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三百四章八字不合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影,一邊抿起了茶,敏王妃又沉默了片刻,才溫和的說道:「程三少爺少年英才,乃人中俊玉,承你青眼,是小妹的福氣,小妹的八字晚一些我遣人送到貴府上,只是,」敏王妃頓了頓,輕輕嘆了口氣接著說道:<...

第三百四章八字不合

「什麼主意?」

敏王急忙問道,敏王妃往敏王身邊又挪了挪,緊貼著敏王,低低的說道:

「小妹剛生下來時,往福音寺求過簽,說是別的都好,就只八字這一項,要瞞著才好安穩長大,父親就下了封口令,小妹的八字,只有極親近的幾個人知道,明天那程二家送八字過來,咱們先收著,讓人批個克夫克子克了公婆全家的八字送過去,我就不信那程二家還敢娶1

敏王擰著眉頭,慢慢點了點頭,思量著,又憂慮忡忡的說道:

「那往後小妹總要嫁人,這事萬一漏出去,大哥那脾氣。」

「不怕,小妹的親事,先拖幾年再說,反正小妹還小,就是拖成老姑娘,也比嫁進程二家好1

敏王妃遲疑了下,看著敏王,含糊的接著說道:

「我看皇上這身子,一年不比一年了,總也快。」

敏王長長的嘆了口氣,重重的點了下頭,敏王妃就著窗口透進來的月光,輕輕理著敏王的衣襟,低低的寬解著他:

「你既然定了主意,往後咱也不用再怕得太多,皇上年紀大了,我看他那樣子,萬事只盼著和和穩穩,就是對你,也比從前和善得多,百年後,真到了萬一……咱們一家五口,也不過一口毒藥罷了,咱們若是有命,這後頭的日子好不好過,也不在今天這件事上頭。」

敏王眉宇舒展了些,輕輕的『嗯』了一聲,敏王妃頭靠在他肩上,敏王溫柔的攬著她,兩人安安靜靜的坐了半晌,敏王妃才抬起頭,眼神清亮的看著敏王說道:

「明天程家送八字過來時,你讓那位三少爺過來一趟,就說我要相看相看,我倒要仔細問問,他要求娶小妹,這是誰的主意。」

敏王低頭看著月光下面容清秀的敏王妃,點頭答應著:

「好,既然躲不過,咱們就不再讓人這麼欺負到門上。」

第二天一早,誠王府大管事就奉了誠王的差遣,引著程家大少爺程憫山,捧著程憫海的生辰八字,送進了敏王府。

周景敏親自迎到偏廳門口,極客氣的讓著大管事和程憫山坐下,上了茶,吩咐婆子將八字給敏王妃送了進去,片刻功夫,婆子出來,恭謹的稟報道:

「王爺,王妃說,想請程三少爺過府一趟,說說話。」

周景敏臉沉了下來,

「婦人之見,她要說什麼話?大哥的話還能錯了?1

「敏王爺,王妃要相看相看,也是人之常情,極是應該。」

誠王府大管事忙欠著身子,笑著勸道,程憫山也急忙跟著說道:

「極是應該!我家三弟相貌、人品、才學都極好,王爺您看,要不,我這就回去帶他過來?」

周景敏臉色緩和下來,笑著嘆了口氣,

「多謝兩位體諒,這婦道人家,就是事多,既然這樣,那就煩勞程大少爺了。」

程憫山忙站起來,拱著手連稱不敢,和誠王府大管事一起,滿身喜氣的告辭回去了。

沒過多長時候,程憫山就引著程憫海進了敏王府,敏王府回事處管事接進去,讓著程憫山在偏廳坐著喝茶,引著程憫海一路往二門內花廳進去了。

敏王妃隔著帘子坐在上首,程憫海恭敬的長揖見了禮,敏王妃冷著臉,語氣卻很溫和,

「辛苦程三少爺跑這一趟了,請坐吧。」

程憫海連聲稱著不敢,欠著身子坐到了旁邊扶手椅上,接過小丫頭奉上的茶,抿了一口,小心的放到了旁邊高几上。敏王妃盯著他,聲音和緩的問道:

「承程三少爺厚愛,只是小妹生得醜陋,只怕要嚇著程三少爺了。」

「哪裡哪裡,十二小姐花容玉貌,見之令人失神落魄,能求得十二小姐為妻,是憫海的福份。」

程憫海忙拱著手,強壓著興奮,平緩著聲音答道,敏王妃眼眶微縮,聲音里透出親熱來,

「聽程三少爺這話,倒象是見過小妹一樣。」

程憫海有些尷尬的咳了半聲,想了想,笑著解釋道:

「也不敢瞞著王妃,今年春天,在下在信王府上會文,碰巧遠遠看了十二小姐一眼,真真是天人之姿1

敏王妃一口氣堵在胸口,只悶得五臟六腑都是痛的,她和敏王這樣小心翼翼著,錢家也是那樣的萬事不敢惹,信王府竟還是要算計敏王府、算計錢家,算計到了這一步!

敏王妃輕輕閉上眼睛,緩緩理著氣息,程憫海被敏王妃沉默的有些不安起來,想說話又不敢,轉頭端起杯子,一邊瞄著簾后隱約的人影,一邊抿起了茶,敏王妃又沉默了片刻,才溫和的說道:

「程三少爺少年英才,乃人中俊玉,承你青眼,是小妹的福氣,小妹的八字晚一些我遣人送到貴府上,只是,」

敏王妃頓了頓,輕輕嘆了口氣接著說道:

「小妹剛生下來時,福音寺的方丈空秀大師就給批過,說她八字極硬,若有什麼不妥,還請程三少爺多多包容。」

「那是那是,請王妃放心,小可待十二小姐是十二萬分的真心誠意,必不會委屈了她。」

敏王妃淡淡的『嗯『了一聲,示意著婆子,站起來,轉身回去了,婆子引著程憫海出來,程憫海興奮異常的上了車,也不回家,吩咐隨從直奔東大直街,買了幾件上好的古玩玉器,帶著去尋周世新了。

隔天一大早,敏王妃果然遣人將錢家十二小姐的生辰八字送到了程家顧二奶奶手上,顧二奶奶喜得不知如何才好,當即就叫人備車,急急忙忙趕往大慈雲寺,求人合八字去了。

過了中秋沒幾天,顏家在京城的大管事就給了回話,答應了李小暖的提議,和古雲姍的福遠堂合夥做這腌肉的生意,顏家在北地委了位大管事,專一管這樁生意,南邊這一塊,則由福遠堂管著,顏家連個二管事也沒委派過來,古雲姍和李小暖感嘆著:

「……你看看,到底是名門世家,這份氣度多少難得,這樁生意,本錢都在北邊,這賣的銀子,可都握在咱們手中1

「這就是顏家的聰明處了,就是派個二管事過來,你若有心瞞著,也能瞞得密不透風,倒還讓人心生罅隙,這樣誠心相托,你若不是那能合夥做生意的,也不過一兩票生意下來就知道了,就是虧也有限。」

古雲姍笑著點了點頭,

「話是這麼說,可事到頭上,能做的這麼明白的,可就不多了。」

「那倒是。」

兩人說笑著聊了一會兒,古雲姍伸手撫著李小暖已經隆得極大的肚子,擰著眉頭問道:

「世子爺什麼時候回來?你這也快了,再過幾天,入了月,我就打發人送減痛盆來,多送幾個,雲歡也早準備著了,還有嚴婉,說是備了幾十個,一定要讓你少痛一點。」

李小暖『撲『的笑出聲來,

「那不過是個祝願罷了,要那麼多做什麼?若真能減了痛,那些有錢人家乾脆備個幾千幾百個,豈不就一點不痛了?」

「就是這麼個說法,你這會兒還是要多走動走動,到生的時候好有氣力。」

「嗯,老祖宗現在是早一趟、晚一趟,天天過來盯著我圍著院子走,想少走都不行呢。」

「世子爺什麼時候能回來?」

「前兒捎了信來,再過兩三天就能回來了。」

兩人說笑著說了半天話,古雲姍才告辭回去。

顧二奶奶臉色慘白、搖搖欲倒的從大慈雲寺出來,扶著丫頭的手上了車,將兩份八字舉到面前,呆傻傻的看著,這錢家十二小姐的八字,竟要剋死憫海!再克了她們全家!顧二奶奶坐在車廂里,魂魄出竅般隨著車子晃來晃去,突然醒過神,揚聲叫著:

「去福音寺!現在就去1

車夫、長隨和跟著出門的婆子面面相覷,卻不敢違了顧二奶奶的吩咐,調轉車頭,往城外福音寺疾馳而去。

顧二奶奶直到半夜才喪氣異常的回到府里,見了程二爺,一句話沒說完,就大哭起來。顧二奶奶、程二爺、程家大少爺和程憫海垂頭喪氣的坐在正院廂房裡,顧二奶奶眼睛紅腫,抹著眼淚看著面前的兩張八字,看著程憫海勸道:

「憫海,算了,這門親結不得,她這八字,是要要了你的命1

「母親!這種話不可不信,可也不能全信,哪有這樣的事的?別理它!我就不信這個邪1

「三弟,這八字的事,不可不信,你可別任性,這不光克你,還要克了全家1

「你是怕克了你吧?你放心,克不到你頭上,還輪不到你呢1

程憫海瞪著程憫山,恨恨的說道,程憫山抬手點著他,

「你這是什麼話?!是克不到我頭上,那父親母親呢?你也不管了?」

「哼,別拿這個說話,要克也先克我!若是剋死了我,你就把她掃地出門,總行了吧?1

「吵什麼!你們兩個,一見面就吵,就不能好好說話?1

程二爺氣呼呼的說道,顧二奶奶往前挪了挪,拉著程憫海的手,萬分心疼的說道:

「憫海,你這是什麼話?別說克……就是讓你掉根頭髮,母親都能心疼死,憫海,算了,啊?母親再給挑好的,肯定挑個比這錢家晦氣丫頭好看一百倍的,憫海,聽母親的話。」

竟然早更了唉!哈哈!

親親各位,不用再肥一下,閑心情真好。

親,來訂閱噢,來打賞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