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三二五章心念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慈寺還是一如既往的熱鬧非凡,程恪牽著李小暖,進了寺門,寺里四處掛著的詩燈和蒙著大紅素紗的通紅燈籠彷彿密了不少,李小暖高挑著眉梢,用手指划著四處,指給程恪看,程恪順著李小暖的手指,看著四處密密碼碼掛著的...

齊氏看著李小暖,眼睛閃過絲明了和驚喜,急忙曲膝謝道:

「少夫人放心,我知道您這意思,您放心,這事不過求著王爺和世子爺居中做個公道人,這是我們家家務事,總還是我們爺和大爺商量好了才行。」

李小暖微微挑了挑眉梢,讚賞的看著齊氏,笑著點著頭,讓著兩人,

「我送兩位嫂子回去吧,天也晚了,回去還要張羅著一家人守歲呢。」

趙氏跟在後頭,齊氏落後李小暖半步,到了花廳門口,齊氏忙讓著李小暖,

「少夫人趕緊回去吧,外頭冷,看凍著1

「沒事,我正好也要過去後院守歲去。」

蟬翼忙將斗篷給李小暖披上,李小暖自己系著帶子,讓著齊氏和趙氏一邊往外走,一邊笑著問道:

「大哥做著侍衛,往後也有了晉身之道,二哥如今有什麼打算沒有?」

「他是個沒出息的,倒也有些個自知之明,從半年前開始,就備著想去考六部小吏,要是運氣好,能考出來,也算是有個營生。」

齊氏嘆了口氣,也不甚在意的答道,李小暖仔細聽著,笑著想了想,沒再接話,將兩人送到月亮門前,就止住了腳步,齊氏和趙氏告了辭,李小暖微笑著看著兩人走出了十幾步,才裹了裹斗篷,往瑞紫堂去了,今年汝南王府的守歲,挪到了更加寬敞的瑞紫堂。

齊氏和趙氏回到家裡,在二門裡下了車,齊氏拉著趙氏,閃進二門旁的偏廳里,嘀嘀咕咕說了半晌,趙氏下定決心般點著頭,低低的說道:

「你放心,這回我是豁出去了,就是為了幾個孩子,我也豁出去了1

「你看看你,這跟豁不豁的什麼相干?你只管和你家大爺悄悄說了這事,就你家大爺那脾氣,必是千肯萬肯的,倒是我家爺,得想個合適的說辭才行,好了,你別這副要死要活要拚命的樣子,你只說我說的,我和我家爺是肯的,別的,就讓你家大爺想法子去,他壞主意最多1

「你看看你,哪能這麼說我們爺的。」

趙氏低聲嘟嚷了一句,齊氏也不理她,推著她出了偏廳,兩人也不去正院給顧二奶奶請安,顧自各回各的院子,守歲的事也暫且放到了一邊,只管回去商量大事去了。

初一早上祭了祖,進宮朝賀了新年,初二程敏盈和程敏清全家回來鬧了一天,初三日程家請了幾家近親好友到府里吃年酒,初四、初五李小暖在家待客吃年酒,王妃出去到別人家吃年酒,各自忙碌了兩天。

初六這天一早,靖北王妃的車子就進了汝南王府,給老太妃拜年來了,王妃照舊外出應酬年酒,李小暖接了靖北王妃,一路引進了瑞紫堂,老太妃抱著阿笨,也不起身,隨意的讓著靖北王妃坐到東廂榻上,靖北王妃接過阿笨抱了抱,被見人就咬的阿笨啃得滿臉口水。

兩人言語投和的說著兒孫,感慨著過往,阿笨興奮了不大會兒,就睡著了,老太妃眼盯著奶娘抱著阿笨進了隔壁廂房,看著阿笨睡好了,才回來和靖北王妃歪在榻上,長篇大論的重又說起兒女經來。

靖北王妃傷感的長嘆著氣,

「老祖宗,也不瞞你說,我今天過來,還有件事,想求著老祖宗。」

「你只說就是,但凡我能幫得著的,你只說。」

老太妃爽利的應承道,靖北王妃連連嘆著氣,低低的將周世遠沉迷女色、傷了腎水的事說了,含含糊糊的透著誠王妃這管教不嚴中間是有些無數內情的,老太妃明了的看著靖北王妃,傷感的嘆了口氣,

「我年紀大了,也不耐煩再這麼扯東扯西的說話,就直說了,周景誠那個側妃,徐家的姑娘是吧?那些事,我也聽說了些,周景誠從小就是個楞頭青,看來這長到三十幾歲,還是沒楞過神來,這男人心裡糊塗,豬油蒙了心,女人能有什麼法子?這不怪阿玉,怪不得她1

靖北王妃用帕子按著眼角,哽咽了半晌,才咽了眼淚,說出話來,

「這回診出病,我就勸著阿玉,往開了想,這個時候出事,是好事也說不定,能到南邊軍中呆上幾年,好好讓他吃些苦頭,磨磨心志,別的不說,就是能去些浮躁之氣也是好的,也就是為了這個來求老祖宗的,在南邊,老祖宗才是一言九鼎的人,想求老祖宗發句話,就讓世遠,那孩子,別讓人再慫恿、再往壞裡帶去,就讓他好好吃些苦,流血流汗,出息是不敢指望他了,只求著能平平安安的,別禍害自己禍害人家,就是大福氣了。」

「這是阿玉的意思?」

靖北王妃點了點頭,

「不敢瞞老祖宗,是阿玉求著我來求老祖宗的,老祖宗也知道,她也不敢過來,她知道老祖宗待我親厚……」

老太妃頓了頓,遲疑的看著靖北王妃,靖北王妃抬頭看著老太妃,立即明了過來,忙低聲說道:

「這是阿玉的意思,世遠父親……想的多,想的極多,我跟阿玉說了,這事她管不了,也不是她該管的,南邊,要是那麼容易伸手……哼,就是北邊,那也都是多少代人埋在那裡,才掙來的。」

靖北王妃越說越含糊起來,老太妃微微眯著眼睛,似是而非的『嗯』了一聲,轉著接上了剛才的話題,

「阿玉能這麼想就對了,這男孩子,就是得吃苦頭,流血流汗都不算什麼,這事你放心。」

老太妃乾脆的應承了下來,靖北王妃長舒了口氣,雙手合什念了句佛,

「能得老祖宗照應,這是他的福份,也是阿玉的福份。」

老太妃被靖北王妃說的連聲感嘆起來,兩個人再不提半句,聊著家長里短的閑話,輕鬆的說笑著,靖北王妃在瑞紫堂吃了飯,直到未末時分,才起身告辭回去了。

老太妃送走了靖北王妃,凝神思量了半晌,晚上親自送了阿笨回到清漣院,等著程恪回來,將靖北王妃的託付細細交待給了程悖

這年,在請人吃年酒和被人請著吃年酒中,很快就到十五日,程恪早早安排好了,十五那天未末剛過,就拖著李小暖出門,逛街遊玩去了。

兩人轉了幾條街,乾脆下了車,在婆子和小廝、護衛的圍裹中,興緻十足的逛著街,傍晚時分,兩人在厚德居樓上,看著滿街的熱鬧,慢慢吃了飯,見外面人潮如織,華燈四起,程恪攬著李小暖站在窗戶前看了半晌,笑著建議道:

「咱們去大慈雲寺看看熱鬧去?」

「今年還有熱鬧看?」

「哪還有大熱鬧看?年年都有的小熱鬧總是年年有。」

「嗯。」

李小暖答應著,兩人穿了斗篷,出門上了車,往大慈雲寺去了。

大慈寺還是一如既往的熱鬧非凡,程恪牽著李小暖,進了寺門,寺里四處掛著的詩燈和蒙著大紅素紗的通紅燈籠彷彿密了不少,李小暖高挑著眉梢,用手指划著四處,指給程恪看,程恪順著李小暖的手指,看著四處密密碼碼掛著的燈籠,和擠來擠去的人群,俯在李小暖耳邊,低聲笑道:

「這是托你的福,這大慈雲寺的詩燈會,真成了京城一景,元徽朝一景了。」

李小暖笑不可支,和程恪一起,在人群中擠進了二門裡,二門左手邊,突兀的現著一片疏朗的空地,空地處只掛了三隻極大的燈籠,遠遠就能看到燈籠上龍飛鳳舞書著的三首詞,文人學子顯得極是有序的從三隻燈籠前走過,細或不細的看著燈上的字詞,有些拱手、有些長揖、有些將手裡的細小紙條系在燈籠流蘇上。

程恪攬著李小暖,跟在一對年青的夫婦身後,慢慢走到燈籠前,李小暖伸手托起流蘇上系著的無數紙條,極小的紙條上,或是寫著『千古』,或是寫著『流芳』,李小暖只覺得一股滾燙的熱流從心底直衝上來,沖得眼淚一下子湧出眼眶,李小暖丟下手裡托著的紙條,用帕子緊緊按著眼角,靠在程恪胸前,哽咽著說道:

「出去,帶我出去。」

程恪急忙攬著李小暖,退到旁邊的人流稍少處,緊張的低頭看著她,

「你怎麼啦?不舒服?生病了?」

李小暖低著頭,用帕子掩著臉,平息著自己心底那股翻滾的熱流,半晌才抬起頭,眼睛紅紅的看著程恪,

「我沒事,就是一下子看到這個,想起了老……李老夫人,心裡難過。」

程恪鬆了口氣,攬著李小暖肩膀,輕輕拍了拍她,溫聲安慰著她,

「別難過,等這事了了,我陪你去一趟上里鎮,給李老夫人和古大人上柱香。」

李小暖頭抵在程恪胸前,站了片刻,心裡平靜下來,才抬起頭,遠遠看著那片現在看起來,顯得沉重而肅穆的空地和空地中的人群,沉默了片刻,轉頭看著程恪低聲問道:

「你做的?景王?」

「不是我,嗯,下午安心跟我說這裡單圈了塊地兒專掛那三首詞,我也是念著古大人,就讓人系了張紙片在那裡,讓安心悄悄守著,後來,小景也讓青平過來系了一張,嗯,沒事,咱們不過是自己念想念想,又沒旁的意思。」

程恪理直氣壯的說道。

..

嗯,這幾天,嗯,給大家說個笑話吧,閱微草堂筆記里記著很多極有意思的狐仙鬼怪的事,裡面的狐鬼都極有人情味,記得有一個故事,是這樣滴看了很久,也許有模糊之處,勿考證

紀曉嵐童鞋說他叔叔儀庵公家,一個小樓被狐佔了,有一天吧,那樓上一片罵聲鞭子聲,家僕們都去樓下聽熱鬧,樓上一聲痛極大叫『樓下的,你們是明理之人,說說!這世上,有婦打夫的沒有?!』樓下聽熱鬧的人群中,正好有一個人,剛被老婆打了,臉上還帶著血痕呢,大家哄然大笑,起鬨了『有有有,這事多,不足怪』,樓上的狐們也哄然大笑,打罵也就停了。

閱微里記了好多這樣的故事,很好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