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中國通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6-06-24 09:39  |  字數:3440字

中國人曾一度稱外國人為「洋人」,外國貸為「洋貸」,外國房為「洋房」,還有大大小小的洋東西,如洋燈、洋火、烊機、洋傘、洋布希么的,這裡都有。

就當韓孔雀在看那些所謂古董的時候,木靈的第一張畫已經賣出去了。

那個老闆娘之所以對中國畫那麼感興趣,原因是她會畫油畫、壁畫,並且還免費教孩子們繪畫,這條街道上很多商店,都是她幫著裝飾的,所以知道她的人很多,人緣很好。

她的店裡賣的大多數是畫,各種各樣的畫,但就是沒有超過一百年的古畫,當然她的店裡不止是有畫,其他攤位上有的,她這裡也有。

賣掉了一張畫,得到了150美元,扣掉35塊租金和13塊稅,剩下的才是木靈的,老闆娘把102美元交給了木靈。

算的這麼清楚,賣的這麼快,而且還能賣到一百多美元,算成人民幣差不多上千了,這可讓木靈高興壞了。

隨便畫一幅畫,就能夠賣出一千塊人民幣,怎麼想都有點玄幻。

木靈可從來沒指望她的畫能賣錢,只是好玩罷了,卻死貓碰瞎老鼠地接連賣掉了幾張,過了好一會兒,木靈還是覺得這錢是天上掉下來的白揀的。

在古董店賣掉了木靈的「古畫」,讓韓孔雀的感覺十分怪異,此時他也只能呵呵了。

為了表示感謝,木靈花12美元在老闆的店裡,買下一隻上世紀五十年代的舊打火機,她把這件古董,送給了古董愛好者金妖手裡,省的金妖看著眼睛發綠。

在木靈的影響之下,金妖也學習珠寶設計了,所以他也會畫畫,而今天也被木靈比這背了畫板,也在店鋪之中作畫,可他的水墨山水畫,卻是無人問津。

「難道這真是一個看臉的世界?」金妖看看木靈畫的仕女圖,再看看自己畫的山水,只能抱怨美國人都是色鬼,居然都買美女圖,而不懂欣賞水墨山水。

出了這家古董店,韓孔雀他們去了隔壁另一家古董店。

這家店竟掛滿了日本舊貸:和服,木屐,榻榻米。

店主是個美國女人,卻穿著和服,坐在電腦前。

韓孔雀走到店主面前,她沒抬頭,這時金妖指著牆上的字畫說:「老闆,這兒有中國畫!還有中國字!」

那女人一聽便抬起頭,不高興地說:「你錯了,這是日本畫,日本字。」

韓孔雀看了一眼牆上的字畫說:「這是日本人寫的中國字,看來你不認得中國字,也不認得日本字。」

店主聽了,陰森地看了韓孔雀一眼。

金妖此時得瑟的道:「我妻子的中國畫,就掛在隔壁店裡。」

店主冷冷地說:「我這從不掛中國畫。」

韓孔雀不知道她對日本有什麼情節,但有一點是清楚的,她不喜歡中國人,韓孔雀拉了拉金妖,大聲道:「走吧,這全是破東西,沒什麼好看的。」

一向好脾氣的木靈,也對這個女人的態度很生氣,她也高聲道:「對顧客不友好,開什麼店!」

跟剛才那位店主相比,這位的差別就太大了,讓韓孔雀他們都有點不適應,而最不適應的就是木靈了,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啊!

對面還有三家古董店,有兩家和第一家店一樣,堆滿了各種不同收藏。

最邊上那家,比較有個性,店門上方鑲刻著「Balajka1898History』sHardwareAntiques」,意思是百年鎖店。

百年鎖店和第一家店一樣,東西滿滿當當的,但不同的是,這些古董全是Balajka家族的百年收藏。

各種各樣的門、鎖,及配件、飾品,仔細看看,還真的美麗而奇異。

在這裡,韓孔雀看到了100多年前的家用門鎖,還看到了早年的電話亭、銀行櫃檯、收銀機、保險箱。

店主是一對夫婦,女主人安妮對他們很熱情。

男主人卻一直坐著,低著頭打瞌睡。

後來聽老闆娘說,他原來是這一帶很有名的律師,去年一場車禍,傷了頭部,失憶了,再沒有工作能力。

他從此的生活和命運,便由這場車禍徹底改變。

韓孔雀看見一條老狗溫柔地陪在他身邊,他能看見它,卻再也不記得它。

某種意義上,失憶人應該比失明人更可憐,他失去的是心靈的光明。

走進了最後一家店,這家店裡完全是中國風,裡面的古董全都是中國文物,青花、梅瓶、水墨山水畫、木雕、銅器,古錢幣,可以說應有盡有。

「這是清代青花梅瓶?」進去看了第一眼,韓孔雀就認出了一件古董,而且是清代的青花梅瓶。

老闆是個大鬍子,可能也就三四十歲,帶著一副眼鏡,不過因為身材太過高大,卻沒有一點斯文樣子。

「先生是中國人?我這就是古董,真正的古董,超過一百年以上的,他們的店裡,沒有一件的歷史超過一百年,只有中國人才懂的什麼是真正的古董。」老闆好像十分苦逼,所以遇到了中國人,立即打開了話匣子。

「你這店裡有點冷清啊!」雖然東西不少,但韓孔雀卻並沒有看到幾個人。

老闆的臉上露出一絲苦悶:「他們根本就不懂什麼是古董,我想你們會懂的,這個瓶子你很喜歡?只要三百五十美元,不貴。」

韓孔雀不置可否,他又指了指一件彩瓷,道:「這件呢?」

「三百美元。」老闆看了看韓孔雀,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但還是很快就出了價。

這個時候韓孔雀也看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