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三四章禍起

作者: 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2-12-15 14:23  |  字數:49299字

誠王深吸了幾口氣,幾步跳上台階,頓住腳步,又深吸了口氣,閉著眼睛緩緩吐出,平復著激動的心情,跟著內侍進了殿內。

周景然大步流星的走到最前頭,恨不能一步跨進睿思宮,內侍躬著身子,小碎步挪得極快,緊跟在周景然身後,湯相、嚴相拎著袍子,一路小跑的緊跟在內侍後頭,殿前都指揮使曹成彪大步跟在嚴相後頭,一行人往睿思宮疾行而來。

在離睿思宮幾步遠的地方,周景然迎頭撞到了程貴妃,忙上前扶著滿臉是淚的母親,湯丞相和嚴丞相對視了一眼,悄悄的往後退了兩步,又退了兩步,曹成彪一邊看著周景然,一邊瞄著兩位丞相,跟著往後退去。

程貴妃仰頭看著兒子,用帕子急急的拭了拭眼淚,低低的說道:

「誠王在裡面,皇上讓我放心,宮裡頭你放心,趕緊去吧。」

周景然一顆心落了下來,眼眶微微縮了縮,輕輕的『嗯』了一聲,低聲叮囑道:

「母親小心」

程貴妃點了點頭,往後退了半步,仰頭看了眼兒子,轉身扶著女官的手上了轎子,徑直回去蘊翠宮了。

周景然站的筆直,片刻,轉過身,看了眼離自己十來步遠的湯相等人,冷著臉,轉身疾步進了睿思宮。

睿思宮院子里站滿了低頭垂手的內侍,正殿門口,四名貼身內侍垂手守著,見周景然和湯丞相等人進來,守在最外面的內侍急忙迎到院子里,躬身見著禮,低低的稟報道:

「景王爺,皇上還好。」

周景然閉了閉眼睛,長長的鬆了口氣,湯丞相抬手抹了把汗,皇上大事還沒交待,這會兒,可什麼事都不能出啊。

四個人正心神不寧間,只聽到殿內一聲暴喝,誠王的怒吼聲清晰的傳了出來,周景然眼睛驟然凌利起來,點著門口的內侍,厲聲吩咐道:

「快進去侍候皇上」

守在門口的四個內侍一涌而入,在門口擠成一團,硬生生的擠了進去,周景然正要往裡沖,誠王怒氣沖沖的疾沖而出,曹成彪反應極快,一個健步衝到周景然面前,緊盯著誠王,將周景然護到了身後,誠王腳下微微頓了頓,眼裡冒著火,喘著粗氣狠狠的盯著周景然一眼,大步留星的出了睿思宮。

周景然也顧不得理會誠王,幾步上了台階,衝進了殿內。

殿內床上,皇上直直的躺著,太醫們已經都進來了,王太醫半跪在床前,滿臉冷汗的診著脈,周景然撲到床前,看著面色青白,暈迷不醒的皇上,悲從心起,伏在床上痛哭起來。

湯丞相和嚴丞相對視了一眼,一起轉頭緊盯著宋醫正,宋醫正緊張的喉結滾動著,喉嚨乾澀著,勉強擠了幾個字來,

「皇上體虛,不敢用針,不知道……」

湯丞相上前幾步,緊緊捏著宋醫正的胳膊,壓低著聲音,焦灼異常的說道:

「無論如何,得讓皇上醒醒得醒醒」

宋醫正急忙點著頭,不停的點著頭,嚴丞相上前扶著周景然,低低的勸道:

「王爺這會兒先別哭,得您主持大局呢,這宮裡得先封了。」

周景然直起身子,滿臉汗水的轉頭看著侍立在床頭的內侍總管,點著嚴丞相吩咐道:

「我心亂的很,這睿思宮,這宮裡,你聽嚴相差遣。」

內侍總管立即躬身答應著,轉過視線,徵詢般看著嚴丞相,嚴丞相往後退了幾步,叫了內侍總管過來,低低的吩咐了一會兒,內侍總管答應著,轉身出去安排了。

曹成彪站在周景然身後,轉頭看著幾個人,想了想,往周景然身邊挪了挪,低低的建議道:

「王爺,下官要不要出去安排安排?」

周景然閉著眼睛長出了口氣,

「嗯,你聽汝南王世子安排吧。」

曹成彪暗暗舒了口氣,長揖答應了,悄悄退了出去。

幾個太醫輪流給皇上診了脈,聚在一處,嘀嘀咕咕商量了片刻,宋醫正過來,躬身稟報道:

「王爺,皇上身子極虛,剛才是火急攻心,一時暈了過去,這會兒若用針,只怕皇上承受不住,要不……先……等一等,略等一等,一會兒也許能醒。」

宋太醫緊張的口氣起來,周景然側身坐在床沿上,眼睛盯著暈迷的父親,閉了閉眼睛,算是答應了。

幾個人心急如焚的守了兩三個時辰,皇上呼吸平緩了些,可卻沒有醒過來的樣子,湯丞相焦慮萬分的看著同樣焦慮萬分的嚴丞相,兩人往殿角挪了挪,湊到一處嘀咕了幾句,嚴丞相走到周景然身邊,低聲建議道:

「王爺,不能拖了,得讓皇上醒醒,用針吧。」

周景然悲傷的看著暈睡不醒的父親,呆了半晌,才遲緩的點了下頭,宋醫正轉頭看著王太醫,王太醫苦笑著低低的說道:

「宋大人,還是你吧,我這腿都軟了。」

宋醫正硬著頭皮走到床前,接過胡太醫遞給過的銀針,調了幾回呼吸,捏著銀針,穩穩的扎進了皇上頭上的大穴,湯丞相和嚴丞相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裡,緊緊盯著皇上的臉,周景然緊握著父親的手,心痛的看著父親頭上的銀針越來越多。

銀子一根扎進去,旋動著,又拔出來,片刻功夫,宋太醫後背就被冷汗濕透了。

皇上猛然抖動了下,突然吐出口氣,睜開了眼睛。

周景然急忙站起來,半跪著撲倒在皇上床前,

「父親,你醒了?」

皇上閉著眼睛,慢慢吐著氣,任由兒子握著手,聚了一會兒力氣,睜開眼睛,看著探頭看著自己的湯丞相和嚴丞相,極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