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祖母綠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6-05-16 22:14  |  字數:3396字

??這些都是河水經過無數年沖刷出來的,所以,這周圍只要有碧璽礦,河水就會或多或少的衝出來一些,只要仔細尋找,也許就能夠有所收穫。

不過,在碧璽產地中,一般礦脈都很豐富,但是達到寶石級別的較少,而且碧璽礦一般都是很深的,很難在地表發現,這是由碧璽形成的過程決定的。

其實我們與每一個碧璽的相遇都是極為不易的,在我們生活的地球上,目前科學家已發現的礦物有3000多種,而在這3000多種礦物里能用作寶石的只有15種,且其產量和蘊藏量都相當稀少。

地球由三部分構成,最外層是地殼,中間層是地幔,最裡層就是地核。

地殼是地球表層極薄的固體外殼,至今為止,幾乎所有的天然寶石均產在地殼之中,而地殼的年齡最少的也有2億年,最老的甚至有40億年,這也就是說你手中的一粒碧璽,最少也是在2億年前的時空中一路走來。

地幔又稱中間層,其上界為莫霍不連續面,下界為深度的古登堡不連續面,而在這兩個不連續面中間的是一種近液態的物質,地質上稱也稱之為軟流層。

在軟流層里。溫度已高到該區物質熔點以上,而形成液態狀態,這些液態區就成為岩漿作用的高發區,也是各種岩漿型寶石礦床的發源地之一。

這也就是說,我們手中璀璨的碧璽,曾經在地下幾百千米的黑暗中,在數千度的高溫中炙烤歷練。

或許是忽然的高壓的擠壓,讓地幔中的液態物質侵入地表,並慢慢冷卻結晶形成堅硬的岩石,而這種岩石並非都是碧璽,在這種岩石的深核,才有可能形成珍貴的碧璽。

可見碧璽在形成過程中,還要經受巨大的外界壓力。且還要經過長久的結晶。

但是經過了這麼多的磨難,碧璽的光輝仍離我們很遠。

在地殼在內力作用和外力作用下,含有碧璽的岩層,還要經過自然的篩選搬運。或者其他形式的富積而形成礦床,只有這樣它才有可能被人,從深裹的黑暗中解放出來,讓它沐浴陽光。

當然這是的碧璽還只是原礦,還不能算做成品的寶石。那麼碧璽新的經歷又要到來了,那就是切割磨製,這是一粒寶石輝煌生命的開端,也是對一粒寶石最後的磨難。

一般情況下原礦的三分之二都在切割和打磨中損棄,但是打磨拋光後的碧璽,會隨著光線從不同角度的射入,而折射出絢麗耀眼的光彩,從而身價倍增!

一件碧璽飾品與你相見之前,前後的經歷,便是同含羞的新娘一樣穿上嫁衣。

設計師根據碧璽的形狀、大小和顏色為它量身設計一套嫁衣。而鑄模師和鑲嵌師則把她順利平安地送進花轎。

然後「她」就在錦盒裡靜靜地等著你深情的目光,等著你的指尖把「她」輕輕拈起!

而想要拈起這麼一位新娘是絕對不容易的,平原區的碧璽礦,埋藏的都很深,當然,這是取決於地殼變化的,如果幸運,地殼運動會把碧璽送到地面上,這樣就十分容易挖掘。

但是,現在已經發現的碧璽礦中絕大多數碧璽。都是工人們在萬米深的礦層中開採出來的,而取得寶石級碧璽的概率非常小。

所以韓孔雀要想在這裡挖出碧璽,幾乎是不可能的,也只有在河中。才能尋找到一絲碧璽的蹤跡,不過,河沙之中的碧璽很小,裂多,基本沒有經濟價值,做標本玩玩可以。

沿著河道走。韓孔雀的感知一刻不停,很容易就先了一些碎裂的碧璽,這裡畢竟曾經是礦區,發現一些品質很差的碧璽很正常,也許這些碧璽就是當年礦區之中扔出來的廢料。

再次撿起一塊石頭,這塊石頭比較大,上面好像鑲嵌著一塊玻璃。

「這也是碧璽?也太難看了吧?」陳嘉義從韓孔雀手中拿過一塊石頭,石頭中間好像有一塊綠色的玻璃一樣的東西。

韓孔雀搖了搖頭道:「這不是碧璽,倒像是祖母綠。」

這一塊肯定不是廢料,而像是一塊天然的礦石,所以韓孔雀觀察的特別仔細,這麼一對照,韓孔雀發現,這居然是祖母綠。

祖母綠是一種含鉻的綠柱石,色澤鮮亮翠綠,生機盎然,所以一直以來祖母綠都深受寶迷們的喜歡。

祖母綠和碧璽是不同的,主要是晶體,祖母綠是三相包裹體,通常含有至少2個無色晶體和小氣泡懸浮在液體中。

綠碧璽為純正的綠色,二色性明顯,雙折射率高,為0.18,密度大。

最近韓孔雀對各種寶石做了不少功課,所以他記下了很多寶石結晶體的形狀,比如這塊包裹在岩石之中的祖母綠,它品質一般,內部結晶為柱狀晶體。

在放大鏡下觀察,可以發現這塊祖母綠中,含有片狀黑雲母和竹節狀陽起石包裹體。

跟祖母綠最相似的應該是翡翠,不過在韓孔雀的感知之下,也是能夠清楚分辨的,優質半透明翠綠色翡翠較似祖母綠,但翡翠具有纖維交織結構,有較細的纖維,祖母綠無此結構。

所以,現在只要看到碧璽、翡翠、祖母綠、水晶、螢石等寶石,韓孔雀都能夠第一時間分辨出來,這些都跟祖母綠十分相似,與其相似的天然綠色寶石還有有磷灰石、綠色藍寶石、含鉻釩鈣鋁榴石。

「這裡怎麼會有祖母綠,不是說這裡是碧璽礦區嗎?」陳嘉義奇怪的問道。

「這個倒是沒有什麼奇怪的,祖母綠的伴生礦很多,其中就有電氣石,也就是碧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