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覺醒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動作實在太快,在木靈堵住洞口的瞬間,他已經竄了過去。 不過木靈的反應也不慢,狼人被藤條纏繞,只能拚命攻擊,頓時屋內磚石亂飛,砸得桌椅板凳乒乓作響。 灰霧繚繞中,一道黑影極速掠來,黑影躍...

?金妖的異能就是全身金屬化,這比電影之中的金剛狼都厲害,金剛狼還只是骨骼金屬化,而金妖可是全身都是金屬,他更像是不死的人形金屬人,此時他那雙可以變形的手,可是比刀還要~щww~~l

「嗤1金妖的手再次斬在狼人的綠色尾巴上,不過,這次連一根毛都沒有砍下來,反而發出了嗤啦的聲音。

金妖這一刀,就好像看在了一團鋼絲上,就差冒火星了。

這種刺耳的聲音,讓韓孔雀聽得雞皮疙瘩都冒了起來,而更多的是心靈上的震撼,這隻狼的尾巴還真是硬。

「錚1就在此時,木靈也加快了攻擊,不過狼人的爪子更加厲害,所以木靈的木刺,根本拿他沒有任何辦法,甚至木靈的木刺還被狼人抓出一道道傷痕,眼看就要折斷。

但是,木靈的木刺,也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每次看著要斷,但只是轉眼之間,木刺上的傷痕就消失了。

木靈是木系異能者,最大的能力就是再生,所以不要說她催生出來的木刺沒有折斷,就算折斷了,她也可以快速催生出新的木刺。

「拖延時間,他需要本源之力來支持戰鬥,如果消耗光了本源之力,他的這條尾巴,我分分鐘就可以給他砍下來。」就在此時,金妖大喝一聲,加快了進攻,以分擔木靈的壓力。

「吼1狼人一聲爆吼,再次發起猛烈進攻,金妖和木靈太厲害,如果被他們纏住了,自然就不能脫身了。

金妖和木靈稍微退避,就看到狼人沖向一面牆壁。

「轟1酒吧里的那面牆壁,突兀地轟然破碎,牆灰瀰漫間,幾十塊磚頭碎片像是數十道暗器,銳嘯聲中將金妖和木靈籠罩了在內。

「小心,他要跑?」木靈手中的木刺突然之間化為無數藤條,只見枝條舞動,形成了一道屏障,瞬間就堵住了牆上的洞口。

蓬蓬蓬!狼人的動作實在太快,在木靈堵住洞口的瞬間,他已經竄了過去。

不過木靈的反應也不慢,狼人被藤條纏繞,只能拚命攻擊,頓時屋內磚石亂飛,砸得桌椅板凳乒乓作響。

灰霧繚繞中,一道黑影極速掠來,黑影躍起,一記鞭腿撕破空氣般向狼人掃去,這是韓孔雀終於耐不住寂寞出手了。

狼人回頭雙臂一架,「啪~」一聲空氣爆響中,狼人一個空翻,輕飄飄的向後飛去。

狼人腳尖點在了吧台上,原本妖邪的眸光中,掠過了一絲驚怒,而周圍所有人,此時已經把他團團圍祝

狼人驚疑不定的看著韓孔雀,這就是他這次來刺殺的目標,沒想到這個傢伙自己送上門來了?

不過,再看看韓孔雀身邊的護衛,狼人強忍著沒有爆粗口,這特么的就是欺負狼啊!

韓孔雀卻不管狼人怎麼想,他向前跨出一步,手指一伸,一股冰冷的氣息以他為中心,向四面八方瀰漫開來。

冷熱空氣的相撞,周圍凝聚起了一圈凝霧,飄飄裊裊間讓人誤以為身處仙境一般。

短短一兩秒鐘,整個酒吧里的溫度,起碼下降了十多度,讓赤著胳膊的幾個人,冷得渾身一寒顫,他們看向韓孔雀的眼神愈發驚訝。

「嚓~嚓」韓孔雀的手上發生了奇妙的變化,分成了兩截不同的部分。

他右手一揚,掌心中托住了堪堪一握的冰錐,而左手之上,卻多了一個巴掌大小的菱形盾牌。

原來韓孔雀就曾經釋放控制的水流,形成寒冰,不過,那個時候他弄出來的是冰甲和坐騎,而這一次沒有玄元控水旗的幫助,韓孔雀還是順利的製作出來了一劍一盾。

不過,隨著不停釋放熱量,此時韓孔雀的臉色也變得冷峻如冰,右手冰刺、左手冰盾同時光華大盛,周圍凝霧不斷聚攏,彙集成星點冰晶。

所以轉瞬之間,韓孔雀右手上多出了一柄寒氣凜然,造型華麗的冰劍,而左手上,則凝聚成了一塊菱型冰盾。

「如果你肯乖乖束手就擒,還有你一線生機,如果繼續抵抗,那麼就殺無赦1韓孔雀身上的冰冷之氣越來越盛,滿頭濃墨般黑髮,竟然由黑轉白。

如此奇妙詭異的變化,看得周圍眾人目瞪口呆,真是帥酷炫麗吊炸天啊!

「大言不慚!你找死1狼人兇殘的雙眸之中爆出了兩道猩紅之光,足下輕輕一點,從吧台上躍起,疾速之下,他的身軀拉起了一道虛影。

原本就十分鋒利的狼爪,嘶啦一下,暴漲出了十根利刃,向韓孔雀狠狠抓去。

面睦詞菩諦冢韓孔雀表情毫無畏懼之色,沉靜如水,如果在一圈護衛當中,他還被人傷了,那他就太挫了。

周圍金妖等人已經渾身披甲,隨時都可以替韓孔雀當下攻擊,而木靈則是周身藤條飛舞,只要她一個念頭,這些藤條就會纏住狼人。

韓孔雀還能感覺到,他的身邊始終跟著一個身影,如果他有危險,這個身影隨時都會發出致命一擊,結束狼人的小命。

也是有了這麼多保障,韓孔雀才會出來得瑟一下,畢竟他的冰盾加冰劍的組合,實在是沒有大大危險。

一抬盾護住身體,迎頭直上,冰劍順勢斬出,尖銳的破空聲中,冰冷刺骨的寒意四下瀰漫,令人窒息。

「嘶啦1狼人的利爪抓上冰盾,順勢狠狠一劃拉,堅硬如鋼的冰盾被撕出了數道爪痕,冰屑飛舞。

與此同時,狼人半空中借力一扭,險險地躲開了韓孔雀的冰劍,只是,就算這樣,他還是被斬下了一撮黑毛。

一人一狼各自試探性的過了一招,錯身而過。

「不愧是戰鬥力最強大的狼人,好快的速度。」韓孔雀的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這絕對是個難纏的對手。

看著沉穩如山的韓孔雀,狼人也心存顧忌,特別是剛才被撕開的冰盾,只是瞬息之間,就恢復如常,這讓狼人更加無奈。

「這大個子力道強勁,基本功紮實,不但盾防嚴密,劍勢也非常凌厲,不是個繡花枕頭。」

過了一招,狼人也擔心起來,而且他還十分心疼尾毛被削,這個時候他也收起了輕視心態,如果大意了,很可能就陰溝里翻了船。

他們的心念轉化,不過一瞬間,絲毫沒有影響到他們的動作,各自轉身迎向對手,就在這小小的三十多平米的酒吧當中,一人一狼展開了激烈的交戰。

「嘶啦1隨著韓孔雀一個后躍,吧台被撕開了幾條數尺長的口子,木屑橫飛。

「1韓孔雀一記衝刺盾擊,被狼人閃過後,直接撞在了吧台後面的酒架上。

當一聲,酒架上的酒瓶全都被撞碎,噴洒了一地酒精。

一時間,人狼大戰倒是打得有些旗鼓相當,難分軒輊。

狼人的優勢是速度快,利爪鋒銳,擦者非死即傷,尾巴的攻擊也十分強勢,能抽能捶能纏,神出鬼沒,令人防不勝防。

而韓孔雀則是攻守兼備,穩紮穩打,將劍盾的組合運用得淋漓盡致,雖不如狼人那樣上下翻飛,動作迅捷華麗,卻令人感覺像是一座沉穩的冰雪山巒,散發著無盡寒意還能穩如泰山。

冰盾的防守油潑不進,往往微調角度,就讓敵人複雜的攻勢化為無形,韓孔雀出劍雖少,但每次都能精準把握狼人的必救之處,讓他不得不防。

他們打得酣暢淋漓,但酒吧里的桌子椅子什麼的,卻是倒了大霉,短短一分多鐘的激戰,似乎已經沒有一件完好的了。

到了此時,連酒吧的牆壁,都被狼人一腳踹出了個大窟窿,而地板天花板,也是處處裂縫,水泥渣子四處橫飛。

「吼1狼人見自己明明要比韓孔雀厲害一籌,卻始終破不了韓孔雀那出神入化的盾防,當即朝韓孔雀尖嘯了一聲。

這一聲尖嘯,分貝高得驚人,就算沒有被狼人針對的金妖等人,也覺得耳膜似乎要被尖針刺穿,眼冒金星,同時,意識也一陣迷糊暈眩。

「不好,天狼嘯月1韓孔雀心中暗道不妙時,已然中招,步伐移動之間,他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小子,去死。」狼人偷襲得手,獰笑了起來。

此時他那掃把一樣的尾巴,突然之間像是孔雀開屏一樣,瞬間暴漲一大截,像流星錘般朝韓孔雀當胸轟去。

「小心1金妖眼見不對,瞬間催化出一面金屬盾牌,狠狠地向狼人後背砸了過去。

誰知那狼人如同未卜先知一般,右手往後一揚,一拳打在了金妖的盾牌上。

巨大衝擊力,撞得金妖倒飛了出去,後背砸在了牆上。

幸好被這一耽擱,讓韓孔雀有了反應的時間,他匆忙抬盾一擋,緊接著,他就被連人帶盾的轟飛了出去,砸到了洗手間門口。

韓孔雀活動了一下手臂,發現沒有任何一樣之後,韓孔雀突然笑了。

看了看即將碎裂的冰盾,驀地,韓孔雀高高躍起,雙腳在天花板上借力一蹬,整個人如同一發炮彈般向狼人轟去。

他是安穩的太久了,已經沒有了鬥志,這次居然被一個狼人偷襲了,這讓韓孔雀的戰鬥意識開始覺醒。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