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三一七章冷暖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翼,蟬翼送了幾碟子果脯、點心和時新水果進來,又重新泡了茶,帶著丫頭婆子,退到了外間聽傳喚去了。李小暖探著身子,拖著只大靠枕往程絮儀處推著,「你也歪著,咱們舒服些說話兒。」程絮儀忙直起...

第三一七章冷暖

午後,李小暖坐到東廂下的矮榻上,看著奶娘輕柔的用溫水給阿笨洗乾淨屁股,接過蟬翼遞過的細軟的松江白棉布,熟練的把小阿笨重又裹了起來,看著他仰面躺在榻上,興奮的舞著手腳。

金粟進來,走到榻邊,低聲稟報道:

「三小姐身邊的大丫頭薔薇,進來打聽少夫人這會兒空不空,說若是空了,三小姐想過來看看少夫人和小少爺。」

李小暖挑了下眉梢,笑著吩咐道:

「讓她過來吧。」

金粟答應著,不大會兒,就引著程絮儀進了屋,李小暖也不起身,彷彿程絮儀是常來常往一般,隨意的招手叫過程絮儀,笑著說道:

「快過來,阿笨正學著吃手吃腳呢,真是笨的不行。」

程絮儀暗暗鬆了口氣,面容輕鬆中透出笑容來,忙緊走幾步,側身坐到榻沿上,眼睛亮閃閃著看著阿笨,低低的驚嘆著:

「這麼小啊!真是好玩!嫂子你看,這麼小的手1

「已經重了不少,也大了好多了,剛生下來那會餛ざ際侵遄諾模象個小老頭,我看著丑的不行,偏還都說好看1

李小暖笑盈盈的和程絮儀說著閑話,程恪儀遲疑著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抬著阿笨小小的腳丫子,看著那一粒粒黃豆般大小,粉嫩粉嫩、亂動個不停的腳指頭,驚訝的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嫂子,你看你看,阿笨的腳指頭怎麼這麼好看!這麼小!太好玩了1

阿笨用力伸了下腿,踢開程絮儀的手,左手握在拳頭舉在眼前,全神貫注盯著自己的左手,張著嘴,拳頭左右搖晃著想塞到嘴裡去,程絮儀緊張的看著無比努力的阿笨,攥著拳頭替他用著力,阿笨小拳頭搖晃著,猛的往下落去,直直的捶在了自己左耳邊,嘴巴咋吧了兩下,撇著嘴就要哭出來。

李小暖樂不可支,忙拿起他的手,又替他舉到了眼前,阿笨更加認真努力的晃著落了下去,卻又落到了右耳邊,李小暖笑得眼淚都出來了,程絮?看著委屈萬分的阿笨,忙心疼的替他將手放到了嘴裡,阿笨吃了兩下,卻又從嘴裡掏出滿是口水的手,晃到眼前,繼續努力著要自己往嘴巴里送,卻又一拳頭砸在了自己額頭上。

「嫂子,阿笨真是好玩,怪不得姨娘說,阿笨是她見過的最好看、最可愛的孩子,嫂子,再沒有誰家孩子能比阿笨再可愛了,真是太好玩了1

程絮儀眼睛一錯不錯的看著為自己吃到手而努力奮鬥不已的阿笨,喜愛的不知道如何表達才好,李小暖一邊笑著,一邊隨意的點著頭,拉著程絮儀不讓她幫忙,看著阿笨的小拳頭砸來砸去,除了嘴巴,哪兒都砸到了。

阿笨努力了半晌,小拳頭總算砸到了嘴巴里,一臉滿足的『哼哼』著剛吃了兩口,就累得閉上眼睛睡著了。

李小暖小心的抱起阿笨,交給奶娘送到裡間看護著睡覺去了。

程絮儀站起來就要跟進去,李小暖伸手拉住她,

「阿笨現在脾氣大了,睡覺的時候有點動靜就醒,醒了就哭,咱們別進去了,讓奶娘看著就行。」

程絮儀答應著,依依不捨的看著奶娘抱著阿笨進了屋,李小暖往後靠到靠枕上,示意著蟬翼,蟬翼送了幾碟子果脯、點心和時新水果進來,又重新泡了茶,帶著丫頭婆子,退到了外間聽傳喚去了。

李小暖探著身子,拖著只大靠枕往程絮儀處推著,

「你也歪著,咱們舒服些說話兒。」

程絮儀忙直起上身,拿了靠枕過去,有些拘謹的端正靠著,遲疑了下,掂了只桃脯放到嘴裡咬著,李小暖端著杯子,看著她笑著問道:

「前兒和婉若大小姐去福音寺玩得好不好?」

「嗯,嫂子正坐著月子,本來不想去的,可孫嬤嬤說,她正想給先李老夫人上香柱,就求了母親,陪著我一起過去了,我頭一回在山上住,一入了夜,外面都是叫聲,聽著可嚇人了,孫嬤嬤說嚎的最嚇人的,是狼!婉若姐姐一點也不怕,她說她在太原府時,還跟著誠王妃去獵過狼,連老虎都打死過的,不過不是她打死的,是誠王妃打死的,婉若姐姐可厲害了。」

李小暖捧著杯子,有些出神的回想著陰森森的地藏殿,地藏殿里那兩具棺木前斜歪的享台,福音寺后的破院子破房子,一入了夜,魏嬤嬤就把門窗頂得死死的,摟著她蜷在床上,自己嚇得發抖,卻又拚命寬慰著她,李小暖嘴角滲出絲笑意,要不是那個溫暖的懷抱,那幾乎能一夜不停『不怕不怕不怕』的說著,也不知道是寬慰她,還是寬慰自己的溫厚老嬤嬤,只怕她早跳進山崖,就算回不去,也不能留在這裡

「嫂子?」

程絮儀看著想的出神的李小暖,遲疑著低聲叫道,李小暖恍過神來,看著程絮儀,笑著解釋道:

「我父母過世后,棺木就寄放在福音寺,我和魏嬤嬤還在寺后的小院子里住過小半年,那時候,嬤嬤和我過得很苦。」

「我聽魏嬤嬤說過,」

程絮儀忙接道,

「嬤嬤說,嫂子病過一場,一下子就懂事起來了,嬤嬤說嫂子心最善,對她極好,不管吃什麼,只要覺得好吃,必給她留一半,從不把她當下人看,孫嬤嬤說,嫂子就是心善,才有這樣的大福的。」

李小暖挑著眉梢,笑著只不說話,魏嬤嬤是她的親人,不是下人,程絮儀歪著頭看著李小暖,微微頓了頓,低聲說道:

「姨娘說我命好,有嫂子這樣的嫂子。」

李小暖怔了下,放下杯子,伸手撫了下程絮儀的臉頰,笑著說道:

「你是汝南王府三小姐,這就是福份,有姨娘那樣的生母,也是你的福份,別想那麼多,嗯,婉若怎麼想起到福音寺上香的?就是想去玩玩?」

李小暖隨意的轉開了話題,程絮儀微微蹙著眉頭,往李小暖身邊蹭了蹭,低聲說道:

「不是玩,婉若姐姐最近心情不好的很,她可沒心思玩,婉若姐姐說誠王妃病了,可又強撐著不願意讓人知道,也不肯讓太醫診脈。」

李小暖驚訝的直起上身,心思飛快的轉著,八月里誠王回來過,難道

「是不是有了身子?」

程絮儀臉色漲紅著,急急的搖著頭,

「不是1

李小暖疑惑的看著一臉難為情的程絮儀,程絮儀扭著手裡的帕子,舌頭纏著結解釋道:

「婉若姐姐跟嫂子一樣,說話直的很,她說過的,從在太原府起,好多年了,誠王爺就沒在王妃院子里歇過,婉若姐姐還說,那個徐氏院子里,養了好多那個,做那個的丫頭,個個都是妖精,總之,不是這個,不是那個,不是為了這個」

李小暖聽程絮儀這個、那個的說著,笑了起來,將果脯碟子塞到程絮儀懷裡,

「我知道了,那誠王妃因為什麼病了?」

「嗯,前些天,太原府來人,把周世新接到太原府去了,嗯,這事前,王妃就病了,婉若姐姐也氣的不行,說是那個徐氏偷偷送了兩個妖精給婉若姐姐的哥哥,就是大少爺,王妃要把人帶走,大少爺不讓,竟和王妃動了手,婉若姐姐說吵得可厲害了,王妃好象是因為這個氣病的,婉若姐姐說,她哥哥才十五,我也沒聽懂怎麼個不好法,反正就是不好,婉若姐姐也氣得不行。」

李小暖眉頭擰到了一處,也怪不得誠王妃氣的病倒,又不肯讓人診治,只要延醫進府,她這病因就得傳出去,誠王府里,徐氏比她更有勢力,周世遠氣病母親的事再傳出去,就又添了不孝之名,李小暖緩緩的嘆了口氣,這捧殺,用到周世遠這樣的楞頭青身上,真是再合適不過,他得到被人捧死了,才能明白誰好誰壞,也許死了也明白不了。

程絮儀也跟著李小暖嘆了口氣,

「嫂子不知道,婉若姐姐就沒高興過,我看著她,倒覺得還是我的日子過得好。」

程絮儀猛的頓住口,眼神慌亂的看著李小暖,李小暖拍了拍她的手,

「她是皇家嫡長孫女,照理說這日子自然比咱們這樣的人家過的好,可這過日子,真如飲水,冷暖只有自己知道,你既知道她不高興,就多寬慰她些,多陪她說說話,也是做朋友的本份。」

程絮儀長長的舒了口氣,感激的看著李小暖,連連點頭答應著,

「嗯,我知道,我聽嫂子的。」

程絮儀又和李小暖說了一會兒閑話,看著屋角的滴漏,急忙站了起來,笑著說道:

「姨娘交待過我,嫂子還在月子里,不能多說話累著,讓我看了嫂子就走的,我戀著跟嫂子說話」

程絮儀吐了吐舌尖,

「回去姨娘又要說我了1

李小暖看著靈動活潑的程絮儀,坐直身子,也不下榻,只笑著說道:

「那就在姨娘說話前,先認個錯,我不送你,有空就過來,陪阿笨說話,我一個人跟他說話,說得嘴巴干。」

程絮儀興奮的連聲答應著,輕盈的轉了個身,出門回去了。

.

2012就要來了,2012來了啊,2012了啊!

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

今天是一更呢?還是兩更呢?兩更呢?還是一更呢?2011年的最後一天,閑卻在糾結這個問題,沒出息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