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三二七章分嫁妝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輕輕抖動著,站起來安排道:「母親身子剛好,可不能太過操勞,這事,就交給我和二弟,母親放心,都照母親的意思,一分三,三弟還沒成家,我和二弟就讓讓,多分些銀子首飾給他,往後成親用,母親千萬別透了口風...

第三二七章分嫁妝

趙氏驚慌的扎著手,急忙轉頭看著齊氏,齊氏示意著她,轉頭沖著身邊的幾個婆子抬了抬下巴,幾個婆子忙上前,張著手虛拉著,齊氏掩不住滿臉的焦急,往外張望著,外頭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程憫山掀簾沖了進來,衝過去拉開揪著顧二奶奶頭髮猛往下落拳的程二爺,推得他往後連連退了幾步,程憫川也緊跟著奔了進來,看著披頭散髮、滿臉紅腫的母親,急忙撲過去,心疼的扶著她。

顧二奶奶眼睛通紅,聲嘶力竭不知道在叫罵著什麼,顧二爺一隻腳光著,衣服前襟被撕得往下聳拉著,抬手點著顧二奶奶,

「你個潑婦!爺休了你!你的嫁妝,我呸!那是爺的東西!明天爺就休了你,再娶個好的來!爺把你掃地出門1

「父親!您是長輩,這說的是什麼話?母親可是給祖父守過靈的!你要怎麼休?」

程憫山厲聲呵斥著父親,程二爺呆了呆,狠狠的往地上啐了一口,

「潑婦養出來的不孝子1

說著,轉身一腳踢翻了旁邊的花架,怒氣沖沖的出了屋,拉著兩個姨奶奶,昂然回去了。

齊氏和趙氏上前,拖著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顧二奶奶,把她放到榻上,青霞帶著小丫頭捧了熱水、漚壺和帕子過來,程憫山擰著眉頭,看著號啕大哭、咒罵不休的母親,猛然一聲暴喝,

「好了!別哭了1

顧二奶奶打了機靈,哭聲罵聲嘎然而止,程憫山冷著臉吩咐著趙氏,

「侍候母親洗洗臉!你別哭了!多少大事呢!一家子都要死光了,你還哭什麼哭1

程憫山吩咐完趙氏,轉頭看著顧二奶奶,神情兇狠的說道,顧二奶奶怔了怔,倒沒敢再哭罵下去,任由趙氏和齊氏侍候著凈著面,青霞取了梳子過來,輕手輕腳的給她通了頭髮,綰了個髮髻出來。

齊氏見顧二奶奶收拾乾淨了,揮手屏退了眾丫頭婆子,走到門口掀起帘子左右看了看,才轉回來,垂手侍立在顧二奶奶旁邊。

程憫山讓著程憫川,拖了兩張椅子,在榻前坐下,看著顧二奶奶,痛心的嘆了口氣,

「母親也別傷心了,父親這一陣子,真失心瘋一樣,您病著的時候,他收用了不知道多少丫頭,又嫌不是絕色,就花了五千兩銀子買了這兩個回來,隔天就抬成了姨奶奶,昨天我在當值,聽說父親又看中了牡丹樓的頭牌紅牡丹,聽說還是個清倌人,要買了回來做姨奶奶,聽說牡丹樓開價兩萬兩銀子,還要大擺三天酒水,用花轎抬進來,聽說父親都答應了,母親1

顧二奶奶喘著粗氣,只沒有力氣再跳起來,正要咒罵,程憫山提高聲音,堵回了顧二奶奶,

「哭有什麼用!這事得好好商量商量!先聽我說1

顧二奶奶重重的咽了口氣,到嘴的惡罵又咽了回去,定定的看著程憫山,程憫山掃了眼彷彿想說話的程憫川,程憫川抬頭看著惡狠狠的死盯著他的齊氏,到嘴的話,生生又咽了下去,只任由著哥哥往下說,

「母親,得想想法子,父親如今失心瘋了,這三萬兩萬的買人也就算了,前兒聽說父親還到太醫院去求保養的方子,說是給兩位姨奶奶養好了身子,好再生幾個兒子出來,母親是個寬厚性子,若再有幾個庶子,母親的嫁妝,可都得被人偷空搬空了,母親,得想想法子1

顧二奶奶一下子傻住了,呆怔怔的看著程憫山,又轉頭看著緊緊擰著眉頭,一臉彆扭的程憫川,打了個寒噤,這回真哭出來了,

「想什麼法子?能有什麼法子?這要想什麼法子?憫海又不在1

「這事憫海在不在有什麼打緊!?」

程憫山惱怒的打斷了顧二奶奶的話,顧二奶奶已經緩過些氣力,挑著眉梢,正要呵罵,想了想,卻又咽了回去,看著程憫山,低聲問道:

「你若有法子,就說說看看?」

「唉1

程憫山擰著眉頭,傷感萬分的嘆著氣,垂著頭,想了想,又萬分為難的搖了搖頭,又想了想,才跺了跺腳,抬頭看著顧二奶奶,彷彿下定決心般說道:

「母親,這個家,全靠您的嫁妝支撐著,我和憫川……還有憫海,都明白的很,可您看父親這樣子,父親那話,若是,」

程憫山往前靠了靠,壓低了聲音說道:

「真鬧出去,可沒法子收常」

顧二奶奶呆怔著,看著程憫山,

「你倒是說啊,什麼法子?別說這些沒用的,這些我都懂,我還能不知道?1

「母親,依例,這嫁妝銀子,一是出嫁女的私房銀子,可若夫家要用,就是拿去給夫家買了祭田的,也不是沒有,雖說是私房,可丈夫要用,也不能不給,」

顧二奶奶聽得眼睛就要豎起來,程憫山忙擺著手,

「你先聽我說完1

顧二奶奶勉強壓住怒氣,耐著性子往下聽,

「可這嫁妝銀子,要給誰不給誰,可得聽母親的。」

顧二奶奶迷惑的眨著眼睛,程憫川悶『哼』了一聲,悶聲悶氣的說道:

「母親,大哥的意思,您這嫁妝,若是在您手上,父親要用,您也沒法子,可若是您分給了我們兄弟,父親也就沒法子動用了。」

顧二奶奶抬手點著程憫川,挑著眉梢正要呵罵,程憫山擰著眉頭威脅道:

「這隻看您自己的意思,我們兄弟還不想擔這父在分家的惡名呢,也不過就是讓父親多納幾個姨奶奶,再生幾個庶子,往後您的嫁妝,都便宜那些姨奶奶和庶子罷了。」

顧二奶奶一口氣堵在喉嚨里,手指劃過來點著程憫山,突然彷彿想起什麼來,臉色青得極是難看,姨奶奶搬來的家底,再讓姨奶奶搬去?

「分了!分家!去,叫你舅舅來,分家1

顧二奶奶咬著牙,從牙縫裡狠狠的擠著字,程憫山身子放鬆下去,幾乎要眉飛色舞起來,忙用手捂著嘴,彷彿極其難過的咳了幾聲,看著顧二奶奶勸道:

「母親真是……真要分,也得好好計議,父親……」

程憫山探著身子指了指外頭,壓低著聲音,

「可不能讓他知道,若是鬧起來,可就難了1

顧二奶奶忙點著頭,程憫山又掩著嘴咳了幾聲,接著說道:

「舅舅就算了,聽說表弟娶媳婦的聘禮還沒湊夠呢,前兒找到我這兒,又來打秋風,讓我回了,若聽到這事,沒事他也要生出事來,我看這事,母親也知道,父親又有那話放出來,真要是鬧出去,可不好,我倒有個絕妙的主意。」

程憫山賣關子般頓了頓,才接著說道:

「這分,要請大伯過來主持著才好,往後父親再想鬧事,那也是半分話也說不出來,他也不敢跟大伯鬧去1

顧二奶奶擰緊了眉頭,遲疑著轉頭看著程憫川,程憫川垂著眼皮,點著頭說道:

「大哥說的有理,大伯好。」

顧二奶奶呆坐了半晌,咬著牙點了點頭,

「一分三,你們兄弟三個,我誰也不虧了,憫海那份,我先替他收著,分了家,我帶著去南邊給他去,叫人理冊子,一分三1

程憫山徹底鬆了口氣,眉梢輕輕抖動著,站起來安排道:

「母親身子剛好,可不能太過操勞,這事,就交給我和二弟,母親放心,都照母親的意思,一分三,三弟還沒成家,我和二弟就讓讓,多分些銀子首飾給他,往後成親用,母親千萬別透了口風出去,我這就去汝南王府尋大伯去,請他明天過來主持個公道。」

程二爺回到自己居住的書房院子,左右安撫著嬌嘀嘀哭著的兩個姨娘,細細哄了大半個時辰,許了無數首飾衣服,才算慢慢哄轉了。

晚上,程憫山到了書房院子里,嘀嘀咕咕勸了父親半晌,第二天一早,就看著人備了幾輛車,送父親和兩位姨娘去莊子里住著散心去了。

眼看著幾輛車出了大門,程憫山不放心,又遣心腹小廝一路跟著,看著車子出了城門,一路往莊子疾馳而去,聽了小廝的稟報,程憫山才長長吐了口氣,抖了抖衣襟,往汝南王府找汝南王去了。

汝南王聽了程憫山吞吞吐吐的稟報,一下子站了起來,抬手點著程憫山,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你父親母親都還在,你弟弟還沒成家,你就要分家了?」

「不是分家,就是分分母親的嫁妝,不是分家,哪是分家。」

程憫山底氣虛浮的陪笑解釋著,汝南王冷『哼』了一聲,

「除了你母親的嫁妝,你們家還有什麼?」

程憫山臉上漲的通紅,陪著笑只不接話,汝南王坐回椅子上,雙手扣在腹前,半閉著眼睛,不知道在想著什麼,程憫山焦躁的看著汝南王,卻不敢吭聲。

半晌,汝南王睜開眼睛,看著程憫山淡淡的說道:

「我老了,從去年起,就不管這家裡的事了,這事,你去找小恪吧,讓他給你做這個主去。」

程憫山大喜過望,忙長揖告了退,出了王府大門,急匆匆往戶部尋程恪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