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的眼淚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他們進入外蒙國,轉了幾天,聽到、看到、體會到的,中國與外蒙國的關係不是一般的緊張,而是非常緊張。 除了官樣文章和冠冕堂皇的講話,沒有人認為中國與外蒙國的關係是友好的,包括某些官員。 表...

「那麼污染呢?」烏蘇巴亞爾不服的道。

韓孔雀呵呵笑了幾聲,他承認,環境問題的確存在。

所以韓孔雀道:「現在國際公司進入這裡,都需要達到國際標準,都有嚴格的法律限制,這些規範能夠使環境破壞程汀!

說到這裡,韓孔雀也不想繼續下去了,想要吸引投資,就要做出一點犧牲,沒有這麼點犧牲精神,哪來的發展?

他們難道沒有看到,**十年代,國內為了發展,天變黑了,水變臭了,空氣有霧霾了,甚至土地都變得有毒了。

原來發現了大礦藏是機遇,而到了現在,外蒙的礦產項目還在待批,到了現在奧尤陶勒蓋項目議案,一直還沒舉行投票。

該議案承諾給予政府34%的股份,自議案被提交議會之後,出現了關於把政府所佔股份增至51%的討論,這是典型的得寸進尺。

不過,為了國家,為了人民,這樣做並無可厚非,但是,裡面有一個度。

這一點上,外蒙政府做的不錯,作為交換,該項目在戈壁上建起一個煉銅爐時,投資企業將獲得68%的一次性利潤稅減免。

所以,即便是政府佔有51%的股份,澳大利亞的礦業主,仍然表示將推進奧尤陶勒蓋項目。

政府佔有大部分股份,在礦產行業十分普遍,所以,投資者正在等待政府牽頭,作出決定后開始干。

奧尤陶勒蓋項目能夠推動外蒙的gdp增長超過1/3,為這個300萬人口的草原國度,創造巨大的財富。

不論論是誰最終掌權,讓奧尤陶勒蓋項目獲得批准已成為絕大多數人的共識。

但是世事變遷,原來的優質項目,在一拖再拖之後,到了現在,卻成為了雞肋。

不是說銅礦就沒用了,而是現在就算有著再多的銅礦,也賣不出去了,追根到底,還是因為中國不再大批量、無原則的進口礦石。

一直以來,我們對外蒙國的認識非常膚淺,因為沒有渠道獲得真實的信息,實際上關於外蒙國的政治信息被長期封鎖,或是掩蓋,我們或我所知道的,無非是文化運動期間那一點點「意識形態」上的衝突。

聽得新聞多了,韓孔雀一直以為,「文動」前中蒙是友好的;「文動」后「破碎的一頁」被翻了過去,又友好了,甚至相信外蒙國議會有回歸中國的動議,其實,這是完全錯誤的。

韓孔雀他們進入外蒙國,轉了幾天,聽到、看到、體會到的,中國與外蒙國的關係不是一般的緊張,而是非常緊張。

除了官樣文章和冠冕堂皇的講話,沒有人認為中國與外蒙國的關係是友好的,包括某些官員。

表面擁抱,肚裡罵娘,這就是中國與外蒙國政治關係的現實。

韓孔雀他們驅車從扎門烏德到烏蘭巴托700公里,一路的藍天白雲,從扎門烏德往北最少500公里是荒涼的戈壁,而就在這些曾經的不毛之地中,卻儲藏著無盡的礦藏。

當然,韓孔雀他們看到的不止是豐富的資源,還有各式各樣的外猛然,這個時候韓孔雀他們才認識到,烏蘇巴亞爾算是少有的不仇視中國人的外蒙人了。

不過,面對韓孔雀他們這些前來探索礦產的外國投資者,烏蘇巴亞爾還是會不時的流露出一絲敵意,這是一種深入骨髓的敵意。

有了這種認識,韓孔雀自然會問明白原因,而烏蘇巴亞爾也沒有什麼隱藏,他們不止是仇恨中國人,還仇恨俄國人。

所以,外蒙國才成為了****的眼淚,因為外蒙國號稱是前蘇聯第十六個加盟共和國,這就是****落淚的原因。

沙俄帝國、蘇聯帝國的隕落,讓俄羅斯淪為超級的二流國家,前蘇聯對外蒙國的奴化教育,以及前蘇聯對外蒙國70年的殖民統治,讓****對外蒙國些許還有「依戀不舍」的情緒。

俄國對外蒙國的殖民統治很具體,國家管理副職均為俄羅斯人;國家領導人娶俄羅斯人為妻,比如前外蒙國領導人澤登巴爾;俄語成為官方語;對老懞文進行俄文化改革,看上去都是俄文字母,這就是所謂的新蒙文。

現在依然留存的殖民痕,也很多,比如寬軌鐵路、電器插頭、[email protected]古俄式西餐、蘇聯紅軍紀念碑、扎門烏德蘇軍兵營的遺、賽音山達遺留的坦克……

了解外蒙越多,韓孔雀就感覺越是可笑。

90年代初,蘇聯解體之後,外蒙國試圖恢復老懞文,由於70年的歷史已經改變了兩代人,僅僅3年,恢復民族傳統文字的企圖失敗,被俄文異化的新蒙文依然是流行的官方文字。

外蒙國的殖民模式如同日本統治下的滿洲國,溥儀娶了日本媳婦;政府機關的副職和顧問擠滿了日本人;國民集體學習日語;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全都日本化。

外蒙國承認不承認,他們從滿清帝國和中華民國中的所謂「解放」,依然是蘇聯殖民統治下的亡國奴。

「滿朝」統治外蒙國200多年,1911年的**和1921年的解放,都沒有擺脫受外來勢力統治的命運。

所謂的民族英雄蘇赫巴托爾,實際上是蘇共的代理人,沒給外蒙國帶來**,而是幫助蘇聯統治外蒙國。

蘇赫巴托爾是分裂中國促使外蒙國**的罪魁禍首,在路上,烏蘇巴亞爾告訴韓孔雀,前蘇聯統治期間,屠殺外蒙國貴族和精英7萬人,教科書上只說3萬人。

當時的外蒙國只有70萬人口,暴力、恐怖、屠殺,是殖民統治絕對重要和有效的手段,為了達到有效控制,屠殺十分之一的國民,殘酷到了極點!

十人之中殺一人,而且還是精英,從此可以想見,當時的情景有多麼恐怖。

電視上看到,外蒙國總統在迎接****的儀式上,****聽著俄羅斯的國歌,落淚了,幾次擦拭自己的眼淚,也許是外蒙國的風沙吹眯了雙眼。

蘇聯帝國的隕落的確是一種悲哀,無奈頹喪的情緒無法掩飾。

想當年,蘇聯在中國邊境陳兵百萬,外蒙國的牛羊馬駱駝全都出口蘇聯,各種礦藏源源不斷流向蘇聯及華沙條約國……

也就是這樣的不停輸出,才造就了前蘇聯的輝煌,可以說前蘇聯的輝煌,完全是建立在其他被控制的弱小國家的血肉屍骨之上的。

然而,歷史車輪不可倒轉,逝去的無力挽回,這或許就是****落淚的原因。

所以,外蒙國人喜歡俄國人?未必。

但是外蒙人喜歡國人?也未必。

外蒙國有排華情緒,同時也有排俄情緒,只是排華情緒更為強烈。

借著蘇聯解體而真正走向政治**的外蒙國民,反俄反中都是他們的選擇。

美國、日本,是他們的親密夥伴,中國俄羅斯不是,他們太想擺脫在中俄夾縫中生存的處境,可惜,他們的國家搬不走!

只有真正進入了外蒙,你才能了解這個國家,才能知道這個國家的悲哀,比如說他們國家的夢,[email protected]古夢。

在美國有美國夢,在中國,現在也有一個中國夢,而在2014年8月22日,中國領導人在外蒙國國會發表演說,提到外蒙國的[email protected]古夢。

什麼是[email protected]古夢?不是我們中國人說了算的。

外蒙人的[email protected]古夢是什麼?

其實不用想,成吉思汗橫掃整個歐洲稱霸世界;內外[email protected]古,以及西伯利亞[email protected]古故地的大一統,遠遠超過一個俄羅斯。

忽必烈大元朝的廣闊疆域,遠征日本的大元海軍……

這一切我們只能說,他們也真敢做夢!

有報道說外蒙人要回歸中國,這只是中國人的夢,不是外蒙人的夢,千萬別信。

烏蘭巴托市中心是蘇赫巴托爾廣場,端坐在大會堂中央的巨大雕像是成吉思汗。

外蒙國到處是成吉思汗的名字和雕像,最近,肯特省首府溫都爾汗更名成吉思汗,不難看出外蒙國夢想成為超級大國的野心!

當然,有個美夢很好,但有一個不能實現的美夢,那就是悲哀了,所以這個夢,讓外蒙國人不能不陷入悲哀。

特別是在外蒙國知識分子當中,想起成吉思汗,會使他們徹夜不眠、頓足捶胸、嚎啕大哭,這種嚮往,或是痴迷,讓他們的內心充滿了狂躁和仇恨,這樣一群人,怎麼會在議會上通過併入中國的決議?

荒唐!新任民主黨的民選政府,就是因為強烈反中排華才贏得選票,掌握了政權。

首先,外蒙國人認為中國人侵佔了他們的領土。

外**立了,內[email protected]古依然在中國的版圖之內,他們認為國家和民族是處在分裂狀態,這就是外蒙國人仇恨中國人的根本原因,遠遠超過中國人對佔領******日本人的仇恨。

儘管外蒙國官方沒有明確表達這個觀點,但是,仇恨的情緒隨處可見,這也就是我們怎麼講友誼也沒有用的根本原因。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