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巨大礦床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石,這些礦石之中都包裹著一些綠色晶體,只是稍微觀察,韓孔雀就知道這是祖母綠。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鍛煉,韓孔雀已經能夠準確分辨出祖母綠的結晶體了,不過,這三塊祖母綠的品質可不怎麼樣。 祖母...

這些水資源造成了山中的湖泊眾多,大小不一,其中塔霍湖面積最大,約501平方公里,也是美國第二深湖。》,

地形環境這麼複雜的地方,加上面積巨大,要想尋找到一條隱藏在綠樹從中,或者是溪流湖泊當中的礦脈,難度可以想象。

韓孔雀一行人在山中慢慢的走著,主要是韓孔雀的速度快不了。

韓孔雀會時刻注意著地下那條礦脈的走勢,這讓韓孔雀始終著一根玄,如果跟蹤錯了地下的礦脈,那麼他除了重新走一次現在走過的路線,就沒有其他辦法了。

只有進入了內華達山,才知道這裡的地形有多麼複雜,所以,指望著從地面上有所發現,真的是很難。

幸虧這裡的水源豐富,而韓孔雀最大的能力就是控水,所以這算是他的主場,算是優勢。

而不管什麼礦脈,面對水的侵蝕,都是沒法抵抗的,所以,只要有水的地方,就是最容易發現礦石的地方。

「咦?那邊是不是建築?」剛剛翻過一座山,陳嘉義就看到了山下一片建築。

「還真是一片建築。」木靈也驚訝的道。

韓孔雀一看就笑了:「幸虧我們沒有經過那裡。」

「怎麼,你知道那是什麼地方?」陳嘉義問道。

韓孔雀道:「這還看不出來?那裡是公園,約塞米蒂國家公園,也叫優勝美地公園,算是美國第一座國家公園吧1

內華達山脈西坡的優勝美地公園是美國景色最美的國家公園之一,建於1890年,1906年,優勝美地峽谷和蝴蝶叢林併入公園。成了面積近31萬公頃的規模。

「我們不用穿過這片公園?」陳嘉義指著通過公園的幾條河流道。

韓孔雀搖了搖頭,地下的那條礦脈應該是向東了,而那邊是內華達山脈西面,現在他們是向東走,那一邊的水流,都是向西匯聚成河流下山的。

「那邊是瀑布吧?」木靈看著遠處。眼睛有點發光,女孩子都喜歡美麗的東西,木靈也不例外。

韓孔雀笑著道:「那邊是約塞米蒂大瀑布,不遠處應該還有約塞米蒂山谷,可惜,我們不能經過那裡,那裡的人太多了,我們很容易引起別人注意。」

「啊1木靈有點失望的道。

韓孔雀笑著道:「等我出山的時候,可以好好逛逛這座公園。裡面不止是瀑布好看,還有很多岩石和樹木,都很有紀念價值。」

韓孔雀記憶力超強,美國的一些名勝,他都記得十分清楚,所以就算從沒有來過這裡,他也知道這裡的情況。

優勝美地山谷中有特納雅、伊利洛特和約塞米蒂3條支流匯成的默塞德河橫貫谷底,形成了世界上瀑布最集結的區域。

約塞米蒂大瀑布是北美洲瀑布之最高。全長落差739米,分上瀑布。下瀑布,從山谷北壁傾瀉而下,轟然作響。

南壁倒懸的新娘面紗瀑布,落差189米,在枯水季節,整個瀑布薄如蟬翼。如一片輕紗垂掛空中。

弗納爾瀑布,長近97米,飛流直下,水花四濺,形成一片濃霧。映成一條彩虹,十分秀美,聞名遐邇。

約塞米蒂谷底,還挺立著眾多獨具特色的巨岩。半圓丘岩高達1463米;垂直上升的將軍岩高為1097米;高為853米的落箭岩昂然挺立,像一巨大的鵬鳥。

公園中3處著名的加利福尼亞紅杉林地也是奇異之景,其中谷南56公里的蝴蝶叢林最為有名。

林中有一灰色巨松,直徑達11米,為世界巨樹第五位,眾多遊客多在此留影紀念。

峽谷南坡的哨兵園丘上,聳立著一棵蒼勁孤松,名為「傑弗萊」,此松虯枝盤環,古樸綽約,舒展巨臂,好似迎客。

此外,園內還擁有數量眾多的浣熊和野鹿,植物1300多種,樹木30多種。

約塞米蒂博物館中收藏有印第安人的陳列品和這個地區野生動、植物的展覽品。

到了這裡,韓孔雀也清楚了這裡的地質變遷,因為這裡的地質變化實在太出名了,主要是約塞米蒂谷,這座峽谷的形成,其實就是整個內華達山脈這一片山脈的地質變遷。

五億年以來,約塞米蒂的地質情況,從大洋底逐漸演變為綿延起伏的山地,並形成了陡峭的內華達山脈與深深的河流峽谷。

三百萬年前,第四紀冰期帶來的冰川曾覆蓋山谷和峽谷,這種刮饒力量,使剩下的花崗岩仍顯示著冰川運動的方向。

大約一萬年前,當最後的冰川終於融化,岩屑阻塞山谷創造了約塞米蒂湖,支流的小溪垂直落下懸崖,催生了公園的瀑布。

沉澱物繼續通過自然過程填湖,直到它最終形成了約塞米蒂山谷底。

當大地震讓內華達山脈傾斜時,起源於白雪籠罩的山頂的馬賽河,悄悄地在山巒間切割出一條v形山谷,約塞米蒂由此誕生。

在約塞米蒂山谷被冰川覆蓋,山谷呈u字型,兩旁峭壁上到處可見由冰川切削過的痕,冰川退去后,約塞米蒂山谷曾經歷多次泛濫,谷底形成一片沖積平原。

約塞米蒂的地質演化一直在繼續,鏡湖慢慢地如約塞米蒂湖一樣填充滿了沉積物。

在1996年,快樂島岩崩,仍在以160英里每小時運送8萬噸岩石到谷底。

這麼劇烈的變化,自然造成了這一地區地下複雜的地質情況,特別是韓孔雀現在追蹤的這條礦脈。

翻過了腳下這座山脈,遠離了約塞米蒂山谷,這裡有一片裸露出來的岩石,這些岩石大多為花崗岩或近似花崗岩。

韓孔雀仔細分析了一下,發現這些岩石有變質沉積岩夾層和一些大面積的噴出岩,尤其是塔霍湖以北地區,內華達山脈北端,上述岩石與喀斯開山脈的火山岩相融合。

「老闆,你看這是不是祖母綠?」就在韓孔雀研究那些岩石的時候,金妖走到了韓孔雀面前,並且送給他幾塊礦石。

看到這些被切割的亂七八糟的礦石,韓孔雀一陣冷汗,金妖這個傢伙沒事就用自己的異能亂切東西,這些應該是意外收穫。

韓孔雀也顧不得確定金妖是不是變態,他看向幾塊拳頭大的礦石,這些礦石之中都包裹著一些綠色晶體,只是稍微觀察,韓孔雀就知道這是祖母綠。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鍛煉,韓孔雀已經能夠準確分辨出祖母綠的結晶體了,不過,這三塊祖母綠的品質可不怎麼樣。

祖母綠的形成,同花崗偉晶岩侵入到受變質的超基性岩中有關,所以祖母綠呈不均勻的斑晶產出,這裡的圍岩為強烈混合岩化的黑雲母片岩和片麻岩。

如果是這樣,這裡的岩石,可都是這種可以包裹祖母綠的黑雲母片岩和片麻岩,如果這些岩石之中都有祖母綠,那麼這條祖母綠礦床的面積,可就大了。

「在周圍紮營,我們應該到了地方了。」這裡地質環境複雜,但正好是劇烈的地殼變化,讓本來深埋地下的黑雲母片岩和片麻岩露出了地面。

如果那裡能夠發現大量祖母綠,如果那裡能夠更加容易找到祖母綠,肯定非這裡莫屬。

這一次紮營,韓孔雀他們一下就待了半個多月,經過半個多月,他們幾乎走遍了方圓幾百公里的山脈,可以說是不辭辛苦。

幸虧韓孔雀有一座巨大的移動倉庫,才沒有讓他們變成野人。

而內華達山脈的野生動物豐富,這裡又很少有人進來,所以韓孔雀他們狩獵也就沒有人管。

黑熊、黑尾鹿、郊狼、美洲獅,韓孔雀最近都抓了不少,而最奇特的是這裡的黑熊,當然,這裡的黑熊不全是黑色,還有白色、棕色和金色。

特別是金色的熊,第一次見到,還讓韓孔雀他們驚奇了一下。

就是因為遇到的是金熊,所以陳嘉義想要吃熊掌的計劃,也就擱淺了,他們吃的最多的還是黑尾鹿,這種鹿,數量多,所以韓孔雀也捨得獵殺。

除了吃,他們收穫最大的就是發現了一條巨大的祖母綠礦床。

韓孔雀發現的這條祖母綠礦床,含祖母綠礦帶規模大,通過現在走過的距離計算,南北長200km,寬30km。

這麼說好像也不算很大,但這裡是山中,這麼長的距離之中,包括了多少山頭?

這一點韓孔雀還真沒有仔細計算,不過,雖然礦床很大,但暴露在地面上的祖母綠品質卻不算好。

通過最近採集到的祖母綠來看,這裡的祖母綠晶體長的達5—8cm,呈淡綠色,多包體,橫裂很多,多不透明或半透明,屬低檔祖母綠,只能琢磨素麵寶石。

不過,這裡的祖母綠礦全都在老變質片岩之中,加上規模較大,極有遠景。

經過半個月的辛苦,韓孔雀他們的宿營地已經到了深山之中的一處峽谷,這裡周圍全是高山,而進入峽谷的通道十分狹窄,如果沒有韓孔雀領路,陳嘉義他們肯定找不到這裡。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