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三一九章滿月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正說話間,花廳門口,婆子高聲稟報著,老太妃拎著拐杖,和靖北王妃說著話,精神十足的進了花廳,滿屋的人急忙一個跟一個的站起來,說著吉祥話兒,見著禮。老太妃隨意的揮著手,直奔到王妃身邊,將拐杖塞...

第三一九章滿月

湯丞相夫人帶著兩個媳婦早早就趕到了王府,拉著王妃的手,親熱異常的說了半天關於孩子的閑話,嚴丞相夫人坐在不遠處臨窗的扶手椅上,曬著太陽,一邊和大長公主低聲說著話,一邊瞄著親熱異常的湯丞相夫人。

一向極少在各家走動的敏王妃,也在二門裡下了車,程敏盈眼裡掠過絲驚訝,急忙迎上去,見著禮,親自帶著她進了裡面花廳,大長公主和嚴丞相夫人看著一身藍灰色衣裙,臉上帶著笑意,整個人明朗得與往日大不相同的敏王妃,驚訝的對視了一眼。

信王妃的車輛進到二門時,已經是巳正過後,程敏清剛引著她進了二門,外頭回事處管事、管事婆子一路高聲稟報著,程貴妃遣人送滿月賀禮來了。

王妃急忙接出了花廳,內侍滿臉笑容,將高高捧著的匣子托到王妃面前,笑著說道:

「娘娘高興的很,讓小的捎句話,若世子妃身子恢復了,就帶著孩子進宮看看娘娘去。」

王妃忙連聲答應著,將匣子遞給侍立在旁邊的程敏盈,從許氏手裡接過只鼓鼓的荷包,遞給內侍,喜之不盡的答應著:

「煩娘娘惦記著,等恪兒媳婦身子好了,就讓她進宮謝恩去1

內侍接過荷包,長揖道了謝,告辭出去了,婆子引著他到了二門前,內侍頓住腳步,看著婆子,笑著問道:

「平安大管事忙什麼呢?我有句話要跟他說。」

婆子急忙引著內侍到了二門外不遠的偏廳,平安迎出來,拱手見著禮,笑著打趣道:

「怎麼,陶公公嫌我們王妃謝禮薄了?要不要小的再補上一份?」

「少跟我耍貧嘴!趕緊著,跟王爺說一聲,皇上有封賞,一會兒就該過來了,趕緊準備著,一會兒別失了禮數去,我先回了,宮裡今天事也多。」

平安收了嬉笑,忙正容答應著,讓著陶公公就要送他出去,陶公公頓住腳步,往回推著他,

「你看看你,送我做什麼?趕緊忙正事去1

平安站住,拱手和陶公公別過,拎著長衫,急匆匆進外書房找王爺稟報去了。

陶公公離了汝南王府,景王妃孟氏的車子緩緩駛進了王府二門裡,婆子急忙奔進去叫了程敏盈出來,景王妃已經下了車,一隻手捻著念珠,神情清淡的跟著婆子往花廳走著,程敏盈陪著滿臉笑容,忙上前見著禮,

「竟讓王妃自己個兒進來了,真是該死!還請王妃恕罪才是。」

「嗯。」

景王妃似是而非的答應了一聲,腳步也不停留,繼續緩步往裡走著,程敏盈皺了皺眉,忙直起身子,急步幾步,趕上景王妃,恭敬的讓著她,往花廳進去了。

信兒送到清漣院時,傳旨的內侍已經到了大門口,平安指揮著開了王府正門,汝南王垂手立在門內,傳旨的內侍雙手捧著聖旨,滿臉笑容的沿著大門正中的台階,進了汝南王府,沖汝南王微微頜首示意著,跟著前引的管事,一路走到王府正殿前,頓住腳步,回身站定了,笑著說道:

「請汝南王嫡長孫程瑞風出來接旨。」

李小暖抱著阿笨,在正殿轉角處下了轎子,到王府恭賀滿月的女眷站滿了正殿甬道右邊,神情各異的等著觀禮。

李小暖抱著興奮的舞著拳頭的阿笨,恭謹的走到內侍前,跪在了早就放好的墊子上,內侍滿眼笑意的看著活潑潑舞個不停的阿笨,舒展著手臂,展開聖旨,四平八穩的念道: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汝南王府嫡長孫程瑞風為六品驍騎尉,欽此。」

內侍念完,恭敬的將聖旨捲起,雙手遞到了李小暖面前,李小暖抱著阿笨,無論如何也沒法伸出雙手去接這聖旨,單手接,她可不敢,內侍一邊笑一邊將聖旨塞到了阿笨懷裡,低聲說道:

「皇上這旨意,是給小程大人的,正該小程大人自己抱著不是。」

阿笨驚訝的看著忤在自己懷裡的物什,兩隻胖手一把揪住,張嘴咬了下去,李小暖忙抬手將阿笨的頭按在自己懷裡,抱著他磕了頭,站起來曲了曲膝,就要退下去,內侍卻回身示意著,旁邊托著只蓋著黃綢托盤的小內侍上前半步,內侍掀起黃綢,拎了件極小的驍騎尉官服上裝,展示給李小暖,笑得眼睛眯成了一線,

「皇上擔心小程大人一時沒有合適的官服穿,特意讓針線局趕了套出來。」

這一個月大的六品驍騎尉官服上裝,拎在內侍手裡,彷彿一隻大些的手套,李小暖有些悶悶的看著內侍手裡的官服,阿笨這樣的驍騎尉,要這官服做什麼?

李小暖重又跪倒磕頭謝了恩,抱著阿笨站起來,王妃忙上前,替阿笨接過放著官服的托盤,和李小暖一起退了下去。

汝南王哈哈笑著,上前讓著內侍,往正殿喝了杯茶,才送了內侍回去。

也快到洗兒的吉時了,李小暖抱著阿笨,隨著王妃,跟眾人說著話,往花廳進去了。

眾人相互讓著重又落了坐,王妃從李小暖手裡接過阿笨,也顧不得應酬眾人,只愛之不盡的逗弄著孫子,大長公主挑著眉梢,滿眼笑意的看著嚴丞相夫人,嚴丞相夫人一邊笑一邊點著王妃。

李小暖曲膝和眾人見著禮,湯丞相夫人拉著她的手,上下打量著,心疼的說道:

「怪不得你婆婆心疼,怎麼還是這麼瘦?不過氣色倒還好。」

「妹妹別操那麼多心,好好養好身子才是正事。」

信王妃站在母親身邊,緊盯著李小暖,慢吞吞的低聲說道,湯丞相夫人彷彿呆了下,拉著李小暖的手,往旁邊送了送,接著說道:

「這女人生孩子,可是最傷身子不過,好好養個半年一年的,也就好起來呢。」

李小暖笑應著,轉過身,給景王妃見著禮,景王妃緩緩捻著手裡的念珠,冷漠的看著李小暖見了禮,抬了抬手指,算是回了禮,李小暖也不理會她,挪了半步,給敏王妃見著禮,敏王妃忙上前扶起李小暖,拉著她順勢往旁邊挪了半步,笑著說道:

「我今天來,還帶著我娘家小妹的一個謝字呢,小妹極愛越錦繡坊的東西,這一個月,越錦繡坊打折扣,可把她高興壞了,聽說我今天來,特意讓我帶份謝意給世子妃,托世子妃的福,讓她隨了心意。」

李小暖若有所悟的看著她,笑著推辭道:

「王妃客氣了,十二小姐是個有福氣的,誰肯委屈了她去,就是坊不打折,王妃也必定不肯委屈了十二小姐。」

敏王妃笑意更深,輕輕捏了捏李小暖的手,

「聽說世子妃博聞強記,最愛古書善本,我那裡倒收著不少好書,就是不知道哪些是世子妃喜歡的。」

「王妃若是不嫌煩,改天我上門叨擾。」

李小暖忙笑著接道,敏王妃滿眼笑意的答應著,李小暖微微曲了曲膝,繼續和眾人見著禮,說著話。

正說話間,花廳門口,婆子高聲稟報著,老太妃拎著拐杖,和靖北王妃說著話,精神十足的進了花廳,滿屋的人急忙一個跟一個的站起來,說著吉祥話兒,見著禮。

老太妃隨意的揮著手,直奔到王妃身邊,將拐杖塞到白嬤嬤手裡,伸手從王妃懷裡抱過阿笨,重重親了一口,才轉頭和大長公主等人打著招呼,湯丞相夫人和嚴丞相夫人忙站起來,恭敬的曲膝見著禮。

信王妃跟在母親身後,和敏王妃差不多同時見著禮,景王妃遲疑著站起來,拿著念珠,遠遠曲膝見著禮,老太妃點頭還著禮,看著遠遠曲了曲膝的景王妃,皺了皺眉,沖著景王妃抬了抬下巴,

「你是小景的媳婦?過來我瞧瞧。」

景王妃只好蹭過來,老太妃上下打量著她,盯著她手裡的佛珠,皺著眉頭直直的責備道:

「小小年紀,拿那東西做什麼?真想修佛,就該落了頭髮,到廟裡好好修去1

景王妃捻著佛珠的手一時僵住了,臉色鐵青的看著老太妃,老太妃蹙起了眉頭,

「這不是你該拿的東西,把它丟了!既是小景的媳婦,就該好好的給小景當好媳婦兒,做好本份1

滿屋子的人安靜無比,屏著氣息,聽著老太妃直直的訓斥著呆站著的景王妃,孟國公夫人呆怔了片刻,急步過來,伸手從景王妃手裡奪下佛珠,推著她跪在地上,自己也跟著跪倒在地,推著直挺挺跪著的女兒,哽咽著低聲責備道:

「還不趕緊給老祖宗磕頭,老祖宗這話都是為了你好!誰肯這麼說你,聽老祖宗的,快磕頭,謝老祖宗教導。」

孟氏被母親推著,僵硬的磕了幾個頭,李小暖瞄了老太妃一眼,上前扶起景王妃,拉著她退到旁邊角落處,用眼神示意著蘭初,蘭初忙抬手示意著站在圍著紅綢的檯子旁侍候著的婆子,婆子會意,聲音喜慶無比的宣布著:

「吉時到1

老太妃抱著阿笨站起來,親自給重孫子主持洗兒禮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