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春暖

花開春暖 第二九五章都是好事

作者: 閑聽落花

本章內容簡介:,我和你父親商量了,這個家,也就你能支撐得起,往後,這個家,還不都是你的,志揚,唉,我是不管他了,隨他去,隨他是生是死去,我只疼著你。」古雲姍慢慢放下杯子,看著張太太,露出滿臉的苦笑來,張太太伸...

四月八日浴佛節后,春風吹拂到京城內外每一個角落,桃、李、杏、沙果等時新果子陸續上市,也到了京城大小人家外出祭祖、賞春踏青的好時節,京城外,各家的莊子也熱鬧起來,女眷們去了厚重的冬服,穿著輕薄時新的春裝,相互邀著,出城觀景踏青,四處遊玩,士子書生則忙著借著會文的名頭,到處遊玩飲酒,間或和那些坐著敞車外出、文雅美麗的女伎們調調情,偷窺著那些往日只鎖於深宅內院的妙齡姑娘們。

一個春光爛漫的正午,程憫海暈頭漲腦的離了席,扶著小廝轉進後面的園子,找了處圍在花間的石凳坐下,吹著風醒酒。

從跟了周世新,他才嘗到這世家子弟的滋味,原來這天下、這京城、這春光都是他們的,程憫海打了個酒嗝,往後仰著靠到小廝身上,心滿意足的眯起了眼睛,這是信王的莊子,他不止一次的做著坐上客,這京城最尊貴人家,他也是坐上客!

程憫海閉著眼睛,深吸了口氣,心情舒暢的聞著風中濃濃的花香,彷彿自己也被這花香熏得遍體馥郁。

又坐了一會兒,程憫海站起來,搖著摺扇,晃著頭欣賞著左右的美景,帶著小廝往園中小山上的亭子走去,這樣的景色,這個時候,最宜登高俯看。

程憫海扶著小廝,腳步虛浮的進了亭子,背著手,深吸著清新的花草香,四下轉著身子,俯視著周圍的景色。

南邊隔了一道女牆,是另一處園子,園子裡衣帶飄香、人影晃動,程憫海眯著眼睛,極力想看清楚那一片裙裾飛揚,那裡是信王妃待客之處。

三五成群的女眷在園子里四下走動著,程憫海下意識的往亭柱后靠了靠,掩著身形,繼續一錯不錯的看著那一片花枝招展。

一個十六七歲,一身淡黃衣裙,水仙花般靈秀的姑娘,帶著兩個活潑潑的小丫頭,揚著團扇,一路追著飛舞的蝴蝶,靠近了女牆處,程憫海失神的盯著水仙花般的姑娘,呆怔怔的看著她奔近了,又走遠了,掂著腳尖,直到看不見了,才回過身,招手叫著小廝,

「你去悄悄打聽打聽,剛才那位姑娘是哪家小姐,快去!」

小廝為難的看著程憫海,程憫海不耐煩的從荷包里取了幾塊碎銀子丟給小廝,揮著手急切的吩咐道:

「快去快去,一定在打聽清楚,爺有賞。」

小廝握著銀子,急忙長揖答應著,急奔出去尋那些粗使婆子打聽去了。

程憫海伸長脖子,滿是期盼的往園子里眺望著,盼著那姑娘能再過來一趟。

過了一刻多鐘,小廝急奔回來,喘著粗氣稟報道:

「回爺,說是今天王妃請的女眷中,姑娘家不多,一身黃衣服的,大約是錢家十二小姐。」

「大約是?你個沒用的東西!這是能大約的?!蠢貨!」

程憫海恨恨的罵著小廝,飛快的搖著摺扇,擰著眉頭思量起來,這事可大約不得,半分也錯不得,程憫海在亭子里來迴轉著圈,正無計可施間,周世新的小廝遠遠招著手,示意著程憫海,程憫海也顧不得再多思量,忙拎著長衫,帶著小廝急急的奔下亭子,和周世新的小廝一起奔了回去,周世新要回去了。

周世新步子微微有些搖晃著,上了馬,轉頭看著扭著頭還在往二門裡探看著的程憫海,用手裡的馬鞭點了點他,抬了抬下巴問道:

「看什麼呢?」

程憫海忙轉過頭,想了想,陪了滿臉笑容,勒著馬小心的靠近周世新,低聲說道:

「我剛才在後面小山上,正看到王妃那邊的園子里有位姑娘,生得一朵花一樣,氣度也好,聽說是錢家十二小姐,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打聽錯了。」

周世新眯著眼睛瞄著程憫海看了片刻,搖晃著俯到他耳邊問道:

「看中人家了?」

程憫海滿臉笑容的點著頭,

「我還沒成親呢。」

「這容易,後天咱們府請人賞花吃酒,我讓母親下帖子請一請這錢家十二小姐過來,你仔仔細細看清楚就是了。」

程憫海大喜過望,在馬上拱手躬身道著謝,討好的湊過去說道:

「這都是爺疼惜在下,前兒爺看中的那件琉璃插屏,不如就賞在下個臉面,在下買了送給爺吧。」

周世新高興的笑了起來,用馬鞭敲了敲程憫海的肩膀,大包大攬的答應道:

「後天看淮了,若真是錢家十二小姐,爺替你娶了來。」

程憫海喜不自勝,極力奉承著周世新,一行人馬踏春風的回了京城。

隔了幾天,程憫海細細打聽清楚了,回到家裡,和母親顧二奶奶提了這事,

「……是戶部侍郎錢繼盛最小的嫡女,敏王妃的胞妹,今年十六歲,還沒定親,母親只管去求了夫人,二爺說過了,咱們想結這門親,也不過一句話的事。」

顧二奶奶猶豫著,轉頭看著程沐風,程二爺搖著摺扇,滿眼愛憐的看著幼子程憫海,

「咱們家總是汝南王程家嫡支,若說起來,那錢繼盛還不如咱們尊貴呢,憫海雖說現在還是白衣,可這飛黃騰達,也不過轉眼間的事,也不算高攀了他們家,不過求著夫人,大家多份臉面罷了。」

顧二奶奶連連贊同著,春風浮了滿臉,站起來,一迭連聲的吩咐婆子備份厚禮,明天一早,她就去誠王府,尋夫人牽這個線、說這門好親事去,憫海再成了親,過幾年再添幾個孫子,她也就沒什麼心事了。

四月中旬的時候,金家一行十幾艘船,上百輛車進了京城,安置到了新買的大宅院里,古雲姍遣了幾個婆子迎到了十里亭處,待金老太爺,金家老爺太太到了家,當天又親自上門請了安,就算是盡了做媳婦的本份了。

金家直忙了十來天,才算粗粗收拾好安頓下來,張太太悄悄遣人去兒子宅子里看了,打聽著最小的孫子還算康健,略略放了些心下來,鄒氏得了信兒,當天就帶著孩子上門請安,卻被金老太爺讓人回了回去,張太太一心掂記著孫子,卻也不敢違了老太爺的意思,大媳婦沒請回家前,那頭可不能讓她進府。

鄒氏抱著孩子哭著回了家裡,剛剛因為父親補了實缺鼓起來的心勁,轉眼間又泄了一半,她的孩子,金家居然不認不接。

張太太眼看著宅子收拾的差不多了,稟了金老太爺,坐了車,往城南古雲姍住處去了。

古雲姍在二門裡接了張太太進去,叫了硯兒等進來給祖母磕了頭,張太太一邊一個,抱著玉書和墨兒親個不停,指揮著帶來的丫頭婆子,將從台州帶過來的吃食玩意擺了滿院。

玉書擰著身子,掙扎著要掙脫出去,墨兒看著硯兒,耐著性子任祖母親了一陣子,就拉著已經要哭出來的玉書,辭了祖母,退出去玩兒了。

張太太戀戀不捨的看著三人手拉著手轉出了廳堂,接過古雲姍奉上的茶,笑著讓著古雲姍,

「你只管坐,咱們娘倆坐著說話,又不是在外頭,咱們不講究這些個虛禮。」

古雲姍笑著曲膝謝了,安安穩穩的坐到了下首椅子上。張太太喝了幾口茶,看著古雲姍,抬手用帕子抹著眼角,傷感了片刻,

「一看到你這麼年青,我這心裡……難過的跟下了刀子一樣。」

古雲姍微笑著只不接話,張太太傷感了片刻,按了按眼角,看著古雲姍說道:

「不瞞你說,從去年那事後,我這身子,就一天不如一天,一想起你和志揚那麼恩愛的夫妻竟然走到了這一步,我這心裡,真跟刀絞的一樣。」

張太太又抬起帕子按住了眼角,古雲姍皺了皺眉頭,端起杯子喝著茶,只不言語,張太太眼風溜著古雲姍,傷感的長吁短嘆著,

「不說了不說了,都是志揚不好,對不起你,咱也不提了,雲姍,我這身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你跟志揚的事,你父親比我還難過,從去年到現在,就沒斷過葯,你祖父上了年紀,如今家裡,竟沒個能支撐的人,我和你父親商量了,這個家,也就你能支撐得起,往後,這個家,還不都是你的,志揚,唉,我是不管他了,隨他去,隨他是生是死去,我只疼著你。」

古雲姍慢慢放下杯子,看著張太太,露出滿臉的苦笑來,張太太伸手拉了古雲姍的手拍了拍,

「雲姍,我最疼你,這個家,就交給你,我才能放得下心,咱家裡,我讓人把最大最好的那一處院子收拾好,給你留著呢,你一個人在外頭住著,家裡沒個支撐門戶的人,多少苦,母親心疼得很,你就搬回去吧,咱們一家人在一處,親親熱熱的,哪還有比這更好的?」

古雲姍吸了口氣,又吐了出來,看著張太太,聲音平和的斷然拒絕道:

「若不是為了孩子,我和他就是和離這一條路好走,母親的心意我領了,這析產分居既然析了產,分了居,斷沒有再搬回金家的理兒。」

下一章,下午兩點左右*!~!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