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地圖隱秘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自己的家族留下了一條後路。 一位在元代三朝為官,並且極盡榮華的人,誰也不會想到他會利用一名漢人工匠,而且這個漢人工匠還是他的堂兄。 通過他的堂兄,留下一些後手,而且還十分順利的完成了,...

劉敏這個人,看名字是普通人,但是他做的事情,可一點都不普通,可以說是開掛的人生,根本都不需要解釋。

當然,如果只是跟著元蒙到處搶劫,那麼他最多也就是一個漢奸,但是,李敏顯然不是這樣的,劉敏在任上辦了許多令人稱道的事情。

比如,丞相耶律楚材是契丹人,所以當時首都也有不少的契丹人,其中有些人常常半夜拿著弓箭搶掠民財,沒人敢管,劉敏殺了帶頭的賊人,又公告於市,首都恢復了安定。

同時,劉敏還非常注意漢文化的學習和傳播,在燕京辦學校,請中原過來的名士為師。

太宗元年1229年,太宗窩闊台即位,劉敏負責朝廷的工程大事,改造行宮幄殿,太宗七年1235年,又建起和林的萬安宮,這些工程完成後,窩闊台特意設宴招待慰勞劉敏。

太宗十三年1241年春天,又讓他出任極為重要的管理中原事務的行尚書省長官一職,並給了他一道特別管用的詔書:「卿之所行,有司不得與聞。」

不久,這道詔書就發揮了威力,和劉敏共同主持行尚書省事的牙魯瓦赤性格暴躁,總想專權,於是他就派手下到處散布流言,劉敏拿出這道手詔給他看,牙魯瓦赤才停止活動。

窩闊台知道后馬上令人調查,最後罷免牙魯瓦赤,令劉敏獨任。

劉敏擔任這一職務經過了定宗、憲宗時期,直到憲宗四年1254年,才將這一職務交給長子劉世亨接替,自己則漸漸退出政治舞台,以畫畫為樂,劉敏善畫墨竹,有風煙夕翠圖傳世。

元世祖中統元年1260年,忽必烈繼位,並準備再次伐宋,劉敏帶著病坐著車來求見,忽必烈說:「你有病,不召而來,想說什麼?」

劉敏說:「我聽說天子出巡,應該跟著前去,但是中原地廣民貧,勞師遠伐,恐怕不是好的計策。」

皇帝沒有採納他的意見,於是劉敏就退居在年豐。

過了不久,忽必烈南征,路過年豐,劉敏入見,還沒等劉敏說話,忽必烈就關心地說了一番話:「我太祖勵精圖治,親身經歷的也就剩你了,你年事已高,應該整理一下你的經驗,為後世留下。」

深受戰亂之苦的劉敏,沒有阻擋住,也不可能阻擋住這場新的戰爭,沒多久,劉敏返回燕都就去世了。

這就是劉敏的生平,看到他的一生,是不是感覺這個人就是開了掛?

當然,他開沒開掛,韓孔雀是不太重視的,最多也就是羨慕一下人家的人生。

其實在了解了劉敏的過往之後,韓孔雀就知道了,劉敏雖然位極人臣,但他在元蒙之中,並不是一點顧慮都沒有的,還有,像他這樣的人,如果沒有點手段,也不會活的那麼瀟洒。

所以,劉敏有點保留手段,也就可以想象了,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他發現了自己的堂兄,就給了他一個機會,也讓他給自己的家族留下了一條後路。

一位在元代三朝為官,並且極盡榮華的人,誰也不會想到他會利用一名漢人工匠,而且這個漢人工匠還是他的堂兄。

通過他的堂兄,留下一些後手,而且還十分順利的完成了,這些韓孔雀都是從那張藏寶圖上看到的信息。

王大媽提供的藏寶圖,雖然有用,但是沒有大用,如果找不到成吉思汗陵,那麼這張圖就是廢紙,但是也不是一點用都沒有,比如上面標示出來的靈廟就比較重要。

韓孔雀之所以知道這裡不可能有成吉思汗陵之後,還來這裡,就是因為這幅藏寶圖,因為上面標記了一個位置,可能會有所發現。

當然,發現的肯定不可能是成吉思汗陵,而是劉敏的秘藏,韓孔雀肯定劉敏的秘藏在這裡,但是藏寶圖上卻沒有更加詳細的記載。

這當然不是劉敏的失誤,而應該是王大媽沒有交代清楚,不管是故意的,還是時間長了失傳了,韓孔雀都沒有打算去詢問。

那麼劉敏的秘藏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座遺之中呢?

這顯然是劉敏的後手,而他害怕這個後手會害了家族,所以他這個後手沒有交給後代子孫,而是給了堂兄,讓他隱藏了起來。

秘密隱藏在成吉思汗的靈廟之中,普通人可是不敢進來,也沒有辦法進來尋找的,這是李敏的制約手段。

只要元蒙帝國還在,劉氏後人就沒法來到這裡尋找劉敏的秘藏,而沒有了元蒙帝國鎮守,那個時候,劉氏後人前來尋寶,就沒有多少危險了,這是劉敏的小心思,這一點不用多想就能夠知道。

王大媽給的藏寶圖,其實是尋找李敏隱藏起來的信息的,而不是尋找成吉思汗陵,如果是尋找成吉思汗陵的藏寶圖,如果這張圖暴露了,那麼整個劉家都會死無葬身之地。

所以,這張藏寶圖的目的地,就變成了成吉思汗的冬宮,甚至上面的地形圖,都是冬宮的地形圖。

剛開始韓孔雀以為這裡是成吉思汗陵,所以沒有注意這一點,後來沒有找到陵墓,也發現這裡是一座宮殿遺址,再想到劉敏,韓孔雀就知道了,他手中的藏寶圖居然是圖中圖。

這張圖是一張古代建築圖紙,各種建築都有,地面上的建築有,地下的建築也有,任是誰看到這張圖紙,都會是一處完整的建築圖紙,誰也不會想到,地面建築和地下建築是分屬兩座建築。

等到韓孔雀發現劉敏主持建造了成吉思汗的冬宮,再結合靈廟周圍的地形,韓孔雀才知道,藏寶圖上面的地面建築,居然就是成吉思汗冬宮,而地下建築跟冬宮這裡的地形根本不匹配,所以韓孔雀判斷,地下建築應該就是成吉思汗陵。

既然秘密隱藏在這座冬宮之中,韓孔雀自然不想放過,就算沒有王大媽指引,韓孔雀也有自信找到。

之所以確定這裡有劉敏的秘藏,因為在這張藏寶圖上,還有一條隱秘的記載,那是一副墨竹一樣的線條,而這處線條隱藏在了祭祀成吉思汗的大殿兩旁的門柱底座上。

如果不仔細看,地圖上的一處線條也不過是略微粗了一些,但是仔細看,卻又像是一根墨竹。

結合劉敏善於畫墨竹的特點,韓孔雀才會猜測,地圖上形成墨竹的地方,就應該是秘藏的所在地。

而用墨竹標記出來的地方,應該就在祭祀大殿門柱下面的底座上。

門柱都知道,如果是石制的,應該是十分沉重的,而底座是支撐門柱的東西,應該是更加沉重和堅固的,最主要的是,這兩個底座是隱藏在地下的,所以,就算地表的建築全都毀了,也不會破壞到埋藏在地下幾米深的石制底座。

韓孔雀猜測劉敏的秘藏,就藏在了這兩個底座之中,而別人尋找這兩個底座,卻是不簡單的。

先不說有沒有人發現那兩跟墨竹標記,就算髮現了,要找到地圖上標記出來的門柱底座,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這座遺址雖然不太大,但整個遺址的長度也達到了1500米,寬500米,遺址前方蜿蜒著一條小溪,整個遺址沒有絲毫特別之處,與草原渾然一體,所以從外面看,什麼特別之處也沒有。

史書記載,成吉思汗共有三個宮殿,分別在冬春和夏、秋季居住,冬宮是成吉思汗最為重要的一個宮殿。

先前韓孔雀沒有特別在意,所以沒有認真查看地下的情況,當時他只是一掃而過,只要地下沒有隱藏的空間,他就略過。

但是現在不同了,他要在這裡找到一絲蛛絲馬跡,自然要更加仔細,所以很快韓孔雀就發現了四層建築物的地基。

第一層最下面一層厚60厘米,由沙土坯構成,韓孔雀用洛陽鏟取了土,做了技術鑒定,發現年代在公元1155年1270年間。

第二層高約10厘米,該層上有幾個柱子的基石。

第三層只是在整個地基的北部留下一段約19米長的土牆。

看到這種情況,韓孔雀一家確定,這裡就是成吉思汗的冬宮,因為這座阿布拉格遺址的地理位置和布局,與史書黑韃事略的記載一致,所以韓孔雀認為這裡就是成吉思汗的冬宮。

據元史記載,1229年元太宗窩闊台登基后曾重建成吉思汗冬宮1235年,元定都哈拉和林,元太宗命人在哈拉和林修建萬安宮。

這兩個建築同出自漢人工匠劉敏之手,第二層地基與萬安宮的建築樣式趨同,所用計量單位也同為1尺等於316厘米。

據此,韓孔雀認為第一層地基是成吉思汗冬宮的地基,第二層是元太宗重建王宮的地基。

此外,地基的右邊找到了許多禿角牛頭骨,在左邊找到約300匹馬的肋骨,並且肋骨都很大。

經過鑒定,這些牲畜骨頭與第二層地基同處一個時期,大約在公元1235年以後。

1235年元定都哈拉和林后,這裡就可能被當成了一個祭祀地。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