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衝擊市場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6-07-31 17:12  |  字數:3390字

華盛頓公約的精神,在於管制而非完全禁止野生物種的國際貿易,其用物種分級與許可證的方式,以達成野生物種市場的永續利用性,該公約管制國際貿易的物種。

而環境調查組織的卧底調查結果——撰寫成了報告《開獵季節:********和尚比亞迅速發展的非法象牙貿易》——為證明尚比亞與中國間,存在非法象牙貿易提供了強有力證據,並為否決尚比亞的提案發揮了重要作用。

因為大型,複雜的象牙雕刻,在中國能賣到成千上萬美元,所以,近年來,國內對象牙雕刻的需求還在增加。

就是這種種原因,促成了象牙價格的節節攀升,所以到了現在,非法盜獵越來越嚴重,而這樣一來,就促使自然保護團體,關於貿易的爭論正變得「越來越一邊倒地」反對貿易。

「但是這種一面倒的禁制真的好嗎?」這個時候,柳絮提出了疑問。

韓孔雀他嘆了口氣,他雖然也反對獵殺大象,但一面倒的禁制大象貿易,還真不一定就是好事。

當然,這樣的認識,也不止是韓孔雀一個人,還有很多人看明白了,不過,只要誰一提出來,就會面臨無數謾罵,特別是劊子手的稱號,肯定要砸在腦袋上,這樣一來,就算有人看到了全面禁止象牙貿易的弊端,也不敢隨意說出來了。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正確的,未必能夠被人接受。」韓孔雀道。

全面禁止象牙貿易,自然能夠保護大象,但這要一定健全的政治制度,但是世界各國全都為自己考慮,誰管別人死活?

現在就連一些世界性的大國,在面對一些小國的時候,都不安好心,所以憑什麼要讓別人犧牲利益?

「這麼說還是有不少人支持象牙貿易合法化的吧?」柳絮道。

韓孔雀道:「象牙貿易合法化有一定的道理,但現在絕對不能實行,要不然,大象肯定會被人殺絕了。」

「有理由就要努力的達成,那樣才是真正保護大象。」柳絮道。

韓孔雀一攤手,這可不是他能夠做到的了。

韓孔雀早就了解過象牙市場,也可以說他,他也是禁止象牙交易的既得利益者。

為什麼這麼說?既然禁止了象牙交易,怎麼還會有利益?

這裡面就有一些奇妙的關係了,比如,現在仍然有人表達了支持象牙貿易合法化的立場,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非洲象專家小組的成員之一丹尼爾·斯泰爾斯生活在肯亞,他長期研究亞洲和非洲的象牙貿易市場。

這一組織向cites提供了科學信息,

斯泰爾斯表示,他的看法未必反映非洲象專家小組的觀點,他還承認,因為支持象牙貿易的立場,他現在被認為是個「另類」。

斯泰爾斯認為,野生動物保護組織經,常錯誤地提倡反對可控的原料象牙貿易,因為這些組織都是由「只研究大象,不了解貿易系統如何運作的動物學家或科學家」組成的。

而他的這些觀點,韓孔雀是認同的,所以最後他道:「那些一味反對的,他們不懂基本的經濟供求原理,一種稀缺、高價的資源需求高漲時,你所能做的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切斷供應,這會使商品價值飆升,在象牙這個例子中,大象為此受到了災難性的打擊。」

韓孔雀手中有象牙,如果全面禁止象牙貿易,他手中的象牙肯定要漲價,而且還是無底線的漲價。

所以,就算現在有些人看到了全面禁止象牙交易的弊端,但他們是既得利益者,所以也不會出聲。

這個世界上,不是你說非法,就沒有人偷獵大象了,反而是因為非法,偷獵者更多了,因為貿易不合法,才會讓象牙有更大的利潤。

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矛盾,比如剛才那個斯泰爾斯,他接受的是人類學訓練,他支持對象牙成品的國際禁令,但他也主張與中國進行有限制的合法原料象牙貿易。

他同時相信,一些國家的國內象牙市場應該徹底關閉,比如泰國。

他認為,中國的原料象牙市場與成品象牙市場是不同的,它們擁有不同的買家,不同的貿易鏈,以及不同的需求驅動因素。

對於成品象牙,斯泰爾斯認為:「買家就是消費者,他們處在貿易鏈的末端,出於美學、文化或社會聲望的需求購買象牙,將象牙作為禮物贈送。」

他說,問題在於,中國的大多數成品象牙都「很有可能來自偷獵的大象,而且,東南亞幾乎所有的成品象牙都是非法的。」

根據斯泰爾斯的觀點,成功的合法貿易,意味著消費者購買的成品象牙來源合法。

在斯泰爾斯看來,成功的合法原料象牙貿易是這樣的:象牙來自受嚴密監管的非洲象牙庫存,庫存中的象牙來自自然死亡、或

被當作「問題動物」射殺的大象,他是堅決反對撲殺野生大象,以增加象牙庫存的。

象牙會直接送到中國買家的手中,

象牙不會以一次性銷售的途徑來到中國,而是「通過年度或半年一次的拍賣」。

同時他還認為,如果每年向中國供應50噸合法象牙,偷獵率將會驟降。

而無序的拍賣,才會「引起了真正的混亂」,他也相信,旺盛的象牙供應會消除象牙投機,他認為,正是這些象牙投機者,促使了自2007年來,不斷增長的偷獵行為。

這一點韓孔雀也是認同的,沒有人為的限制,象牙製品增多,自然就不會有太多的利潤,那個時候,偷獵得到的回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