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傳奇人物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地」。 這個名字一般人連聽都沒有聽過,但是對歷史很有研究的韓孔雀,卻是知道,所以要尋找寶藏,最關鍵的是對史料進行刻苦的研究。 據元代波斯歷史學家拉施特記載,成吉思汗下葬后,由蒙古兀良罕...

元史祭祀志還記載說,在距陵墓5里處的祭祀禮儀是「日三次,用羊奠祭」,其間並無殺馬祭祀的記載。

因此,日蒙聯合考古隊在「靈廟」處發現大批戰馬的骨灰和遺骨,並不能證明這個「神廟」就是距成吉思汗陵墓5里處的祭台。

「這次考察只是在前人發現的基礎上更進了一步,發現新的歷史遺存是一個突破,但是由此找到成吉思汗的陵墓,決不會是方圓10里這麼簡單,將會有比這大得多的區域需要探尋。」韓孔雀推測道。

這個區域很可能要擴大到方圓100公里,這個範圍太大了,所以一般人很難在這個範圍之內有所發現,但是韓孔雀不同,而且成吉思汗陵墓也不是沒有痕可尋的。

到現在不僅是成吉思汗陵墓,元代的14位皇帝陵墓都至今未曾被發現,這是元代皇家秘葬制度造成的,但是明代史料記載,元朝所有皇帝死後都葬在起輦谷。

按照元代的葬制,帝陵不起墳,葬畢以萬馬踏平,等野草在陵上長起后,便再難覓其痕。

果真如此的話,曲鄰居山地域遼闊,成吉思汗陵墓豈不是幾乎無跡可尋?

其實這是不可能的,成吉思汗陵墓還是留下了蛛絲馬跡,比如,在成吉思汗去世后的第9年,南宋人彭大雅成為第一個尋訪者。

據他描述,成吉思汗墓方圓超過30里,四周以箭為籬笆,還有騎兵守衛。

而明人葉子奇在草木子一書中介紹,蒙古人為了便於回來祭祀,就在陵墓上當著一匹母駱駝的面殺死它的小駱駝。

來年祭祀之時,靠著駱駝辨識自己血親的天性,以母駱駝為先導,其駐足悲鳴的地方就是大汗墓地了。

可見,箭簇和駱駝遺骸等,都是發現成吉思汗陵的有效線索。

也正是因為知道這一點,所以韓孔雀過來之後,特別重視埋藏在地下的各種動物骨骼,但是,單獨的一隻動物的骨骼,韓孔雀卻沒有發現。

當然,在這片土地上,不是沒有單獨的骨骼存在,但完整的不少,而駱駝的骨骼更少,韓孔雀在周圍搜索了十幾公里方圓,卻是沒有任何發現。

如果說駱駝骨骼不靠譜,那麼以箭為圈,不可能一支箭也不存在了吧?

所以,只能說韓孔雀沒有找對地方,看來是韓孔雀小看了古代人的智慧。

剛開始拿到手中的藏寶圖的時候,韓孔雀是高興的,因為它能夠大致鎖定成吉思汗陵的所在範圍。

而只要有了這個範圍,對於韓孔雀來說,就等於找到了成吉思汗陵,不過,現在看來,他是想當然了。

研究了這麼長時間,韓孔雀才發現,他手中的這張藏寶圖,恐怕是陵墓內部道路圖。

想到王大媽丈夫的祖上是從陵墓之中跑出來的工匠,所以,他是應該記錄下陵墓之中的通道,也只有了解陵墓內部情況,他才能逃出來。

所以,到了現在,韓孔雀已經對手中的藏寶圖不寄希望了。

但是,這也不是說,這張藏寶圖一點作用都沒有,他上面提到了大禁地。

現在韓孔雀重新回到靈廟這邊,就是想要找到「大禁地」,而「大禁地」正是破謎關鍵。

雖然手中有著一張簡陋的地圖,但是現代地形跟八百年前肯定有很大的不同,最起碼地面上的很多建築都變化了,而沒有了這種明顯的參照物,韓孔雀手中的這張藏寶圖,也差不多等於廢品了。

當然,如果不是這樣,這張藏寶圖也落不到韓孔雀手裡,而有了這張藏寶圖,對於韓孔雀來說,還是有點用的,比如藏寶圖中記錄的「大禁地」。

這個名字一般人連聽都沒有聽過,但是對歷史很有研究的韓孔雀,卻是知道,所以要尋找寶藏,最關鍵的是對史料進行刻苦的研究。

據元代波斯歷史學家拉施特記載,成吉思汗下葬后,由蒙古兀良罕部的1000人守陵,他們稱吉思汗陵墓的所在地叫「大禁地」。

因為蒙古民族逐水草而居,明朝時,這些人帶著供有成吉思汗祭器的8個白色帳篷車,遷移到了今天內蒙古大草原上,他們在新區域仍舊使用舊有的地名,而這個地方就是鄂爾多斯蒙古語「宮帳群」的意思。

如今鄂爾多斯傳統祭祀成吉思汗的地方叫伊金霍洛,它在蒙語中的意思恰恰就是「大禁地」。

這證明,歷史記載是可靠的。

現在需要對曲鄰居山區域內的地名源流進行認真考證,特別是弄清它們元代的名稱,其中如果發現叫「大禁地」的,就是最大突破。

大禁地的範圍之內是陵墓,而陵墓之中絕對不可能出現宮殿,這一點先前也提到了,蒙古人不會把墳墓修建在宮殿之上。

現在日蒙考古隊找到的就是阿布拉格宮殿遺址,這裡的靈廟是一個可能是用來祭祀成吉思汗的祭殿,他們由此推測成吉思汗陵墓,這是不正確的。

甚至成吉思汗陵都不可能就在方圓12公里內,阿布拉格遺址所在草原地形開闊,西北是肯特山,周圍散布著幾個小山丘。

通過層層考證,韓孔雀確定,成吉思汗陵在曲鄰居山起輦谷三十里範圍內的大禁地。

雖然確定了名字,但依靠名字卻找不到實際的地方,但怎麼找不到,也不可能在肯特山周圍找到成吉思汗陵。

而韓孔雀之所以來到這裡,是跟一個人物有關,先前沒有提到王大媽的丈夫姓劉,這一點王大媽沒說,也沒有特意提到,所以先前韓孔雀沒有注意。

後來發現這張藏寶圖好像沒用,韓孔雀才認真的對王大媽夫婦做了個調查,想這張藏寶圖是不是虛無須有的東西。

沒想到,這麼一查,韓孔雀發現了點神奇的事情,王大媽的丈夫姓劉,他們家的族譜能夠追索到一千多年前,算是一個十分古老的家族。

既然家族歷史悠久,自然不可避免的出現一兩個歷史名人,所以,韓孔雀在他們家的家譜上看到了一個名字劉敏。

如果是普通人,看到這個名字,絕對不會想到有什麼特別,這就是一個特別普通的名字,現在叫劉敏的人,沒有一萬也有八千。

但是,在元代,特別是成吉思汗和元太宗窩闊台時代,這個名字可不普通,因為那個時候的兩處很有名的宮殿,就是劉敏主持修建的。

這說明了什麼?這說明劉敏是一個很高明的建築大師,如果不是這樣,他怎麼可能有本事主持元宮殿的修建?

這樣一推測,好像王大媽丈夫的祖上,能夠從成吉思汗陵裡面逃出來,也就不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了,因為他是劉敏的堂兄。

劉敏是建築大師,但是他堂兄可不是,他就是一個小官員,而且是在劉敏的幫助之下,坐上了一個主持營造的小官。

這樣一個小官,他憑什麼從一座帝陵之中跑出來?

不用想,肯定是得到了劉敏的幫助,而劉敏為什麼要這麼做?

不用想,這是存在死心的,因為知道一座帝陵的準確地址,而且還有內部構造圖的話,那就等於作用了一座寶藏。

這樣一來,事情就好辦了,內部營造圖既然出現在了劉敏堂哥的後人手裡,那外部地圖,就肯定在劉敏手裡。

這樣的事情其實都不用多想,因為他們只是堂兄弟,當然,就算是親兄弟,有時候為了財富也會自相殘殺,所以互相牽制是肯定的。

當然這樣的事情,做起來是十分隱秘的,其實一般人是很難知道,李敏能夠保住他的堂兄,其實是跟他的身世有關的。

我們看小說的時候,主人公剛開始身世凄慘,但後來肯定會有奇遇,從此出入寶馬,身攜千金,從此贏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而這樣的人物代表,就是郭靖了。

郭靖是射鵰英雄傳中的虛構人物,但是在現實之中,就有這麼一位,他也同樣被成吉思汗看中,並且還在元初的三朝元老,這就是劉敏。

劉敏本身就是一個傳奇,他生於1201年,死於1260年,字德玄,又字有功,晚號年豐老人,金元間宣德今張家口宣化人,這一點元史有傳。

劉敏生活於戰亂不斷的金元交替之際,12歲時隨父母躲避到德興禪房山今涿鹿。

元兵打到德興,父母丟下劉敏慌忙逃走,於是元將就收養了他。

一天,大汗成吉思汗在行營設宴款待將領,劉敏隨之入帳,成吉思汗看到劉敏氣質不凡,就問了他的情況,把他留在身邊當宿衛。

過了兩年,劉敏就學會了各部落的語言,受到成吉思汗的讚賞,賜他名「玉出干」,讓他出入禁闥,成為貼身侍衛。

成吉思汗征西遼諸國,劉敏都隨行征戰,在征戰過程中,成吉思汗更加欣賞劉敏的才華,元太祖十八年1223年,授予他安撫使一職,便宜行事,兼燕京路徵收稅課、漕運、鹽嘗僧道、司天等事。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