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雲龍紋火鏈套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了一下道:「骨頭有不少,不過象牙就不算多了,而且一些象牙是不能做雕刻的,那樣就太浪費了。」 「那怎麼辦?特意收購象牙,那麼不是要滅絕非洲象?」柳絮皺著眉頭道。 韓孔雀一看美女煩惱了,自...

「我就是喜歡玩刀,你也見過我切生魚片了,所以只要我想學,雕刻出來的藝術品,肯定比你厲害。」說著,柳絮指了指于山手工雕刻的一枚珊瑚珠子。

阿卡級珊瑚不能製作珠子,但是一些裁剪下來的下腳料,巧妙的掩飾了內部的白芯,還是可以製作幾串珊瑚珠子的。

除了阿卡級的紅珊瑚,這裡還有一些其他品質的珊瑚下腳料,柳絮挑選了一塊,從容的比劃了加下,接著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來了一把刻刀,立即雕刻了起來。

一隻白色的小腳丫,只是寥寥幾刀,就被雕刻了出來,從這裡也能夠看得出來,柳絮是真的下過功夫,而且還不是一天兩天的功夫。

這樣的雕工,沒有幾個月的時間,絕對不會達到。

「知足常樂?」韓孔雀笑著道。

他跟柳絮剛剛認識的時候,就曾經送給柳絮一套血玉首飾,裡面就有意見知足常樂掛件,沒想到現在柳絮用白珊瑚,這麼容易的就雕刻出來了一件知足常樂。

「胖乎乎的小腳丫,白白嫩嫩的,你的創意還真是十足。」韓孔雀笑著道。

柳絮看了一眼韓孔雀,道:「送給你了,我好像還從來沒有送給你過東西。」

「行,這也算情侶首飾了,我會好好帶著的。」韓孔雀把玩著拇指大小的白珊瑚小腳丫,這倒像是柳絮的玉足,所以把玩著,韓孔雀的臉色變得有點異樣。

柳絮多麼聰明?韓孔雀表現的稍微異常,她就注意到了,看到韓孔雀那淫笑的樣子,她潔白如玉的臉上,立即爬滿了紅雲。

**給韓孔雀的那次,好像就是從按摩開始的,從那一次開始,柳絮就知道,韓孔雀這個變態,好像特別喜歡她的小腳丫。

「戀足癖的都是變態你知道吧?」柳絮沒好氣的道。

韓孔雀被挑破了心思,立即訕訕的道:「你的思想不純潔,誰戀足癖了?」

雖然這樣說著,但精力過剩的韓孔雀,還是不會放過柳絮的,既然過來了,自然要親親我我一下,所以兩個人的手拉了起來。

接下來就是少兒不宜的動作,拉手,拉手,再拉手,牽手,牽手,還牽手。

早上醒來,看著懷中的玉人,韓孔雀笑了起來,看來韓凰長大點也有好處,最起碼柳絮陪他的時間長了。

如果是原來,柳絮絕對不可能這麼放心的陪他一晚上,一般都是匆匆的牽幾次手,就回去照顧女兒了。

「我們有多少時間,沒有這麼靜靜的躺著了?」韓孔雀有點感慨。

「以後你多購買一些土地,我們一家回歸種田的生活,那樣在一起的時間就長了。」柳絮用手划著韓孔雀的肩膀,感受著韓孔雀解釋的肌肉。

雖然也算是老夫老妻了,但每次躺在韓孔雀的懷中,還是讓柳絮心跳加速。

「怎麼樣,我的作品不錯吧?」柳絮趴在韓孔雀的胸膛上,凝視著他的眼睛,得意的道。

韓孔雀笑著道:「你是才女,這個我從來沒有懷疑過。」

「那麼你是同意了?」柳絮高興的道。

韓孔雀搖了搖頭道:「只要你喜歡做什麼都行,不過,你沒必要為了我改變自己。」

柳絮從來都是有點清冷的,特別是為人處世,對於她來說就是麻煩,所以韓孔雀不想柳絮為了他而改變自己。

柳絮也搖著頭道:「因為我喜歡,所以才會改變,不止是喜歡你,而且喜歡周美人和秦明月,我感覺跟她們在一起,才是一個正常人,平時的我,有點虛偽,好像裝的時間長了,就不知道怎麼做一個真實的自己了。」

韓孔雀無語,既然柳絮自己喜歡,他也不說什麼了。

「行,你看著辦好了。」韓孔雀道。

柳絮一臉欣喜的道:「那麼就把你收藏的那些象牙送給我好了,你知道的,我喜歡挑戰,而象牙球就不錯。」

「怎麼喜歡上了牙雕?」韓孔雀驚訝的道。

象牙球確實不錯,而且韓孔雀也曾經研究過一段時間,所以很了解。

象牙球交錯重疊,玲瓏精緻,表面刻鏤著各式浮雕花紋,球體從外到里,由大小數層空心球連續套成,外觀看來只是一個球體,但層內有層。

這就讓象牙球的雕刻增加了很大的難度,但是,要想簡單的也有,只要雕刻一層就好了,當然,這麼做也不簡單,因為象牙球其中的每個球均能自由轉動,且具同一圓心。

並且象牙球裡外每一套球,均雕鏤著精美繁複的紋飾,有百花、龍鳳及山水人物等數種。

不得不說,柳絮是心高氣傲的,她能夠選擇象牙球作為專攻對象,還是下了大決心的。

以現在柳絮的雕刻手法,雕刻簡單的象牙球應該沒問題了,而隨著技藝的嫻熟,象牙球還能提供更多的鍛煉機會。

象牙球從簡單到複雜,什麼樣子的都有,特別是球與球之司相互連接,一般人是做不出來的。

所以雕刻外層球體表面較易,但刻鏤內層許多球體時,因施工空間的限制,很難,所以象牙球工藝會讓人感到技巧的奇特和玄妙,所以這種球又被稱為「鬼工球」。

柳絮有點不好意思的道:「其他的木雕都有人做了,我參與進去,不是搶他們的活干?所以,我還不如重新尋找一種雕刻方向。」

「所以你就想到了牙雕?」韓孔雀笑著道。

柳絮道:「那是自然,牙雕的入行門檻高,一般人可不能做到,所以我這可不算搶人的飯碗,再說,如果不知道你手裡有很多象牙,我也不會做出這種決定。」

韓孔雀想了一下道:「骨頭有不少,不過象牙就不算多了,而且一些象牙是不能做雕刻的,那樣就太浪費了。」

「那怎麼辦?特意收購象牙,那麼不是要滅絕非洲象?」柳絮皺著眉頭道。

韓孔雀一看美女煩惱了,自然是十分心疼,他立即道:「不要發愁,我讓人查一下,看看哪裡有象牙,活的大象我們不能禍害,但是死的就沒有顧忌了。」

「你是說在去尋找一座象冢?那得去非洲吧?」柳絮道。

「象冢也不是那麼容易找到的,看看其他地方吧!最近尋找寶石,讓白曉亦她們搜集了不少國外的資料,還沒有來得及看,等我找找,也許很快就能夠解決問題。」韓孔雀自信的道。

「那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反正你喜歡尋寶,現在看看我的作品。」說著,柳絮起身拉過了床頭上的一個小背包。

韓孔雀笑嘻嘻的看著渾身潔白如玉的柳絮,也許是因為剛剛運動了一早上,所以柳絮白嫩的肌膚還帶著一抹動人的紅暈,讓韓孔雀看的又有點蠢蠢欲動。

不過,當柳絮從背包里拿出意見象牙作品的時候,韓孔雀的心神還是被轉移了。

「你還真是厲害,這是牙雕當中的巔峰之作啊1韓孔雀驚訝的這件筆筒。

雖然筆筒在牙雕當中算是最簡單的式樣,但真正能夠雕刻好的人,卻真的不多,而柳絮卻真的做到了「精、細、雅、秀」。

這是一套「漁家樂」筆筒,帶著明顯的雍正時代的氣息,而雍正時代,其實也是一個變革的時代,那個時候皇家牙雕雖由江浙南匠雕作,但是他們都不得不尊從皇帝旨意行事,絕不敢隨意製作。

這就是「外造之氣」,而不是「恭造之式」,這八個字是雍正帝在雍正五年,向造辦處所有匠人提出的嚴格要求,並非僅僅是針對牙匠而發的。

雍正登上皇帝寶座之後整頓了造辦處,初見成效之後,於雍正五年明確地指出近年所造器物有些「外造之氣」,不合他的口味,今後要按康熙朝「恭造式樣」的原則製造上用之物,其具體標準即為「精、細、雅、秀」。

此後造辦處官員和匠人無不惟勤惟慎、身體力行、認真遵旨辦理,才有了後來很多牙雕精品。

如黃振效刻的「漁家樂」筆筒和「雲龍紋火鏈套」,李爵祿刻的小方盒,陳祖璋等人刻的「月曼清游冊」等。

柳絮沒有讓韓孔雀失望,隨著漁家樂筆筒,後面也有「雲龍紋火鏈套」,還有各種方形的象牙盒子。

那些象牙盒子很明顯是練手之作,但是「雲龍紋火鏈套」就很不凡了,韓孔雀對於這種古代用來點火的工具,十分熟悉。

一個火鏈套,或者說是火鐮套,裡面有火石、火鐮等等組成,是用來點火的,而皇家也不例外,在古代也是用這東西點火。

這件牙雕雲龍火鏈套呈荷包形,分為蓋與身兩部分,內附打火鋼刀、火石和引火絨紙及其絲包,所雕龍紋是宋龍,不過是仿的康熙朝晚期內廷所制宋龍。

真正的雲龍紋火鏈套是清代的一件宮廷牙雕作品,長期以來雲龍紋火鏈套的斷代存在不同看法,故宮博物院藏品卡片注為清,珍品檔案也注為清。

不過,韓孔雀認為清代太籠統,從龍的形態可定為康熙,或不遲於雍正朝。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