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愈演愈烈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熊也餓壞了,他射殺它們后,剖開胃部現裡頭什麼都沒有。 今年46歲的戈羅霍夫,有著被風吹得乾裂的雙頰和臉雜亂紅胡,每天出時,都得經過帳棚附近的九座墳墓。 他猜想,這些都是當年為了逃離蘇聯...

村民們點都不用擔心它們的銷路,因為他們都知道,象牙會被製成美麗的工藝品再賣出去,價格高達幾百萬。((〈小<說{.1ZW.

就是為了高額的回報,這些雅庫特象牙獵人們才會在韓孔雀的鼓動之下,全都像是瘋了樣,四處擴散,廣撒,海捕魚。

當然,他們也不是沒有任何危險的,在這個並沒有嚴格法律約束的法外之地,除了自然的險惡之外,還有俄羅斯的惡警。

雖則猛象牙交易的興盛,那些俄羅斯的惡警也盯上了這群以象牙為生的雅庫特獵人。

俄羅斯的邊防警察,會乘坐直升機在這片區域進行巡邏,他們如果在島嶼上現有獵人在「非法捕獵」,就會以手續不全的理由,把他們趕下島,然後沒收他們的象牙。

於是,獵人們不光要躲避北極熊的攻擊,要躲避惡劣的風暴,還要躲避直升機的追捕。

當然,雅庫特人不怕這個,他們已經學會了小心翼翼的把象牙藏好,然後躲在冰原上面。

在冰原上干就是十幾年的獵人們,已經有太多年沒有見過真正的夏天了,而今年,他們將要經歷個最火熱的夏天。

過去五個月來,卡爾.戈羅霍夫直在東西伯利亞海的座荒涼小島上,追蹤他的遠古獵物,每天在冰冷的凍原上跋涉18個小時。

此時,他又冷又累,強烈的飢餓,讓他不得不把海鷗也吃下肚。

連攻擊他帳棚的兩隻北極熊也餓壞了,他射殺它們后,剖開胃部現裡頭什麼都沒有。

今年46歲的戈羅霍夫,有著被風吹得乾裂的雙頰和臉雜亂紅胡,每天出時,都得經過帳棚附近的九座墳墓。

他猜想,這些都是當年為了逃離蘇聯集營,而來到這座島的不幸者安息之地。

夏末的暴風雪在北極圈以北1ooo公里的科特尼島肆虐,而北地冬天的又季嚴寒正森然逼近。

戈羅霍夫的手指和手掌開始癢,在他看來,這是好運的徵兆。

身體癢通常表示,他正接近所追尋的目標:長毛象的乳白色象牙。

這些在更新世晚期漫遊於西伯利亞北部的毛茸茸巨獸,大約在1萬年前滅絕,不過在西伯利亞北方和東方的島嶼上,仍然有孤立的零星象群存活,直到大約37oo年前才盡數滅絕。

長可過4米的長毛象牙,如今正從永凍層重現於世,所帶動的象牙交易造福了西伯利亞北極地區的居民。

戈羅霍夫在將近十年前,率先投入獵牙生涯后,就直在世界上最不宜人居的地區之持續探索。

現在,他信任癢手指的暗示,在凍原上細細搜尋,直到差點被突出的象牙絆倒。

「有時候象牙就會這樣出現在眼前,就好像它直引導著你似的。」見到韓孔雀之後,卡爾.戈羅霍夫笑的滿臉褶子,因為韓孔雀的出現,意味著他的這次收穫有了保證。

如果沒有韓孔雀帶來的酒和食物,他絕對沒有足夠的體力,挖掘出這根大傢伙。

經過將近24小時不間斷的工作,戈羅霍夫才從礫石遍布的冰層下將象牙挖掘出來。

出土的象牙和樹榦樣粗,重達7o公斤,幾乎保存在完好的狀態,這樣保存完好的象牙,絕對能夠賣出個大價錢。

把象牙拖走前,戈羅霍夫丟了只銀耳環,到他挖開的洞穴,獻給當地的神靈。

以前,卡爾.戈羅霍夫還需要將這個古代遺物安全運送回家,現在遇到韓孔雀之後,切問題都變得簡單,現在他只要交付這隻完美的象牙,就可以得到過6萬美元的好價錢。

長毛象牙交易,在戈羅霍夫於1966年出生於西伯利亞北部時,幾乎還不存在。

他記得小時候,曾在他居住的烏斯季揚斯克漁村附近,看到雅納河河岸上腐壞的象牙。

蘇聯時期禁止自由貿易,許多當地人也認為,若擾動了那些象牙會引來厄運,因為他們相信,這些象牙來自於潛居在永凍層深處,如鼴鼠般的巨大生物。

然而,這些古代象牙卻深深蠱惑了戈羅霍夫,戈羅霍夫在物產豐饒的雅庫特長大,這個地區的面積相當於印度,但今日的居住人口還不到1oo萬,正式名稱是薩哈共和國。

當地相傳,造物主在飛越這片區域時,因為太過寒冷,而掉落了豐富的寶藏:金礦、銀礦、鑽石和石油。

但最讓戈羅霍夫著迷的,是學校老師所講述關於17世紀,拓荒者買賣長毛象牙的真人實事。

幾年後,他在圖書館的藏書里,看到2o世紀早期探險家的照片:大鬍子的男人站在科特尼島上,個頭在長毛象牙旁相形見絀,而船上堆滿了象牙。

「我總是想著那裡是否還有更多象牙。」戈羅霍夫說道。

誰也沒料到,連戈羅霍夫也沒料到,在蘇聯時代的礦場和工廠關閉后,幾乎被遺棄的雅庫特,長毛象牙會成為當地的經濟命脈。

位於雅庫特的烏斯季揚斯克區,涵蓋了面積相當於三個瑞士的凍原,人口在過去的5o年間,從8萬人衰退至8ooo人。

如今,就算沒有上千、也有數百名雅庫特男人,成為象牙獵人,循著先人的腳步,挺過樣的嚴酷生存條件,追尋相同的舊石器時代巨獸。

儘管看似原始,驅動這嘲淘牙熱」的並不是古老的衝動,而是強大的現代力量。

蘇聯解體與隨後而來的邊境資本主義狂潮、大象象牙交易的國際禁令以及替代品的找尋,甚至是全球暖化的來臨。

在最近個冰期末期,上升的氣溫,使得長毛象滅亡的命運更無可轉圜。

它們的草原棲地被淹沒、縮小,象群因此困在孤島上,這些島嶼也就是現在戈羅霍夫獵牙的地方。

今日,形同長毛象墓園的永凍層受到融化、侵蝕,加上蜂擁而至的象牙獵人,這些動物因而逐漸重見天日。

2o12年9月,在俄羅斯的泰麥爾半島上,保存良好的只少年長毛象,因為它古老的只腳,突出在半結凍的沉積層上,而被名11歲男孩意外現。

然而,刺激長毛象牙交易的要原因,是國的崛起。

從西伯利亞輸出的長毛象牙,約有9o%最後都到了國──估計每年過6o噸,實際數字可能更高,以滿足國熱愛象牙的新富人士。

需求的激增讓某些科學家感到憂心,也為珍貴資料的流失感到惋惜。

象牙就像樹榦樣,含有許多關於飲食、氣候和環境的線索。

連雅庫特人都在猜想,這種無法再生的資源,到底多快會被掏空。

儘管有數百萬支、或許更多的長毛象牙,還深埋在西伯利亞的永凍層里,但它們已經愈來愈難尋獲。

曾有人寄望,長毛象牙能夠減緩大象所受到的壓力,但事情好像並不是那麼簡單,長毛象牙交易雖然缺乏完善的法規管理,但仍屬合法。

再者,這兩種象牙可以利用稱為史垂格線的象牙紋理來區分,價格也大略相同。

然而,亞洲對於大象象牙的需求卻未見稍減,相反地,非洲大象遭到屠殺的現象愈演愈烈,2o12年,香江海關更查獲了創新高的5.5噸大象象牙。

讓問題更形複雜的是,非法的大象象牙和合法的長毛象牙,往往最後都會出現在同樣的國雕刻工坊。

在遠征雅庫特北部時,卡爾.戈羅霍夫所碰到的象牙獵人,沒有人到過西伯利亞凍原以外的地方。

而今年夏天則明顯不同,此時不止是卡爾.戈羅霍夫,在周圍的島嶼上,有著更多的雅庫特象牙獵人。

卡爾.戈羅霍夫剛剛遇到韓孔雀之時,在知道韓孔雀是純正的國人之後,立即神秘兮兮地靠過來,問韓孔雀同個問題:「你能幫我跟些國的買家牽上線?」

這個時候,往往是韓孔雀最得意的時候,他從來沒有想到過,交易長毛象牙會比他想象的容易那麼多。

當然,這種交易也算各取所需,就像卡爾.戈羅霍夫,他找到了只品相十分完好的長毛象牙,就能夠得到將近七萬美元的收穫。

而這還是他的次收穫,而這次收穫,就比得上很多美國等收入家庭的收入,就算在美國,這樣的收入,也算是等收入人群了。

這些象牙獵人們都很清楚國市場的需求,這些需求,讓該地府雅庫次克的頂級長毛象牙價格,在過去兩年翻了倍,1公斤可以賣到近千美元。

等到象牙進入國境內,價格還可以再翻倍,而支雕工細緻的全長象牙,更可以賣到天價。

韓孔雀曾經在魔都的間古董店裡,看過支長3米、精雕凝碧池宴樂的長毛象牙製品,要價百萬美元。

卡爾.戈羅霍夫算是第代象牙獵人,所以對整個西伯利亞凍原都很熟悉,就是有了他的幫助,韓孔雀在接下來的日子,收穫了更多的長毛象牙。

也是有了卡爾.戈羅霍夫的指引,韓孔雀找到了跟多的營地,或者說是象牙獵人團伙。。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