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三一四章添子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動起來,「少夫人真真是……這會兒,還能慶幸這個……真真是」早有穩婆急急的奔出去稟報著、恭喜著,老太妃眉飛色舞的站起來,將手裡的念珠胡亂塞給一個小丫頭,眼睛里放著光吩咐著白嬤嬤,「葯呢...

第三一四章添子

婆子被問得張口結舌,眨著眼睛呆怔怔的看著程恪,傻了片刻,才苦笑著答道:

「回世子爺,這會兒才剛開始痛,痛一刻鐘,歇上一兩刻鐘,再痛一陣子,再歇一陣子,就這樣要痛上大半天,越往後,這痛的時候越來越長,越來越痛,中間歇的時候越來越短,到最後這痛連在一處,那個時候,也就差不多該生了,這生孩子,快了也要三四個時辰,慢的,一兩天的都有,少夫人這是頭胎,可沒那麼快,急不得。」

「要一兩天?」

程恪幾乎要跳起腳來,婆子嚇得連連往後退了幾步,王爺一把扯住程恪,

「你急什麼,哪能一兩天的?」

王爺說著,轉過頭狠狠的瞪著婆子一眼,訓斥道:

「趕緊進去侍候著什麼一兩天哪有這樣的事就不能說點好聽的?」

婆子往後退著答應著,急忙奔了進去。

王爺拉著程恪往外走了兩步,溫聲安慰著他,

「小暖那樣的福澤,你只放心,說不定天一落黑就能生下來了……」

「天落黑?這才午末」

「你叫什麼?你當女人生孩子說生就生,那麼容易呢?要不怎麼說是鬼門關」

程恪腳一軟,幾乎要撲倒在地,王爺連聲咳著,忙往回扭著話意,

「不是這個,不是這麼說,好了好了,沒事,肯定沒事,安心等著好信兒就是。」

王爺拖著程恪,擰著眉頭轉頭訓斥著站了滿地、垂手等著聽傳喚的小廝、管事、婆子,

「一個個都呆站著幹什麼?還不趕緊搬兩張椅子過來」

平安呆怔了下,這爺倆個準備在這院門口等到孩子生出來?一邊想著,一邊已經揮著手,示意著旁邊的一個管事,兩人一起奔到旁邊的暖閣間,搬了兩張扶手椅子出來,又指揮著從小廝搬了兩張高几,在旁邊生了紅泥小爐,備上了茶水點心。

景王府里,周景然送走了程恪,百事無心的在書房裡轉了幾圈,頓住腳步,閉著眼睛深吸了幾口氣,揚聲叫了青平進來吩咐道:

「去福音寺,爺要去上柱香。」

青平垂著眼皮、心無雜念的恭敬答應著,出來吩咐了,帶著從長隨、小廝,侍候著周景然往福音寺上香去了。

汝南王妃臉色蒼白,直直的坐在產房門口的扶手椅上,閉著眼睛,雙手合什念著經,老太妃面容平和的閉目坐在另一張扶手椅上,一會兒快一會兒慢轉著手裡的佛珠,白嬤嬤侍立在老太妃椅子后,伸長脖子往安靜的產房裡張望著。

產房內,李小暖忍過一長陣鈍鈍的、痛得翻胃要吐的痛楚,由著蘭初和兩個穩婆侍候著擦了臉上的冷汗,扶著蘭初的手,勉強站起來走了兩步,頓住腳步,閉著眼睛舒了口氣,扶著蘭初緩慢的在屋裡走了半圈,再一輪的陣痛就又襲上來,李小暖痛得倒在了榻上,蘭初圈著她,擔憂萬分的看著她,李小暖閉著眼睛,咬緊牙關,耳邊模模糊糊的聽著婆子的喊聲,跟著喊聲呼氣吸氣著,蘭初俯在她耳邊,心疼的低聲說道:

「少夫人,要是痛得受不住,就喊出來,喊出來就能好受些。」

李小暖緊緊抓著蘭初的手,努力體味著哪一處更痛,胡亂晃著頭,她兩輩子加一起的教養,讓她叫不出來。

陣痛一陣比一陣更緊更烈,李小暖早就分不清那些痛來自何方,只覺得整個人正在被一點點撕開、撕碎,旁的聲音都聽不清楚了,心裡唯一的那絲清明,都盯在了扶著自己的穩婆的聲音上,

「少夫人,宮口開了,開得差不多了,少夫人您歇一歇,等會兒,要好好用力……」

蘭初照著穩婆步驟分明的指揮,將早就準備好的參片塞到李小暖嘴裡含著,摟著她,恨不得能代她用些力才好。

李小暖聽著婆子的話用著力,卻不知道那些力用出來沒有,又用到哪裡去了,不知道折騰了多長時候,穩婆的聲音里彷彿帶出絲絲焦躁,李小暖已經連睜開眼睛的力氣也沒有了,靠在蘭初懷裡,只覺得自己再也撐不下去了,自己快死了,可她要是死了,孩子,孩子怎麼辦?那個可憐的孩子,還沒見過這個世界……

李小暖眼角涌著眼淚,蘭初接過竹青遞過的白綿帕子,拭著李小暖的眼淚,忍不住哭出聲來,老太妃聽到哭聲,手裡的念珠『啪』的落在了地上,呆了一下,猛的站起來,推開站在門口的蟬翼,直衝到產房門口,一個穩婆急忙迎出來稟報:

「老祖宗,孩子快生出來了,少夫人要緩口氣。」

老祖宗探頭看著閉著眼睛的李小暖,長長的吐了口氣,腿一軟,忙伸手扶著門框,緩了口氣,才緊繃著臉點了點頭,扶著白嬤嬤的手出了產房,重又坐回到椅子上。

王妃緊緊擰著帕子,臉色慘白的看著重又坐回到椅子上的老太妃,低低的問道:

「老祖宗,您看,小暖能熬過這一關吧?」

「你這是什麼話?什麼叫能熬過必是平平安安、順順噹噹的你看看你這話」

老太妃左右轉著頭,一邊找著念珠,一邊恨恨的訓斥著,白嬤嬤急忙接過小丫頭手裡的念珠遞了過去,老太妃接過念珠,也不再理王妃,閉著眼睛,飛快的轉著念珠,念起經來。

王妃舒了口氣,坐回到椅子上,也雙手合什念起平安經來,老祖宗既說了平平安安,那就必是平平安安,順順噹噹

「少夫人,再用一把力孩子頭已經露出來了,再用一把力,孩子就生出來了,少夫人,想想孩子,再用一把力」

穩婆俯在李小暖耳邊,一邊示意蘭初將李小暖扶起來些,一邊大聲說著,李小暖緊緊抓著蘭初的手,深吸了一口氣,用盡身上的最後一絲力氣,往外推著那和她一直連在一處的孩子。

「出來了出來了別動不要再用力少夫人別動,千萬別動讓孩子慢慢出來,慢慢……來」

穩婆驚喜萬分的叫著,李小暖只覺得下身有什麼東西『呼』的一聲滑了出去,整個人一下子輕鬆的無以復加,彷彿從痛苦的地獄又升回到了人間,身體是自己的了,人也是自己的了。

「恭喜少夫人,賀喜少夫人是個兒子長得真是好看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看的孩子」

李小暖微笑著聽著,蘭初抱著李小暖,極小心的把她往下放著,李小暖拉了拉她,低低的說道:

「高些,我……看看。」

蘭初答應著,小心翼翼的抱著她往腳頭處看去,被穩婆小心的托在手裡的孩子小的彷彿一隻大些的貓一般,渾身沾滿了血污,手腳亂動著,正響亮無比的宣布著自己的到來,突然,哭聲頓了下,一股清亮的水柱從兩腿間直直的射出,澆了穩婆一臉,旁邊的穩婆急忙上前幫著托住孩子,被澆了一臉童子尿的穩婆兩隻手穩穩的托著孩子,上身往後傾著轉頭躲開尿柱,由著另一個穩婆幫著擦乾淨臉,笑著說道:

「這彩頭偏了我了。」

李小暖失笑起來,聲音低弱的嘀咕道:

「這孩子倒也可疼,還知道憋著出來再撒,不然,豈不讓他噁心死」

蘭初眨了幾下眼睛,才恍然明白李小暖的話意,笑得肩膀抖動起來,

「少夫人真真是……這會兒,還能慶幸這個……真真是」

早有穩婆急急的奔出去稟報著、恭喜著,老太妃眉飛色舞的站起來,將手裡的念珠胡亂塞給一個小丫頭,眼睛里放著光吩咐著白嬤嬤,

「葯呢?趕緊給我,趕緊給我的小孫子吃了,頭一口吃這個最好,趕緊」

白嬤嬤忙從懷裡小心的取了只極小的白玉瓶出來,遞給了老太妃,王妃眼睛笑成了一條線,胡亂念著佛,跟著老太妃進了產房外間。

穩婆已經將用溫水擦得乾乾淨淨的孩子包好,小心的抱了出來,老太妃推開王妃,伸手接過孩子,抱在懷裡仔細看了片刻,轉頭看著王妃,得意的誇獎道:

「你看看,跟小恪簡直一個模樣,長得多好唉喲,一看就是我的重孫子」

「可不是,一看到他,我就想起小恪剛生下來那會兒,簡直就是一個模樣」

王妃伸手想接過去抱抱,老太妃微微轉身,抱著孩子吩咐著白嬤嬤,

「用銀匙倒給我」

老太妃抱著孩子坐到旁邊的榻上,接過銀匙,白嬤嬤小心的從玉瓶里倒了半匙黑黑的藥水出來,老太妃小心的將葯送到孩子嘴邊,孩子大張著嘴,打了個呵欠,舔著送到嘴裡的藥水,老太妃大喜過望,

「看看,不愧是我的重孫子,就是懂事,就知道是好東西你看看,這吃的多香」

王妃好奇的從白嬤嬤手裡拿過玉瓶,聞了聞,臉苦成了一團,

「這味也太……吃這個做什麼?」

「這是老祖宗……傳下來的秘方,洗筋伐髓,孩子吃了身子強劍」

白嬤嬤看著老太妃,含糊的解釋著,王妃連連點著頭,

「那是好東西」

閑真是親媽,嫡嫡親親的親媽。

打賞吧,嘿嘿。

各位親愛的書友,閑很能理解你希望分享的心情,可閑也希望你能理解些閑的辛苦,截圖帖出去的時間,不要那麼快,手下稍稍留些情可好?

尊重別人就是尊重自己啊,謝謝各位的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