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北美旅鴿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肉食。所以不要說便宜的鴿子肉了,就算老鼠肉他們都吃,絕對不像現在,居然連有點刺的鯉魚都不吃。這就是燒的。 直到19世紀40年代,美國的鳥類觀察組織,發現旅鴿的數量下降的速度太快,他們決定想辦法...

「南美洲那邊還真是資源豐富,我們真應該去那裡,而不是在這裡亂逛。」陳嘉義感嘆的道。

「這是亂逛嗎?哥倫比亞那邊再好,也輪不到我們開發,這裡就不一樣了。」韓孔雀道。

中午吃了一頓烤魚,一伙人才重新坐上車子,向著東面的一片山脈使去。

走了大約二十多分鐘,居然還沒有到達目的地,此時韓孔雀到是奇怪了:「你們走出來了這麼遠?」

陳嘉義也奇怪的問道:「你們怎麼想到要來這裡?」

木靈猶豫了一下開口道:「我發現了一群鴿子,好像是北美旅鴿,追蹤了一會兒,就到了這裡。」

「北美旅鴿?鴿子?這個有什麼好追蹤的?」陳嘉義奇怪的道。

韓孔雀哈哈大笑起來,陳嘉義這個傢伙平時看起來風度翩翩的,其實就是個大草包,不說話還能當個靜靜的美男子,這一開口,就暴露了他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內涵。

「我說錯了?」陳嘉義若無其事的道。

木靈小聲道:「北美旅鴿已經滅絕了,所以我才想著追蹤一下看看是不是北美旅鴿。」

「他們這裡的鴿子滅絕了,就去我們國家引進一些,這有什麼奇怪的?」陳嘉義還是沒想到問題出在哪裡。

韓孔雀笑夠了,才道:「你知道原來北美洲的這種鴿子有多少只嗎?五十億隻,而現在已經滅絕了一百多年了。」

北美旅鴿俗稱旅鴿,是一種特別喜歡旅行的鴿子,為近代絕滅鳥類中最為著名的代表。

美國拓荒者在荒野里趕著馬車行走時,遇到的旅鴿群遮住了太陽達幾個小時,「旅鴿」的名字由此而來,其英文名中的「pas色nger」意為「從身邊經過的人」。

旅鴿典型群居生活,每群可達1億隻以上,曾有多達50億隻的旅鴿生活在美國,它們結群飛行時。最大的鳥群覆蓋面積寬達1.6公里,長達500公里,需要花上數天的時間才能穿過一個地區。

由於被不斷獵殺,以及禽類中的雞新城疫。外加其一次僅產一枚卵,旅鴿數量逐步減少,直至1914年9月1日徹底滅絕。

「五十億隻?這麼多還滅絕了?不是說美國人保護動物很厲害的嗎?」陳嘉義吃驚的道。

「你聽他們吹,衣食足方知榮辱,北美洲的白人。他們的祖先剛開始就是一些流放的罪犯,他們知道什麼是保護動物?也就現在吃了兩天飽飯,成了暴發戶,才穿上了褲子,說自己的文明人,那麼多旅鴿,其實是被他們吃光了。」韓孔雀有點不屑的道。

這個韓孔雀可不是冤枉美國人,歐洲人來到北美大陸之前,北美有多達50億隻旅鴿。

17世紀,歐洲人發現美洲大陸沒多久。旅鴿因為肉味鮮美,成為這些開拓者的食物,旅鴿的噩夢開始。

1800年到1870年間,旅鴿的數量以比較緩慢的速度下降,但當旅鴿的肉被大眾廣泛接受之後,大規模的商業捕殺開始。

1805年的紐約,一對旅鴿賣兩美分,旅鴿肉由火車從美國西部運來,18世紀和19世紀美國的窮人,往往除了旅鴿見不到其他的肉食。所以不要說便宜的鴿子肉了,就算老鼠肉他們都吃,絕對不像現在,居然連有點刺的鯉魚都不吃。這就是燒的。

直到19世紀40年代,美國的鳥類觀察組織,發現旅鴿的數量下降的速度太快,他們決定想辦法保護旅鴿。

1850年之後,人們已經開始注意到旅鴿的數量在減少,但是美國內戰之後。鐵路和電報的發展,讓勞動人口大量增加,更推動了旅鴿的需求。

1857年,一些學者向俄亥俄州立法會議提出了一項議案,要求保護旅鴿,但是立法會的專項委員會以「旅鴿數量龐大,棲息地四處都是,覓食地寬敞開闊」為由,拒絕立法保護旅鴿。

1870年到1890年之間,旅鴿的數量直線下降。

19世紀70年代,美國國內戰爭結束后,鳥類學者已經很難發現大片的旅鴿群,各地發現野生旅鴿的記錄也越來越少。

1878年,在密歇根州的派托斯基,每天有5萬隻旅鴿被殺死,這種情況持續了5個月,這段日子有超過千萬隻旅鴿被殺。

19世紀80年代,芝加哥大學的查爾斯·惠特曼教授從野外搶救回來幾隻旅鴿,嘗試人工飼養和繁殖,但是經過幾代后,鴿子的數量越來越少。

1896年,大約25萬隻的一群旅鴿被獵殺,這是人們所知的最後一個大旅鴿群。

1897年,密歇根州終於立法,在10年的時間裡禁獵旅鴿,但是到了19世紀90年代中期,旅鴿已經非常少見了,之後,旅鴿的野外記錄幾乎沒有。

1898年,芝加哥大學的惠特曼教授將僅有的幾隻旅鴿贈給辛辛那提動物園,希望能通過動物園專業人員的飼養,保留下這個珍貴的物種。

19世紀末,動物保護主義者開始呼籲保護旅鴿,在密歇根州通過立法,在旅鴿築巢地兩英里範圍內不許使用捕鳥網,但這項法律沒有被嚴格執行。

1900年3月22日,在俄亥俄州派克縣的郊外林地里,一位14歲的少年獵人用自己的氣槍打下了一隻野生旅鴿,這是至今為止最後一例野生旅鴿的記錄。

最後剩下的一對旅鴿在留下一個幼雛和幾個未孵化出來的蛋后,離開了這個世界,人們給它們的幼雛起了一個名字叫「瑪莎」,名字來自美國開國元勛華盛頓的妻子瑪莎·華盛頓。

1910年,所有人工飼養的旅鴿陸續死去,只剩下「瑪莎」獨自活在世上。

1914年9月1日中午,管理員來到瑪莎的鴿舍進行檢查,看到瑪莎蹲在屋頂,一動不動地看著外面的天空。

管理員清理完鴿舍后離開,過了大約1個小時,管理員再次來到瑪莎的鴿舍時,發現瑪莎已經倒在了籠子里,永遠地停止了呼吸。

瑪莎的屍體被送給擁有140家博物館的史密森學會,被製作成一具剝製標本保留,但不做公開展示。

1947年5月11日,美國在威斯康星州立懷厄盧辛公園為旅鴿立碑,謹以為念。

這就是北美旅鴿滅絕的過程,其實就是面對龐大的利益,政府管不住資本家的貪婪。

拓荒者需要更多的食物,除砍伐森林外,他們開墾土地作為農場,而且建立起各種商業貿易集市,旅鴿因為肉味鮮美,成為農貿市場上搶手的商品。

為了獵殺旅鴿,捕獵者們想出了很多辦法,有一種方法是縫上一隻旅鴿的眼皮,讓它不能看見東西,然後把它的雙腳栓在一根長桿的頂端,獵手把長桿升到一兩米的高度,然後甩下去,於是旅鴿做出降落的動作扑打翅膀。

這個動作吸引了鳥群中的其他旅鴿,它們可能以為地上有什麼吃的東西,於是很多旅鴿降下來,掉進羅網。

另一種方式是用槍射擊,鳥類畫家奧杜邦如此描寫在一個旅鴿棲息地發生的大規模槍殺:「大獵殺之後,這裡已經看不到什麼活的旅鴿了。很多人騎著馬,趕著大車,帶著槍支彈藥,在周圍安營紮寨。兩個從羅斯威爾走了幾百英里趕來的農夫,驅趕他們的幾百頭豬來吃這些被獵殺的旅鴿。四處都是給死旅鴿拔毛的人,拔完毛就把旅鴿肉用鹽腌起來。」

旅鴿的集群習性讓它們成為獵殺的絕佳目標,而旅鴿「用數量求生存」的策略又進一步刺激了人類從中攫取肉食的**。

捕獵者通常會在旅鴿群棲息的地方豎起一張張捕獵網,一旦旅鴿不小心撞到那些網,便很難逃脫。

用這種方法一次就可以捕捉大量旅鴿,因此在很短的時間裡,北美森林裡到處都是這種捕獵網。

旅鴿的數量一天天減少,當旅鴿的數量減少到一個臨界點以下時,旅鴿「用數量求生存」的策略便失效了,不善於躲避敵害的旅鴿被分批消滅,就像小冰塊很快在太陽底下消失。

所以韓孔雀並不認為木靈他們發現的鴿群是北美旅鴿,如果沒有數量,小型鴿群幾乎沒法生存下來,除非這些年來,北美旅鴿進化了,要不然,北美旅鴿是不太可能重新出現的。

「就是這裡了,那幾塊岩石就是在這裡發現的,應該是有人從周圍山上帶下來的。」金妖停好車子,道。

韓孔雀看了看周圍,道:「岩石應該是從周圍搬過來的,誰也不會從山頂上帶下三塊岩石。」

陳嘉義跳下車子,道:「那就在周圍尋找一下,看看有沒有礦坑。」

「那邊好像有一座廢棄的採石常」土靈突然開口道。

韓孔雀立即道:「走,我們過去看看,沒準這次發現就落在這座採石場之中。」

韓孔雀可是知道,美國不管做什麼工作,都是機械化操作,而採石場的工作環境,更是全部機械操作,所以就算真挖出了祖母綠,他們也不一定看到。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