人說是被當地人趕跑了,也有人說是因為毒蛇出沒,到底是什麼原因,外人卻說不清楚。

不過,有一個事實卻一直存在,那就是成吉思汗陵一直沒有出土,如果這裡真的是成陵,那麼為什麼會沒有人光顧?

就算外蒙國怎麼保護,也肯定擋不住盜墓賊的光顧,所以,這裡沒有人來,肯定是有原因的。

所以,克拉維茲走了,但更多的人仍在試圖找到解開成陵秘密的「鑰匙」。

其實,各國的考古界在尋找成陵上都有自己的優勢:蒙古國的優勢在於地理位置優越,中國的優勢在於史料,而日本和美國的優勢在於資金充裕。

成吉思汗的陵墓里埋藏著大量奇珍異寶,裡面的工藝品甚至比秦始皇陵出土的兵馬俑還要壯觀。

這並非危言聳聽,因為成吉思汗的陵墓里,可能埋藏著他從20多個王國搜刮而來的無價珍寶,這些都是吸引私人考古隊前赴後繼的原因。

所以,烏拉巴託附近上百公里範圍之內,從來不缺少尋寶者,而且還有很多人帶著高科技儀器。

比如韓孔雀他們就遇到了一群人,這一群人動用了一大堆儀器,有的像是地雷探測器,有些是掛在脖子上不知名的黑盒子。

這些人聚精會神地盯著儀錶指數看,要不就傾聽耳機里傳來的聲音,撥弄幾個轉鈕或是開關。

他們動用衛星攝像技術,照遍了一些可疑地區的每個角落,空照圖密得跟馬賽克一樣,然後用經緯儀和距離測定儀進行田野調查。

這些人調查的理論依據是,如果某地葬有成吉思汗,地表數據一定會有異常。

但也有人認為,已經過去了好幾百年,河流可能改道,直接流過陵墓,於是一些專家也精確繪製了湖泊與河流的地圖,尋找不正常的排水孔道。

但是,這些人一直到現在仍沒能迎來「見證奇的時刻」,他們發掘了兩三百座古墓,但無一是成陵。

韓孔雀也藉助了一些現代技術,但是他卻沒有用到太多的儀器,所以他們一行人並不引人注目。

所以,就算他們找到了克拉維茲他們當年挖掘的地方,也沒有被人關注。

韓孔雀就領著木靈、金妖和黃山,隨意在走在山間草地上,有時候坐車,有時候下車行走。

看他們的樣子,誰也不會把他們跟尋寶者聯繫在一起。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韓孔雀他們一直在接近目標,卻沒有受到當地人的任何阻擾。

「這裡居然不是陵墓所在地。」轉悠了半個月,最後韓孔雀苦笑著下了結論。

「什麼?這裡不是陵墓所在地?」黃山瞪大了眼睛問道。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