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三一五章葯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手止著蟬翼,看著李小暖,殷勤的說道:「你要什麼?我來!我侍候你1李小暖失笑起來,抬手推著程恪,「你先出去,你侍候不了,你去把孩子抱過來我看看,我還沒抱過他呢。」程恪笑著答應著,...

第三一五章葯

幾個丫頭婆子一起奔出院門,滿臉喜氣的一齊亂叫著稟報著:

「恭喜王爺!恭喜世子爺,少夫人生了!是位少爺!四斤七兩1

王爺哈哈笑著站起來,揮著手吩咐道:

「賞!都有賞!平安!府里上下,一人賞五兩銀子,清漣院侍候的,十兩!侍候少夫人生育的,二十兩1

平安喜氣滿面的高聲答應著,說著恭喜的吉祥話。

程恪呆怔怔的坐了片刻,長長的舒了口氣,站起來,雙手合什東南西北虔誠的躬身謝著佛,王爺高挑著眉梢,哭笑不得的看著突然虔誠起來的兒子,等他拜好了,抬手拍打著程恪的後背,笑著說道:

「我看,你乾脆先跟我去祠堂祭告一聲去,等裡頭都收拾好了再進去。」

「要不要把孩子抱出來給爺和世子爺看看?」

平安躬身建議道,王爺瞪了他一眼,

「你也是糊塗了!這天都黑了,外頭又有風,怎麼能讓孩子出門?趕緊去準備準備,這就去祠堂。」

平安縮了縮脖子,退後幾步,急忙帶著人準備祭告的事了。

老太妃給孩子喂好了葯,看著打著呵欠徑自閉上眼睛睡著了的嬰孩,推開又伸手要抱孩子的王妃,站起來,抱著孩子進了裡間。

李小暖正閉著眼睛,慢慢調著氣息,蘭初、竹青和幾個穩婆輕手輕腳的侍候著李小暖換著衣服,老太妃抱著孩子湊到李小暖旁邊,仔細看著李小暖的臉色,滿意的點了點頭,低聲說道:

「睡著了沒有?」

李小暖睜開眼睛,微微轉頭看向老太妃,老太妃滿臉笑容,抱著孩子舉到李小暖面前,

「你看看,這孩子生得跟小恪一個模樣,懂事的很1

王妃跟在後面,往前探著頭,看著李小暖,又看著老太妃懷裡的孩子,連連贊同著:

「可不是!就跟小恪剛生下來時一模一樣1

李小暖笑著閉了閉眼睛,仔細看著老太妃懷裡的孩子,倒真是跟程恪一個模樣,就是小了幾號,這會兒正睡得香甜,

「你安心歇著,孩子我看著呢,好好睡一覺,這生孩子可是大傷元氣的事,安心好好歇著,啊?」

老太妃關切的交待著李小暖,盯著婆子給李小暖換了衣服,裹得嚴嚴實實的,小心的抬起來,送進了正屋內室。

老太妃抱著孩子,王妃緊跟在後,進了屋裡,李小暖疲倦之極,也不再多管,閉著眼睛自顧自睡著了。

李小暖一覺醒來,只覺得身下濕濕黏黏的極是難受,睜開眼睛,程恪坐在她身邊,正低頭看著她,見她醒了,鬆了口氣,伸手握了她的手,低下些頭,關切的問道:

「你醒了,餓了沒有?想吃什麼?你睡了好幾個時辰了,那臭小子都吃過兩回了1

「等會兒再吃,蟬翼呢?」

「少夫人,」

蟬翼忙在旁邊答道,程恪抬手止著蟬翼,看著李小暖,殷勤的說道:

「你要什麼?我來!我侍候你1

李小暖失笑起來,抬手推著程恪,

「你先出去,你侍候不了,你去把孩子抱過來我看看,我還沒抱過他呢。」

程恪笑著答應著,磨磨蹭蹭的站起來,掀帘子出去了。

蟬翼和玉扣忙上前侍候著李小暖換了衣服、被褥等,李小暖靠在蟬翼懷裡,抬手捻著濕黏黏的頭髮,噁心的皺起了眉頭,推著蟬翼,試了試體力,低聲吩咐道:

「等會兒讓人準備熱水,照我說的法子,你和玉扣侍候我洗個澡。」

蟬翼滿眼擔憂的看著李小暖,沒敢答應,轉頭看著玉扣,玉扣手下頓了頓,抬頭看著李小暖,低聲說道:

「少夫人,這是大事,萬一傷了身子……要不,先問問太醫?」

「沒事,這人乾乾淨淨的,才不會生病,我只不會診脈,別的,可不比太醫知道的少,只管照我說的法子就行。」

蟬翼和玉扣兩眼相對看了片刻,蟬翼示意著玉扣,

「少夫人也不是莽撞人。」

「那倒是。」

玉扣贊同著,兩人手腳利落的侍候李小暖換了衣服,收了臟衣服被褥交給小丫頭拿了出去。

蟬翼掀起帘子,程恪探頭看了看,一個人進了屋,側身坐到床沿上,李小暖靠在大靠枕上,轉頭看著門口問道:

「孩子呢?」

「老祖宗在喂葯,說一會兒就好。」

「喂葯?喂什麼葯?這麼小的孩子,喂什麼葯?孩子生病了?」

李小暖說著,急了起來,程恪急忙解釋道:

「沒有病,沒事,那臭小子壯得很,吃的好拉得多,是老祖宗,說是什麼秘方,要給小瑞風洗筋伐髓。」

李小暖眉頭皺了起來,正要說話,蘭初在門口稟報了,引著廚房的婆子,提了四五個大食盒,送了各式各樣的湯菜進來。程恪忙示意著,幾個小丫頭搬了兩張寬幾放到床前,片刻間,擺了滿滿兩張寬幾,李小暖無奈的瞄著滿滿的湯品菜肴,只吃了大半碗鮮蝦湯麵就放下了。

蘭初正帶著人收拾東西,老太妃抱著重孫子,笑容滿面的進了屋,程恪忙站起來讓到一邊,老太妃抱著孩子側身坐到床沿上,小心的將孩子遞給李小暖,笑著說道:

「我就說,不愧是我的重孫子,就是懂事,這吃藥比吃奶還省心。」

李小暖接過孩子,有些生硬的小心抱著貼在胸前,孩子閉著眼睛打了個呵欠,繼續香甜的睡著,李小暖低頭聞了聞孩子嘴邊的怪味兒,伸出舌尖舔了舔孩子的嘴唇,皺著眉頭,抬起頭,看著老太妃哭笑不得的問道:

「老祖宗,您這喂的是什麼東西?」

「好東西1

老太妃也不多解釋,李小暖轉頭看著程恪,

「爺小時候也吃過?」

老太妃悶悶的『哼』了一聲,含糊的說道:

「他那時候,我正清修著,哪有功夫弄這個?!他也沒那福份1

李小暖眉頭皺得更緊,老太妃斜了李小暖一眼,『哼哼』著解釋道:

「這方子,照理說……老祖宗小時候就吃過,你放心,只有好處1

「老祖宗,我倒不是說不好,這是練功用的方子吧?老祖宗,您也用不著非把他教成什麼高手不是,差不多就行了。」

老太妃被李小暖一句話說得瞪起了眼睛,程恪怔了下,若有所思的看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這小子這麼懶,也練不成高手。」

老太妃轉過身,一巴掌拍在程恪背後,把他拍得趔趄著差點撲倒在床上,

「就算差不多,也得比你強些!你別管,我的徒弟我自有教法。」

老太妃後半句轉向李小暖說道,邊說邊往前挪了挪,探頭看著在李小暖懷裡舒服的熟睡著的孩子,笑著低聲說道:

「這孩子看著就是個極聰明的,我想來想去,還是你起的那個小名好,就叫阿笨,壓一壓的好。」

程恪也彎著腰,看著李小暖和李小暖懷裡的兒子,皺著眉頭,想反對,看著老太妃,到嘴的話又咽了回去,算了,笨就笨吧,笨了也好。

幾個人說了一會兒話,老太妃伸手接過重孫子,憐惜的看著李小暖吩咐道:

「離天亮還早呢,你趕緊歇下再睡一覺,我看著阿笨,那葯,隔一個時辰就得吃一回,要吃十二個時辰,中間還得用藥把阿笨泡上幾回,你放心歇著。」

李小暖一聽這話,心提著,還真放不下來了,眼巴巴的看著老太妃抱著孩子,精氣神十足的出了屋,轉頭擔憂萬分的看著程恪,程恪坐到床沿上,拉著李小暖的手寬慰著她:

「你放心,這葯的事只有好的,南邊各族,都有自己祖傳的秘方,師叔就有讓人百毒不侵的秘方,我問過千月,他說那法子練起來極苦也兇險,老祖宗這一族洗筋伐髓的秘法,師父也提過,說是極好,這些秘方,都是傳了上百年,經過了多少代人,若有半點不好,老祖宗也不會給小瑞風用,你放心。」

李小暖舒了口氣,點了點頭,低頭思忖了片刻,低聲說道:

「阿笨跟著老祖宗練功,還有這洗筋伐髓的事,別讓人多說,藏著些吧。」

程恪伸手撫著李小暖的臉頰,愛憐的點頭答應著:

「嗯,小景總說你想得長遠,你是憂慮太多,思緒太多,別想那麼多,有我呢,不會讓你、讓孩子們吃了虧去。」

李小暖抬頭看著程恪,心裡酸軟得眼淚就要奪眶而出,忙掩飾的轉過頭,含糊的說道:

「我知道,我就是這麼個性子,總是擔驚害怕……害怕好多事。」

「別怕。」

程恪往前挪了挪,攬了李小暖的頭靠在自己懷裡,溫柔的低低的安慰著她,

「放寬心,咱們程家屹立幾百年……自有底氣,就是周家,若要怎樣,也不過是個兩敗俱傷……」

程恪含含糊糊的安慰寬解著李小暖,李小暖伏在程恪懷裡,半晌才『嗯』了一聲答應著,程恪攬著李小暖,彷彿哄孩子般溫柔的撫著她的後背,過了一會兒,見李小暖迷迷糊糊的睡著了,小心的將她放好,蓋好被子,坐在床邊,仔細盯著李小暖看了半晌,才回到旁邊羅漢床上歇下了。

第二更,正在努力,如果八點前完成,就發上來,嗯,就是說,不一定有,也許有,也許沒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