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不差寶石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的。」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1987年,阿富汗panjshi祖母綠就已經開採了。」 陳嘉義點頭道:「開採的時間那麼早,當地人有錢也可以理解,只要發現一顆祖母綠,就發了。」 木...

祖母綠和玉石的加工方法差不多,與一般的寶石不同,它一般被製作成非平面幾何形態的各種飾物和工藝品。

如翡翠原料要由行家開料,盡量能夠大塊利用,不能大塊利用時就要取出價值高的部分單獨加工,或利用天然原料中不同質地和顏色的「翠」和「地」的分佈巧妙地設計形象逼真的工藝雕刻品,如綠葉白骨的小白菜等。

琢玉的過程包括了選料、設計、粗繪、閘鏨、沖、磨、軋、勾、光等步驟。

玉雕師可以用數年時間雕刻規模巨大的翡翠作品,使其成為無價之寶。

而加工祖母綠的過程,其實跟琢玉差不多,就算不完全一樣,也不過是因為硬度不同,稍微調整一下就可以了。

韓孔雀不懂的加工祖母綠,但他懂得琢玉,這樣一來,只是浪費了幾塊祖母綠,適應了一下祖母綠的特性,韓孔雀就完全掌握了祖母綠的加工技巧。

祖母綠的脆性和硬度跟玉石不同,所以需要特別注意,只要掌握了這個,祖母綠的加更,可比玉石方便的多了。

「開採寶石可真不容易。」陳嘉義看著韓孔雀擺弄的祖母綠寶石,雖然有上百顆祖母綠,但這些寶石他全都拿起來,也不能裝滿他的一隻右手。

「已經很不錯了,要不是稀少,這種寶石怎麼可能賣出那麼高的價格?」韓孔雀到是十分滿足。

「真的還要使用zha葯?你也不害怕被人發現了?」陳嘉義看向另外一邊,如果引爆了那邊,這座礦洞的大部分都會被掩蓋。

他們花費了那麼長的時間,才挖出來的礦洞。陳嘉義還真不捨得就這麼掩埋了。

「我們的人數太少,如果全部進入了礦洞,就沒有人看守了,那樣才更容易被人發現,所以只能遮掩住洞口。」韓孔雀無奈的道。

這裡可不屬於他的地盤,先前使用zha葯開礦,是挖出來了一段洞穴之後進行的,而現在,可是要在這條山谷之中引爆zha葯。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引來進山的遊客。

但是他們不這麼做又不行,現在韓孔雀已經把周圍他們活動的跡象全都掩蓋了,只剩下礦洞的空口了。

現在礦洞另外弄出來了一個更加隱秘的洞口,所以這邊的空口就沒必要存在了。

陳嘉義就說韓孔雀太過小心了,但韓孔雀更加明白,不管是南非的血鑽,緬甸翡翠、紅寶的軍閥紛爭,還是哥倫比亞的祖母綠黑幫傳奇,這些都是寶石文化的附加產物。

如果他不小心,這裡也很可能成為另外一個傳奇。一個不太讓人舒服的,不美好的傳奇。

清晨的陽光悄悄爬上山谷西面的岩石,韓孔雀和陳嘉義在礦洞裡面的的發電機和氣壓鑿岩機旁棲息。

這些東西為礦山和帳篷提供照明。當然發電機還能在使用千斤頂錘、鑿岩錘和空氣壓縮機採礦時採用。

土靈正在用千斤頂錘,在岩石中鑽出能放zha葯的洞口,這樣的活一般人做不了,只有強壯的成年人,能夠手持這樣的千斤頂錘開岩鑿壁。

粉狀zha葯被裝在木杆里推入已鑽孔的岩壁,然後插入一個導火索,點燃****。

岩壁上的zha葯被引爆,石塊和塵土從岩壁上飛射出來。

這些岩石塊按照預期的脈路爆開。露出可能存在珍貴祖母綠礦脈。

爆炸聲一路傳到下方,在其附近工作的韓孔雀能感到岩石震動。

等一切平靜下來,韓孔雀迅速走到爆炸地點,迅速查看起來,一邊查看他還一邊催動水流,不停的沖洗爆炸痕。

水流衝下來的泥沙,韓孔雀會不時的截留下一部分,仔細查看一下。甚至是挖掘除少量塵土,查看祖母綠的跡象。

負責山體器械金妖,此時正在試圖啟動一個中國製造氣壓鑿岩機,這個機器有一個手動曲柄,他們希望通過升溫的加方式熱化油器。使機器開動。

在他的不遠處,木靈正興奮的用鐵鍬撥開經爆破的岩石。尋找祖母綠。

「好了,撤入礦洞,等這一次探險結束,我們也要離開了。」韓孔雀笑呵呵的走進了礦洞,順便用樹木遮擋住這個空口。

其他人都帶著礦燈,站在韓孔雀身後,他們知道,外面的一切痕,都被韓孔雀掩蓋了。

「就算是開採寶石,時間長了也讓人感到厭煩。」一邊小心的在礦洞之中摸索著前行,陳嘉義一邊抱怨。

木靈微笑著道:「我們這裡的條件算是很不錯了,最起碼深入礦洞,還不怕被憋死。」

「幸虧發現了副洞,要不然也沒法製作風洞,讓這裡的空氣循環。」金妖開口道。

他所謂的副洞,只不過是一條條深入地下的縫隙,但就是有了這些縫隙能迴風,才讓他們準備的鼓風機有了用武之地,要不然,韓孔雀還著不敢帶著這麼多人深入地下。

「如果不是時間不允許,這條路我一定能夠休整整齊。」剛剛從一條高度不到人腰的小洞之中鑽出來,金妖就嘆息著道。

韓孔雀笑著道:「這已經很不錯了。」

「是啊!相對其他地方的祖母綠礦洞,我們這裡的環境已經算是很好的了。」木靈一邊查看著兩旁的洞壁,一邊開口道。

「只要國家不動蕩,一般曠工的生活條件還是不錯的。」金妖道。

韓孔雀哈哈一笑道:「確實是這樣,都知道阿富汗那邊亂吧?恐怕你們不知道,阿富汗也出產祖母綠,而且那裡的祖母綠還很不錯,在咱還只是少數人家有彩電的時候,阿富汗的孩子們就都是看貓和老鼠長大的,而且家庭用車也很普及了。」

「上次在展會看過阿富汗祖母綠,還是很漂亮的。」陳嘉義道。

韓孔雀道:「1987年,阿富汗panjshi祖母綠就已經開採了。」

陳嘉義點頭道:「開採的時間那麼早,當地人有錢也可以理解,只要發現一顆祖母綠,就發了。」

木靈介面道:「1987年,阿富汗panjshi祖母綠就已經是19000美金/克拉了,在gia的學術雜質里,專家對阿富汗panjshi祖母綠的品論是可以與哥倫比亞摸zu礦的媲美。」

韓孔雀嗤笑道:「無論是巴西,還是尚比亞,都聲稱自己的祖母綠,都極品到可以媲美哥倫比亞的祖母綠,而且價格上的確也反映了顏色與價值的關係。

但是這些產地,包括阿富汗的祖母綠礦,都進不了主流收藏圈,別的我不清楚,我認識的一些人,對這些地方出產的祖母綠都是閉口不談的,當然,這很可能是推廣的問題,但也說明了一些情況。」

陳嘉義此時看向韓孔雀,一臉嘲弄的道:「還是你厲害,我覺得要市場推廣,還是要走和實驗室勾勾搭搭的路線為妙,讓實驗室幫著造造勢,他們的話,還是有很多人相信的,比如你那個魔都科技學院。」

韓孔雀鄙視的道:「你們這些官宦子弟不是最擅長這一點嗎?不要告訴我,市場上活躍的那些專家跟你們沒有關係。」

「所以說,最後受益的都是資本家啊1木靈倒是很不客氣,這裡就有兩個大資本家,他們還在互相嘲諷,真是烏鴉看不出豬的黑。

金妖也一臉鄭重的道:「真正能在寶石上謀利的不會是礦工,比如說我們。」

陳嘉義一臉不屑的道:「你們四個都是韓孔雀的走狗,是既得利益者,有資格這麼說嗎?礦工的生活才是最艱苦的,他們才是最底層的被博學者,你們算嗎?

這些天你們兩個弄壞了多少祖母綠,也沒有見韓孔雀說你們一聲,如果是我的手下這麼做,我早就打斷他們的腿了,還能讓他們學習狗屁珠寶設計?」

木靈臉色不變的道:「你看資本家的醜惡嘴臉,已經不再隱藏了,所以每一顆鑽石和寶石上都凝聚著我們的血淚。」

金妖也一臉正經的道:「每顆天然石頭都來之不易,所以我們也要尊重和懂得欣賞並接受它們的瑕疵,所以說寶石是珍貴的,不要當它是簡單的商品,每一顆都不知道經過多少人的手,寄託著多少人的希望,我們應該珍惜。」

「你不應該設計珠寶,應該是推銷珠寶,人怎麼可以無恥到這種程度?」陳嘉義不憤的道。

「唉!戰爭!資源!劫掠!富饒是錯,貧窮是錯,活著都是錯。」土靈這個時候,一臉凝重的道。

「哈哈,我還以為土靈最木納呢!沒想到你也有一顆調皮的心。」韓孔雀看陳嘉義被說的無語,立即哈哈大笑起來。

土靈沒有沉默下去,反而更加激情的道:「老闆,我是在感嘆掠奪資源的罪惡,這次我們四個跟著過來,真是走運了,要知道我們每人可是有著千分之一的股份,這也是罪惡的源泉。

不過,這種源泉我很喜歡,兄弟姐妹們,我要鄭重的告訴你們,這次我們發了,所以不要害怕毀壞的那點祖母綠,也不用拿著殘次品出去忽悠人,我們不差錢,不對,應該是不差寶石。」未完待續。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