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憶苦思甜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咦!這種海蟹你們也能捉到?」木靈好像認識這種海蟹。 「你認識?」金妖好奇的道。 木靈笑著道:「我們可是在海島上出生的,難道你從來沒有見過?」 金妖沉默了,他就從來沒...

?? 飯桌上,不少人都在疑惑,這裡的海鮮味道似乎不大一樣,味道更加鮮美,不知情的人,就以為是這個飯店的大廚的確有兩手,能做出這味道。

然而,前來美國的華人,有很多都是以飯館起家的,這些同行卻是十分清楚,這是食材的關係,跟烹飪技術一點關係沒有。

國人對吃的研究,那是真的登峰造極,這裡很多都會一手廚藝,特別是同行,他們酒店的大廚技術也不賴,但味道卻差了一籌,這就很說明問題。

同樣心知肚明的還有韓孔雀,這樣品質的海產,跟普通海產品不一樣,味道要比其他地方的高了一個等級。

這應該是玄元控水旗出品,就是不知道李小文這個傢伙怎麼弄到手的。

「這種鯧魚很不錯。」正在思索著,黃山推薦道。

「嗯。」韓孔雀吃了一口,確實很不錯。

黃山笑著道:「這是昨天來的一批鯧魚,市場效應非常好,得到很多市民稱讚。」

「哪裡產的?」韓孔雀問道。

黃山道:「自然是孔雀島海域,我們那裡的海鮮是越來越出名了,聽說有人得到了消息,今天都找到了酒店外面了,一個個都在翹首等待,搞得其他產地運過來的海鮮,都沒有人問津了。」

韓孔雀一愣,沒想到酒店這麼容易就打開了市場,這可比珠寶容易多了。

不過,想想也對,海鮮在美國就是平民化的食物,而珠寶在什麼地方都是少數有錢人才能玩的起得,這樣一來,自然不太容易推廣。

其實,這都是玄元控水旗的能力之一,玄元控水旗過濾之後的海水,能迅速改善周圍海洋的一切生物。

從第一次登陸孔雀島,韓孔雀就一種用玄元控水旗改變孔雀島海域的水質,到了如今,孔雀島海域的海產,不僅質量受到影響,也會加快它們的繁衍,以及吸引更多的海洋生物到來。

只是,這一切其他人還蒙在鼓裡,完全不知道,他們只是欣喜於自己的收穫,和驚嘆於孔雀島海域的環境,卻不知道給他們帶來這一切的是韓孔雀和玄元控水旗。

現在很多在孔雀島海域養魚的漁夫,只是高興自己家產的海鮮好吃,卻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們雖然佔據了寶地,卻完全不清楚為什麼。

想到這些信息,韓孔雀就更加不急著離開,很長時間沒有嘗到這麼鮮美的海鮮了。

「大哥,這是今天剛剛送來的虎頭蟹,您嘗嘗。」就在這個時候,剛才躲到了一邊的李小文過來了。

「虎頭蟹?」韓孔雀留意到盤子里的一種奇特海蟹。

這種螃蟹長相酷似老虎頭,蟹殼上有兩隻圓圓的「大眼睛」,鼻子和嘴巴的紋路黑黃相間,像小老虎在瞪眼睛。

這種螃蟹韓孔雀知道,而且在孔雀島上,韓孔雀也吃過,算是海鮮當中的一種新貴。

這種海蟹是近年來才風靡起來的海蟹,超過個頭半斤的就需要一百五以上一斤,沒有人想到,它們會從前些年的幾塊一斤,升到現在這昂貴的價格,成為海鮮中的珍品。

這時候,無論是公蟹還是母蟹,味道都不錯。

很多人吃蟹有講究,「九雄十雌」、「九月團臍,十月尖」,都是在說吃蟹的時間。

農曆九月母蟹卵滿,蟹黃鮮香油脂細膩;十月公蟹性腺發育最好,這時黃肥膏白,蟹膏的口感豐腴圓潤,嗜愛吃蟹的人一般都會更加喜歡在11月吃公蟹。

也有人喜歡在母蟹剛剛開始上市的時候,吃蟹黃還沒有長實的母蟹,嫩滑的口感也是一種不同體驗。

至於區分公母蟹,這不難,不論海蟹還是河湖蟹,硬殼的另一面就是肚皮了,肚皮的中間有個蓋子,學名大概叫「臍掩」,母蟹的臍掩是圓形的,而公蟹的臍掩是尖形的。

在孔雀島形成的漁村當中,漁民都稱公蟹母蟹分別為「尖臍」、「團臍」。

而捕撈虎頭蟹依靠的是運氣,如果運氣好,那麼在海底你會發現龐大的虎頭蟹大軍,浩浩蕩蕩地在海底遷徙。

如果運氣不好,幾年你都不會碰到一隻,所以這種螃蟹也算是難得。

「哎!這就是虎頭蟹?怎麼這麼特別?」金妖驚奇地問道。

金妖和木靈長時間駐守西部,而原來他們在魔鬼島,卻是從來沒有出過地宮,所以什麼也沒見過,這次才跟著韓孔雀來了美國,才真是讓他們大開眼界。

「咦!這種海蟹你們也能捉到?」木靈好像認識這種海蟹。

「你認識?」金妖好奇的道。

木靈笑著道:「我們可是在海島上出生的,難道你從來沒有見過?」

金妖沉默了,他就從來沒有出現在魔鬼島上過,他的童年是在魔關宮之中度過的,如果不是遇到了韓孔雀,他們也許會在地宮中一直到老死。

木靈看金妖沉默,立即知道是怎麼回事,所以她立即解釋道:「海鮮販都叫它們虎頭蟹,以前不太值錢,現在價格逐漸升高,不過,這種海蟹少見一點,遠不及梭子蟹廣泛。」

李小文此時道:「我們的漁船正好遇上一群,今天正好讓你們一飽口福,這海蟹的肉最是鮮嫩,看還活著呢1

「你讓我們吃活的?」黃山驚訝的道。

金妖也開口道:「我只知道生吃魚活吃蝦,還真沒有聽說吃活的螃蟹,今天正好實驗一下。」

李小文瞪著這兩個傢伙:「你們兩是故意的吧?誰讓你們吃活的了?只不過是因為要吃個新鮮,所以才準備了活的虎頭蟹,現吃現做。」

所謂海鮮,吃法最好還是保留「鮮」字,對很多吃貨來說,吃東西更是強調鮮,不需要添加很多佐料,保持原汁原味,便是人間極品。

李小文說的好聽,但真做起來就是個手殘貨,所以最後只能依靠金妖和木靈來動手,而他跟黃山,只是偶爾幫一下忙。

金妖和木靈兩人都是心靈手巧之輩,在海鮮的烹飪上,意見非常一致。

一大盆的虎頭蟹,他們採用水煮的做法,其實,清蒸同樣能達到這個效果,只是清蒸要求高一點。

水煮時,要根據虎頭蟹重量大小而定時間,如果超過四兩重,就需要煮上20分鐘,如果二兩左右的虎頭蟹,一般10分鐘就可出鍋食用。

「幫我弄些薑汁。」韓孔雀雖然沒有動手,不過,這裡恐怕就是他的動手能力強,也最懂得怎麼吃虎頭蟹。

李小文找了兩塊出來,稍微刮一下皮,然後用刀細細均切,搞成姜泥,分在兩個盤子,然後往盤子倒一些醬油。

準備好了這一切,虎頭蟹也就可以吃了。

「好,大家動手,先吃這個。」金妖招呼大家說道。

看著大盆裡面的虎頭蟹,紅得嬌艷欲滴,引人口水,大家都不客氣了,直接伸手過去拿。

掰開后,裡面黃色的蟹黃和紅色的蟹肉,引誘你不得不立刻咬上一口,蟹肉濃濃的香氣,就在你的口中四溢開來。

「這味道,真是頂級棒呀1金妖舉起一個拇指,口感這麼好的螃蟹,他還是第一次吃到,所以忍不住驚嘆了。

味覺沒問題的人,都能嘗出香、甜、鮮三種味道,虎頭蟹既具有河蟹的香氣,又具有海蟹的鮮味,還帶點貝類的微甜,這可是海鮮中的極品。

「廢話!這種個頭的,每一隻價格都不菲,你手裡那個就值二十多美元,在國內也能夠賣到五六十元,能不好吃嗎?」李小文笑罵道。

一提到這價格,幾個人吃的更歡了,這麼貴的螃蟹,平時可是很難吃到。

一個那麼大的螃蟹,蟹肉還沒有半碗,就要幾十塊,這要是換成豬肉,都吃到你吐血了。

一群人圍著桌子吃螃蟹,說說笑笑十分熱鬧,而其他桌子上的客人,根據各自的口味,在服務員的幫助下,也在品嘗各色美味。

「就是這螃蟹,要一百多每斤?真貴呀1黃山有點感慨。

李小文鄙視的道:「你現在工資不低吧?吃點螃蟹也用這麼感慨?」

「沒辦法,窮人家的孩子,就看不慣你這種忘本的傢伙。」黃山跟李小文熟悉了,說話也就百無禁忌。

李小文嗤笑道:「我怎麼忘本了?發了財吃點好的就是忘本啊?有本事你不要吃啊!我給你準備點鹹菜和窩窩頭,正好讓你體驗一下生活,憶一下苦,思思現在的甜。」

黃山停下了動作,好似在認真思考,過了一會兒,眼看別人又吃了一隻螃蟹,他才快速開口道:「還是算了,我自己不忘本就好。」

「你可拉倒吧!其實回到孔雀島,這個就很便宜了,也就是直接賣給飯店,才會有這種價格,批發應該很便宜。」韓孔雀笑著道。

這個時候木靈好奇的道:「我說,你們怎麼想起來在這裡開海鮮店?這裡可是靠近內華達山脈,山珍最多,不能說是俯首可得,但要弄點山珍不難吧?不是更加應該主打各種野味嗎?」

木靈這麼一說,韓孔雀和李小文全都笑了,就連金妖和黃山,也一臉詫異的看著木靈,這姑娘還真是不食人間煙火。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