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三三零章清者自清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密宣紙托著勾畫清晰的黑色小字,雅緻中帶著隱約的傷感,京城各大書肆都收到了書,放到了書肆最顯眼處,買書的人往來不絕,文集很快從京城書肆賣到了兩浙路各大書肆,立時就成了兩浙路文人的驕傲和必讀必存之書。

第三三零章清者自清

錢繼遠眼睛亮了起來,站起來,搓著手來回走了幾趟,看著古蕭,

「這哪是麻煩,這是……」

錢繼遠看住古蕭,咽回了後面的話,慢吞吞的問道:

「是你那滑頭先生讓你來找我寫序的?」

古蕭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

「先生說,錢先生是文壇泰斗,寫了序,那個……」

「你那先生,就是心眼多他寫不寫?」

「也寫,說放到您後頭。」

古蕭急忙答道,錢繼遠點了點頭,坐回到扶手椅上,看著為難的臉上泛起微紅的古蕭,笑了起來,抬了抬手,彷彿安撫著他般,

「能給古大人這文集寫序,我是求之不得,你那先生的意思我懂,古大人畢竟……聲名蒙塵,有我和隨雲老頭兒頂在前頭,縱有什麼事,也能稍擋一擋,嗯,」

錢繼遠彷彿想起什麼來,

「這文集,定了在哪家書坊刻了沒有?」

「還沒有。」

「那就去匯古坊吧,那是我錢家的本錢,就去那裡刻。」

錢繼遠說起,站起來,背著手來回走了幾步,站在古蕭面前,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是個實誠孩子,書刻出來,先送幾本到景王府,還有汝南王府,過幾天若沒什麼話,再讓人放到各大書肆里去,古大人只你一根獨苗,古家,要守份。」

古蕭站起來,長揖到底,

「多謝先生指教。」

錢繼遠伸手扶起他,

「這序我要好好斟酌斟酌,過個三五天,我寫好了,連書稿讓人送到府上。」

古蕭答應著,又長揖到底謝了,才告辭回去了。

四月中,古志恆的文集就刻了出來,刻工極精緻,用了最上等的金粟紙,微微泛黃的細密宣紙托著勾畫清晰的黑色小字,雅緻中帶著隱約的傷感,京城各大書肆都收到了書,放到了書肆最顯眼處,買書的人往來不絕,文集很快從京城書肆賣到了兩浙路各大書肆,立時就成了兩浙路文人的驕傲和必讀必存之書。

這本文集,又跟著兩浙路的商人帶往各處,往南往北如風般流傳而去。

顧二奶奶在路上實實在在的病了一場,直到四月中,才趕到了南邊老宅中,老宅管事領著她到了一處狹小的偏院,叫開門,吩咐著開門的年邁婆子,

「這是二房顧二奶奶,三少爺的娘,帶她進去安置了,有事叫你兒子找我去。」

說完,轉頭看著顧二奶奶,

「二奶奶將就將就,咱南邊不比京城,我還忙著,有事你跟黃婆子說,讓她兒子找我去。」

顧二奶奶打量著簡直就是簡陋無比的院子,還沒反應過來,那管事已經甩著胳膊走了。

黃婆子將門推開,出了門,看著院子外堆得滿滿的七八輛車,煩惱的嘟嚷著:

「這許多,往哪兒放?真真是」

顧二奶奶已經進了院子,轉身打量著小小的天井,拎著裙子進了暈暗的正屋,轉了個圈,又出來,左右看了看,穿過右邊一個小小的偏門,進了後面一進院子,後面院子顯得寬敞了許多,種了很多花草,一幢兩層的小樓也顯得比前院正屋乾淨清爽的多,顧二奶奶傷心的舒了口氣,再從右邊的偏門穿過去,後面就是個極小的花園,最後面一排矮些的起脊青瓦屋,大約就是僕從們的居處了。

這就是程憫海在南邊的居處

顧二奶奶悲從心來,用帕子掩著臉,哀哀痛哭起來。

程憫海並不在家裡,黃婆子不耐煩著一張臉,答著顧二奶奶的話,

「……都是我我不做誰做去?丫頭?哪有丫頭?……有差使,跟田大人去尉縣了,唉喲喲,二奶奶,你回來再問三少爺吧,這滿院就我一個老婆子,又要干這個,又要干那個,今天這麼多人,這飯也做不夠了」

黃婆子乾脆去了廚下,一邊嘟嚷著一邊生火做飯去了,顧二奶奶坐在陰涼的正屋裡,喝著杯茶,青霞帶著幾個丫頭,在屋裡轉著,如此簡陋陳舊的地方,要從何處收拾起?

四月末,古大人的文集隨著那些商隊、車馬行,湧進了北三路,在北三路文人中流傳開來,誠王怒不可遏,讓人寫了封措詞激烈的摺子,八百里快遞,遞進了宮裡,皇上掂著誠王的摺子,漠然的看了一遍,又看了一遍,隨手扔在了一邊。

四五月里,春花爛漫,溫暖宜人,阿笨脫了厚衣服,利落的學會了翻身坐起來,老太妃和王妃守著精力旺盛的過份的阿笨,左看左好右看右好,就沒一處不好的地方。

春意彌滿了各處,秦鳳路隴州城外,草木繁盛,人流不息,彷彿比哪一年都熱鬧繁華,城門處,往來不息的人流中,有眼尖的,仰頭盯著城牆近頂處的一處隱約的字跡,好奇的叫著:

「快看,那是什麼東西?誰在那上頭寫字?怎麼爬上去的?」

好事者聚眾仰頭看著,議論著,那模糊的字跡卻無論如何也辨認不清,有人叫了一句,

「潑點水試試」

有好事者真取了桶水來,卻潑不到那麼高,一個壯漢自告奮勇的接過剩下的水,大吼一聲,用力潑到了那片模糊的字跡處,水所及處,字就鮮明的顯了出來,

「……但得眾生……」

有識字的高聲念著顯露出來的幾個字,興奮的催促著,

「再潑再潑,看看到底寫的什麼,這事有意思,這麼高的地方怎麼會生出字來?得看看到底寫的什麼,說不定是菩薩顯靈呢」

眾人哈哈大笑著,起著哄,提水潑水的也來了興緻,有湊趣者,竟找了只噴水車來,汲了水,噴到了那片字跡處,字跡鮮明的顯現了出來,竟是一首詩,

「耕犁千畝實千箱,力盡筋疲誰復傷?但得眾生皆得飽,不辭羸病殘陽。」

看熱鬧的人群嘩然而叫,喧然驚叫議論起來,隴州府出怪事了

城牆下看熱鬧的人群走了一批,來了一批,文人書生們搖頭晃腦的念誦著,拍著摺扇,連聲贊著『好詩好句』猜測著這是不是有人以此來博取文名,販夫走卒們不識字,仰頭當神跡看著,有那虔誠的,跪在城牆下磕著頭,甚至有人上起香來,一時成了隴州府最大的新鮮奇聞。

隔了兩三天,半夜起,隴州府淅淅瀝瀝下起春雨來,早起開城門的老卒走出幾步,按著斗笠,仰頭看著那片字跡,昨夜一場雨,許是把字淋沒了。

觸眼所及處,老卒呆怔住了,那字在雨中更加鮮亮,彷彿活過來一般,字旁邊,竟顯來張清晰的人臉來,老卒半張著嘴,傻了片刻,突然跪在雨中,沖著城牆,喃喃禱告著,恭恭敬敬的磕起頭來,門洞里的幾個年青守卒愕然看著跪倒在雨地中、磕頭不已的老卒,忙抓起斗笠胡亂戴在頭上,沖了出來。

幾個人扶起老卒,將老卒掉在雨地中的斗笠重又給他戴在頭上,順著老卒顫抖的手,看著城牆上的那首詩,和那個面容溫和,正憐憫的注視著眾生的人像,驚訝的點著人像,叫了起來,

「又出怪事了出畫了」

「那是古大人連中三元的古大人」

老卒嘴唇抖動著,激動的聲音嘶啞的叫道,

「我在這守了幾十年的門,我認得出,一眼就認得出,那是古大人冤死的那個古大人,連中三元的那個古大人文曲星古大人」

雨下了一整天,城牆下,被擁擠不堪的人群踩的一片泥濘,城牆下原本繁盛的草木也被踩得彷彿從來沒生過一根草,靠近城牆處,扔出了一個高高的香燭堆,在淅瀝的雨中冒著青煙,和雨絲混在一處,襯得那牆上的人像和詩句神聖中帶出些神秘來。

秦鳳路安撫使兼隴州知州趙遠明背著手,遠遠看著那高高的顯在城牆上的古志恆和詩句,感慨的緊緊咬著牙,努力不讓自己失了態,古年兄,公道自在人心,清者自清

趙遠明獃獃了站了大半個時辰,才轉過身,吩咐著從人:

「傳令下去,城上城下,著人仔細看著,別讓人靠近,任何人不得擅動。」

從人答應著,裹了裹蓑衣,往城裡跑去傳令去了,趙遠明回過身,長長的嘆出口氣,沖著城牆長揖到底,轉過身,回去城裡寫摺子去了,這事,一定要稟了皇上處置。

遠遠的,李福貴袖著手,微微摳摟著腰,彷彿一臉愁苦的站在城門口的角落裡,眯著眼睛看著直直立著,一動不動的趙遠明,看著他長揖到底,轉身進了城,才長長的舒出口氣來,調過眼神,看著那越堆越高的香燭堆,眼神里溢出滿滿的哀傷。

一個面容平常,衣著舉止處處平常的年青男子,袖著手走到李福貴身邊,略後半步站住,順著李福貴的眼神看著那堆青煙繚繞的香燭,聲音極輕的說道:

「回吧,上頭說過,事結了趕緊回去。」

「嗯。」

李福貴答應著,又仰頭看了眼在城牆上俯視著眾生的古大人,似有似無的垂了兩下頭,轉身往不遠處兩輛圍著靛藍粗布圍子的車子走去。

年青男子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面,上了後面一輛車子,車夫抖動韁繩,駕著車子往京城方向疾駛而去。

..

其實這幾天,還是一直有堵心事,閑自勸自想開,繼續說故事給大家聽,也是閱微草堂筆記里記的。

紀童鞋說,有個賣花的老婦人,跟他說了件事,說是京師有一戶人家,和一處荒園子鄰著,這戶人家呢,一個美麗的婦人,喜歡上了鄰居家一個美少年,翻過去和人家說話,一開始說,說了個假名,後來么,情濃意厚,估計是有了實質進展,就乾脆說自己是那片荒園子里的狐精,巴巴巴巴,美少年么,對吧,有美女撲懷,說啥信啥,然後,沒多長時候,那婦人家屋頂上突然被人扔了無數磚瓦下來,一邊扔,還一邊罵:「喵的,我們一家在荒園子住了這些年,我家小狐男狐女們調皮搗蛋,扔扔磚頭瓦片,嚇嚇鄰居這事是有的,可哪有這樣偷人的事?竟敢這樣污我清白」

紀童鞋評論:都是狐媚人假說自己是人,居然還有人媚人假託自己是狐的,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