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三二四章又是除夕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李小暖遠站著看了片刻,舒了口氣,也不管站在旁邊、不知道在侍候誰的王妃,徑自往別處忙著去了。顧二奶奶從程憫海走後,就一直病著,二少奶奶齊氏衣履鮮亮的走在前頭,後頭跟著顯得有些遲疑畏縮的大少...

第三二四章又是除夕

除夕那天,程恪總算閑了一天下來,早上起來,也不肯出去,只在院子里活動著拳腳,李小暖抱著阿笨出來,站在檐廊下看著練著拳腳的程恪,阿笨兩眼盯著程恪,興奮的拚命舞著手臂,這幾天,他學會了抬頭翻身,早了這麼幾天,老太妃就得意非凡,王妃更是興奮,阿笨自己也新奇的不行,抱著時就一定要豎著抱才行,頭扭來扭去,片刻不閑。

程恪練了趟拳,收了式,接過小丫頭捧著的熱帕子拭了拭臉上的汗,走到李小暖和阿笨面前,湊過去,虎著臉嚇著阿笨,

「你這是什麼招式?啊?」

阿笨興奮的咯咯笑著,雙手極利落的揪住了程恪的耳朵,蹬著雙腿,用力往外扯著,程恪大叫起來,

「臭小子,你給我鬆手1

程恪越叫,阿笨越興奮,笑得滴著口水,更加用力的扯著程恪的耳朵,李小暖抱著阿笨,往上舉著他,幫著他去襯耳朵。

老太妃轉進垂花門,徑直穿過院子上了正屋的台階,阿笨看到她,鬆開程恪的耳朵,蹬著雙腿撲了出去,老太妃也顧不上訓斥程恪,忙上前接過阿笨,連連親了幾口,笑得不見眼睛,

「我的阿笨噢,就是跟老祖宗親1

程恪揉著耳朵,惱怒的盯著老太妃懷裡那個活潑的過份的小東西,見他身子扭來扭去彷彿又在尋找自己,急忙往後退了兩步,這打不得罵不得的小東西,還是躲著些好。

老太妃接走了阿笨,李小暖穿了斗篷,和程恪一同出了門,從這會兒開始,她和程恪都得一直忙到明天下午。

程府的年夜飯彷彿比往年更加喜慶,人才剛到了一半,老太妃就抱著阿笨,王妃緊跟在後,進了寬闊的花廳。

花廳里頓時亂成一團,正三三兩兩說笑著的女眷們忙亂緊張的見著禮,老太妃面帶笑容,和大家點頭還著禮,眾人卻被她笑得手足無措,一時反應不過來。

李小暖上前引著老太妃和王妃,到了北邊上首的桌子邊,侍候著老太妃坐下,幾個早到的老太太們早就恭立在一旁,陪著笑見著禮,老太妃心情極好的讓著眾人,

「都坐都坐,坐下說話,咱們上了年紀,不講究那些虛禮。」

幾個老太太拘謹的落了座,李小暖瞄著周圍,走到老太妃身邊,笑著說道:

「老祖宗,您也太寵著阿笨了些,這裡哪是他坐的地方,我抱他過去吧。」

老太妃剛攬著阿笨在自己腿上坐下,伸手推開李小暖,

「你去忙你的,阿笨交給我和你母親就行,去吧去吧。」

李小暖笑著退後半步,旁邊的幾位老太太都是精明的過來人,這話題就圍著阿笨提了起來,你一句我一句誇個不停,老太妃眉飛色舞,心情和興緻一下高漲到了十二成。

李小暖遠站著看了片刻,舒了口氣,也不管站在旁邊、不知道在侍候誰的王妃,徑自往別處忙著去了。

顧二奶奶從程憫海走後,就一直病著,二少奶奶齊氏衣履鮮亮的走在前頭,後頭跟著顯得有些遲疑畏縮的大少奶奶趙氏,一起轉進月亮門,往花廳進來。

李小暖上前半步迎著兩人,笑著往裡讓著,

「外頭冷,兩位嫂子快到裡頭坐,琦兒和琝兒哥幾個沒過來?」

「琦兒咳著呢,琝兒也有些氣喘,就沒帶過來,少夫人這麼忙,還記著他們哥兒幾個。」

齊氏親熱的客氣著,趙氏有些緊張的陪著笑,竟曲著膝見起禮來,李小暖忙不動聲色的伸手挽住她,親熱的引著兩人往裡面進去,

「今年老祖宗高興,一早就到了,我帶你們過去給老祖宗請個安吧。」

齊氏身子輕輕頓了頓,趙氏卻一下子頓住了腳步,拖著李小暖腳下也恍了下,趙氏緊張的看著齊氏,齊氏看著李小暖,張了張嘴,卻沒說出話來,李小暖笑著低聲說道:

「遠遠見個禮吧,那是祖母,可不能失了禮數。」

齊氏感激的看著李小暖,點了點頭,趙氏咽了口口水,悄悄掙脫李小暖的手臂,往齊氏身後躲了躲,跟著兩人,往老太妃處走去。

李小暖引著兩人,在離老太妃十來步的地方,兩人就站住了,李小暖走到老太妃面前,仔細打量著老太妃的神情,笑著稟報道:

「老祖宗,二房媳婦趙氏、齊氏給您請安來了。」

老祖宗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了下,轉過頭,盯著緊張的曲膝見禮的齊氏和畏縮在齊氏身後的趙氏,挑剔的上下打量了一會兒,不知道想起什麼來,又轉頭將李小暖上下打量了一番,抬了抬下巴,

「走近點讓我瞧瞧。」

齊氏和趙氏緊張的往前挪了兩步,頓了頓,又挪了兩步,老祖宗似有似無的『哼』了一聲,慢吞吞的說道:

「倒也算齊整,下去吧。」

齊氏和趙氏如蒙大赦,退後幾步,急忙遠遠的找了個角落坐著去了。

李小暖暗暗舒了口氣,老太妃這心魔算是散盡了。

今年除夕宴的百戲和煙火也比往年熱鬧許多,阿笨不過興奮了小半個時辰,宴席剛剛開始沒多大會兒,就呼呼大睡了,老太妃吃了幾道菜,就起身回去了。

李小暖看著各處,散了宴席,一一送了各家女眷回去,齊氏拖著趙氏,一直磨蹭到最後,見人走得差不多了,才拖著趙氏走到李小暖面前,為難的笑著,

「少夫人,您看您有沒有空?我和嫂子就跟您說幾句話。」

李小暖忙轉身示意著蘭初,讓她先看著,自己引著齊氏和趙氏,坐到了花廳凹進去的一處,蟬翼跟進來奉了茶水,悄悄退到旁邊垂手守著,齊氏鬆了口氣,往李小暖這邊挪了挪,也不理會只顧緊張不安的趙氏,低低的說道:

「少夫人也不是外人,這事,也就能跟少夫人說說,說起來真是丟人1

趙氏忙跟著點著頭,齊氏嘆了口氣,接著說道:

「少夫人也知道,從去年三弟去了南邊,母親的身子就沒好起來過,天天不是哭就是罵,一家子人,沒她不罵的,連幾個孫子也罵,這前幾天,眼看著快過年了,又開始鬧騰著要去南邊找三弟去,你說這不是說胡話么?」

李小暖抿著茶,認真的聽著,趙氏推了推齊氏,低低的嘀咕道:

「你別說這些沒用的。」

「這怎麼是沒用的?我不說,少夫人哪能知道咱們家這些事?」

齊氏推回趙氏的手反駁道,趙氏嘴唇動了動,沒敢再接話,齊氏轉頭看著李小暖,

「這也算是個因,我們老爺,少夫人也知少夫人不知道,也是個唉,都說子不言父過,他也是太丟人了些,自從母親病倒,他一趟不過來看看不說,隔天就說身邊沒人侍候不行,收了個丫頭,這也算了,可不過半個月光景,他院子里的丫頭,只要略平頭正臉的,竟都被他收用了一遍!嚇得我和嫂子都不敢讓丫頭往他那院子里去。」

李小暖捧著杯子,一口茶堵在喉嚨間,半晌才咽下去,趙氏彷彿是自己做了羞愧之事般扭過頭,齊氏端起杯子喝了口茶,

「既然說開了,也不怕少夫人笑話,這跟瘋了一樣,上個月,嫌家裡的丫頭不好,找了人牙子,足足花了五千兩銀子,買了兩個丫頭回來,從買了這兩個丫頭回來,家裡就沒消停過,隔天他就讓全家人稱大姨奶奶和二姨奶奶,這也算了,那兩個丫頭,竟是鬧家星托生的,每天不是嫌衣服料子不好,就是嫌飯菜咽不下去,要不就是嫌丫頭們侍候的不好,打雞罵狗,直鬧的人犬不寧,少夫人,您看,那兩個,都是長輩,鬧成這樣,這日子且不說,孩子們耳聽目睹,往後得學成什麼樣?我和嫂子一想起這個,就急的睡不著覺,少夫人,您給想想法子吧。」

李小暖睜大眼睛看著齊氏,一時無語起來,這事,她能想什麼法子?趙氏也是滿眼焦急信賴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放下杯子,轉頭看著兩人,苦笑著攤著手,齊氏拉著趙氏站起來,就要跪下去,李小暖急忙拉起兩人,情急之下,倒也生出個餿主意來,

「得讓我想想不是,別急,先坐下。」

李小暖拉著兩人坐下,仔細想了想,低聲說道:

「二奶奶要去南邊找三少爺,也沒什麼不能去的,南邊總是咱們的老宅,回去養老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只是」

李小暖理了理思路,笑著說道:

「這一回去養老,可就遠了,這百年之後的事,總要先做好了再走,這家總要先分一分才好,你們三兄弟,兩支在京城,一支在老宅,分了家,才更好不是。」

趙氏眨了眨眼睛,眼神亮了起來,齊氏滿眼興奮,忙站起來深曲膝道:

「謝少夫人指點,正是要這樣才好!只是這事,還得請少夫人幫忙才成。」

趙氏也急忙跟著站起來,深施著禮,李小暖起身拉起兩人,

「這事我回去就和爺說一聲,這總是你們的家事,總以你們兄弟的意思為先。」

..

今天兩更的好象還是有些晚,明天會早些。

謝謝各位愛春暖的書友,感受到大家的支持,閑心裡暖暖的,既到這裡將自己喜歡的故事寫給大家,閑知道總不會只有誇獎,也不會只有批評,總有些讓人傷心的東西在,這個,閑看得開,且隨它去,不過如此。

咱們退後半步,淡漠看戲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