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雅庫特人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6-08-22 17:26  |  字數:3342字

如果是在原來沒有韓孔雀的時候,在如此天寒地凍的潮濕環境下,獵手們通常需要連續經歷幾個星期之後,才能清洗烤乾他們身上的衣物。?([{小([[說]1?Z}W.

可以說,挖掘猛獁象牙雖然是個暴利行業,但真的是很受罪,吃的喝的就不說了,生活環境就太惡劣了。

居住的地方潮濕陰寒,工作的時候必須跟水和冰打交道,而弄濕了的衣服,肯定不容易烤乾。

可這切,因為有了韓孔雀的存在,他們都不用在擔心了,現在他們只要找到猛獁象的化石,並且快挖掘出來就好了。

不用從這裡向回運輸,絕對給他們節省了大量時間,而把象牙賣給韓孔雀,他們其實是沒有抵觸心理的。

因為就算原來,從凍土地帶到市場,在西伯利亞凍土地區出土的猛獁象牙,也有過9o%最後都被銷往國。

其實象牙在俄羅斯也會處理部分,這些藝術品會在俄羅斯國內銷售,但是國市場對這些藝術品的需求量要大得多。

在國境內,象牙的價格可以達到每磅8oo美元左右,而在俄羅斯,最好的也只能賣二百五十美元每磅。

現在跟隨韓孔雀的人,大多數是當地的雅庫特人,在西伯利亞地區,經常有村民在海岸邊挖著什麼,不知情的人會很訝異他們的行為,因為挖的地方除了土,看上去並沒有別的東西。

當地人也不會解釋,他們費很大功夫挖開泥塊,當露出奇怪尖角時,他們會很興奮。

公元前2ooo多年的時候,埃及人正在修建金字塔,而在遙遠的西伯利亞,最後批猛獁象從這個星球上消失了。

幾千年過去了,所有堅固而龐大的存在變成了化石,被冰封在永久的凍土之下。

曾經獵殺它們的人類呢?變成了連化石還不如的微塵,消失在我們稱之為過去的地方。

近些年,西伯利亞凍土層不斷有保存完好,骨肉皮毛俱存的猛獁象被現,它們在嚴寒之等待千年,彷彿只為了印證人類的渺小。

圍繞著這片猛獁象墓場,世代生活著雅庫特人,他們的祖先為了猛獁象的皮毛和肉而獵殺他們。

雅庫特人是俄羅斯少數民族,大部分生活在雅庫茨克,當然,雅庫特人在國有分布,自稱薩哈人。

國有部鄂溫克人曾被稱為雅庫特人,是沿用的俄、日侵略者的錯誤稱謂,主要分布在雅庫特自治共和國,部分散居在克拉斯諾亞爾斯克北部埃基和泰梅爾民族區,以及馬加丹、庫頁島、黑a龍江流域,屬蒙古人種西伯利亞類型。

他們使用雅庫特語,內分多種方言,屬阿爾泰語系突厥語族。

如今,這片極北嚴寒之地,有了樁新的生意,雅庫特人開始靠搜尋猛獁象價值不菲的象牙為生,他們被稱為,象牙獵人。

在寒冷孤絕的西伯利亞冰海之上,獵人們航行著,好運氣並不會總去光顧他們,有時候,能連5個月每天18個小時的搜索,都毫無收穫。

獵人的獵物是被冰封的象牙,他們沒有獵犬的指引和氣味的嚮導,他們只能沿著祖先的道路,遍遍在茫茫北極區,尋找。

寒冷和飢餓是足以威脅獵人們生命的武器,他們遊走在隨時就要筋疲力竭、冰凍至死的危險邊緣。

有時候,在隨身攜帶的食物耗盡時,他們只能射殺海鷗來充飢。

有次,獵人們射殺了頭落單的北極熊,他們剖開熊的肚子時,現裡面也同樣是,空無物。

死亡面前的平等感,就像西伯利亞的種儀式,時刻敲打著走入荒原凍土的人們。

有時候,獵人們會路過些無名墓地,或者人類安營紮寨的痕迹,他們猜測,這些上了年頭的地方,估計是當年從古拉格逃離出來的人們留下的遺迹。

那些可憐的,不走運的,死魂靈們,逃得過監牢,逃不過自然。

對於沒有什麼生產力,和現代化謀生手段的雅庫特原住民來說,成為猛獁象牙獵人,是眾多終極宿命的個。

最近十幾年來的荒野之旅,給了他們敏銳的直覺和更加純粹的信仰。

位先驅級獵人這麼說:「有時候,象牙就會自然而然的出現在你的眼前,就好像,它直在無形,指引你的到來。」

的確,對於這些穿越千年存在於凍土下的『物件』來說,深受薩滿教影像的雅庫特人,都多少會存在著敬畏之心。

往前數,到蘇聯時期,很多人都曾經記得,他們出海打漁的時候,岸邊、懸崖邊都能看到無人問津的猛獁象象牙,他們就在那裡腐爛。

是蘇聯的經濟體制,讓任何私人販賣象牙的私有經濟無法存在;二是心懷古念的人們,不會去觸碰那些神明般的巨型生物。

但現在,為了錢,為了小塊象牙製品就能值成千上萬美元的現實,他們必須去做。

也許在未來的時候,關於21世紀的書本里,會有個專門的地方,來記述這些獵人們,就像那些2o世紀早期的遠東探險者,出現在他們的歷史書樣。

但是,現實是從各方面都無比殘酷的,猛獁象牙的數量會越來越少,從幾千到幾百,最後,徹底被「開」盡。

當件事兒,變成經濟命脈的時候,它就離瘋狂不遠了,畢竟,誰又會想到,在蘇聯時代的秘密極寒工業區,以及礦區被逐漸關閉後,雅庫特人還能靠祖輩的遺物活下去呢?

資本主義的興起,經濟全球化,氣候變暖,冰川融化,凍土解凍,象牙露出。

當所有人都說是市場之禍的時候,國人對象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