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戈羅霍夫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所望,因為整個夏天,他們只找到兩支象牙,根本不夠養活家人、度過長冬。 「這地方被挖空了,」一名象牙獵人說道:「難怪大家都往小島去。」 「還是戈羅霍夫先生有遠見。」 「卡爾,你打...

雅庫特各地都有人在尋找長毛象牙,在雅納河的交易中心卡札赤耶村,象牙獵人駕著雪地車、水翼船,甚至加裝坦克履帶的蘇聯時期越野車,準備橫越凍原。

到了這裡,韓孔雀弄出來的那輛履帶裝甲運輸車也就不起眼了,因為比他牛的人還有很多。

這恐怕也是沒有人懷疑韓孔雀來歷的原因,因為在西伯利亞這片荒原上,出現開著軍艦運輸猛象牙的都不稀奇。

沒有了顧忌,韓孔雀弄出來的東西就多了,比如氣墊船,比如破冰船,還有一些槍械,就是有了這些東西,他們才能走的更遠。

現在,韓孔雀和一群象牙獵人,在一個偏遠的冰蝕湖,沿著被侵蝕的湖岸,探測古代泥層及冰層。

這時有名穿著潛水衣、戴著面罩、全身顫抖的年輕人,從寒冷的湖裡冒出頭來,這又是一個想要搶得先機的獵人。

沿雅納河再往下,則有另外兩個男人,拿著水管朝著崖壁上的黑色凍冰噴水。

這裡是穆斯哈亞,與韓孔雀同行的還有一位象牙獵人的僱主,他端坐在船上一堆重400公斤的長毛象牙之上,指揮著手下。

這是一位大老闆,雇傭了不少人,當然收穫也很不錯,這就是卡爾.戈羅霍夫給韓孔雀介紹的第一個交易對象。

他本來要把象牙運到上游出售,但是想先來冰穴看看,這樣也就遇到了韓孔雀。

他們的目的地在河流上游,而現在俄羅斯和南韓的科學家團隊,正在那裡抽取長毛象的軟組織,希望找到可供進行無性繁殖的活細胞。

幾年前,這位象牙獵人老闆,曾在這裡的一個冰穴中,找到超過30支象牙。

所以,不止是韓孔雀想到了尋找冰穴來尋找長毛象牙,別人也有這種想法,只不過,韓孔雀尋找其冰穴來更加有優勢罷了。

不過今天這位大老闆卻大失所望,因為整個夏天,他們只找到兩支象牙,根本不夠養活家人、度過長冬。

「這地方被挖空了,」一名象牙獵人說道:「難怪大家都往小島去。」

「還是戈羅霍夫先生有遠見。」

「卡爾,你打算去哪?不如坐著我的船一塊去,自己一個人繼續向北,很容易被北極熊偷襲。」

「對啊!還有雪狼,就算這些危險動物不攻擊人類,要是遇到了心懷不軌的傢伙,一個人也是很危險的。」

卡爾.戈羅霍夫笑了笑道:「我也找到了一位大老闆。」

說著,卡爾.戈羅霍夫指了指韓孔雀,而韓孔雀則正好跟這些傢伙談一談。

在這裡卡爾.戈羅霍夫還是很出名的,大約十年前,受到圖書館書中的老照片啟發的戈羅霍夫,就曾在北極海岸外杳無人煙的新西伯利亞群島待上一整季,他是最早向外發展的象牙獵人之一。

光是要抵達那些島嶼,就得在春季穿越橫跨海面的50公里冰橋,然後在島上停留六個月,直到海洋再次凍結。

若想早點回家,也可以搭乘有可能被5公尺巨浪吞噬的小船,當然,像是一些大老闆,都有自己的破冰船,這樣也就不用在乎外界的自然條件。

「進入群島沒有什麼問題,但面對的危險你們有準備嗎?特別是那些巡邏直升機。」卡爾.戈羅霍夫笑著道。

西伯利亞大陸現在已經是危機四伏,戈羅霍夫曾在凍原上迷失了八個月,那些群島就更不用說了。

除了飢餓、疲憊、北極熊的攻擊和四名同伴在去年夏天喪生以外,戈羅霍夫還得面臨俄羅斯邊境警衛的威脅。

他們曾經駕駛直升機在島上低空巡邏,將幾十名沒有許可證的象牙獵人驅逐出島,往往還會摧毀獵人的設備並沒收象牙。

「我們都會藏象牙,也很會在凍原上一動也不動地躺著。」一名象牙獵人哈哈大笑著道。

因為這些象牙讓一切冒險都值得,所以在面臨機會的時候,沒有任何一個人想要退卻。

戈羅霍夫遠征過幾次大利亞荷夫斯基島,在臨海的懸崖中,發現了數量可觀的象牙,後來他又移動到更遠的科特尼島。

即使已經有好幾百人趕赴他的行列,戈羅霍夫還是有辦法領先一步,所以,雖然都知道北冰洋上面的群島出產長毛象牙,但還是需要老手帶路,才能順利回歸。

其實風險都知道,也都有著面對風險的準備,但是,不是你想著面對風險,就一定會有著足夠的收穫。

只要你進入了北冰洋的群島,風險就肯定存在,但是,面對著無盡的風險,並不一定換來足夠的收穫。

這樣一來,一名出去過北冰洋群島十幾次的老手,就十分難能可貴了。

如果是一些新手,肯定會說,就算老手的經驗在豐富,難道他發現了長毛象牙會不挖掘?

既然發現了就挖掘出來了,跟著老手也只能看著別人發財,這有什麼用?

如果是在別的行業,這種想法是對的,但在尋找長毛象牙這一方面,這麼想就完全錯了。

因為,你去年在一座小島上發現了猛象牙,今年過去,在原地也許還能發現象牙,明年過去,也許還能發現,這就是一名經驗豐富的老手的重要性。

「我干這行已經很久了,久到我的思考方式,幾乎都像古生物學家了,」戈羅霍夫笑著道。

在科特尼島,他注意到隨著永凍土每年夏天的融化與沉積,埋在底下冰層的長毛象牙,也開始淺淺突出於凍原上。

「每一年都有新的一批。」戈羅霍夫笑著道。

「我們不會讓你吃虧的,只要是你提供的地址,我們有了收穫,直接分給你一般,所有人都一樣,只要有收穫,就有你的一般,這樣可以了吧?」又有一名象牙獵人開口道。

「今年不行了,而且我看你們的收穫也不錯,如果想去,只能到明年了。」戈羅霍夫這次從島上回來,是幫著韓孔雀聯繫賣家的,可不是繼續深入冰山群島。

「是啊!不知不覺之間,又是五個月過去了。」

「希望明年有個好收成吧1

「現在的人越來越多了,今年的收入明顯變少了。」

「這位可是老子中國的大老闆,把你們的收穫直接賣給他,價格還能高點,也能夠補足跟往年的差距了。」戈羅霍夫倒是沒有忘了給韓孔雀拉生意。

也就是有了戈羅霍夫的幫助,沿著西伯利亞的河流,韓孔雀一路收購了大量的猛象牙。

最後,他們做到船進入了雅納河,最終停在了雅納河的一個小港口。

這是戈羅霍夫在雅納河畔的家,位於雅納河流入拉普提夫海的出海口南方約80公里處,停好了船,時間已經是下午。

9月的夕陽餘暉,在地平線上畫出一道道橘彩,高緯度會讓這些色彩徹夜流連,而鬼魅般螢綠的北極光,也開始在天際舞動。

剛結束五個月的島嶼遠征、返回烏斯季揚斯克家中的戈羅霍夫,帶著韓孔雀來到他家後方的小木屋。

裡面有20多支長毛象牙,有些裹著白布,其他則都浸泡在一個巨大的鋁製水缸中。

韓孔雀看到,裡面品質比得上他那天在科特尼島找到的那支70公斤象牙的,就足有五六根,可以說這批象牙的價值足夠驚人。

「象牙如果暴露在空氣中,就會開始龜裂。」戈羅霍夫解釋道:「我得維持它們的品質,它們就是我們全家的未來。」

水缸里的象牙,就是戈羅霍夫這個夏天的收穫,總重達500公斤。

大部分三人為一組的象牙獵人,都很難找到他一半的量,還有些人在凍原漫遊了五個月卻空手而回。

今年夏天,戈羅霍夫很幸運,遇到了韓孔雀,雖然時間有點禿孔雀的幫助,現在他擁有;足以獨力作業的資源:船隻、雪地車、衛星電話、GPS。

沒有這些東西,許多象牙獵人只能受雇於人,或者限於條件,只能在一些條件比較好的地方尋找,這樣,他們也就只能賺取薪資或分得少許的利潤,而戈羅霍夫現在絕對稱得上是一位小老闆。

如今長毛象牙市場價格高漲,這次的收穫。肯定是戈羅霍夫利潤最豐厚的一次,只是粗略估算,價值在十五萬到三十萬美元之間。

往年,有了收穫,戈羅霍夫並不急著在當地售出,但是今年不一樣了。

往年,只要等到冬天的冰釣季,他可以將這些象牙,經由結冰的河川運往上游,再轉陸路送到雅庫次克,價格還可以漲個四成。

戈羅霍夫的妻子薩達娜和五歲大的女兒,都在雅庫次克等著他,他已經半年沒見到她們了。

「這次有了你的幫助,我可以不用繼續等待,所以,交易完成之後,我會輕鬆的去雅庫次克跟我的妻子和女兒匯合。」

「每次回去,我妻子都會撫著我的鬍子一整晚,然後要我刮乾淨。」

「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獵象牙了,我已經十年沒見過真正的夏天。」

「我一直夢想,能到一些有異國情調的國家旅行,像是印度或越南,當然,中國也是一個很好的選擇。」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