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冰甲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6-06-08 20:35  |  字數:3503字

??熱血沸騰的韓孔雀,全力催動手中冰劍,頓時,冰劍光芒大盛,斬下時,形似一道煞氣凜然的彎月。

「怎麼可能!?」狼人大驚失色,本能地向後爆掠。

「轟!」

他雖然險險避開,但是那條尾巴,卻被連著地板一起斬斷,鮮血飛濺。

那一劍之威,竟然還在地板上切出了一道兩米來長的口子,水泥渣滓四處橫飛,露出的鋼筋斷裂得整整齊齊。

韓孔雀扔掉了半截血淋淋的狐尾,開始連連咳嗽不已,並且大口大口的呼吸,這一次消耗的有點大,也是他少有的拚命時刻,接下來肯定不能這麼做了。

沒有了玄元控水旗,韓孔雀也就沒有了持續異能攻擊的力量,此時只是拚命一擊,已經消耗的太多。

「小子,你敢斷我尾巴!?」狼人憤怒至極,怨毒地嘶叫著。

「老子要挑斷你的四肢經脈,不,我要打斷你的五肢。」狼人憤怒的叫囂著。

韓孔雀臉上露出一絲嘲弄的笑容:「你還有機會嗎?」

狼人看了看周圍的金妖等人,臉上露出的神色更加陰狠,甚至是帶著一絲瘋狂。

看著狼人的表現,韓孔雀變得更加認真,他可不是好日子過夠了來尋找刺激,而是真的在鍛煉自己,尋找突破。

韓孔雀不停的凝聚力量,讓自己快速的調整狀態達到巔峰,當然,狼人此時也在盡量恢復,畢竟他面對的敵人,可不止是韓孔雀一個。

然而,韓孔雀沒有給狼人太多機會,沒等狼人發動攻擊,韓孔雀率先攻了上去。

砰!韓孔雀的雙腳狠狠的跺在地上,沖向狼人。

嗡!人在半路,韓孔雀手中的冰劍,已經再次增加了體積,此時韓孔雀輪動起來,砸的空氣發出嗚嗚的風聲。

風聲似厲鬼哀嚎,滲人而冰冷,劍身從空中劈下一半時,韓孔雀離狼人只剩下不到一米。

冰劍舞動的風聲,吸引了在場十幾人的注意,最初他們是驚慌,認為韓孔雀這麼做有危險,但等看清此時的韓孔雀,他們的臉上已經帶上了一絲笑容。

剛才的冰劍,此時已經變成了冰棍,而那面菱形盾牌,此時已經融合到了韓孔雀的身上,形成了一具冰甲,緊緊的護著韓孔雀全身。

「吼。」狼人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向著韓孔雀撲了過去,他那鋒利是爪子,直接抓到了韓孔雀的心臟部位。

「嗤!」劇烈的摩擦聲響起,韓孔雀身體之外的冰甲,被抓出五道深深的溝壑,不過,狼人始終沒有攻破韓孔雀的冰甲。

「砰!」韓孔雀不躲不避,自己挨了一下,同時也給了狼人一下狠的。

韓孔雀冰棍重重的砸在狼人的肩頭,直接把狼人砸的飛起。

跟狼人比敏捷,韓孔雀差了點,但一下換一下,韓孔雀肯定佔便宜。

不過,這個狼人確實厲害,在身體被打飛的瞬間,狼人吼叫一聲,四肢在地上一蹬,似一輛卡車向著韓孔雀撞了過來。

「砰!」韓孔雀冰棍橫擋,和狼頭撞在一起。

巨大的衝撞力和韓孔雀的攻擊力撞擊在一起,發齣劇烈的聲響,不過,這一次的攻擊,直接讓韓孔雀大吃一驚。

狼人晃著腦袋在後退,居然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韓孔雀則握著冰棍不停後退,此時他的手在發麻,所以他忍不住倒退數步。

韓孔雀暗吸一口冷氣,他凝聚的冰棍可是十分結實的,這麼一下打在狼人的腦袋上,居然不能打死他?

銅頭鐵尾豆腐腰,果然是一點都沒錯。

這樣的防禦力,肯定一點也不比金妖的金甲差,當然,跟他冰甲比起來,肯定是更加厲害,但是,既然已經動手了,韓孔雀就沒有打算退。

狼人沒有想到這個人類,能抗住它的一擊,並且還給了他一下,他也是微微的吃了一驚,然後雙目中凶光迸射,向一道黑色閃電向著韓孔雀撲了過來。

狼人的衝鋒速度太快,尤其是雙方距離本來就短,而在此時,韓孔雀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只能再一次架起冰棍去擋。

狼人的頭顱堅硬如鐵,和冰棍撞在一起只是頭皮破了一點,滴下幾滴血,而且這第二次撞擊,狼人沒有退,它搖晃著腦袋,突然抬起前爪,往韓孔雀的頭顱拍了過來。

韓孔雀的反應不慢,頭一偏,在接下這一擊之時,也已經變招,他的冰棍變擋為掃,重重的抽在狼人的下巴上。

同時,狼人的爪子也拍在了韓孔雀的肩膀上。

「咔嚓!」兩聲清脆的響聲同時響起,聽著就像是一聲。

韓孔雀肩膀上的冰甲被拍碎,不過,立即又有一層冰甲出現,快速修補完全他肩膀上的護甲。

而狼人就不是那麼幸運了,韓孔雀的一棍子,打碎了狼人的下巴,讓狼人的下巴像脫臼似的耷拉下來。

狼人痛叫,只能在喉嚨里滾動著狼嚎。

而韓孔雀此時的肩膀,也痛的直抽冷氣,他單手提著冰棍,一條胳膊軟垂著不動,雖然沒有骨折,但也震傷了筋骨。

傷,激起了狼的凶性,狼人盯著韓孔雀,拖著像脫臼一樣的下巴,向著韓孔雀再次撲來。

「畜生永遠是畜生,你永遠也只有這兩下。」韓孔雀有了準備,這一次側身疾退,躲過了狼人的撞擊。

「嗡!」狼尾卻在這時掃了出來,如同掃把一樣的大尾巴,上邊的狼毛如同一根根鋼絲從韓孔雀的身上掃過。

一條條的鋼絲掃過,將韓孔雀左半邊臉上的冰甲,掃的冰屑亂飛,只是一瞬間,籠罩在韓孔雀臉上的冰甲就所剩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