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奇葩民族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一種情緒,認為中國人都是騙子主要是因為早些年的中國製造。」 「哈哈,」韓孔雀一聽就笑了:「早些年的中國製造的確有不盡人意之處,但是,我們中國人講究一分錢一分貨,滿@洲里、阿爾@山、[email protected]連是他們...

其實反華的情緒不用說,看新聞就知道了,就在國家領導人高調訪問外蒙國的前一天,在中國駐蒙大使館門前,中國外交官遭到毆打。.la

為什麼?挑釁、發泄、表達憤怒的情緒。

背後的陰謀不得而知,給中國人的感覺就是下馬威!

要不是外蒙國經濟崩潰、公務員發不出工資,他們才不會向中國示好。

2012年韓孔雀就在國內聽說過一個消息,當時國際礦石價格正在走高,韓孔雀認識的一個在中蒙交界的中國一側的東烏珠穆沁口岸的邊防人員,他就說過,那個時候外蒙又在反華,不過,當時的韓孔雀是十分不解的。

後來韓孔雀專門了解了一下,才發現,當時外蒙國大選,新當選的現任總統,靠的是排華獲得民意。

他們仇恨漢人,同樣仇恨內[email protected]古人,在外[email protected]古人的眼裡……。

不說漢人,就說內蒙人,有的內蒙人到了外蒙國,似有回到祖國懷抱的感覺,但是很快他們就會大失所望,因為他們看到的卻是完全俄羅斯化的,具有殖民色彩的外蒙國,他們是同源同種,但是,他們連外蒙的路標指示牌都看不懂。

而從來沒有接觸過反華勢力的韓孔雀,自然不清楚情況,所以一路走來,遇到城市之時,他們自然會參觀一下,了解一下。

韓孔雀他們在烏蘭巴托期間,參觀了60年前中國援建外蒙國的培才學校,現今外蒙國立大學的經濟學院。

這裡的中國遊客還不少,當時在一座體育館內,韓孔雀看到了一個斯斯文文的蒙古大學生,直接對著翻譯大罵——滾!

而原因不過是他們其中有人與學中文的女學生寒暄了兩句。

就因為那是一群中國人,就讓這個表面看上去挺斯文的學生很憤怒!

後來韓孔雀才了解到,那名翻譯是內蒙人,與外蒙大量殖民文化相比,中國的內蒙較好地保留了傳統文化。

也不知道那個女學生為什麼會憤怒,她憤怒的是被拋棄,還是認為的背叛?或者乾脆是自卑?

韓孔雀看著那個有點扭曲的女學生,也許知道的越多,了解的越多,就越是憤怒吧?

原來他們高傲,他們傲嬌,那是因為中國需要他們的礦產,而現在,國際鋼材生產過剩,世界各大主要礦產出口國,都在跪求中國人收購他們的礦產,而此時的外蒙人還能高傲的起來?

恐怕這種心理落差,才是造成他們心理失衡的主要原因吧?

這個時候,那名翻譯拉著幾名遊客走了,而那名會中文的外蒙女學生也趕緊走了。

出了學校,走在路上,碰到外蒙警察,烏蘇巴亞爾讓韓孔雀他們別說話,他也被嚇到了。

後來韓孔雀才知道,烏蘇巴亞爾也不是純正的外蒙人,而是後來移民過來的,不過,他過來之後,一直生活的不盡如人意,要不然誰也不願意一年四季的在外漂泊。

此時,黃山他們全都用比較詭異的眼神,看著烏蘇巴亞爾,而韓孔雀卻還沒有反應過來。

後來黃山小聲跟韓孔雀說了幾句,韓孔雀才知道,烏蘇巴亞爾一家是七十年代末期,被蘇聯人忽悠過來的。

聽說當時蘇聯人在中蒙邊境和中蘇邊境架上了大鍋,裡面煮著滿滿的牛羊肉,還用蒲扇把肉香向著中國邊境這邊使勁扇。

一邊扇還一邊大喊:「只要過來就有肉吃。」

而烏蘇巴亞爾一家,還就真的聽信了他們的忽悠,過來了。

當然,他們也吃了一頓肉,但是之後,就該放牧的放牧,該挖礦的挖礦去了。

烏蘇巴亞爾就是不願意挖礦,所以才成為了武士,四處去淘金,就算後來失業了,他也沒有回去,而是在草原上遊盪。

知道了烏蘇巴亞爾的來歷,反而讓他們的關係好了點,這個時候烏蘇巴亞爾說話也不再有禁忌。

「知道當地人為什麼仇視你們嗎?主要是因為你們富裕了,還有他們認為中國人都是騙子。」烏蘇巴亞爾神色有點複雜的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一愣,此時他看烏蘇巴亞爾的神色,也有點怪異了,恐怕這個內蒙漢子對他們有仇視,也是因為他們過得好了吧?

只要你過得好,我就受不了,本來我們都是一樣的,憑什麼你要過得比我好?

如果我沒有來這裡,是不是現在也跟你們一樣過得好?

要知道現在烏蘇巴亞爾留在內蒙的那些親戚,都過得十分的好,這就讓他心裡不平衡了,當然,這種不平衡,恐怕外蒙人更多吧?

本來是中國人求著他們買礦產,而現在,他們反而要求著中國人前來搞開發,這樣的反差,絕對讓他們憤怒,甚至還有一種竭嘶底里的絕望吧?

前些年他們到處排擠中國人,特別是中國商人,最後弄得大多數中國商人都離開了,現在再求中國人回來?

哪有那麼容易的事情?現在有人回來,恐怕是外蒙政府付出了巨大代價的結果。

雖然想到了這種情況,但是韓孔雀可不想打人打臉,所以他笑著道:「不會是來這裡的中國人都太聰明了吧?太聰明的人才能成為騙子。」

烏蘇巴亞爾無奈的道:「這是延續了很久的一種情緒,認為中國人都是騙子主要是因為早些年的中國製造。」

「哈哈,」韓孔雀一聽就笑了:「早些年的中國製造的確有不盡人意之處,但是,我們中國人講究一分錢一分貨,滿@洲里、阿爾@山、[email protected]連是他們進貨的渠道,花低價買高檔產品,或許也是一種夢,一種外蒙夢。」

韓孔雀一聽。就知道這些外蒙人想的是什麼,這樣的想法也太搞笑了,自己花了多少錢不知道啊?

那麼點錢還想著買好產品,這個夢做到現在還沒醒,他們也是睡神一級的了。

烏蘇巴亞爾也笑了,不過是訕笑:「不管怎麼說,由於這種情緒的蔓延,儘管現在中國低端產品已經好了很多,他們還是從內心抵制。」

黃山此時開口道:「抵制的結果就是交界處的市場不斷萎縮,抵制的結果就是我們中國商人很少出境,所以現在都是外蒙人自己跑到中國境內提貨了。」

「這也成為他們瞧不起中國、恨中國的理由。」烏蘇巴亞爾道。

韓孔雀他們全都無語,在從城市裡經過的時候,韓孔雀就發現了,他們的包裝食品大多是從日本韓國歐洲進貨,中國貨極少。

不過,這些包裝食品的價格可不低,所以,仇視中國最後獲得的結果,就是吃高價食品,至於價高則貨好?韓孔雀只能呵呵了。

如果真有本事,真有志氣,那麼連中國的蔬菜水果也不要進口啊?

他們的超市裡的水果蔬菜,一看就是中國製造。

邊遠地區的商店只有土豆和蔥頭,個頭極小,這些可能是他們自己產的,只依靠志氣存活的民族,也就只能吃這種東西了。

「這些外蒙人還真是夠搞笑的,這樣的事情也能夠成為仇恨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理由?」金妖笑著道。

韓孔雀道:「肯定不止是這些理由,畢竟在進口國內的商品的時候,他們是佔便宜的,這樣的事情也就只能拿來說說,他們要有本事,怎麼不完全抵制中國貨?」

「他們又不傻,不買中國的便宜貨,他們還不得餓死。」金妖笑呵呵的道。

「恐怕最後還是在礦產上面引起的矛盾。」最後木靈總結道。

「是啊,所以他們認為中國人是強盜。」烏蘇巴亞爾再次道。

「這就是強盜了?有本事他們不求著中國人來啊?」黃山冷笑道。

中國與蒙古國搞經濟技術合作,投資開採煤礦油田,他們認為這是掠奪他們的資源,是搶奪他們的財產。

好像中國人不是花錢買的,除了簽訂協議,各級官員、地主牧主、警察、地痞無賴都能得到好處,儘管如此,他們還是認為中國人是強盜,他們不是,他們做強盜是應該,中國人活該被搶,這是他們的傳統。

中國給他們援建了那麼多的項目,居然買不來他們的感謝!這絕對是一個奇葩的民族。

在烏蘭巴托,隨便看看,就是中國援建或是建設的建築,從五十年代到今天,不管你多努力表現自己,讓利讓利再讓利,他們都認為你是不懷好意掠奪資源的強盜。

這些還不是最搞笑的,現在他們窮的都要當褲子了,居然還認為中國人是劣等民族

在外蒙國,大批的建築工人都是中國人,大約2萬到3萬人。

中國人聰明老實本分吃苦耐勞,外蒙工人無法與中國建築工人相比,但是外蒙國的法律規定,建築公司必須雇傭一定比例的外蒙勞動力。

據韓孔雀遇到的一些礦主說,他們的工作能力,跟非洲工人差不多,都懶得出奇。

這一點看看烏蘇巴亞爾就知道了,他就是一個寧願在草原上每天喝西北風,也不願意出賣勞力的傢伙。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