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九七章喜事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這不是趁她懷著身子,給她添堵的?!我跟你說……」程恪聲音就要高起來,周景然忙推著他,「你叫什麼?!有話不能好好說?這事,咱們往後再說,你也跟小暖學學,凡事先要沉得住氣,...

「娘娘,時辰到了。」

女官恭謹的低聲提醒道,程貴妃起身下了榻,轉頭看著李小暖吩咐道:

「不用起來,快坐回去,你就在這裡歇著,回頭演好了禮,我讓人過來叫你,你們幾個,好生侍候著!」

程貴妃和李小暖說了話,又轉身吩咐了屋裡侍候著的幾個侍女,李小暖曲膝答應著,目送程貴妃出了門,才坐回榻上,慢慢喝著茶,靜聽著外面的動靜。

過了一刻鐘左右,外面演完了禮,女官進來請了李小暖,往大成殿後面轉過去。

殿後,程貴妃居上首坐著,大長公主、福清長公主分別坐在左右手第一個位子陪著,內外命婦們早就三五成群落了座,女官引著李小暖到了程貴妃身邊,程貴妃微笑著示意著李小暖,

「你去和幾個嫂子一處坐著去,今天咱們都不立規矩,只安心坐著聽曲子吧。」

李小暖曲膝答應著,和誠王妃等人見著禮,順著指導坐到了景王妃孟氏下首,景王妃孟氏看也不看她,眼帘半垂著,只顧將手攏在袖子里捻著念珠,嘴唇微微動著,彷彿還在念著經。

誠王妃眼神裡帶著絲隱約的關切,喝著茶打量著李小暖,信王妃瞄著李小暖,眼風又掃過得道般端坐著的孟氏,一邊嘴角往上挑著,露出絲冷笑來,敏王妃眼觀鼻、鼻觀心的端坐著,對著杯茶認真的喝著。

誠王側妃告了病,信王側妃錢氏臉色中帶著絲絲晦暗和膽怯,垂手恭敬的侍立在信王妃身後,景王側妃孫氏和戴氏衣飾鮮明,神態自若的站在孟氏身後,戴氏氣度安然的垂手站立著,小心的觀注著程貴妃那邊的動靜,孫氏嘴角挑著笑意,看著李小暖入了坐,輕輕招了招手,和李小暖打著招呼。

李小暖坐下來,又稍稍挪了挪,讓自己坐舒服了,轉頭看著正中空地,聽著曲子,欣賞起喜慶的舞蹈來。

信王妃眯著眼睛盯著李小暖看了一會兒,轉頭看向程貴妃右手後面的人群,人群中,湯丞相夫人正和威遠侯世子林懿德的夫人崔氏正親熱的說著話,崔氏身後,垂手侍立著一位十六七歲、花朵般柔嫩的小姑娘。

湯丞相夫人說著話,讓著崔夫人往程貴妃這邊走了過來。

信王妃瞄著李小暖,站起來,滿臉笑容的迎著湯丞相夫人走了過去,崔夫人忙曲膝和信王妃見著禮,信王妃抬了抬手,眼睛卻只看著崔夫人身後的小姑娘,崔夫人忙轉身拉過小姑娘,示意她見禮,小姑娘恭謹的深曲膝行著福禮,崔夫人笑著介紹道:

「這是我家大小姐,小字碧泉,今年十六歲了。」

「這就是碧泉大小姐,果然名不虛傳,真真是生得好,這渾身的氣度,竟和你親生的女兒一般,都是你平時教導的好。」

「王妃過獎了。」

崔夫人滿臉笑容的客氣道,信王妃也不看她,只愛不釋手的拉著林大小姐,笑著說道:

「我們娘娘最愛這樣水靈靈的小姑娘,來,我帶你過去給娘娘磕頭見禮去。」

說著,拉著林大小姐,轉到程貴妃面前,曲了曲膝,笑著說道:

「娘娘,您看看,這丫頭生得好不好?您看看她長得象誰?」

林大小姐忙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磕了幾個頭,程貴妃抬手示意著,信王妃伸手拉了她起來,拖著她往前走了半步,

「娘娘您看看,是不是和林婕妤年青時極象?」

程貴妃笑了起來,轉頭看著大長公主說道:

「你看看這孩子說話,倒象她見過林氏年青時的模樣似的!」

大長公主跟著笑了起來,湯丞相夫人上前兩步,正要說話,信王妃一邊笑一邊接過了話頭,

「娘娘和林婕妤現如今看著還都跟年青時候一樣呢,這是林家大小姐,娘娘看看,生得好不好?」

程貴妃仔細看著林大小姐,笑著點了點頭,

「果然生得極好。」

「不光生得好,脾氣性格更好,極溫婉柔順,就是這通身的氣度,也讓人看著就愛,我剛才看到她,正正好想起件美滿姻緣來,娘娘聽聽合不合適?」

程貴妃眼底閃過絲寒意,滿臉笑意的慢慢點了點頭,信王妃轉身看著正看著熱鬧的李小暖,笑容滿面的說道:

「就給汝南王世子做個側妃,豈不是正正合適?!如今世子妃懷著身子,聽說世子身邊也沒個貼身侍候的人,就是世子妃身邊,也該有個這樣家世、長相、性格氣度都配得上的人侍候著才好,娘娘說呢?」

信王妃說著,轉過頭,滿眼恭敬的看著程貴妃,程貴妃瞄了她一眼,轉頭掃過擰著眉頭、上下打量著林大小姐的汝南王妃,目光移過去看著李小暖,微笑著說道:

「這事,得讓世子妃看看合適不合適呢。」

李小暖下意拭醒劬Γ扶著腰,微笑著站起來,緩步走到林大小姐面前,伸手拉著她的手,上上下下仔細打量著她,滿是憐惜的說道:

「這樣相貌氣度樣樣都好的好姑娘,該仔仔細細的挑戶好人家,找個知冷知熱、才貌俱全的良人,三媒六聘、風風光光的嫁了,才不枉林大小姐這樣的人品氣度,若是給了我們爺那樣的粗人,豈不是糟蹋了?!」

程貴妃眼底閃著笑意,端起杯子抿起了茶,林大小姐手指微微顫抖著,膽怯的看著李小暖,半句話也不敢接,信王妃笑著湊到跟前,誇張的左右轉著頭,看著李小暖和林大小姐,拍著手笑著說道:

「這麼看著,倒真真是象一家人,世子妃也說的過了,世子爺可是咱們元徽朝數得著的文武全才,能跟了世子這樣的世之英才,才真是她的福份呢。」

李小暖鬆開林大小姐,轉頭看著崔夫人,崔夫人迎著李小暖的目光,掃了林大小姐一眼,曲了曲膝,笑著說道:

「若能侍候世子和世子妃,那是她天大的福份。」

李小暖笑意盈盈的鬆開林大小姐,轉頭看著程貴妃,笑著說道:

「母親,林大小姐這樣的品貌氣度,我看著也是愛得不行,又是二嫂作伐,這自然是極好的事,只是這樣的大事,得請長輩們做主才好。」

程貴妃放下手裡的杯子,轉頭看著汝南王妃,邊笑邊嘆了口氣,

「照理說,這納個妾,也不是什麼大事,照理說,你我看著好,這事定也就定了,可如今你們府上跟別家不同,老太妃那樣的暴脾氣,又是個極疼孫子的,這人,老祖宗看得入眼還好,若看不入眼,哪怕一星半點的不好,只怕一頓拐杖就打上來了,我看這事,你還是先回去跟老太妃稟報了,請她老人家定奪吧。」

汝南王妃忙點頭附和著:

「這是娘娘體諒,娘娘不知道,如今小恪住的那院子里,就是飛只蟲子進去,也得老祖宗過了眼,看得中了,才讓放進去呢,這樣的好事,我回去就跟老祖宗稟報了,立時就給娘娘迴音。」

程貴妃笑著答應著,轉頭看著崔夫人吩咐道:

「且等一等吧。」

崔夫人忙曲膝答應著,帶著林大小姐跪倒磕了頭,恭敬的退了過去,信王妃滿眼笑意的看著李小暖,親熱的拉著她的手,

「我就等著喝這杯喜酒了。」

李小暖壓抑著心底的惱怒,滿臉的笑意融融、微微眯著眼睛看著她,認真的說道:

「二嫂放心,一定讓你多喝幾回喜酒。」

內侍腳步匆匆的從大成殿奔到前面明德殿,輕手輕腳的進去,找到程恪,悄悄拉了拉他,低低的說了句話,程恪眉頭皺了皺,掃了眼左右,轉身跟著內侍往外走去,周景然瞄著程恪,也忙跟了出來。

內侍靠近程恪,低低的說了林家大小姐的事,周景然湊過去,凝神聽著,程恪沒等聽完,眉梢就豎了起來,周景然伸手拉了拉他,盯著內侍細細問了幾句,從荷包里摸了塊小金錁子賞了他,揮手屏退了內侍,拉著程恪轉到一處敞亮的空地處,眼睛掃著四周,低聲說道:

「你看你,急什麼?這不都推到老祖宗那兒去了,老祖宗最疼小暖,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就是老祖宗答應,我也不要,又是林家的人,小暖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這不是趁她懷著身子,給她添堵的?!我跟你說……」

程恪聲音就要高起來,周景然忙推著他,

「你叫什麼?!有話不能好好說?這事,咱們往後再說,你也跟小暖學學,凡事先要沉得住氣,從長計議,等會兒散了,你趕緊過去接接小暖,勸勸她,千萬別為了這個上火,你先看看小暖什麼章程,我就說你,比不得小暖,你看看人家,先把這事推到了老祖宗那裡,老祖宗可是連皇上都敬重的人,這就有了迴旋的餘地。」

程恪悶悶的『哼』了一聲答應著,周景然拍了拍他,低聲安慰道:

「勸勸小暖,別往心裡去,這事咱們往後再說,總不能讓她白受了欺負。」

今天晚了,閑有點事,不太順利的事,今天不一定能有兩更,親親各位,這年過的,煩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