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九六章端午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轉出個女官,走到李小暖面前,曲了曲膝,客氣的說道:「世子妃,貴妃請您過去說幾句話。」李小暖忙答應著,辭了大長公主和汝南王妃,隨著女官往殿後走去,大長公主笑意滿眼的端起杯子喝起了茶。李...

「你這孩子,哪能這麼想的,你生志揚的氣,這我知道,可咱們還是一家人不是,我和你父親是打心眼裡疼你,就是老太爺,嘴上不說,心裡頭也是最疼你,最疼墨兒和玉書,咱這家裡,任誰也越不過你,越不過墨兒和玉書去!你放心,萬事由我給你作主呢。」

張太太滿眼愛憐的看著古雲姍,滿打滿包的擔待著,古雲姍也不接話,站起來,客氣的讓道:

「還請母親見諒,昨天汝南王世子妃捎了信,要我今天一早務必過去一趟,這會兒也不早了,我就不陪母親多說話了,汝南王府那邊去晚了可不好。」

張太太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忙站起來,笑著說道:

「正好,我和你一塊去,世子妃不就是往年在你們家長大的那個小暖姑娘么?聽說懷了身子,我正想去看看她呢,你既要去,咱們一起去倒便當。」

古雲姍無奈的看著張太太,頓了片刻,才平平板板的說道:

「世子妃如今是安福郡主,身份貴重,這又懷了身子,早幾個月前就斷了外頭的應酬。」

張太太呆怔了下,笑容有些勉強起來,

「這也算不得應酬,咱們都是親戚……」

「母親,我跟你說了,那是安福郡主!我可不敢跟她攀親戚去!」

古雲姍垂著眼帘,語氣淡然中帶著絲不耐,張太太惱怒的看著古雲姍,強笑著說道:

「那你趕緊去吧,我也該回去了,家裡一堆的事呢,你父親、老太爺都掂記著墨兒和玉書……」

張太太想著老太爺的交待,硬生生的轉了後面的話,

「有空,你也帶他們回家讓你父親和老太爺看看去。」

古雲姍似是而非的『哼』了一聲,站著讓著張太太出了門,回來換了衣服,收拾好了,帶著硯兒去了汝南王府,這三個孩子中,李小暖倒最疼硯兒。

隔天,李小暖拿著千月遞進來的紙條,仔仔細細回想著昨天古雲姍的神情,倒想不出有什麼不妥之處,嗯,這張太太也許只是去看看孫子孫女,也是人之常情,李小暖將紙條扔進焚紙盆里化了,心也安了下來。

程恪晚上回來,仔細看著李小暖的神色,提著口氣問道:

「千月遞的信兒,你看到了?」

「看到了,正好那天大姐姐進來看我,我看她神情安祥的很,千月遞進來的信兒,你先看過了?」

「嗯,我怕千月不知道輕重,什麼信兒都敢亂稟進來,萬一氣著你,那可是大事。」

「能有什麼事兒氣著我的?誰惹了我,我只管打回去,才不會生氣呢!」

李小暖笑出了聲,程恪挑著眉梢,想了想,認真點了點頭,

「說得也是,你那麼點的時候,為了一句話,都敢衝上來踢我。」

李小暖笑盈盈的瞄了他一眼,程恪往前蹭了蹭,伸手撫著李小暖已經微微隆起的小腹問道:

「端午節你真要進宮朝賀去?不要去了,姑母不會怪你的,沒人敢怪你。」

「不是怕人家怪我,是我想出去走走,天天窩在這院子里,人都發霉了,這會兒已經快四個月了,早就坐穩了胎,出去走走還更好些,去宮裡,姑母也不會讓我累著不是。」

李小暖笑著解釋道,程恪點了點頭,

「既是這樣,那就去吧,多帶幾個丫頭,萬事小心著些。」

「嗯。」

兩人說笑著,吃了飯就歇下了。

老太妃聽了李小暖要進宮朝賀端午節的話,倒也沒多說什麼,只遣白嬤嬤去蘊翠宮交待了幾句。

端午節那天一早,李小暖換了件寬鬆的明藍長衣,一條淡藍底藍色折枝花卉百褶裙,頭髮綰成圓髻,插了枝赤金點翠綠雪含芳簪,穿了斗篷,出門上了車,在二門裡會了王妃,往宮裡去了。

在宮門口下了車,早有三四個內侍抬了兩頂小巧的亮轎候著了,見王妃和李小暖下了車,領頭的內侍忙上前躬身見了禮,滿臉笑容的稟報道:

「王妃、世子妃,小的們奉了貴妃的旨意,請兩位坐了這轎子進去,貴妃說了,這是皇上的恩典,請兩位不必推辭。」

王妃轉頭看著李小暖,笑著說道:

「既是皇上的恩典,可推脫不得。」

李小暖笑應著,和王妃分別上了轎,內侍抬起轎子,穩穩的往大成殿進去了。

兩人在大成殿前下了轎,李小暖扶著王妃,頭微微低下些,帶著滿臉溫婉的笑容,迎著無數或羨慕或嫉妒的目光,謙恭的往殿內走去。

王妃緩慢的走著,一路上謙和的頜首和曲膝見著禮的外命婦們打著招呼,腳下卻不停頓,一路上了台階,進了大成殿。

李小暖和王妃到的不早,殿內已經站滿了人,三五成群的說笑著,見兩人進來,忙上前見著禮,親熱的打著招呼,目光掃過李小暖籠在長衣下,幾乎看不出來的腹部,說著吉祥話兒。

王妃走走停停,往殿內走去,大長公主坐在大殿南窗下的椅子上,揚手叫著李小暖:

「你過來,讓我瞧瞧。」

王妃忙回身示意著李小暖,

「大長公主叫你呢,快過去吧。」

李小暖曲膝答應著,團團曲了曲膝,往大長公主那一片走去,李小暖曲膝給大長公主,福清長公主、湯丞相夫人等人見了禮,大長公主招手叫過她,拉著她的手示意她坐到自己旁邊的圓凳上,李小暖忙笑著推辭道:

「小暖不敢。」

這一圈的人,除了大長公主和福清長公主,都是站著的,她豈能坐下,可犯不著失了這樣的禮數去,大長公主笑著說道:

「你是有身子的人,不講這些禮數,再說你陪我說話,這麼站著,我仰著頭看你也累不是,坐吧。」

李小暖轉到大長公主身後,一邊輕輕給她捶著肩,一邊笑著說道:

「禮不可廢,我給大長公主捶捶肩,儘儘孝心吧。」

湯丞相夫人瞄著李小暖,目光從頭上一路移到腹部,熱情的笑著說道:

「哪有什麼禮不禮的,這在宮裡轎子也坐了,也不必再多講究這坐不坐的虛禮去,倒顯得假情假義的。」

李小暖轉頭看著湯丞相夫人,聲音溫和的解釋道:

「坐轎子進來,是皇上的恩典,上有賜,卻之不恭,這會兒連您這樣上了年紀的長者都還站著,我豈敢坐下?禮數上不說,就是敬老之心這一件上,也是不該。」

湯丞相夫人滿臉笑容的正要說話,嚴丞相夫人拉了拉她,笑著說道:

「剛我還看到信王妃,怎麼一轉眼就看不到了?我正要問問她,前兒她們府上送過來的那樣果子酥,我愛吃的很,想找她討個方子呢。」

靖北王妃往前走了兩步,安然坐到福清長公主旁邊的椅子上,

「我也累了,就坐一會兒吧,今年貴妃特意讓人在這大殿邊上放了這些椅子,就是體諒我們這些個老婆子經不得站。」

嚴丞相夫人和湯丞相夫人一邊說著話,一邊拉著她在靖北王妃下首坐了,旁邊幾位年長的老夫人也跟著零零散散的落了坐,大長公主回身拍了拍李小暖的手,低聲說道:

「也要到時辰了,你這會兒還吐得厲害不?前一陣子你婆婆找方子找到了我這裡,偏偏我也沒有什麼好法子。」

「早就不吐了,就是覺得好多了,這才出來走動走動。」

李小暖一邊給大長公主捶著肩,一邊答著話,

「那就好,一會兒慢著些跪,小心著些。」

李小暖笑著答應著,正說話間,殿後轉出個女官,走到李小暖面前,曲了曲膝,客氣的說道:

「世子妃,貴妃請您過去說幾句話。」

李小暖忙答應著,辭了大長公主和汝南王妃,隨著女官往殿後走去,大長公主笑意滿眼的端起杯子喝起了茶。

李小暖隨著女官進了大成殿後的起坐間,程貴妃穿戴整齊,正端正的坐在榻上喝著茶,見李小暖進來,忙示意著女官,

「別多禮,你身子不便,快扶她過來坐。」

兩個女官上前,笑盈盈的扶著李小暖起來,讓著她坐到榻沿上,程貴妃放下杯子,拉著李小暖的手,仔細打量著片刻,舒了口氣,

「這氣色看著極好,這樣我就放心了,等會兒你就在這裡歇著,別跟著演禮了,幾磕幾拜的,你懷著身子,可受不得。」

程貴妃頓了頓,看著李小暖,露出滿眼笑意,低聲說道:

「昨天母親特意讓白嬤嬤進來囑咐過我了,聽說如今母親每天必到你院子里去的?」

「嗯,天天辰末準時過來,趕著我滿院子走,老祖宗說了,不管生個重孫子還是重孫女,她都要收了當徒弟,好好教他練功夫,還說父親給小恪挑了個蠢師父,學得一手功夫臭不可聞,生生把她孫子耽誤了,這重孫子孫女可不能再讓父親給毀了。」

李小暖苦著臉,無奈的說道,程貴妃失笑起來,

「母親真是……把重孫子收了當徒弟,這是怎麼個演算法?當年大哥想把小景小恪送給她教,她連人都不肯見……」

程貴妃猛然頓住,伸手撫著李小暖的鬢角,低聲說道:

「說起來,我真該好好謝謝你,從母親把自己鎖進瑞紫堂那天起,我這心裡,就沒一天鬆開過……」

..

鼓勵下噢,今天勉強算準時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