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三百九章鬧事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鬧的人群,看著坐在地上,、還在互相呵罵不已的兩家,只苦得如同在黃連水裡泡了幾百年,連頭髮絲里都滴著苦水,這兩家,哪一家是他能管得了、惹得起的?哪家隨便彈彈小手指,就能讓他這個小小的知府灰飛煙滅!曹大人...

第三百九章鬧事

程憫海衣服前襟上淋滿了鼻血,青著眼圈,滿臉的羞憤惱怒,也不答話,拱了拱手,轉身又要上車,周世新翻身下了馬,走到程憫海面前,微微仰著頭仔細打量著他,皺著眉頭問道:

「你別忙,到底怎麼回事?這滿京城,誰敢這麼欺負咱們?」

程憫海憤懣異常的『哼』了一聲,拱了拱手,

「不提了,算我認了,算了。」

周世新一把拉回了他,

「你認了,我還不想認呢,你別走,到底是誰?敢這麼欺負我的兄弟?!若就這麼算了,往後咱們兄弟在這京城還混不混了?」

程憫海悶『哼』了一聲,轉頭看著周世新,猶豫了片刻,咬了咬牙,伸手從懷裡摸了個荷包出來,打開來,取了張紙條遞給周世新,周世新掃了眼,好奇起來,

「這是約你的?哪家勾欄的紅姐兒?」

程憫海拉著周世新往旁邊過去些,照著自己的想頭,將大慈雲寺的事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

「她既約了我,縱是天塌下來,我也不能失了這約不是,這又是關著她閨中清譽的事,我自然不好張揚,今天一早就悄悄跟過來,也不敢冒然上去,怕壞了她的清譽,就寫了封信,不過寬寬她的心,若她肯,我就讓家母上門求親去,讓湯府家丁遞了過去,誰知道」

「是她讓家丁打的你?」

周世新從程憫海手裡拿過紙條,又看了一遍,看著程憫海問道,程憫海滿臉惱怒的點了點頭,周世新高高挑著眉頭,疑惑的問道:

「你說,會不會是她約錯了人?這紙條原本不是給你的?」

「不會!家母前些天見過她,那天寺里,就我一個男人,那婆子也看見我了,湯四小姐必定也看到我了,豈有再給錯人的道理1

周世新將紙條遞給程憫海,伸手拍了拍他,

「人家姑娘家打了你,這找是找不回來了,不過這話,總要問問清楚,咱們有她的手書,也就不怕她賴帳,走,當面問她去1

程憫海躊躇了片刻,點頭答應著,

「也好,這事總是問問清楚才好1

周世新一邊吩咐小廝騰出匹馬來給了程憫海,一邊指著個長隨吩咐道:

「去看看,湯家小姐還在不在遠花亭。」

長隨答應著,縱馬上了山,往遠花亭方向奔去。

幾個小廝在旁邊的山溪里濕了帕子,侍候著程憫海擦乾淨臉,尋了件長衫侍候他換上,不大會兒就將程憫海收拾乾淨了,隻眼圈一片烏青,實在沒有法子。

不大會兒,往遠花亭探看的長隨疾奔過來,勒住馬頭,拱手稟報道:

「爺,遠花亭沒人了,想是已經回去城裡了。」

周世新『嗯』了一聲,轉頭看著程憫海建議道:

「咱們追上去?」

程憫海答應著,上了馬,一行人沿著寬廣的驛路,往京城方向追了過去,明山離京城並不遠,一行人直追到城門口,還沒看到湯家女眷的車輛,周世新揮著馬鞭,指揮著眾人,縱馬進了城門。

進城沒走多遠,遠遠就看到了徽印明顯的湯府車輛,周世新和程憫海大喜,忙催著馬,指揮著眾小廝、長隨衝過去,團團圍上了湯府的車輛,湯家長隨、家丁一眼掃見誠王府的徽記,不敢揮鞭直接打開,忙擋在車輛周圍,領頭的家丁上前拱手詢問著,隨車的婆子急忙稟報了湯二奶奶和湯四小姐。

周世新用鞭子抽開領頭的家丁,昂然衝到車前,揮著馬鞭,指著車子叫道:

「哪輛車裡是湯四小姐?你既約了程家三少爺見面,怎麼又讓惡奴打人?你且給個話1

湯四小姐在車裡聽到,只惱得血往上涌,渾身抖的說不出話來,湯二奶奶是個暴躁性子,哪裡按捺得住,推開攔著自己的大丫頭,猛的掀起帘子,憤怒的叫道:

「哪裡來的王八犢子!敢這樣滿嘴噴屎?給我打,狠狠的打,打死算數1

嚴家下人在京城本就沒把誰家放到眼裡過,這些年更是半分虧也沒吃過,被誠王府的人攔住,心中已經憋了一肚皮的惡氣,這會兒得了吩咐,哪裡還管其它,拎著棍棒一湧上來,不管三七二十一,摟頭就打,誠王府的長隨、小廝一時不防,沖在前頭的十來個人硬生生的被打落到馬下,後面的長隨醒過神來,也不用周世新吩咐,拿出在太原府的氣勢,拎著傢伙就打了回去。

一時間,繁華的西直門大街棍棒飛舞,打成一團,亂成一團,原本悠然閑逛的路人連滾帶爬的躲之不及,唯恐招了這場無妄之災,兩邊的店鋪掌柜跳腳叫著夥計關門收東西,可哪裡還來得及,放在門外門口的貨品也被兩邊家丁當成暗器,扔得到處都是。

等京城府衙的衙役得了信,狂奔過來時,兩家家丁已經打到了尾聲,地上橫七豎八的躺滿了『嗷嗷』呼著痛,繼續底氣十足叫罵著的兩府家丁,周世新、程憫海等人被貼身小廝護著在街邊店鋪屋檐下躲著,湯二奶奶和湯四小姐的車子也不知道被誰推到了一家瓷器店裡面,瓷器店掌柜滿臉悲摧的抱頭蹲在車旁,他店裡的細瓷粗瓷,一件好的也沒給他剩下。

原本遠遠躲開的京城閑人們早就重又聚了無數,站在高凳上、桌子上、人騎著人、樹上爬得滿滿的,兩邊屋脊上也騎滿了膽大的好事者,只把這一帶圍得水泄不通,極其興奮的看著熱鬧,丞相家和王爺家打起來了,這樣的熱鬧,就是熱鬧事最多的京城,也是百年難遇。

知府曹大人帶著眾衙役,滿頭大汗的奮力擠過看熱鬧的人群,看著坐在地上,、還在互相呵罵不已的兩家,只苦得如同在黃連水裡泡了幾百年,連頭髮絲里都滴著苦水,這兩家,哪一家是他能管得了、惹得起的?哪家隨便彈彈小手指,就能讓他這個小小的知府灰飛煙滅!曹大人急火上沖、兩眼暈花,乾脆直挺挺的暈了過去,衙役們抬著暈迷的曹大人,面面相覷的呆在了街道正中。

湯四小姐和湯二奶奶被湯家大爺、二爺接回府里時,湯四小姐已經哭得雙眼紅腫、氣噎聲短,啞著喉嚨卻說不出話來,一心只要尋死,湯丞相夫人仔細問了究竟,這口氣直衝的氣血上翻、頭目森森,強壓著怒氣,吩咐人仔細看著湯四小姐,一迭連聲的命人備了車,怒氣沖沖的往汝南王府興師問罪去了。

王妃在二門裡接了湯丞相夫人,還沒來得及見禮,湯丞相夫人站在二門裡,點著王妃,惱怒的聲音尖利高昂無比的怒斥著程憫海的惡行,責罵著程家如何如何家教無方,汝南王如何如何放縱子侄行兇,揚言著要找皇上評評這個理兒去,無論如何,這事也不能善罷干休!這中間連氣也沒喘一下,一頓劈頭蓋臉只罵得汝南王妃別說接話,連聽也聽的一頭霧水、滿臉茫然,根本沒聽明白到底誰跟誰的事。

湯丞相夫人呵斥完了,出了半口惡氣,也不等汝南王妃反應過來,轉身上了車子,車子象衝進王府時一樣,又氣勢洶洶衝出了王府。

王妃呆怔怔的轉頭看著身邊的丫頭、婆子,眨了半天眼睛,又呆了半晌,才苦笑起來,

「這是哪跟哪,她這話也不說清楚,我怎麼就沒聽明白?出了什麼事了?」

「要不要跟老祖宗稟報一聲?」

大丫頭榴花掃了眼低眉順目的許氏一眼,小心的建議道,王妃搖了搖頭,招手叫了個婆子過來吩咐道:

「你去跟王爺說一聲去,看看他知道這事不?」

婆子答應著,急忙奔了出去,王妃扶著許氏,擰著眉頭想了一會兒,還是滿腦子的漿糊,嘆了口氣,緩步回去正院了。

片刻功夫,去回話的婆子急奔進正屋,見了禮稟報道:

「爺說,這事他知道,已經吩咐世子爺處置去了,請王妃放心。」

王妃舒了口氣,面容輕鬆下來,既然交給小恪處置,自然是萬事妥當的。

程恪早就得了千月的信兒,原本正喝著茶,聽著熱鬧、看著笑話,懊惱著不能過去看這場熱鬧,沒想到湯丞相夫人竟將這把火燒到了王妃那裡,程恪惱怒的跳起來,思來想去,到底是程憫海惹出的禍事,這事的起因,這污了湯四小姐閨中清譽的,也是程憫海,那程憫海,到底姓著程!

湯丞相夫人這指責,竟還真是駁不回去!

程恪擰著眉頭,點著安心吩咐道:

「去,叫平安立即進來見我,快去1

安心答應著,急忙奔了出去,片刻功夫,平安小跑著進來,程恪不等他站穩,點著他吩咐道:

「你帶人去二爺家,把程憫海給我捆了來!他若不在家裡,你就去街上找去,哪兒熱鬧往哪兒找!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給爺捆了回來!快去1

平安答應著,出門叫了人,一徑往程二爺家裡捆人去了。

下一更,半小時后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