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三一八章竹報平安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養得越胖越好,萬一孩子太大,生育這一關就難過去。過後一天,又讓蟬翼過去了一天,細細和嚴氏說著自己懷孩子時是如何如何。滿月前一天,程敏盈和程敏清約在一起,帶了些孩子的衣物、長命鎖、平安扣之類,過來...

第三一八章竹報平安

李小暖歪在榻上,半閉著眼睛,細細思量了半晌,才沉沉睡著了過去,蟬翼輕手輕腳的過來給她蓋好被子,放下帘子,做著針線守在旁邊。

晚上,程恪回來,站在榻前,看著興奮的舞著手腳的阿笨,皺著眉頭,實在想不明白這個麻煩的小東西有什麼可愛處。

吃了飯,李小暖看著阿笨睡著了,才轉回內室,坐到羅漢床邊,伸手拿過程恪手裡的摺子,低聲說道:

「我有話跟你說。」

程恪忙坐直身子,李小暖將程絮儀的話低低的說了一遍,往程恪身邊靠了靠,嘆了口氣,

「這當娘的,象誠王妃這樣,一顆心就都在周世遠身上系著了,徐氏這樣的捧殺,必定也不是頭一回了,不然也不會有上回宮裡的事,你」

程恪面色凝重的低頭思忖了半晌,掀起被子下了床,一邊穿衣服,一邊看著李小暖說道:

「這事極要緊,我去找小景去,你先睡吧,別等我。」

李小暖站起來,伸手拉了拉他,低低的囑咐道:

「總是皇上嫡長一系,留一支好,那是個沒腦子的楞頭青,留著也壞不了事,也省得讓那些史家在百年後,寫出什麼不好的話來。」

程恪伸手撫著李小暖的肩膀,低頭看住她,俯身在她額頭上親了下,貼到她耳邊,低聲說道:

「我知道了,小景是個心地寬厚的,這事不難。」

李小暖送程恪到了門口,看著他出了門,才轉回去,安心睡覺去了。

離滿月還有兩天,古家傳了喜信過來,嚴氏懷孕了,王妃欣喜不已,忙打發田嬤嬤送了一車的東西過去,想想不放心,又連使了幾個婆子一趟接一趟的過去,又讓許氏過去了一趟,千叮嚀萬囑咐了無數該哪能不該哪能的事。

李小暖喜之不盡,仔細思量著,吩咐蘭初收拾了些吃食,讓孫嬤嬤和魏嬤嬤過去了一趟,晚間,又打發蘭初過去,尋了嚴氏,悄悄囑咐她節制飲食,這養孩子,可不是養得越胖越好,萬一孩子太大,生育這一關就難過去。過後一天,又讓蟬翼過去了一天,細細和嚴氏說著自己懷孩子時是如何如何。

滿月前一天,程敏盈和程敏清約在一起,帶了些孩子的衣物、長命鎖、平安扣之類,過來看望李小暖和侄子阿笨。

老太妃正忙著準備阿笨的葯,早上過來抱著阿笨,逗著他笑了大半個時辰,就戀戀不捨的回去瑞紫堂忙著去了,程敏盈和程敏清進來時,王妃正抱著睡著的阿笨晃來晃去。

程敏盈湊到王妃懷裡,仔細看著阿笨,笑著說道:

「倒是和小恪有四五分象,我說啊,還是象小暖更好看些1

程敏清也探頭看著睡得沉沉的阿笨,伸手想抱過去,

「母親累不累,我來抱吧。」

「不用!阿笨就喜歡我抱著他,你不知道,一到我懷裡,他就睡得特別沉。」

王妃抱著阿笨,哪裡肯鬆手,程敏盈拉了拉妹妹,

「母親盼孫子昐得眼睛都綠了,好容易這孫子抱到懷裡了,別說不累,就是累也覺不出來。」

李小暖接過小丫頭托盤裡的茶,捧了杯遞給程敏盈,程敏清忙轉身,推著李小暖坐到榻沿上,

「你別忙著張羅,到底還沒出月子,可不能累著,又不是外人,我自己來。」

程敏盈放下手裡的杯子,連聲自責道:

「你看看我,光顧著看寶貝侄子了,竟沒看著這茶是誰遞的!該打該打!就是出了月子,也得好好歇著,這女人生孩子,沒個半年一年都歇不過來,千萬不能累著了。」

正說話間,阿笨皺著鼻頭,伸著手胡亂抓了幾下,嘴巴撮著吸來吸去,王妃急忙站起來,急急的示意著奶娘,

「趕緊趕緊,餓了餓了,快1

奶娘急忙小心的接過去,退到旁邊小杌子上坐了,掀起衣襟,喂阿笨吃起奶來。

王妃眼睛盯著阿笨看了一會兒,才轉頭看著程敏清問道:

「阿慧話說清楚了沒有?我這一陣子忙,也顧不上別的事,聽說又病了,這大半年,象是沒好過,太醫怎麼說?奶娘嬤嬤們是不是侍候的不盡心?」

「就病了兩回,母親別擔心,太醫說是小風寒,他如今會跑能跳的,就沒個閑著的時候,有時候汗出的多了,迎上一股風,就容易涼著,小孩子都這樣,母親放心就是。」

王妃點了點頭,轉頭看著程敏盈,擰著眉頭低聲問道:

「前兒我隱約聽說有人要給永彬說親?有這事沒有?」

「不過提了一提,我想著都還小,這脾氣性格兒還沒定呢,這會兒真說定了,萬一有個不妥當,豈不麻煩?就含糊著推了。」

「這話說得是!這娶媳婦,脾氣性格兒可是最最要緊的,你看看小恪媳婦,要這樣的才好。」

王妃撫掌贊同著,李小暖挑了挑眉梢,笑著只不好接話,程敏清笑著推了推程敏盈,低聲說道:

「我看硯兒那丫頭好。」

李小暖怔了怔,程敏盈瞄了眼李小暖,含糊著說道:

「孩子都小呢,這會兒說這個也太早了些。」

「我倒想起來了,正要問你。」

王妃看著程敏盈問著話,

「你上次說要找什麼成藥方子的,找到了沒有?我竟忘的乾淨,前兒才想起來,你要這方子做什麼用?」

程敏盈失笑起來,嗔怪的推著母親,

「你看看你,這心思都放到小暖和孫子身上了,連我找藥方子做什麼也記不得了!還找到了沒有,銀子都不知道掙了多少了1

「你拿藥方子能掙什麼銀子?」

「嗯,這是雲姍的主意,我那間藥鋪,和雲姍合了伙,買下了隔壁那間分茶鋪子,現在是一溜五間門面,樓下賣草藥,樓上專賣成藥,我和雲姍又沒有祖傳的成藥方子,跟母親說,母親忘了乾淨,這會兒倒是想起來了!是小恪幫我找了幾個方子,到底是太醫院出來的,不過幾個月,就做出了名聲,如今生意好著呢!雲姍說,過了年要到兩浙路開幾家分號!讓這銀子生銀子去!我覺得也是,這銀子多了,收著也是白收著。」

程敏盈意氣風發的說道,程敏清看著姐姐,笑著責怪道:

「你說母親,我倒要說你,我讓你問雲姍管鋪子的事,你倒是說了沒有?」

「說是說了,雲姍最近忙的不行,說是等過了年看看再說。」

程敏盈轉頭看著程敏清答道,程敏清臉上閃出片失望來,李小暖瞄著兩人,微笑著聽著,彷彿局外人,程敏清想讓古雲姍管鋪子的事,古雲姍早就過來說過,如今盧家曖昧不明,這事一時半會的,可接不得。

王妃上下打量著程敏盈,

「怪不得前些日子跟我要人去南邊買木頭。」

「君容過了年就十四了,我也沒有現成的木頭存著,那木頭極好的又難尋,可不是要早些準備著。」

程敏盈笑著解釋道,李小暖滿眼笑意的看著程敏盈,這有了銀子,到底底氣不一樣了。

十一月十六日一大早,跟著頭一批進城的人,空秀方丈就進了城,趕到汝南王府見了汝南王,將一件古舊的木雕竹報平安掛件捧著遞給汝南王,

「這是大師給小少爺的滿月賀禮。」

汝南王忙站起來,雙手接過,仔細看了兩眼,喜之不盡的拱手謝道:

「能得大師祈福,是我程家的福份,大師身體可好?」

「謝王爺記掛,大師身子很好,大師還捎了句話,說快一年沒見少夫人了,若得了空,就過去喝杯茶。」

汝南王連聲答應著,空秀方丈又從懷裡取了塊竹雕平安符,笑著遞給汝南王,

「這是小僧給小少爺求的平安符,一點心意,別嫌簡陋才好。」

汝南王哈哈笑著,微微躬身接過,連聲道著謝,親自送了空秀出門,看著他上了車,車子出了王府大門,才滿臉笑容的轉回來,吩咐人叫了程恪進來,將竹報平安掛件和平安符托給他,又掂起那塊竹報平安,對著光細細看了一遍,才放回程恪手裡,低聲說了來歷,滿意的感嘆道:

「這孩子是個有福份的,竹報平安,多好的兆頭,回去看看你媳婦身子恢復了沒有,若好了,就帶著孩子去看看大師去,這掛件,讓阿笨貼身戴著,這事,隱著些吧。」

程恪答應著,捧著東西回去清漣院了。

辰末剛過,來賀滿月禮的各府女眷就陸續到了汝南王府,程敏盈和程敏清一大早就趕了過來,站在二門裡迎著客人,王妃只說李小暖太瘦,擔心她是月子沒做好,和老太妃商量著,該給李小暖做個雙月子,老太妃難得的誇了王妃一句『到底長進了些』,極是同意,這滿月禮上,也就拘著李小暖,不必出來待客,只洗兒時抱著孩子出來一趟就是。

李小暖也樂得清閑,準備好好的再懶上一個月。

滿京城都知道汝南王府子嗣上艱難,汝南王夫婦五十多歲才抱上孫子,這份喜慶,自是人人湊趣,各府里人來得極是齊整。

誠王妃前一天就遣了四個管事婆子過來,送了份厚厚的滿月禮,含糊著只說犯了太歲,不好出門,滿月禮這天,周婉若卻跟著靖北王妃一起過府道賀來了。

.

2011年最後一天,雙更雙更,好象還不算太晚,嘿嘿。

撒花迎接*!~!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