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金河淘金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6-09-15 10:41  |  字數:3453字

現在外蒙的建築基本上是五六十年代建設的,大量的擴建、改建、新建項目在等待中國人。樂文小說

這些項目也需要大量的建築工人,外蒙人游牧習性,幹不了建築工程。

從五十年代起,外蒙國的建築工程大多由中國工人完成,目前就有2萬到3萬人在外蒙國從事建築工作。

60年代中期,中蒙關係緊張的時候,前蘇聯曾經派來一支部隊,稱為「建築旅」,因為人數太少,幹不了多少事。

所以到了現在,成本最低的建築企業和建築工人,只有中國人。

凡是建築工程,不管蒙古國願意不願意,還得請中國建築公司,僱用中國勞動力,經濟實惠方便。

這樣,建築工程款就回到中國,還有建築材料,只有中國的物美價廉,還得買中國的。

在外蒙國住旅館,看到瓷磚、塑鋼窗、衛生潔具、電器電料、裝飾布料、傢具廚具等等都是中國製造。

這些已經把幾十年前蘇聯的電器標準完全改變,比如插座,酒店房間里可以看到中國俄國兩種制式的插座,俄式插座處於被淘汰的狀態。

不難看出,外蒙國的資金又都流回中國,這是他們的無奈,對於中國經濟的依賴,讓他們別無選擇。

這一點外蒙國政府當然明白,但是目前沒有辦法。

外交講含蓄,但是更要坦率,不提友誼,只說互利互惠,經濟手段足以控制這個國家的時候,我們不用,他們還會笑話你是個傻瓜。

在外蒙國的幾天里,韓孔雀總結了一下感受:外蒙國是小國小民小心眼;中國是大國大哥大冤家!

幾十年來的中國外交,實際上比較幼稚,現在需要變革,把喊口號式的外交變成實力外交。當講道理不管用的情況下,就要採用政治。

而現在,全球金融危機,到處哀鴻遍野,原來那些依靠石油、礦產稱雄的國家,現在全都跪了,所以外蒙也不例外。

所以說,韓孔雀他們此時來到外蒙,正是最好的時候。

來到一條大河旁邊,這裡夏季是河流,冬春兩季就消失了,此時已經是深秋,河裡的水流已經不多,但是還能找到河道。

如果是明年夏季過來,這條河道也許已經消失,所以,此時正好是淘金的最佳時節。

「我們就這樣隨便找個地方淘金?」烏蘇巴亞爾一臉怪異的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笑著道:「不試一下,怎麼知道這裡沒有黃金?」

「說的也是,這就是一條金河,沒有人知道哪一段的含金量最高。」烏蘇巴亞爾想了一下,就不得不承認,這種笨辦法也是一種選擇。

「這次我來淘金,我還沒有淘過金呢!」黃山搶下了工具,準備做一次淘金客。

砂金礦的選金技術比較簡單,主要工具是溜槽、流板和淘金盤。

溜槽長4米,寬0.6米,倒板高0.16米,安裝坡度為5-7°,棒條篩由直徑為15毫米的鋼筋焊接而成,間隙為15毫米。

在地形條件允許時,可將溜槽直接放在砂礦床底板上應用,操作前在底部鋪上麻袋布或線毯,並在上邊放置格條和壓條,固定緊牢,防止礦層流動。

流板由容易起毛的椴木、柳木和楊木做成長2.1米,上寬1.1-1.3米,下寬0.9-1.0米,傾角15-18°,操作時可將流板牢固地安放支架上或已砌好的斜坡上。

淘金盤俗稱金簸箕,用椴木或柳木製成,一般長為600-700毫米,寬為350-380毫米,高110-120毫米。

其形狀側視為三角形,正視為梯形,是由兩塊三角形和兩塊梯形的木塊組成,是砂金礦常用的選金工具。

選礦前先挖一個長方形的選礦坑,坑內安設溜槽或流板,將地表水引上木溜槽或流板,將挖出的礦砂倒在溜槽上,並用鐵耙子在棒條篩上不停耙動,排除較大的礫石,4-8小時後即可取下壓條,用水沖洗格條,反覆洗滌襯墊物。

把粗精礦放在淘金盤內約佔容量的60-70%,將盤內注入一定的水後,端起擺動,並不斷排水,泥沙則順水流走,只剩下少量金粒和重礦物,此時更需精心操作,把金礦物淘去,剩下金粒。

當然,這是最好的情況,其實在淘金的過程當中,往往是十次之中有一次出現黃金就不錯了。

當然,如果遇到了一條真正的金河,那麼每次肯定都會有所收穫。

而現在,這條河確實是金河,不過這條新形成的金河,含金量多少需要實驗。

果然,淘了幾次,加上技術不過關,每次到最後,是什麼都沒有剩下,不要說金粒了,連金沙都沒有見到。

「這裡不會是沒有金沙吧?」接連幾次下來,黃山已經完全失去了信心。

金妖看了一眼黃山,道:「你以為淘金那麼簡單?如果這裡真的有很多金沙,還能等著讓我們來這裡淘金?」

「現在我們是在選礦,等到找到了金窩子,出的沙金就多了,如果運氣好,沒準還能找到天然金塊。」烏蘇巴亞爾笑著道。

他做過淘金武士,所以最明白黃金是怎麼尋找到的,如果黃金真的那麼容易找到,他們這些黃金武士還不都發財了?

「換地方吧!這一段沒有黃金。」木靈此時道。

韓孔雀一聽,就苦笑起來,這才多長時間,就要換地方?

「你們去河裡挖沙,我來淘金,就這麼點時間都堅持不下來,怎麼能夠找到黃金?」韓孔雀道。

當然,要找到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