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冰原墳墓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上,食量之大可想而知,粗略估算,也有12千克之多。 到了現在,人們在這頭猛象的牙縫裡,還有能辨認出種類來的草,這就是猛象大概的情況。 可是,不要錯誤地以為,這種動物只生長在冰天雪地...

? 其實,韓孔雀很像問一句,那些販子手中的披毛犀角是量產的么?怎麼一直都賣不斷貨?有這樣的好事,韓孔雀也想要啊!

所以,韓孔雀就懷疑他們賣的是牛角!牛角!是牛角!

有了這麼多理由,現在還有人想要去買一批披毛犀角製品嗎?

所以,那些賣披毛犀角的傢伙,是粗來搞笑滴吧?

出門見喜,韓孔雀自然高興,所以在也沒有繼續在貝爾格萊德停留,而是直接從這裡去了俄羅斯。

&n\小說zhump 在其他地方已經是炎熱的夏天了,而西伯利亞彷彿還處於姍姍來遲的春季。

冰原開始復甦,沉睡已久的河流又唱起了歡樂的歌,它一路上滾滾而去,不時拍拍岸邊似乎仍睡眼惺松的凍土,致以親切的問候。

而就在這個時候,韓孔雀等一行人來到了別列索夫卡河流域,而這裡從古到今,一直出產猛象化石。

當1900年的夏季來臨時,西伯利亞的別列索夫卡河,也是用翻騰的浪花來祝賀一年的新生。

就在它向河岸致意時,一具動物遺體從土中暴露出來,這就是著名的猛象遺體化石。

此標本現在列寧格勒科學博物陳列館內,供人參觀,而韓孔雀還專門去看過。

不過,這在西伯利亞並不是頭一遭,1692年,一份關於冰藏猛象的記錄,就曾成為學者熱衷一時的話題,有人認為這是最原始的資料,其實不然。

清朝皇帝康熙博學多聞,曾就《神異經》一書發表過議論,他說:「《神異經》載,冰鼠生北海中,穴冰而居,噬冰而食,歲久大如象,冰破即死。歐羅巴曾見之,謝庄梅前輩戍烏里雅蘇台時,亦曾見之。」

《神異經》的作者,據說是漢武帝時的東方朔,是公元前2世紀中國有名的文學家。

經考證,此書確鑿的年代是公元6世紀,即南北六朝時期,著者乃假託東方朔之名。

書中所說的冰鼠就是猛象,因古人不了解,誤以為它生活在水中,故有如上所言。

而康熙為此作證:俄國公使歐羅巴曾見過冰鼠屍體,朝廷命官也眼見為實,這說明《神異經》所載並非妄言。

中國另一部著名的典籍《太平御覽》,對此事的汜載也有案可查:「食草木,肉重千斤,可以作脯……其毛八尺,可以為褥」等等。

可見,我國早巳有關於猛象化石的記錄,比國外至少提前了1000年。

除此以外,根據文字記載,西伯利亞的居民,還有一種職業與猛象有關,那就是採掘象牙。

每到夏季來臨,別列索夫卡河盼,都會有無數的人前來尋找猛象牙,而韓孔雀他們一行人,也不過是其中之一罷了。

現代所出的象牙,大都出自非洲和亞洲,因為地球上的大象,就聚集在這兩個洲的熱帶草原和亞熱帶叢林里。

但是,隨著象牙貿易越來越被人們反對,西伯利亞就成了象牙貿易的熱點地區,而夏季,自然是最火熱的時刻。

就在這茫茫冰原下,埋藏著許多潔白如玉的上等象牙,而且,它的價值遠遠超過了本身,因為它的時間之久遠,足以讓地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就是猛象牙。

康熙年間,我國就有人專門到西伯利亞去採購這類象牙,當地發現的猛象遺體化石非常多,在新西伯利亞群島上,還有它們的墓地。

別列索夫卡的猛象相當完整,連肉、血液和毛皮都保存了下來,對研究大有幫助。

當然,如果找到真正的冰藏猛象,獲得的絕對不是科研成果,還有其他的一些附屬品,象牙就不說了,出了象牙,還有皮毛。

不要認為貂皮就是最好的禦寒之物,猛象的皮毛,也不遑多讓。

在莫斯科的猛象博物館,韓孔雀看到過一頭猛象,它的樣子好像是在閉目養神,讓人懷疑隨日才會睜開眼睛。

它外面披著紅褐色的長毛,比較粗且硬,長達0.5米。

別以為猛象僅此一件外衣,其實貼身那件更保暖。

在粗毛下有一層細絨毛,一般長約2.5厘米,這兩件厚實的衣服,看起來已足以幫助我們對付冬天了,但是,對於這頭成年累月生活在西伯利亞冰雪中的動物來說,還嫌單薄了一點。

人會通過各種途徑來取暖,而動物只能憑自身的優勢生存,猛象皮下厚達9厘米的脂肪,使象背上隆起兩個類似駝峰一樣的腫塊,這也為它抵擋風寒增加了能量。

猛象牙粗壯而向上彎曲,好似刀身特大的鐮刀,有4~5米長,一隻重400千克,長長的象鼻拖在地上。

整個看來,其體重可達5噸以上,食量之大可想而知,粗略估算,也有12千克之多。

到了現在,人們在這頭猛象的牙縫裡,還有能辨認出種類來的草,這就是猛象大概的情況。

可是,不要錯誤地以為,這種動物只生長在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亞。

猛象生活在距今20萬年到1萬年前的大陸上,北自極地的凍土,南至草原地帶,都有猛象巨大的身影。

因此,從地域上可以把其分為兩大類:西伯利亞猛象和歐洲猛象。

在歐洲舊石器時代的藝術品中,有許多猛象雕像和繪畫,描繪出一兩萬年前,猛象與人類共同生活的情景。

而在西伯利亞,也有這樣的場景,但是不多,這一次,韓孔雀就發現了一座隱藏在冰雪之下的洞窟,在晚上露宿在洞穴之中的時候,韓孔雀他們就發現了洞穴之中的壁畫。

壁畫有點粗糙,但上面畫的狩獵圖,還是很清晰的,一大群原始人圍捕一頭猛象,用自製的石矛、石斧,不斷攻擊它,使其既無還手之力,又不能逃走,笨重的象只能拖著長鼻子,在獵人的包圍圈中倉惶地奔來走去。

終於,在雙方的對峙中,勢單力薄的象倒下了。

於是,人們一哄而上,高高興興地把戰利品弄回去。

晚上,圍坐在火堆邊上,男女老少吃著香噴噴的象肉,臉上跳躍著火光和滿足的笑容,白天的激烈場面縈繞在個別人腦子裡,久久不能抹去,漸漸地,他便形成了一種審美意識,有了創作的動力。

所以,他拿起雕刻器,在洞壁上刻下猛象,刻下捕獵的場面,人類最早的藝術就是這樣誕生的。

看到了這裡的壁畫,韓孔雀知道,周圍肯定有冰藏猛象的,因為這裡是猛象的家園。

其實冰藏的猛象的形成,都是有其偶然性的,所以,在別列索夫卡河邊的人,還在依靠河水沖刷凍土尋找猛象的時候,韓孔雀已經偏離了既定的道路,向著他預測的地區前進。

在河邊自然更加容易找到猛象,也十分簡單,只要四處搜尋一下,只要有被河水沖刷出來的猛象,就可以挖掘。

但是,這樣的猛象,卻不是純粹的冰藏猛象,這樣的猛象沒有潔白的象牙,沒有保存完好的皮毛,更沒有其他意外的收穫。

所以,韓孔雀專門尋找一些地質結構不太穩地的地方,比如山坡之下,比如懸崖旁邊,比如河流湍急之處。

這些地方隨時都有可能變成陷阱,而只要落入了這種陷阱,以這裡的天氣條件,自然會形成冰藏猛象的奇景。

一連找了幾天,埋藏在河邊的凍土猛象化石,韓孔雀發現了不少,但是冰藏猛象,韓孔雀卻是一個也沒有找到。

這一次,韓孔雀他們又來到了一座懸崖邊,順著懸崖,滑入積雪深埋的谷地,而就在這裡,韓孔雀發現了一頭猛象。

從現場的環境看,死亡是突然來臨的,它的胃裡填滿了東西,嘴裡還含著食物,說明它是突然死去的,並非餓死或病死。

韓孔雀放出靈識,仔細感知著這頭猛象的一切,韓孔雀甚至還在它的胃裡,找到了一些夏末秋初生長的植物,證明其死亡時正值夏秋之交。

根據觀察,這頭猛象是窒息而死的,而且還折斷了一條腿,把這一系列事情連綴起來,當日的情景便再現於眼前。

夏日的風融化了冰凍的荒原,上漲的別列索夫卡河水,摻雜著淤泥形成一個個陷阱,在等待著自投羅網的獵物。

一天,一大群猛象走在與河相毗鄰的山上,泥濘的山路,使它們每走一步都很困難。

由於身軀沉重,腳陷得很深,拔起來相當費力,所以它們緩慢地前進著,邊走邊四處張望,尋找食物。

突然,懸崖邊的土地變得鬆軟不堪重負,崩塌后,山石和泥土紛紛墜下,撲天蓋地。

走在上面的猛象應聲而落,掉到了山崖下的河灘上,紛至沓來的石頭砸傷了它的腿,它掙扎著,想要站起來,不幸的是越陷越深。

最後,它留下一聲微弱的哀鳴,便被泥淖no吞噬了。

轉眼即至的嚴冬,似乎垂憐於這些不幸死去的生靈,像天然的大冰櫃,將其層層包裹起來,成為保存完好的冰藏猛象。

然後就是萬年的期待,等著人類去挖掘這些古老的遺體化石。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