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三百一章可憐處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修史、整理古書。周夫人大喜過望,汝南王府、嚴府、鎮寧侯府、鄭府等相熟的幾家,紛紛送了賀禮過來,金家也遣管事送了份厚禮過來,人卻沒過來。周夫人和嚴氏忙著待了七八天的客,才算喘了口氣,古蕭除了...

第三百一章可憐處

張太太跟著婆子,心驚膽顫的奔過來,進了屋,撲倒跪伏在地上,金老太爺一邊踢著金老爺一邊罵著,直累得氣喘吁吁踢不動了,才倒退幾步,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喘了一會兒氣,點著張太太,

「你給我聽著,一,立時把墨兒、玉書送回去!二,從今天起,你再敢往城南去半步,不,你再敢踏出家門半步,你就不要再做我金家媳婦!滾1

金老爺急忙爬起來,拖起張太太,正要出去,金老太爺又呵住了兩人,

「站住!把墨兒、玉書帶過來,我送他們回去。」

「父親?」

金老爺含淚看著父親,金老太爺重重的嘆息著,點著兒子,

「糊塗啊!你怎麼就想不明白,人家跟咱們家有什麼情份?李老夫人跟咱們家結親的時候,那話不就點在你頭上?她這孫女兒自小嬌生慣養,受不得半分委屈,你就沒聽到?什麼叫受不得半分委屈?你就不明白?!志揚納妾,這麼大的事,你們竟敢瞞著我!庶子都生出來了,你這個逆子!又生了個逆子,老子的心血讓你們這幫不孝子孫敗壞得乾乾淨淨!乾乾淨淨啊!析產分居你也敢答應,我這麼棄了祖宅,搬到這京城,這緣由,我跟你說了無數回,你就沒聽進去一個字?你那孫子,他還姓金!姓金!往後發達了,那也是金家!那就是金家!你如今竟要刨了根去不成?糊塗啊1

金老太爺說著,老淚縱橫,揮著手,

「把墨兒、玉書帶來,讓人備車,我親自送回去,這根不能再斷了1

金老爺淌著淚,低頭答應著,拉著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張太太,轉身出去了。

京城的七月熱得出奇,汝南王妃從議事廳出來,坐了轎子到了清漣院,今天是幾位太醫診脈的日子,汝南王妃看著幾位太醫診了脈,又細細問過了,看著一切都好,舒了口氣,命人送了宋醫正等三位太醫出去,和李小暖說了一會兒話,才起身回去。

李小暖送走了王妃,鬆了口氣,脫了外面的大衣服,只穿了身輕薄的短衣褲,光著腳,歪在榻上看起書來,一頁沒看完,外頭小丫頭急急的奔進來,驚慌的稟報道:

「少夫人,不好了!王妃暈過去了1

李小暖唬了一跳,急忙坐起來,一邊下榻,一邊追問道:

「在哪裡暈過去的?去請了太醫沒有?現在在哪裡呢?」

「快到正院的地方,許姨娘接過來的,已經讓人去請宋醫正回來了,還讓人去稟了瑞紫堂,奴婢來的時候,許姨娘正帶著人把王妃往正院抬。」

「嗯。」

李小暖一邊答應著,一邊在蟬翼和玉板的侍候下,急急的穿著衣服,穿好衣服正要出門,外頭一個婆子又急奔進來,草草曲了曲膝稟報道:

「回少夫人,老祖宗說了,少夫人只管安心養胎,萬事有她呢,讓少夫人在院里歇著,別過去了。」

李小暖『嗯』了一聲答應著,轉身吩咐著蟬翼,

「讓人把轎子抬到這院子里來,快去1

蟬翼答應著奔了出去,婆子看了看李小暖,不敢多話,垂手退到了一邊。

李小暖坐了轎子,急急的趕到正院時,老太妃已經端坐在東廂榻前的扶手椅上了,看著匆匆起來的李小暖,眉頭擰了起來,

「我不是讓人告訴你不要過來了?你趕過來幹什麼?添亂呢?」

李小暖笑著也不答話,側身坐到榻沿上,探頭仔細看著王妃,許氏早就遠遠的退到了外頭,李小暖轉頭看著老太妃問道:

「母親沒什麼大事吧?」

「沒大事,不過中了些暑氣,已經喂她喝了去暑的湯藥了,真是沒用。」

老太妃皺著眉頭,不滿的嘀咕道,站起來,伸手握住李小暖的手腕,按在脈上診了片刻,『嗯』了一聲,鬆開了李小暖的手,又坐了回去,李小暖笑著說道:

「老祖宗放心,我康健著呢,我在那裡揪著心,還不如過來看看呢。」

老太妃『哼』了一聲,沒有答話,外頭小丫頭稟報著,王爺急急的大步進了屋,給老太妃見了禮,站到榻前,關切的看著躺在榻上,呼吸已經平緩下來的王妃。

李小暖忙站到榻角處,垂手侍立著,老太妃轉頭看著白嬤嬤吩咐道:

「你侍候少夫人到隔壁歇著去,別在這裡添亂,一會兒太醫來了,她也得避出去。」

白嬤嬤答應著,小心的扶著李小暖過去旁邊廂房歇著了。李小暖坐在扶手椅上,擰著眉頭想了片刻,轉頭看著蟬翼吩咐道:

「去叫許姨娘進來,我有話問她。」

不大會兒,許姨娘跟著蟬翼進來,遠遠的站在門口見著禮,李小暖笑著示意她走近些,

「姨娘不會想太多,我是個命強的。」

許氏滿臉笑容的答應著,小心的往前挪了兩步,再不肯往前,李小暖無奈的看著她問道:

「母親暈倒的時候,你在旁邊呢?」

「我不在邊上,聽到王妃暈過去的信兒才奔過去的,幸好那地兒離正院極近,少夫人放心,就是中了暑氣,廚房裡年年都有人中暑,我見過好多回,不會認錯的。」

「嗯,母親也是太勞累了,這些天,就辛苦你多照應些。」

「少夫人這麼說,哪裡敢當!這是做奴婢的本份,少夫人放心,我已經讓人把鋪蓋卷過來了,這幾天,我就睡在王妃床前的腳榻上,少夫人放心。」

許姨娘滿眼感激的看著李小暖,低聲又加了一句,

「少夫人放心,我這心裡的感激,就是替王妃病了這場,搭了這命去,也是心甘情願的,這是少夫人的孝心。」

李小暖心底感慨的看著許氏,她的舉手之勞,她就願意搭了命去,為母者,都是如此么?

七月中,是古家除服的日子,周夫人帶著古蕭、嚴氏,古雲姍帶著硯兒,鄭季雨陪著古雲歡到福音寺連做了三天水陸法場,李小暖懷著身子,遣了孫嬤嬤和魏嬤嬤過去,直到法事結束才回來。

除了服沒幾天,皇上就下了恩旨,以舉賢良授古蕭制舉第三等,賜進士出身,補進翰林院授了直閣職,專事修史、整理古書。

周夫人大喜過望,汝南王府、嚴府、鎮寧侯府、鄭府等相熟的幾家,紛紛送了賀禮過來,金家也遣管事送了份厚禮過來,人卻沒過來。

周夫人和嚴氏忙著待了七八天的客,才算喘了口氣,古蕭除了服,又授了官,周夫人心事了了一大半,便開始關心起嚴氏的肚子來,一心盼著抱個孫子,也就能了了另一半的心事了。

除服過後沒幾天,古雲姍遣去北三路的掌柜押了頭一批腌貨回到了京城,古雲姍讓人先每樣都檢些送到汝南王府、古府、鎮寧侯府、靖江侯府等幾家親近的人家,看著人收拾了幾天貨,往德福樓等幾處酒肆送了貨,和掌柜一起,帶著滿腹的忐忑等著各處的迴音。

李小暖讓人把所有的腌貨都拿過來,一一仔細看過,叫了清漣院小廚房的管事婆子過來,商量著試了各種法子用那些腌貨做了菜出來,送到瑞紫堂和正院,王爺和王妃倒還好,老太妃卻愛上了這個味兒,讓人見樣取了不少過去,李小暖叮囑著,不要讓老太妃多吃,畢竟不是新鮮的肉食。

七月流火,月底暑熱漸退,一早一晚就涼了下來,金志揚在家養了一兩個月,身子康健起來,也不敢再在家歇著,趕著八月一那天,到部里銷了假,堂官客氣萬分、關切非常的細細問了金志揚的病情,扯東扯西的說了小半個時辰,末了,又派了趟往廣南西路建座忠義牌坊的差使下來,金志揚一時氣結,直直的質問起堂官來,堂官左右顧盼著,吱吱唔唔的解釋著,

「這個……欽差么,總是欽差,交待過……你這就是欽差,下官不過是個下官,這交待……你先欽差著,這個,這差使不急,你慢慢走,不急,這天也涼了,過幾天收拾收拾就去吧,總是欽差么……你看看我這記性!楊尚書還等著我送東西過去呢,我就不遠送了,路上慢些走,就這樣吧,你去領了欽差關防,趕緊去吧,早去早回。」

堂官一邊說著,一邊站起來,溜之大吉。

金志揚滿腹憤恨的在禮部院子里呆站了半晌,也不去領欽差關防,拖著腳步,垂著頭往禮部大門走去。

鄭季雨從外頭急匆匆奔進來,和垂頭喪氣的金志揚撞到了一處,金志揚往後趔趄著往後連退了幾步,鄭季雨見是金志揚,急忙就想往邊上躲過去,金志揚眼睛亮亮的衝過來,一把拉住鄭季雨,笑著說道:

「我當是誰,原來是嵐生賢弟,正好,相請不如偶遇,咱們找個地方喝一杯去,說起來,咱們可是好幾年沒見過面了。」

「改天,改天吧,我今天正忙著,實在是不得空兒。」

鄭季雨忙推辭道,金志揚死死揪著鄭季雨,滿臉笑容、固執異常的堅持著,

「不過吃頓飯的空兒,這會兒也快中午了,你飯總要吃吧?走走走,今天無論如何,你也得給我這個面子,咱們一處吃了這頓飯1

唉呀,好累啊,真是做什麼事都不容易。嗯,小閑非常非常非常感謝大家的理解,以前有個一同寫文的朋友說,寫到最後,覺得最不能辜負的就是那些看你文的人,閑深有同感,再次謝謝各位理解、支持、訂閱和打賞。

嗯,所有看文的好朋友,如果覺得這個文帶了些歡樂給你,請支持些訂閱,如果有閑錢,送塊平安符,打個賞,閑感激不荊

至於粉,嗯,扔給閑也行,那都是浮雲。

再次感謝各位!抱抱,親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