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北極圈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準備起飛了,他們乘坐的也是這樣的小飛機,也就能坐七、八位客人。 飛離費爾班克斯上空,但見茫茫綠野上河流、湖泊星羅棋布,如畫的原野色彩絢麗,全無荒蕪的感覺,難以想象這裡距北極圈已經不遠了。...

韓孔雀苦笑道:「這個新聞我早就知道了,也想著什麼時候去尋寶,可我從來沒有想著要在短時間內,把找到的猛象牙化石投放進入市常」

「原來都是避免市場崩盤,惜售之後,才能漲價吧?」柳絮笑著道。

韓孔雀道:「是啊!不過為了衝擊象牙市場,就算把這個市場弄得崩盤了也不錯,再說,利潤也不一定低了,操作好了,也許還能快速撈一筆錢,最後還能回收市場上的象牙製品,這樣操縱市場,肯定讓一些投機商血本無歸。」

韓孔雀知道,每個市場上,如果沒有投機商,是不會炒的那麼火熱的。

所以,造成大象被大批量屠殺的罪魁禍首,其實不是喜歡象牙的那些有錢人,反而是那些炒作的投機商。

不過,猛象的化石也不是那麼好找的,猛滅絕於一萬多年前,由於生活在西伯利亞和阿拉斯等地,所以它們的牙大多保存在西伯利亞和阿拉斯加等地的凍土層中。

前者主要見於勒納河與其他流人北冰洋的河流流域,後者曾見於阿拉斯加育空河流域。

優質的化石象牙與現生象牙無大的區別,一些被鐵銅磷酸鹽浸染而呈藍色或綠色的化石象牙,則稱「齒膠磷礦」可作為象牙替代品,材料多進口於西伯利亞。

所以,韓孔雀說用猛象牙化石代替象牙,衝擊象牙市場,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而且也容易操作。

當然,這也並不太容易,如果想要湊夠衝擊市場的猛象牙,需要找出更多的猛象化石,因為猛象牙屬於史前生物遺存,由於氣候變化,大部分的猛象牙,已經不能用於雕刻,成品率只有20%左右,完好的猛象牙牙料更是少之又少。

而且,作為已經滅絕的動物,即使天然庫存豐富,數量畢竟是有限的,現在市場上,一些觸覺敏銳的收藏界人士,已經著手吸納,這也讓猛象牙的價格開始升高。

猛象其實就是動畫片之中的長毛象,它可以利用的象牙,就是未經完全化石化的的上門牙及臼齒。

它們大多保存在西伯利亞和阿拉斯加等地的凍土層中,從1990年起,開始進入寶石加工行業,因為那一年,我國為遵循全面禁止非洲象牙及其製品進行國際貿易的公約,而退出所有象牙國際貿易。

受原料制約困擾,要保南派象牙雕刻工藝的傳承,必須尋找代替品,猛化石象牙、河馬牙和牛骨成為了主要的替補對象,其中以猛化石象牙的價值最高。

韓孔雀早就有意染指象牙雕刻這一行業,所以他也早就派人做過調查,這在他去阿三國之後,意外找到了那座象冢,就有了這個想法。

不過,韓孔雀一直忙碌,也沒有時間去實現,這次如果不是柳絮提起,韓孔雀還是不會想到,現在去尋找猛象的化石,好像時機成熟了。

阿拉斯加可是屬於美國的,所以現在韓孔雀去阿拉斯加是一點難度都沒有,如果操作的好,他甚至可以買下一片土地用來開發。

有了目標,韓孔雀自然不會放過,育空河為北美洲主要河流之一,流經加拿大的育空地區中部和阿拉斯加中部。

先往西北流,然後總的採取西南走向流過一個向下傾斜穿過阿拉斯加的地勢較低的高原,注入白令海。

無數的河源支流自一半圓的環繞高山群流出,構成一個面積約850,000平方公里328,000平方里流域。

這塊比土耳其還要大的遼闊土地以前只有北美印第安人居住,直到19世紀中期才有歐洲裔的人開始遷入該地區,開始時是來做毛皮生意,後來則是尋找礦產財富。

1896年育空河支流克朗代克河上發現金礦,吸引來大批的拓居者。

美國作家傑克·倫敦在他關於北方淘金中,稱育空河為「母親河」,那裡孕育著獨特的北美文明,白人與印第安人曾在淘金熱的大背景下共同譜寫生命的高歌。

育空地區的採礦業始於19世紀中葉,當時發現了金、銅、銀、鋅、鉛、石棉、鉻等礦物並有少量開採。

不斷勘探發現煤、重晶石、鐵礦砂、鉑、鎳、鉬、寶石、石油和天然氣等。

而這一次過來,韓孔雀主要是尋找猛象化石,所以其他的資料他沒有太過注意,而且這次過去,韓孔雀再次加入了旅行團,他打算跟著旅行公司進入育空河地區。

因為這次韓孔雀打算跨越北極圈,既然是尋找猛象化石,直接飛到目的地,自然不如陸路跨越來得真切,不「腳踏實地」的走一遭,就還是感覺有些缺憾。

在阿拉斯加走陸路,跨越北極圈只能走道頓公路,即阿拉斯加州11號公路,而這條穿越阿拉斯加北部布魯克斯山脈和北極坡的公路,全部是土路和碎石路,路況極差,而且少有人煙。

旅行公司擔心路有不測,所以他們先從費爾班克斯乘機,飛往北極圈以北大約80公里的寇德福特,再乘旅遊公司的中巴一路向南穿過北極圈返回費爾班克斯,這是在阿拉斯加唯一一次飛行。

韓孔雀他們從地費爾班克斯出發,飛機降落在寇德福特,這裡距離北極圈、育空河、道頓公路都不遠,道頓公路一路向北延伸,直至北冰洋邊的阿拉斯加大油田所在地普拉德霍貝。

從費爾班克斯機場,乘機北飛的體驗還算不錯,畢竟還有個類似候機廳的小房子,實際上是韓孔雀預定飛機的阿拉斯加北部旅遊公司的遊客接待處。

這裡共有十幾位遊客候機,登機前依遊客的身高、體重、性別分成兩組,在韓孔雀前面的第一組準備起飛了,他們乘坐的也是這樣的小飛機,也就能坐七、八位客人。

飛離費爾班克斯上空,但見茫茫綠野上河流、湖泊星羅棋布,如畫的原野色彩絢麗,全無荒蕪的感覺,難以想象這裡距北極圈已經不遠了。

寇德福特的停機坪,其實也就是荒野上鋪就的一小塊平地,遠方的山巒就是巍峨的布魯克斯山脈,它是北極圈內的最高山脈,主峰高近3000米,在道頓公路通車前,它是令想進入北極苔原的探險者,望而卻步的一道天然屏障。

這裡看過去的是山脈的南麓,可以看到大部分覆蓋著森林,據說這裡是地球上樹木能夠存活的最北端,山脈北麓便是不見樹木的北極苔原,這就是韓孔雀他們這次在去巴羅的飛機上,看到的廣袤無垠、延綿直至北冰洋的那片荒原,也是韓孔雀這次過來的目的地。

一般旅遊者,進出這一片廣袤的地區,首選的參觀旅遊之地,就是北極之門國家公園,這座公園位於阿拉斯加北極圈內,是全球第二大的國家公園。

由於公園地處偏遠、交通閉塞,公園內又沒有公路和遊客服務設施,所以人煙罕至,完全原生態的山峰、河谷連綿不斷,隨便走到一處拍下一張照片,很可能就是第一次進入人類的鏡頭的風光。

寇德福特距公園東部邊界只有幾公里,附近有一個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設立的遊客中心。

據介紹,公園處處給人驚喜,景色多樣、美不勝收,是少有的攝影寶地,韓孔雀他們自然不想放過這裡,畢竟這裡的環境不錯,而且靠近北極圈,幾萬年前,也許一大群猛象就生活在這裡,所以這裡很有可能保存這各種化石。

但是在這裡韓孔雀卻沒有任何機會獨自考察,他只能跟團,而旅遊路線上,這樣走了一圈,算是走馬觀花,韓孔雀什麼都沒有發現。

如果他想獨自深入公園,那麼就勢必要離開團隊,如果跟團,就只能先離開北極之門國家公園。

這次過來,韓孔雀畢竟不熟悉地形,所以他決定跟團。

驅車一個多小時,終於抵達了阿拉斯加一個有紀念意義的地方道頓公路北極圈標記牌。

旅遊公司還安排了一個走過北極圈的儀式,巴士司機兼導遊,在地上鋪上一塊小紅毯,上面畫有一條白線,代表那就是北緯66.33度線,小夥子還一本正經的在一旁吹號伴奏。

也算走過紅地毯了,有伴奏,有相機快門的聲,也終於有了跨越北極圈的真切感覺。

走過紅地毯后,從導遊手中接過了跨越北極圈紀念證書,就像是獲獎了。

標記牌後面布魯克斯山脈依稀可見,黑雲杉森林鬱鬱蔥蔥。

不遠處清晰可見一片棕色山坡,那是自然原因導致的森林大火后被燒焦的樹木,這種景象一路上見到不少。

道頓公路的一些路段景色也不錯,離開北極圈不遠,導遊帶著他們踏上路邊的原野,讓韓孔雀他們體味一下在北極荒野行走的感覺。

黑色的土地上有很好的植被覆蓋,爬滿低矮的草和稀稀拉拉的荊棘,踩上去有些鬆軟。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