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北美旅鴿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6-05-18 16:30  |  字數:3401字

「南美洲那邊還真是資源豐富,我們真應該去那裡,而不是在這裡亂逛。」陳嘉義感嘆的道。

「這是亂逛嗎?哥倫比亞那邊再好,也輪不到我們開發,這裡就不一樣了。」韓孔雀道。

中午吃了一頓烤魚,一伙人才重新坐上車子,向著東面的一片山脈使去。

走了大約二十多分鐘,居然還沒有到達目的地,此時韓孔雀到是奇怪了:「你們走出來了這麼遠?」

陳嘉義也奇怪的問道:「你們怎麼想到要來這裡?」

木靈猶豫了一下開口道:「我發現了一群鴿子,好像是北美旅鴿,追蹤了一會兒,就到了這裡。」

「北美旅鴿?鴿子?這個有什麼好追蹤的?」陳嘉義奇怪的道。

韓孔雀哈哈大笑起來,陳嘉義這個傢伙平時看起來風度翩翩的,其實就是個大草包,不說話還能當個靜靜的美男子,這一開口,就暴露了他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內涵。

「我說錯了?」陳嘉義若無其事的道。

木靈小聲道:「北美旅鴿已經滅絕了,所以我才想著追蹤一下看看是不是北美旅鴿。」

「他們這裡的鴿子滅絕了,就去我們國家引進一些,這有什麼奇怪的?」陳嘉義還是沒想到問題出在哪裡。

韓孔雀笑夠了,才道:「你知道原來北美洲的這種鴿子有多少只嗎?五十億隻,而現在已經滅絕了一百多年了。」

北美旅鴿俗稱旅鴿,是一種特別喜歡旅行的鴿子,為近代絕滅鳥類中最為著名的代表。

美國拓荒者在荒野里趕著馬車行走時,遇到的旅鴿群遮住了太陽達幾個小時,「旅鴿」的名字由此而來,其英文名中的「pas色nger」意為「從身邊經過的人」。

旅鴿典型群居生活,每群可達1億隻以上,曾有多達50億隻的旅鴿生活在美國,它們結群飛行時。最大的鳥群覆蓋面積寬達1.6公里,長達500公里,需要花上數天的時間才能穿過一個地區。

由於被不斷獵殺,以及禽類中的雞新城疫。外加其一次僅產一枚卵,旅鴿數量逐步減少,直至1914年9月1日徹底滅絕。

「五十億隻?這麼多還滅絕了?不是說美國人保護動物很厲害的嗎?」陳嘉義吃驚的道。

「你聽他們吹,衣食足方知榮辱,北美洲的白人。他們的祖先剛開始就是一些流放的罪犯,他們知道什麼是保護動物?也就現在吃了兩天飽飯,成了暴發戶,才穿上了褲子,說自己的文明人,那麼多旅鴿,其實是被他們吃光了。」韓孔雀有點不屑的道。

這個韓孔雀可不是冤枉美國人,歐洲人來到北美大陸之前,北美有多達50億隻旅鴿。

17世紀,歐洲人發現美洲大陸沒多久。旅鴿因為肉味鮮美,成為這些開拓者的食物,旅鴿的噩夢開始。

1800年到1870年間,旅鴿的數量以比較緩慢的速度下降,但當旅鴿的肉被大眾廣泛接受之後,大規模的商業捕殺開始。

1805年的紐約,一對旅鴿賣兩美分,旅鴿肉由火車從美國西部運來,18世紀和19世紀美國的窮人,往往除了旅鴿見不到其他的肉食。所以不要說便宜的鴿子肉了,就算老鼠肉他們都吃,絕對不像現在,居然連有點刺的鯉魚都不吃。這就是燒的。

直到19世紀40年代,美國的鳥類觀察組織,發現旅鴿的數量下降的速度太快,他們決定想辦法保護旅鴿。

1850年之後,人們已經開始注意到旅鴿的數量在減少,但是美國內戰之後。鐵路和電報的發展,讓勞動人口大量增加,更推動了旅鴿的需求。

1857年,一些學者向俄亥俄州立法會議提出了一項議案,要求保護旅鴿,但是立法會的專項委員會以「旅鴿數量龐大,棲息地四處都是,覓食地寬敞開闊」為由,拒絕立法保護旅鴿。

1870年到1890年之間,旅鴿的數量直線下降。

19世紀70年代,美國國內戰爭結束後,鳥類學者已經很難發現大片的旅鴿群,各地發現野生旅鴿的記錄也越來越少。

1878年,在密歇根州的派托斯基,每天有5萬隻旅鴿被殺死,這種情況持續了5個月,這段日子有超過千萬隻旅鴿被殺。

19世紀80年代,芝加哥大學的查爾斯·惠特曼教授從野外搶救回來幾隻旅鴿,嘗試人工飼養和繁殖,但是經過幾代後,鴿子的數量越來越少。

1896年,大約25萬隻的一群旅鴿被獵殺,這是人們所知的最後一個大旅鴿群。

1897年,密歇根州終於立法,在10年的時間裡禁獵旅鴿,但是到了19世紀90年代中期,旅鴿已經非常少見了,之後,旅鴿的野外記錄幾乎沒有。

1898年,芝加哥大學的惠特曼教授將僅有的幾隻旅鴿贈給辛辛那提動物園,希望能通過動物園專業人員的飼養,保留下這個珍貴的物種。

19世紀末,動物保護主義者開始呼籲保護旅鴿,在密歇根州通過立法,在旅鴿築巢地兩英里範圍內不許使用捕鳥網,但這項法律沒有被嚴格執行。

1900年3月22日,在俄亥俄州派克縣的郊外林地里,一位14歲的少年獵人用自己的氣槍打下了一隻野生旅鴿,這是至今為止最後一例野生旅鴿的記錄。

最後剩下的一對旅鴿在留下一個幼雛和幾個未孵化出來的蛋後,離開了這個世界,人們給它們的幼雛起了一個名字叫「瑪莎」,名字來自美國開國元勛華盛頓的妻子瑪莎·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