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專治不服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孔雀笑著道。 「咦?我怎麼看到全是瓶子?」木靈指著一輛車道。 「好像是酒。」金妖道。 最前面的一輛運輸車,上面是成捆的酒,自然是瓶子了。 隨著車輛的出現,周圍的一些帳篷...

三百五十萬人口,有三百多萬是貧民,這就是外蒙的現實,而在這裡,有著一百多萬心存不甘的貧民,正等著改變的機會到來。

要不是這些湧進城市,死活都不走的貧民,外蒙這個國家的礦山,已經完全變成了外國打工者的天下了。

韓孔雀的想法很簡單,他會提供給一份工作,一份簡單的,不算太累的工作,而且錢還不少拿的工作,這樣,他就可以收攏很多這裡的貧民。

當然韓孔雀自然也不會拿出太多的錢,只要給個當地人均收入水平就好,而這裡的人均收入是多少?

每年兩千美元,也就是一萬兩千多塊錢,一個月一千元人民幣的收入水平。

這麼點錢在國內能夠幹什麼?

如果是去煤礦下窯,工人的工資每個月都要超過一萬元,而在這裡,可以用這一萬多塊錢,請一個礦工去礦山勞作一年。

不要說韓孔雀黑心,因為這裡很多礦工工作一年,都不一定有一萬多元的收入。

你說人家年均收入超過兩千美元?

你要看清楚,這是整個外蒙的年均收入,而這裡百分之一的人口,佔據了百分之九十九的財富,所以,很多一貧如洗的貧民,他們是屬於被平均者。

「這些人就是不會過日子,如果準備一些煤炭,弄個煤爐子,難道還能凍死羊?」走進了貧民窟,周成雲有點抱怨的道。

「是啊!這裡有很多大煤礦,也不缺鋼廠,這些民生物資應該不會缺乏才對。」黃山也道。

木靈此時道:「遍身羅綺者,不是養蠶人。」

「不要說的那麼殘酷,其實這是因為這裡的人生活習慣,和生活態度決定的,他們再窮,還能買不起點煤炭?有那麼多羊,隨便賣一些,還能買不到一些過冬的糧食?不是他們沒有機會購買,而是沒有人想過要購買。」金妖道。

韓孔雀搖了搖頭道:「你們這麼說都有點片面,他們的主要工作就是放牧,牛羊是他們的口糧,一般是不會賣出去的,而不賣牛羊。

單純靠羊毛、羊皮和牛皮,一年的收入才多少?而他們需要花費的就多了,除了牛羊之外,其他東西他們都需要購買,就算一隻鐵鍋,也是游牧民族的重要財富,雖然現在沒有那麼慘了,但是也沒有好多少。」

「我們這是幹什麼?前來送溫暖?」周成雲道。

韓孔雀道:「自然不是單純的送溫暖,而是招工,只要加入我們的礦業公司,就可以免費發一個煤爐子還有一噸碳,這些東西他們國家可沒有多少產出。」

「這裡的煤礦可不少。」黃山立即道。

韓孔雀看了他一眼道:「那是用來出口創匯的,還有,你看到有鐵路通向這邊的嗎?要不然,你有運輸車去煤礦拉煤嗎?沒有人運進來,他們就算想要買,也買不到。」

「煤爐也是這樣?」周成雲道。

金妖道:「他們習慣燒牛糞的。」

「所以,要與時俱進啊!要不然,總歸是要被淘汰的,看,我們的運輸車輛來了。」韓孔雀笑著道。

「咦?我怎麼看到全是瓶子?」木靈指著一輛車道。

「好像是酒。」金妖道。

最前面的一輛運輸車,上面是成捆的酒,自然是瓶子了。

隨著車輛的出現,周圍的一些帳篷之中,立即出現了大量人群,而這些外蒙人,在看清楚過來的人之後,全都露出了一絲奇異的表情。

韓孔雀看到他們的表現,心裡只有冷笑,窮的都要當褲子了,居然還想著一些有的沒的?

如果不是當地政府要求,必須雇傭一定比例的當地人,韓孔雀還真不想來這裡僱人。

這個世界上,只要肯花錢,哪裡還雇不到人工作?

當然,雇傭這裡的人也有好處,俗話說得好,端別人的碗,受人家的管。

韓孔雀現在就想要多多的送給別人碗筷,他想要多管一些人,特別是這些外蒙人。

如果是在別的國家,韓孔雀的想法很不現實,但是在這裡,卻完全沒問題,因為整個外蒙也不過三百多萬人口。

而在這裡的****,也不過一百多萬罷了,所以,就算完全雇傭了,也用不了多少錢。

一座大型鐵礦廠需要多少工人?

如果不用太多的機械化開採,絕對超過幾萬人,就算用機械化開採,也需要上萬人。

而這一萬多名礦工,韓孔雀全都打算在這裡招募,所以,他需要一些手段,要不然還真不容易招收到那麼多人。

現在雖然困難了點,但只要招收的人越多,以後韓孔雀在這國家就會越順利。

現在先把人養起來,甚至可以多給一些條件,但是,等到這些人適應了現代化的生活,再也不能回歸原來祖輩流傳下來的習慣,那個時候,韓孔雀的話語權就重了。

一萬個人的飯碗,沒有人輕易敢動,三萬人的飯碗,就更加沒有人敢輕易觸碰了,如果是十萬人的飯碗,那麼就絕對不會有人敢輕易摸一下。

這就是韓孔雀的打算,這樣的打算,也只能在一些人口十分稀少的國家來實行。

在美國,韓孔雀也是這樣做的,他也是盡量招工,給當地製造就業崗位,這樣一來,當地政府就算再不想讓一個黃皮膚的人,利用他們的資源,賺他們的錢,也只能是干看著,當然,韓孔雀不高興了,他們還要賠上笑臉。

而在這裡,韓孔雀也是這麼打算的,你們不是**嗎?你們不是敵視中國人嗎?

韓孔雀就是專治各種不服的專業人士,他就是想要在這裡看看,看看到了最後,還有多少人敢不服。

等到翻譯過來,經過了初期的磨合,很快就讓這裡的人明白,韓孔雀他們的到來是什麼意思。

不過,如果簽訂雇傭合同,就出現了問題,畢竟這裡使用的文字不是蒙文,而是斯拉夫化的怪胎。

當然,韓孔雀他們請來的翻譯還是有用的,他們能夠用語言溝通,但卻雙方都不認識對方的文字。

七八十年代,外********以來長期處於蘇聯沙文恐怖主義統治之下,痛受斯拉夫殖民文化之毒害,而最明顯的就是徹底放棄傳統蒙古文字。

他們竟然編製出富有殖民色彩的斯拉夫文字,培植了大批蒙奸,甘心充當蘇聯走狗,差點要成為蘇聯加盟共和國,這是典型的製造了民族文化分裂。

歷史上成吉思汗、忽必烈帶領蒙古人,首次消滅中原各分裂勢力,統一併建立了元朝,和中原大陸連成一片,對於中華民族大家庭有不可磨滅的貢獻。

而在蘇聯沒有分裂之前,在這裡,這些成吉思汗的子孫,甚至公開批判成吉思汗為********,他們禁止崇拜成吉思汗的民間活動。

外蒙本來屬於亞洲典型蒙古人種,也屬於東方東亞文化類型,但是目前嚴重被斯拉夫異化,變成了非歐非亞的怪蛋。

那個時期,外蒙古經濟非常貧窮,人口還沒增長,反而不斷減少,現在才三百多萬人。

現在在國內,普通內[email protected]古學校實行蒙文教育,兼學漢語,各地到處都可以看到蒙文標語。

我們這一邊,[email protected]古族生活質量不斷提高,人口穩定增長,到現在已達2400多萬人,是外蒙人口的八倍。

所以,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心理,在這裡是十分普遍的。

但是心裡再酸,日子總要過下去的,每年的冬季,都是牧民們最難熬的日子,每天都會有羊羔被凍死,這就是他們最大的煎熬。

在牧民的心理,羊羔就是他們的命,但是,他們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的命在不停的流失。

「不要多想了,羊群可以交給家裡的老人、女人和孩子,壯年男子就可以去工作賺錢,想要喝酒嗎?想要喝好酒嗎?想要看電視?想要有自己的車子?這些都不是問題,只要去工作,車子、房子、電視電話都會有的。」

電視電話,樓上樓下,這話聽著十分熟悉啊!

韓孔雀看到一群群出現在招工現場的牧民,他們臉上的神色有點悲哀,也有不少人臉顯無奈,但是,他們全都連想都沒想,就在一張張紙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這麼順利?」周成雲看到韓孔雀大動干戈,本來還以為事情不好辦,沒想到他們這裡一說條件,這邊立即排起了長隊。

「沒什麼困難的,他們都是逼不得已的,你以為他們就願意擠在這裡?」木靈道。

「不是想要進入城市居住?」金妖問道。

木靈沒好氣的道:「你看看這裡的草地,都被牛羊啃光了,牛羊可是他們的全部財產,在這裡過冬,每年冬天要凍死、餓死多少牛羊?你以為他們不心疼?」

「對啊!既然這樣,他們怎麼不游牧了?」黃山道。

木靈冷笑了兩聲道:「都以為他們看到了城市的繁華,而不願意離去,所以死賴在這裡,但是,這樣的想法是不對的,就跟你剛才的想法一樣,怎麼不去游牧?這就跟怎麼不吃肉粥,是一樣可笑的想法。」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