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心有不甘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能裝作聽不到了。 話說一個大學宿舍,幾個準確睡覺的學生,因為一隻放在床邊的礦泉水瓶子,而發起了討論。 「你放這麼一隻礦泉水瓶子在床邊幹什麼?」 「冬天太冷了,我不準確起夜,到時...

「也不能這麼說,一些上進的外蒙人,或者說為了自己的兒女能夠有機會改變的外蒙人,都去了城市外面的礦區了。」金妖此時插嘴道。

「礦區?在那裡做工應該不少賺錢吧?」周成雲道。

韓孔雀搖了搖頭道:「在戈壁沙漠的奧夫勒陶勒的金礦和銅礦里,在經過一天辛苦的工作之後,礦工們擠在一個如同水桶一樣的吊籃裡面返回地面,不說礦洞裡面的情況,只是上下礦洞的條件,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忍受的。」

「看看那邊,就是那個集裝箱邊上,看到那個男人在打女人了沒有?酗酒、家庭暴力和無家可歸,才是這個國家面臨的眾多問題之一。」木靈此時也開口道。

如果說廣袤的草原、藍天下遊盪的牛羊、五彩的山脈體現了外蒙國自然、質樸和陰柔的一面。

那麼首都烏蘭巴托則是體現了外蒙走向現代文明之路過程中,活力、文化衝撞,甚至還殘留著粗獷地還有點原始骨子裡的野蠻。

外蒙首都烏蘭巴托中的摩天大樓,從地平線的各處拔地而起,被冠以中央塔和藍天塔之類的名稱。

但是出了中心城區,這裡雖然也屬於城市,但怎麼看都是草原,可以說這裡普通的再普通不過了,除了草原還是草原。

如果沒有當地人帶領,或者沒人告訴你這裡的歷史,你肯定不會把它當做一個景點存在。

但是,這裡確實是鐵木真曾經創建的帝國之都,只不過當時所謂的城市,是由無數的蒙古帳篷組成的,坐落在臣和林河畔。

隨著歲月的流逝,早已滌盪了這裡的一切,留下來只有這頑強生長在離離原上的青草。

這裡現在是外蒙共和國的首都烏蘭巴托的「帳篷區」,這的居民住在臨時搭建的的定居棚里,既沒有電,也沒有城市的主要自來水供應。

從那個正在打老婆的醉漢肩上望過去,就是外蒙共和國首都烏蘭巴托,在這座居住著外蒙一半人口的城市裡,酗酒是一個嚴重的問題。

這兒的人口,在過去兩年中增加了一倍,城市無規劃地盲目擴張,許多居民住在「帳篷區」的貧民窟里。

這裡有著世界上逗透叩瞪菔紋罰也有著坑坑窪窪的城市道路,這樣有玻璃幕牆的現代建築,也有眾多簡陋的木板房和蒙古包分佈在城市的垃圾中。

真實的外蒙,驚人的貧富差距,讓人無法想象,透過市區的小小停車場,可以看到眾多的悍馬越野車、賓士、寶馬、豐田等世界一流品牌,這樣的豪車在烏拉巴托都悉數可見。

毫不誇張地說,遍地都是,這就讓你看到,外蒙人的富裕階層是怎樣的生活。

外蒙首都,被外蒙人稱之為「紅色英雄之城」的烏蘭巴托,雲集了170萬人,占外蒙總人口一半以上。

在這裡既有官吏使節、商賈大亨,也有眾多的窮苦牧民,既有時尚的美女,也有彪悍粗壯的漢子,既有斯文的紳士,更有醉漢、乞丐和妓女。

1990年經濟自由化后,市場派迅速掌握了國家權力,在外蒙全境實行全面的國有資產私有化。

一批外蒙人通過開金礦、販賣緊俏許可證和收購證券等方式一夜暴富,成為「新貴」。

現在的外蒙,有房地產經紀公司,有珠寶公司,有礦業巨頭,也有天然石材公司,這些新貴們用各種各樣的公司牟利,不過,他們畢竟是少數一部分先富起來的人。

外蒙現在有400多家上市公司,然而大部分上市公司的資金,集中掌握在極少數的超級富豪手中。

他們掌握著羊絨、羊毛、皮革等國家主要的出口產業,控制著國家超過60的企業。

烏蘭巴托有300多家酒吧,另外還有迪斯科舞廳、夜總會、啤酒屋等,其中幾個豪華的酒吧,是這些富豪們經常光顧的地方。

由於經濟的快速增長和採礦業的暴利,不少人甚至預言,外蒙會成為下一個迪拜它將複製迪拜的經濟模式。

時下,美國大西洋月刊稱,外蒙擁有價值一萬億美元未開採的礦藏資源。

城市和草原,豪奢和貧困,在這裡完美的結合在了一起,遠處的摩天大樓,和這裡的破爛帳篷,同處在一座城市,既刺眼又和諧。

就在韓孔雀他們對著這座棚戶區指指點點的時刻,一個典型的外蒙漢子,抱著一隻羊羔,從他家的圍欄裡面走出來。

倉巴只是普通的外蒙百姓,一家的生活十分艱難,這裡寒冷的冬季,使這個曾經擁有過2000隻羊的家庭,在過去三年中損失了一半。

外蒙的居住環境觸目驚心,但他們的生活環境,更是讓人觸目驚心。

剛才挨打的是爾德尼圖雅,她是一位勤勞的外蒙女人,酗酒的是她的丈夫巴特格格爾倉巴,今年39歲,打了爾德尼圖雅一頓的巴特格格爾倉巴,抱著夜裡死去的羊,走向他家帳篷旁邊的埋葬常

埋葬了這隻羊羔之後,重新回到帳篷,在打開帳篷的瞬間,韓孔雀他們正好看到,在溫暖的帳篷里,額爾德尼圖雅在給一隻快要支撐不住的羊喂水。

在冬季寒冷的晚上,一家人把十幾隻羊,領進了帳篷,為了它們免受嚴寒之苦。

旁邊還有一個七八個月大的男嬰,正坐在「家」中的便盆上打著哈欠,或許應該稱呼他「牧二代」。

他們家的便盆就真的是便盆,看著一個如同洗臉盆的便盆,金妖想起了一個笑話。

「他們都這麼可憐了你還想到了笑話?」木靈有點不滿。

「其實這是在打腫臉充胖子,也可以這麼解釋的吧?」韓孔雀笑呵呵的道。

金妖也笑了,只有黃山不明所以,當然,木靈就只能裝作聽不到了。

話說一個大學宿舍,幾個準確睡覺的學生,因為一隻放在床邊的礦泉水瓶子,而發起了討論。

「你放這麼一隻礦泉水瓶子在床邊幹什麼?」

「冬天太冷了,我不準確起夜,到時候尿急,就用這隻礦泉水瓶子解決問題了。」

「也是,這樣方便多了,不過,如果是我,就只能用營養快線的瓶子來解決了,因為礦泉水瓶子的口太容易弄灑了。」

礦泉水瓶同學無語,而這個時候,另外一位同學開口了:「我要準備一隻罐頭瓶,你們用礦泉水瓶和營養快線瓶子都可以了,但是我不行,只有罐頭瓶子才能讓我尿到裡面,而不至於灑出來。」

先前兩位討論的同學無語,而這個時候,第四位同學開口了:「你們這些都弱爆了,沒看到我床邊的盆子嗎?你們只能用瓶子,而我沒辦法只能用盆子了。」

前面三個同學全都沉默了,不過,只是一會兒,他們就全部笑了出來,他們異口同聲的說:「我們知道,木有容易四濺。」

看著那個小男孩,韓孔雀道:「其實他用個礦泉水瓶子就可以,沒必要用盆子。」

金妖一本正經的點頭道:「在這一點上來說,其實在這些外蒙人太自大了,就算用個營養快線瓶子已經很了不起了。」

這個時候,黃山恍然大悟,他笑了一會兒,才道:「我也想起來一個笑話,一妹子與相親男約會,堵車時三急,妹子說:給你礦泉水瓶接著吧,我不看。相親男臉紅紅底尷尬地說:能否換營養快線?妹子一聽,高興不已:我決定了,一定要嫁給他1

「哈哈。」韓孔雀也笑了,沒想到黃山這小子還有這種水平。

「你們這也太沒有同情心了吧?就算不同情他們,也要看到這裡的錢景。」周成雲道。

韓孔雀笑夠了才道:「錢景是有,但不是你說的錢景,我帶你來這裡,不是讓你看他們的房子,而是看這裡的人,有人才有一切。」

木靈此時也開口道:「其實房子也算需要蓋的,畢竟有了房子,才能吸引到人。」

韓孔雀點了點頭道:「如果不是這個原因,那還讓鳳凰置業公司的人來這裡幹什麼?」

金妖道:「這裡的人看到了別人生活的美好,更知道自己的生活有多麼糟糕,所以,他們應該會想要改變一下吧?」

韓孔雀道:「如果不是因為這個,我們也沒必要來這裡找人了。」

「有比較才會有不甘,只要心有不甘,就有了進取心,這樣,讓他們去殺人,他們也會去乾的。」黃山道。

韓孔雀點了點頭,為什麼非洲的那些黑叔叔們,每天啥事都不想干?就是因為他們沒見過世面。

就像美國的那些貧民窟裡面的黑人,他們殺人放火賣白面,什麼殺頭的買賣都敢幹,為什麼?

就是因為他們看到了別人的生活,有了羨慕之心,所以他們也想過那樣的日子,這樣一來,他們繼續不求上進,那自己的心裡都難受。

這裡的這些外蒙人也一樣,他們見到了城市的繁華,再看看自己家裡的破爛,他們怎麼能夠甘心?

所以,韓孔雀沒有去找外面遊盪在草原上的牧民,而是來到了城市之中的貧民窟,這裡的人,才是最好的礦工。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